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生媚骨

的茶壺出現在他的隨空間中。這個空間並不大,有了茶壺作為參照,估計也就兩米見方。在空間正中懸浮著一個拳頭大的白球,暫時不知道有什麼用,隻在茶壺進瞬間,球微微晃一下,就再沒了靜。又是一個念頭,茶壺回到手中。杜飛興的臉微微脹紅,瞬間想到無數種利用這個隨空間的法子,呼吸都有些急促,更令他口乾舌燥,趕倒了杯水,咕嘟咕嘟,一口乾了。等幾分鐘,平復心,覺到一更強烈的。其他的放一邊,無論如何先填飽肚子再說。據記憶...杜飛皺著眉,盯著墻上的日歷。

1965年10月23號,星期六,霜降。

窗“嗚嗚“往裡灌著寒風,屁下麵是冰涼的火炕。

剛剛穿越過來,杜飛腦中一團漿糊,努力梳理著原主混的記憶。

足足十來分鐘,他纔回過神來,總算大致明白自己現在的狀況。

這個的原主也杜飛,今年十八歲,剛高中畢業,住在京城南鑼鼓巷附近的大雜院,有兩間房子,攏共40平米。

母親早逝,父親是紅星軋鋼廠的五級鑄工,在三個月前,因工傷犧牲。

廠裡給了一筆卹金,並同意他接班,進廠裡工作。

卻因他大病了一場,一直拖到現在。

杜飛抬手了太,又借著昏暗的線打量所的這間屋子。

房頂糊著發黃的舊報紙,墻壁一片斑駁,窗戶不是玻璃,是灰突突的窗戶紙。

窗下是一片火炕,炕上的鋪蓋不知道多久沒洗了,著邦邦的,還有一怪味。

火炕對麵的墻角,放著一個帶鏡子的對開門大立櫃,旁邊是兩個矮櫃上麵疊放著樟木箱子,還有一張八仙桌和兩把帽椅,桌上擺著老式上弦座鐘和一套白瓷茶壺茶杯。

家都有些年頭,也看不出什麼木材,在這年代也算是不錯的家當。

杜飛活活脖子,起來到立櫃前。

櫃門上的鏡子映照出一個濃眉大眼,卻臉蒼白的青年。

頭發油膩蓬,不知幾天沒洗了,服也臟乎乎的,上下打著好幾塊補丁。

杜飛對著鏡子,使勁了臉頰。

真實的和痛覺令他篤定,這並不是做夢。

他是真的重生到了1965年!

杜飛頭滾,嚥了一口唾沫,肚子“咕嚕”一聲,湧出一強烈的。

從昨晚上到現在,原主昏睡了一天,到他重生過來已經十多個小時水米沒打牙。

走到桌旁,提了提桌上的白瓷茶壺,裡邊晃晃有大半壺水。

杜飛正想拿杯子先喝個水飽,卻忽然眼瞳一。

在他腦海中竟浮現出一個網格狀的空間,並且產生一種覺,隻要他心念一,就能把手裡的茶壺收進這個空間。

下一刻,倏地一下!

原本提在手裡的白瓷茶壺驀的消失,一個一模一樣的茶壺出現在他的隨空間中。

這個空間並不大,有了茶壺作為參照,估計也就兩米見方。

在空間正中懸浮著一個拳頭大的白球,暫時不知道有什麼用,隻在茶壺進瞬間,球微微晃一下,就再沒了靜。

又是一個念頭,茶壺回到手中。

杜飛興的臉微微脹紅,瞬間想到無數種利用這個隨空間的法子,呼吸都有些急促,更令他口乾舌燥,趕倒了杯水,咕嘟咕嘟,一口乾了。

等幾分鐘,平復心,覺到一更強烈的。

其他的放一邊,無論如何先填飽肚子再說。

據記憶來到外屋,掀開灶臺旁邊的米缸,探頭往裡麵看。

缸底有一條乾癟的布袋子,手提起來,有四五斤重,裡邊全是棒子麪。

用手抓一把,居然直紮手,雖然看著黃橙橙的,但跟後世那種細研磨的棒子麪本沒法比。

杜飛皺皺眉,索也沒打算自己做飯,轉回到裡屋就開始翻箱倒櫃。

雖然穿的不咋樣,但原主家裡真的不窮。

原主父親前年升的五級鑄工一個月工資48塊5,養活兩口人綽綽有餘,這些年存了有四百多塊錢。

再加上500塊工傷恤,杜飛一共從立櫃側的夾層裡翻出將近一千塊錢,幾十張各種各樣的票券,還有一隻白玉鐲子。

這可是一筆钜款!

現在一臺永久28加重自行車才180元,上海牌160型收音機140元,兩千多就都能在京城買一套一進的小四合院了。

把錢票和鐲子一腦丟進隨空間,杜飛就要出門。

豈料那空間突然微微震起來!

剛丟進去的玉鐲子浮現出一層白,竟然緩緩被空間當中懸浮的球吸攝過去!

杜飛‘咦’了一聲,忙把玉鐲拿出來檢視。

發現這隻鐲子除了澤暗淡一些,並沒別的異變。

反而空間的球,在吸收白後,好像變大一圈。

杜飛仔細琢磨片刻,卻仍不明就裡,反而肚子更,隻好先把鐲子放回去。

剛出門,霎時間,一冷風撲來,直往脖領子裡鉆。

凍得杜飛一脖子,反手關上門向前院走去。

這個大雜院原是一座三進三出的大四合院,他家在最裡麵的後院,外出必須經過中院前院。

這時剛過五點,天還沒黑。

杜飛一出門,就迎麵上一個穿著藍布棉襖的胖子,背著個手,一步一晃,一副牛氣哄哄的做派。

“二大爺,下班了您。”

打個照麵,杜飛習慣的招呼一聲,腦中隨之湧出一大團新的記憶,令他皺了皺眉。

腳步卻也沒停,穿過一道月亮門,來到四合院的中院。

中院麵積最大,住戶也最多,明顯更熱鬧。

燒水的,做飯的,大人,孩子鬧,一片哄哄的。

杜飛正皺眉消化新的,關於院裡街坊鄰居的記憶,忽然看見一道俏麗的影。

穿著一件藍布碎花小襖,袖口被高高的挽起,出兩條白藕似的小臂“唰唰”的洗著服。

“我艸,這不秦寡婦嗎?”杜飛心裡一群草泥馬狂奔而過:“剛才那二大爺……是劉海忠。”

咕嚕一聲,杜飛咽口吐沫,頓時滿臉黑線。

重生一回,居然跑到禽滿四合院來了。

恰在這時,似乎察覺到杜飛的視線,秦淮茹抬頭看過來。

不得不承認,拋開人品不說,這俏寡婦是真漂亮!不施黛就完後世那些網紅,材也相當有料,尤其那雙桃花眼。麵前的大盆裡,因為兌了熱水,升騰起一片白氣,在霧氣中約顧盼,竟是說不盡的風萬種。

“小杜呀,今天好些了?”秦淮茹麵帶笑容,停下手中的活計,熱心道:“你有什麼要忙的,跟秦姐說,可別客氣。”

“謝您秦姐。”

杜飛角了,敷衍著忙兩步出了中院。

初來乍到,他可不想立刻跟秦寡婦這種高段綠茶對線。

“這小子,你忙什麼。”

看著杜飛背影,秦淮茹嗔了一眼,又是眼珠一轉,不知想到什麼,抿嫣然一笑。

到了前院,跟自行車的三大爺打聲招呼,杜飛總算沖出了四合院。

回頭再看一眼,斑駁的紅門,破敗的門楣,還有院裡喧鬧的人聲。

杜飛忽然一笑。

傻柱,許大茂,前中後院的三位大爺,還有那個混不吝的賈張氏。

在這個沒手機,沒網路的年代,時不時飛狗跳的院子,以後的生活肯定會相當彩。白玉鐲子。這可是一筆钜款!現在一臺永久28加重自行車才180元,上海牌160型收音機140元,兩千多就都能在京城買一套一進的小四合院了。把錢票和鐲子一腦丟進隨空間,杜飛就要出門。豈料那空間突然微微震起來!剛丟進去的玉鐲子浮現出一層白,竟然緩緩被空間當中懸浮的球吸攝過去!杜飛‘咦’了一聲,忙把玉鐲拿出來檢視。發現這隻鐲子除了澤暗淡一些,並沒別的異變。反而空間的球,在吸收白後,好像變大一圈。杜飛仔細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