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親吻她的屍體

下勾勒出漆黑深邃的眼眸,流暢鼻翼線條順著山往下收廓分明的下頜線,一分不多一分不,簡直像造主傾心打造的寵兒,完地無可挑剔。這不是……帝都那位最顯赫的陸氏財閥太子爺陸霆琛嗎?他怎麽會出現在這裏?還站在了自己墓前?好奇地朝他看去,隻見男人停在了的墓碑前,漆黑瞳眸死死盯著碑上‘蘇氏千金——蘇清’七個大字,拔形逐漸震起來,瞳孔也變得猩紅猩紅,彷彿不可置信般,在慘白到沒有一的臉龐映襯下,顯得森又詭譎。接著,嗓...蘇清死了。

的靈魂飄在墓園,回想自己堂堂蘇氏千金,因為迷渣男,最後落得個家破人亡的結局,真是可悲可笑啊,靈魂將要消散時……一抹陌生的影忽然映的眼簾。

茂柏鬆林下,掩映著一輛純黑勞斯萊斯,從上麵走下一道英姿拔的男人影,懷裏擁著一大簇藍紫鳶尾花。

那花開的鮮豔、明,奪人眼球,是生前最的花。

走近了,纔看清來人麵目。

那是一張清雋到讓人心驚的臉,狹長羽玉眉下勾勒出漆黑深邃的眼眸,流暢鼻翼線條順著山往下收廓分明的下頜線,一分不多一分不,簡直像造主傾心打造的寵兒,完地無可挑剔。

這不是……帝都那位最顯赫的陸氏財閥太子爺陸霆琛嗎?

他怎麽會出現在這裏?還站在了自己墓前?

好奇地朝他看去,隻見男人停在了的墓碑前,漆黑瞳眸死死盯著碑上‘蘇氏千金——蘇清’七個大字,拔形逐漸震起來,瞳孔也變得猩紅猩紅,彷彿不可置信般,在慘白到沒有一的臉龐映襯下,顯得森又詭譎。

接著,嗓中發出了聲帶撕裂般的低沉幽怖笑聲,讓人不寒而栗。

為什麽他的神看起來如此瘋魔癲狂?為什麽他的笑聲聽起來這麽悲涼絕?

不待疑,下一秒,令蘇清震驚的畫麵出現了。

男人竟跪倒在的碑前,用雙手開始挖的墓!

“喂,你瘋了啊?!”

“快住手!你在幹什麽?”

“為什麽要挖我的墳?我認識你嗎!”

蘇清又氣又急,圍繞在他邊齜牙咧地,可隻是一縷微弱的靈魂,再怎麽樣也不會被察覺到。

“陸總!陸總!”

後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小助理從車旁跑過來,拉著他的手臂近乎哀求道,“陸總,您別這樣,蘇小姐、已經死了。”

“滾!”

男人倏地厲吼,赤瞳滾燙,烏沉烏沉,活像吃人骨的魔鬼,嚇得助理和蘇清都後退了幾步。

“沒有死。”

“沒有死……”

他一直低低重複著這句話,修長勻稱的指節已經滲出鮮,與泥土混合在一起,可卻渾然不覺地痛,像一隻沒有生氣的牽線木偶,看得人怵目驚心。

小助理忍不住哭了起來,蘇清也被震撼住了,努力回想自己前世和他有過什麽糾葛。

陸霆琛是帝都坐擁萬億價,曾將陸氏財閥一舉推向福布斯榜首的商業巨鱷,因其殘忍毒辣,聞風喪膽的修羅名聲,和他並不相,隻有過寥寥幾次不愉快的見麵。

記得小時候,他曾拿過一個洋娃娃向示好,但不僅沒有接還把洋娃娃扔在腳下踩髒了,說無論如何也不會和小瘋子做朋友的。

長大後,他越來越可怕的名聲和一步登天的地位,更是讓避之不及,唯一的集,可能就是聽新聞報道過,他曾豪擲千萬追許慕薇,的繼妹,那個背著和的未婚夫茍合,親手將推下樓的賤人!

但那和有什麽關係?他為什麽要掘的墳?

“蘇小姐,您生前都不曾正眼看過總裁一眼,死後又為什麽要這麽折磨他呢?”

小助理滿含淚水地看著的墓碑,眼底盡是怨憎。

蘇清莫名其妙,折磨他?現在好像是陸霆琛在挖的墳吧……等等!

餘裏,陸霆琛竟真的徒手將的棺材挖了出來,就在慶幸那棺材是金楠木製作,就算他天生神力也不可能掀開的時候,他從懷裏掏出了一柄嶄新而懷舊的瑞士軍刀。

這把軍刀怎麽這麽眼?這不是以前生日時候舅舅送給的禮嗎?!怎麽會在他手裏?

驚訝地張著,就見陸霆琛用那把堅的軍刀生生撬開了的棺材!

無恥!竟然用的刀撬的墓,簡直是殺人誅心!

的曝在之下時,空氣都寂靜了。

蘇清看著自己的,是從二十六樓被推下去的,幸而下麵有張安全網,留了個全,殮師也為化上了最的妝容,此刻躺在棺材裏,不像死了,倒像是睡著了。

明明還那麽年輕啊,如果能重活一世,再也不會那麽蠢了……

蘇清輕歎,有些惱怒地看向陸霆琛,卻被他的反應再次震住了。

沒有一呼吸的安靜映男人眸底時,他的眼睛一下子空了,像兩淵深不見底的漆黑幽穀,也蒼白蒼白,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神。

就像被人去了靈魂,隻剩下一空的軀殼。

就像……他的整個世界都被毀了。

久久,耳邊傳來一道野瀕死般的痛苦嗚咽。

陸霆琛用水泥濘的雙手緩緩從棺材裏捧起的臉,像嗬護著這世間最珍貴的寶般,低頭虔誠地吻上了的。

淚水劃過恬靜昳麗的容,蘇清的魂震驚地捂上了。

“兒,地下太冷了,等我殺了他們就去陪你……”

——

全文1v1甜寵無,蘇爽高糖,更新保證!每天早上十點按時更新,喜歡的小可們記得給小球一個甜甜的五星好評,我會灰常努力更新產糧的!玉眉下勾勒出漆黑深邃的眼眸,流暢鼻翼線條順著山往下收廓分明的下頜線,一分不多一分不,簡直像造主傾心打造的寵兒,完地無可挑剔。這不是……帝都那位最顯赫的陸氏財閥太子爺陸霆琛嗎?他怎麽會出現在這裏?還站在了自己墓前?好奇地朝他看去,隻見男人停在了的墓碑前,漆黑瞳眸死死盯著碑上‘蘇氏千金——蘇清’七個大字,拔形逐漸震起來,瞳孔也變得猩紅猩紅,彷彿不可置信般,在慘白到沒有一的臉龐映襯下,顯得森又詭譎。接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