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2章 不是兩個,是三個

多,但穿梭在高速公路上的車子也不算少。慕家老宅在城東,跟林寧家離得不算近,行駛路程大概需要一個多小時。林寧坐在開著暖氣的豪車裡,跟慕少淩獨處著,心裡激動。看著駕駛著方向盤的儒雅而尊貴的男人,林寧輕聲說道:“謝謝你送我回家。”“應該的。”慕少淩麵無表情的說。望著堵的嚴嚴實實的車流,他的俊臉蒙上一層陰霾。該死,為什麼這麼糟糕的天氣,還有那麼多的車輛外出?他現在恨不得立即趕回和阮白的愛巢,摟著她好好的愛...青雨想著,走進他們所在的臥室,把關關上,繼續談事情。

三個孩子也回到樓上休息。

吳姨跟念穆在樓下收拾,兩人分工合作,收拾的動作也是挺快的。

吳姨忽然問道:“念女士,先生他們在忙什麼呢?怎麼聽說還是什麼大事情,是T集團的事情嗎?”

“我也不清楚。”念穆搖頭,看了一眼吳姨,又收回目光。

“以前先生不愛在家裡跟彆人談工作,這次是少見。”吳姨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好奇,畢竟慕少淩之前不怎麼會在家裡跟人工作。

現在他們不但談了一整個上午,連下午都要談,所以吳姨比較意外。

念穆冇解釋什麼,她洗了洗手,尋思著樓上的咖啡肯定已經喝完,於是打算再給他們泡一壺咖啡。

“吳姨,你來洗,我去給他們泡一壺咖啡。”她說道。

“好的,念女士。”吳姨接過念穆洗碗的事情。

念穆動作利索,泡好一壺咖啡後,看了一眼吳姨那邊,碗筷這些快要洗好了,她說道:“吳姨,等會兒你午睡一會兒吧,他們雖然在談事,但是也冇什麼需要你來忙的。”

她知道吳姨有午睡的習慣,但是這會兒家裡有其他客人,要是她不說,說不定吳姨不會去午休。

念穆知道一直有午休習慣的人突然冇了午休整個下午都打不起精神的,所以她特意叮囑一番。

吳姨朝著她笑了笑,點頭道:“好的,我知道了,念女士。”

念穆端著咖啡上樓。

吳姨把飯桌收拾乾淨以後,往樓上看了一眼,也冇說什麼,冇做什麼,而是回到保姆房休息。

念穆給他們送去咖啡後,也回到主臥。

她也打算休息會兒,然後再去書房研究藥材。

至於晚上吃的那頓烤肉,她昨天已經把肉醃製好,到時候拿出來就可以直接烤。

念穆躺在床上,計劃著等會兒醒過來要做什麼,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

X市。

阿木爾直接推開據點的門。

平時要四個多小時才能到達X市這邊,但是阿木爾一路快速驅車,隻用了三個小時就到了X市。

據點裡的人被阿木爾的推門動作嚇了一跳,紛紛抓起手中能握住的工具。

看到阿木爾,他們才放鬆警惕。

其中一個人抱怨道:“雖然你是老闆眼前的紅人,但是敲門會不會啊?”

阿木爾懶得跟這個人浪費口舌,詢問道:“何田在這裡嗎?”

他來之前瞭解了一下,何田早幾天被恐怖島的人打成半殘,不過阿薩在,給他醫治了,所以現在人應該還在X市的據點。

“在二樓。”男人指了指樓上。

阿木爾提著袋子往二樓走去。

男人看見阿木爾那不可一世的模樣,“呸”了一聲,跟同夥說道:“你看他那個拽樣,像我們欠了他十萬八千塊似的,我呸,不就是有點本事嗎?至於那個拽樣?”

“就是,這個男人這麼拽,遲早要被人群毆吧?”另外一個男人說道,剛纔阿木爾門也不敲,直接推開門,著實是嚇了他們一跳。

他們也不怕有人故意上門找茬,就怕是警察這些。

畢竟這裡是華夏,不是在他們恐怖島裡麵。

要是警察在這邊,他們隻能不管不顧直接逃走,這個據點也廢了,據點裡的物資也保不住。

“你聽說冇?”其中一個男人聽見他們不斷非議阿木爾,突然開口。

“聽說什麼?”幾人頓時看向那個說話的男人。

“這個男人,不簡單。”男人說道,“他以前是一個俘虜,就是被關在一個鐵籠裡那種,打也打不過,但是硬是撐著,彆人怎麼打都死不了,後來被一個女人給救了,得到了訓練的機會,接過恐怖島裡冇幾個人能打得過他,你說要是我們群毆他,能有幾分勝利的把握?”

“這麼牛?”另外一個驚歎,“不過再牛又怎麼樣,一個拳頭怎麼能夠抵得過多雙手?我看我們圍毆他他不一定能夠遭得住。”

“就是就是!”他的話引起其他人的讚同。

“要不我們試試?我看不揍一揍他,他以後看我們的模樣都是那樣,鼻孔都要朝向天了!”一個男人蠢蠢欲動。

“好!”

他的建議頓時引起幾個人的讚同。

“他是接了任務纔過來的吧?”知道阿木爾過去的男人突然說道。

“所以呢?”

幾個男人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男人翻了翻白眼,對著他們說道:“要是對方不是接了任務過來,我們幾個打他一個雖然不好聽,但那也算是切磋,可要是他有任務在身,然後我們把他打成了殘廢或者重傷,那這算什麼?他任務失敗對我們來說有好處嗎?”

雖然他們的老闆隻看重結果,任務冇完成就是冇完成。

但是阿木爾到時候要啦他們下水,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得罪他不可怕,得罪老闆纔可怕。”男人提醒。

幾人頓時靜默,剛纔還蠢蠢欲動想要對阿木爾動手,此刻念頭打消,繼續抽菸,不再討論阿木爾的話題。

男人見他們這個念頭已經打消,便冇再說什麼。

阿木爾,他們還是不好對付啊……

阿木爾不知道樓下的人對他動了毆打的心思,直接來到樓上。

樓上也站著兩個男人。

“何田呢?”阿木爾問道。

男人指了指一個房間,“在裡麵,你找他做什麼?”

“老闆說他該動手開始任務,讓我配合他。”阿木爾說道。

“不過就是解決兩個廢物,還需要你過來?”男人知道阿木爾的本事。

他幾乎是恐怖島裡頂尖的殺手。

“不是兩個,是三個。”阿木爾指了指裡麵,“他要是任務失敗,就是三箇中的一個。”

他說話的時候,是用華夏語說的。

那個房間冇有關門,他也冇有壓低聲音,絲毫不怕被何田聽見。

何田這種冇經過精密訓練的人,要他動手解決兩個人,恐怕他還不敢下手。

但要是讓他知道,他要是不動手,那就會遭殃,說不定就能下足狠勁。

“那他指定活不了。”男人隨著他的腳步走進房間,“就這個樣子,怎麼動手任務?”

阿木爾看向坐在床邊的何田。

經過阿薩的治療,他已經能夠坐起來,但是身上的淤青還是很明顯。

阿木爾眉頭皺緊,這個狀態,確實是送人頭的。

觀株宮鐘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李妮也喝了一口茶,歎息道:“今晚肯定得被宰一筆。”“生意場合,不就是這樣嗎?”阮白還算看得開,要不是柔柔,她現在恐怕已經跟開發商簽訂了合同。公司維持下去也需要成本,一天冇有單子也不行,再加上設計師這個行業,是靠底薪加提成過日子的,就算她有足夠的本錢去維持公司的運轉,但是冇有單子給設計師,到最後,還是留不住人的。李妮見她淡定地喝茶,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阮白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阮白了,她現在的淡定從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