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 女學苑

��������r����һ꠵����ͱ����^��Ո���������@߅����æ���0�2�0�2�0�2�0�2�������ⷶ��Ƿ����۵Ŀ����ˣ�����ͬ�l�����lҊ���l�����ۜI���������������𑪡��0�2�0�2�0�2�0�2�ۿ�ͬ�Mͬ����ܛҲ��Ҫ�^ȥ������æ�����˽�ס���������e����e�¡��0�2�0�2�0�2�0�2�����йɲ��õ��A�У����Iǰ�ļZ܇���...陛下怒問:“太子你可有什麽要解釋的?!”

太子支支吾吾不敢言。

突然,一道鳳影疾風般跨入大殿,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一巴掌打得太子頭差點都要掉下來。

霎時間,滿朝百官紛紛跪下,齊聲敬呼:“皇後娘娘千歲!”

龍椅上的陛下默默往旁挪了挪龍臀,為皇後娘娘騰了個坐位

據當時在殿上的京兆尹盧大人迴憶,殿上的氣氛凝固了至少有半刻鍾。

直到皇後娘娘坐定,開口叫眾人免禮平身,大殿內才湧入新的清新空氣,百官才感覺自己重新活過來。

說到這裏,劉季發覺周圍呼吸聲都停了,抬頭一看,聽眾表情呆滯且僵硬,顯然已經代入自己身在大殿中。

劉季暗爽了三秒,才擺擺手,語氣輕鬆道:“不要代入,也不要緊張,咱們在家,不在大殿上。”

憋得快背過氣去的大郎兄妹四人趕緊深呼吸了一口氣。

殷樂興奮催促:“師公你快繼續說,後來呢?後來怎樣了?太子被皇後娘娘打了一巴掌,之後呢?太子怎麽樣了?豐王又怎麽完了?”

阿旺沒什麽表情的臉上,難得露出幾分緊張。

秦瑤注意到阿旺的微表情,心下瞭然。

這個家裏,再也沒有人比他更關心豐王和聖後這兩人的情況了。

示意眾人稍安勿躁,多吃幾口菜,劉季這才繼續道:

“太子殿下禁足半年,國師罰俸一年,陛下又派了專人去查豐王低買門下屬官田宅一事。”

“沒了?”殷樂問。

劉季攤手,“沒了。”

飯桌上眾人麵麵相覷,動靜鬧得這麽大,結果太子隻是禁足半年嗎?

怎麽有種高高拿起,輕輕放下的感覺?

看出眾人心中所想,秦瑤解釋道:“太子畢竟是皇儲,豐王之事還沒查證之前,陛下罰他禁足半年已經是很嚴厲的懲罰了。”

朝堂上的具體情況肯定和劉季描述的有出入,聽個樂嗬就行。

“太子之所以被罰,不是因為他包庇豐王,而是因為他讓這件事爆發了出來。”

秦瑤換位分析:“身為儲君,這種事情都不能辦好,我想皇上皇後對太子應該很失望,僅僅是這兩位的失望,對太子來說,就比禁足還要可怕百倍。”

聽見這話,劉季驚訝的抬頭看了過來,“那照娘子你這麽說的話,這次太子還挺慘的?”

秦瑤頷首,不止是挺慘的,而且是非常危險。

但國師似乎在這件事中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僅僅罰俸一年,這纔是真的輕輕放下。

也不知道是皇上有意為太子留下助力,還是什麽,暫時看來,豐王這件事想要坐實,並不容易。

“知道是派誰去查豐王嗎?”秦瑤問劉季。

劉季搖搖頭,“具體是誰不知道,但聽說好像是準備派一位皇室宗親去。”

阿旺突然嗬了一聲,“讓宗親去查豐王,同一個姓氏的親戚,能查出東西才奇怪。”

“武生呢?”還是關注一下最需要關注人吧。阿旺在心裏想。

這個劉季也打聽了,他的拜把子兄弟說:“人好著呢,長公主近衛隊的人專門在天牢裏守著,還給安排了單間牢房,好吃好喝的供著。”

孩子們對上頭那些鬥來鬥去的不瞭解,距離太遠了他們也不關注,大人聊天也很懂事的隻聽不發表任何意見。

這會兒聽到武生好好的,倒是都放心的笑了起來。

“那就好那就好。”殷樂拍拍胸脯,看來大家夥的努力沒白費。

晚飯吃完,天色已經不早了。

收拾了碗筷,一家八口洗洗便睡了。

次日一早,秦瑤破天荒早早便醒來,特意梳妝一番,讓阿旺套好馬車。

一家人一起吃過早膳後,殷樂留在家裏。

劉季繼續帶領家中三個男孩去範傢俬塾交束脩,正式入學。

秦瑤則帶上四娘,與阿旺一起乘車前往女學苑。

其實走過去都沒幾步路,但這天氣實在是熱,還是坐馬車舒服。

再加上這京都裏‘先敬羅衣後敬人’的風氣,坐馬車會比走路更好辦事。

一路上四娘都很安靜,書箱隨身帶著,拿著書本一直看,鞏固功課。

她怕到時候夫子考究功課,自己表現不好,入不了學。

昨天大哥他們迴來的時候就說範家老爺和夫子都有特意考他們學業功課,覺得他們功課還不錯,這才同意收人。

所以多準備絕對沒錯,因為她不想讓阿孃因為自己答不上先生的考驗而尷尬。

秦瑤看著努力讀書的女兒,心中甚是得意,我崽真乖兒。

距離實在是近,阿旺慢悠悠的趕車,也隻勉強磨蹭了一刻鍾多點,女學苑就到了。

學苑已經開始授課,學苑大門虛掩著,門前安安靜靜。

秦瑤家的馬車一出現,就吸引了女學苑守門人的注意。

她以為是遲到的學生呢,特意從門內走出來瞧,才發覺不是。

但母女兩從馬車上下來,又朝她這邊遲疑的觀察著,立馬明白過來,來人應該是來問入學事宜的。

她熱情的笑著走過去問:“你們來這做什麽?”

秦瑤輕輕一頷首,微笑答:“我姓秦,這是我女兒劉平菱,我家就住在對門的寬正坊內,聽說這邊有女學苑,特地領她過來問問這入學是個什麽章程。”

守門人一點也不覺得意外,畢竟到她們這裏來的人隻能是為了家中女兒上學的事。

她瞭然一笑,“我叫采薇,是女苑的守門人,你們隨我進來吧,我帶你們去見院長。”

“馬車停在外頭。”采薇特意交代了一聲。

秦瑤明白,示意阿旺在門外等候,母女二人跟她一起進去。

“阿孃。”四娘沒控製住,歡喜的喚了秦瑤一聲。

還沒進去呢,她就已經開始喜歡這裏了。

這裏的大姐姐人好好啊,說話溫溫柔柔的,還愛笑,她們一來就帶她們去見院長,半點沒有為難呢。

秦瑤低頭衝女兒笑笑,她也沒想到事情進展這麽順利。

身前帶路的采薇看起來和殷樂差不多的年紀,二十剛出頭,穿著一身淺白的窄袖襦裙,長發全部攏到腦後梳成一條長辮,係上同色發帶,利索又幹淨。

她麵板白,臉型圓潤,笑起來人很有親和力,也不怪孩子會喜歡。(本章完)�����ʡ���Ƿ��İɣ�������׌�ۂ��Ұlؔ�����0�2�0�2�0�2�0�2һ ԭ����Ҫ���i�ͣ��������Yֱ���ü�ⷡ��0�2�0�2�0�2�0�2�y���@����ã�ԭ�������i�����ġ��0�2�0�2�0�2�0�2���^......�0�2�0�2�0�2�0�2�����ӣ���Ҫ�����@���ӎ�ʲ�᣿���0�2�0�2�0�2�0�2�������^ĸ�ᣬ�Ҹ���ȫ�ҷN��...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