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5章 林溪出手

君臨更為好奇了。從哪又冒出來一個小師妹?陳君臨正欲追問的時候,聶無忌已經走出了酒店,陳君臨更是好奇,但是現在情況危急,倒也冇有繼續詢問,隻是跟著走了出去。彆人或許都不清楚,但是聶無忌可是清楚的很。司空星在金陵的時候,經常現在冇事就往醫館跑,還給劉卿雪帶各種吃的,嘴上的話也是越來越多,久而久之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對於這件事,聶無忌倒也冇有在意。他本身對於這種男歡女愛的事情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而劉卿雪的...“什麼人?”

正當他們剛剛進入鷹峰深處地界,遠處便是響起一聲爆喝,緊接著數十名天星大陸的修行者飛掠而至,擋在了他們的身前。

足足有著三十多人,清一色的塵仙七劫巔峰。

而後又有兩人出現,修為是塵仙八劫。

這是他們第一次遇到塵仙八劫的天星大陸修行者。.㈤八一㈥0

“太好了,從他們的嘴裡肯定能找到有用的東西。”葉辰臉上浮現出笑容,這模樣彷彿不是他們在被圍,而是他們把對方給圍了。

“放肆!”

“既然不是我們天星大陸的人,殺無赦!”

為首的男人冷哼一聲,眉宇間寒氣逼人,迅速下達了命令。

霎時間,三十多人齊齊爆發自身的氣息,向著葉辰他們衝了過去。

葉辰的目光看向身側的林溪,主動向後退了一步,寧宇聞和遊良都察覺到了葉辰的意思,紛紛選擇後退。

到目前為止,他們唯一冇有看到林溪主動出手,這次機會他們要讓出去。

最起碼也要讓林溪展露一下自己的手段。

林溪見狀馬上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冇有說話,主動向前踏出一步,雄渾的仙元氣息自體內洶湧而出,化作澎湃的力量,在四周橫掃出去。

塵仙八劫巔峰的威壓,如同海浪般向著那三十多人拍打而去。

緊接著身體化作一道光影,陡然飛掠。

一柄鋒利的匕首出現在手中。

寒光閃耀,頃刻間從前方十幾人的脖頸處橫掃而過,犀利的刀鋒,直接貫穿了他們的脖頸,鮮血噴湧而出。

“塵仙八劫巔峰!”

“不好,快發信號通知其他人。”

為首之人臉色聚變,連忙大喊了起來,讓其他人準備迅速通知他們這邊的高手。

幾個弟子聽聞之後,迅速從身上拿出傳信玉簡。

可還冇等他們捏碎玉簡,林溪的身影已然來到了他的麵前,匕首揮動,帶起一道寒光。

讓他們甚至都來不及反應,便是徹底身首分離。

手裡的玉簡也被林溪全部收了起來。

為首之人見狀,迅速轉身離開,整個過程冇有絲毫的猶豫。

他們不過是塵仙八劫的修為,麵對塵仙八劫巔峰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逃離這裡。

留在這裡就是找死。

“想走?”

林溪身體再度閃爍。

匕首把剩下的所有尋常修行者都給解決掉,唯留下了最後兩個塵仙八劫的天星大陸修行者。

噗嗤!

數道匕首閃爍的寒光,輕而易舉的穿透了兩人的防禦,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數道傷口。

每一道傷口都是恰到好處,傷了他們的經脈,封鎖了丹田的力量,可並冇有真的傷了他們的性命。

“天地異象到底是什麼?”

“你們是天星大陸哪方勢力?”

林溪沉聲詢問起來。

兩人抬起頭死死的盯著林溪,表情陰冷無比:“你們到底是怎麼突破的封鎖,來到這裡?”

“回答我的問題!”

林溪體內氣息再度震動,強大的威壓,讓兩人直接吐出一口血霧,臉上的表情很是難看。

“哈哈,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你們都彆想從我的嘴裡得到任何訊息,天星大陸的人就算是死,也不會屈服!”

兩人很快就開始堅定起來,眼中更是帶著瘋狂。

林溪眉頭皺起,手中匕首上再度閃耀出寒光,劃破了兩人的血管,鮮血狂湧,再加上林溪已經封鎖了他們身上的力量。

以至於讓他們無法動用仙元之力,堵住傷口。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鮮血不斷從自己的體內流失。

“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不過你們體內的血可不多,不知道能繼續流多久。”

林溪淡淡道。

顯然,這樣的事情,他並不是第一次做,早已經輕車熟路。

兩人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白下去,可是眼中的瘋狂卻冇有絲毫減退,反而更加濃鬱。

“死!”

其中一人,突然身上閃爍出一抹藍光,體內的封鎖竟是在瞬間被解除,然後化作凶猛的力量,直奔林溪。

隻可惜林溪的動作更快。

身體向後退出數十米的距離,同時揮動匕首,鋒利的寒光,瞬間斬斷了此人的脖頸。

一顆頭顱沖天而起,帶起漫天血霧飛灑。

天星大陸的強者徹底殞命。

現在隻剩下最後一人。

他臉上的表情同樣是帶著瘋狂,不過他並冇有前者那種突破封鎖的手段,所以依舊是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說還是不說?”

林溪臉色陰冷,剛纔的變故,讓他很冇麵子。

本來穩超勝算的事情,竟是差點被對方給傷到。

“你做夢!”

天星大陸的修行者看向林溪,咧開嘴笑了起來,雙目更是無比赤紅。

“不好,他要自毀丹田!”

紫葵見多識廣,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勁,迅速大喊了起來。

遊良和寧宇聞連忙向前,爆發體內的力量,準備阻攔。

可他們的力量根本無法進入對方的體內,哪怕是一絲都會被對方即將爆發的氣息給排擠出來。

“該死!”

“怎麼阻止不了。”

寧宇聞暗罵起來。

紫葵搖搖頭:“的確是阻止不了,現在他的體內所有的氣息都在外泄,根本無法靠近,咱們還是儘快離開,前方定然還有天星大陸的修行者,總會找到我們想要的訊息。”

寧宇聞和遊良,都冇有彆的辦法,隻能答應下來。

總不能在這裡,去硬生生的承受對方自爆丹田的衝擊力吧?

“算了,先走吧!”

寧宇聞拍了拍葉辰的肩膀,歎了一口氣。

一連遭遇兩波天星大陸的人,結果都冇有問到他們想要的訊息,等於是白費功夫。

正當他們都準備離開的時候,葉辰卻是主動走了上去,掌心中氣息湧動,摁在了對方的頭頂。

“不急,現在走了,他自爆丹田的氣息,定然會引起附近天星大陸修行者的注意,一旦彙報上去,我們的行蹤將不會再是什麼秘密,接下來的路也會更加難走。”

葉辰看向四人緩緩說道。

四人的表情變幻了起來,他們都知道葉辰說這話的意思。

“丹田泄力,任何氣息都無法靠近,如何阻止?的位置,把葉辰的身體給牢牢的保護在其中。與此同時,那些浪潮也在此刻落了下來。兩者相交,發出了那無數劈裡啪啦的聲響,雷電的力量在迅速的消耗海水的力量,在周身的位置形成了不少的水汽。把兩人的身影給籠罩其中。蕭天雷的長刀也落在了那粗大的雷柱之上。嗡嗡嗡!長刀剛剛和雷柱接觸,直接就發出了不少的電光,一股凶猛的力量,順著長刀湧入了蕭天雷的手臂之上。啊!蕭天雷整個人發出一聲慘叫,整條右臂上的衣服,在瞬間被摧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