第1章 這個美女要娶他?

很無奈,不過他還是盡可能的想辦法與通,現在他全唯一能的地方就是眼睛了,在聽到的話後,他的眼珠子左右擺了起來。“不了?”若有所思的問道。葉青的眼珠子上下擺。“你是生病了?”葉青的眼珠子又左右擺起來。“沒生病啊,那你怎麼連手腳都不了呢?我看你的手腳健康的啊!”疑的問道。“算了,這裡實在太了,躺得太久怕是要生病了,我還是將你拉到公路上去吧。”聽到的話,葉青的眼珠子又急速的上下跳起來。看到葉青的樣子,也不...靈山腳下,靈山村。

一條小河穿村而過,流向遠方。

葉青躺在河灘上,兩眼無神、一臉頹廢的看著蔚藍的天空,腦海中一直回響著臭老頭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你也是時候離開了。”

好吧,離開就離開唄,可是葉青就不明白了,臭老頭為什麼要將他打暈,然後從靈山上將他扛下來丟在河邊,就不管不顧了呢?

打暈他就算了,他大度,不計較。

可是那老東西居然還用銀針將他的好幾道給封印了,讓他彈不得,也不能發聲,完全了一個隻有思想的植人。

當然,葉青也可以用自己的氣勁來沖開封印,不過這需要時間。

手和腳的封印還好,大概還要兩天左右就能沖開,但是聲音被封,沒有一年半載怕是沖不開的。

更讓葉青鬱悶的是他就這樣躺在河邊三天,居然都沒有被人發現。

要知道靈山村的村民們從河邊的公路上來來往往,然而,這三天就是沒有人到河灘上來。

真是活見鬼了。

肚子得“咕咕”,葉青很清楚,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兩天,他就會被活活的死。

來人啊,來人啊!

葉青在心裡祈禱著。

“神啊,如果有人來拯救我,我一定給他做牛做馬,如果來的人是男的,我就給他當乾兒子,嗯……如果這個男的是一方富豪那就更完了。”

“如果來的是的,那我就嫁給,嗯……如果這個的是一個年輕的,那同樣也很完。”

在這種況下,葉青還做著夢,也是沒誰了。

“吱……”

汽車的剎車聲從河邊的公路上傳來,葉青激不已,難道有人要下河灘了嗎?

“蹬蹬蹬……”

腳步聲越來越近,葉青也越來越激,不停的祈禱著來人一定要發現自己啊!

他真的不想活活死在這的河灘上。

不久之後,一張奐的臉蛋出現在了葉青的視野中,隻不過這張臉卻有些冰冷,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冰霜神。

啊……啊!

夢想真了?

葉青那雙原本死氣沉沉的眼睛瞬間復活了,眼珠了轉啊轉的,似乎是在告訴眼前這個:“快吧我救走吧,我給你做牛做馬,我要嫁給你。”

看著葉青眉頭一皺,問道:“你怎麼在這裡躺著?”

葉青鬱悶不已,不是老子想躺在這裡啊!

看到葉青沒有回話,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啞?”

“你就算是啞,聽到我的話後,手也一啊!”

葉青很無奈,不過他還是盡可能的想辦法與通,現在他全唯一能的地方就是眼睛了,在聽到的話後,他的眼珠子左右擺了起來。

“不了?”若有所思的問道。

葉青的眼珠子上下擺。

“你是生病了?”

葉青的眼珠子又左右擺起來。

“沒生病啊,那你怎麼連手腳都不了呢?我看你的手腳健康的啊!”疑的問道。

“算了,這裡實在太了,躺得太久怕是要生病了,我還是將你拉到公路上去吧。”

聽到的話,葉青的眼珠子又急速的上下跳起來。

看到葉青的樣子,也不由的一笑,猶如盛開的雪蓮,冰冷中帶著一的艷。

隨即就出手去拉葉青,由於力量太小,才將葉青拉起來一半時,一個踉蹌,葉青向後倒了下去,自己也跟著摔了上去,摔在了葉青的上。

雖然手腳不能,但是葉青的知並沒有失去,心裡驚呼起來:“啊……真有料!”

“嗤……”

的那份甚至直接將一個深紅的本子從葉青的上兜裡了出來。

似乎是很與男人這麼親的接,的臉紅了一片,慌張的從葉青的上爬了起來,順手將那個紅本子撿了起來。

這個紅的本子是一個戶口薄,翻開之後,裡麵還夾著一張份證。

“你葉青?”

葉青眼珠子上下跳,算是回答了的問題。

點了點頭,又翻看起戶口薄來,當看到婚姻欄上寫著的未婚二字,突然間若有所思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才將葉青的戶口薄和份證收了起來。

對……是自己收了起來,並不是還回給葉青。

然後,走到另一邊,從葉青的後背將雙到了葉青的胳膊下麵,準備拖葉青。

因為力量太小,隻能將他抱在懷裡使勁的拖向公路。

花了整整半個小時,終於將葉青拖上了公路,並且塞進了一輛寶馬的後座上,然後回到駕駛位開著車子呼嘯而去。

你要將我帶到哪裡去?

葉青很想問,張了張,但是卻發不出聲音,所以也隻能任由這個將他帶走。

不過被這種頂級的帶走,他心裡還是很激的。

難道說他的夢想真了,這個要娶他?

被這個級別的娶回家,就算是上門婿,他也願意啊!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車子開進了築城,停在了築城大酒店的門口。

開了一間房,然後在服務員的幫助下,將葉青弄進了房間。

大概是聽到了葉青肚子傳來的“咕咕”聲,給他點了些吃的,由於知道他的手腳不能,所以親自喂他吃下去。

等葉青吃飽後,看著葉青說道:“這兩天我有事要辦,我已經跟酒店說好了,我不在的時間,服務員會給你送餐,並且餵你吃飯的。”

葉青上下擺了一下眼珠子,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樣也好,他可以靜下心來,將各的封印給沖開。

才走到門邊,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葉青,說道:“對了,還沒有告訴你我的名字,我肖瑩憶。”

說完之後,肖瑩憶就拉開房間的門消失了。

“長得真好看!”葉青贊嘆了一句,隻是很可惜,由於一直躺著,他還無法看到的材。

閉上眼睛,專心的匯聚上的氣勁,對上的各封印進行沖擊……將你拉到公路上去吧。”聽到的話,葉青的眼珠子又急速的上下跳起來。看到葉青的樣子,也不由的一笑,猶如盛開的雪蓮,冰冷中帶著一的艷。隨即就出手去拉葉青,由於力量太小,才將葉青拉起來一半時,一個踉蹌,葉青向後倒了下去,自己也跟著摔了上去,摔在了葉青的上。雖然手腳不能,但是葉青的知並沒有失去,心裡驚呼起來:“啊……真有料!”“嗤……”的那份甚至直接將一個深紅的本子從葉青的上兜裡了出來。似乎是很與男人這麼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