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到棺材裡

肯離開。”眾人紛紛攘攘的議論著卻沒有一個人幫開啟棺材。裡麵也沒了靜。“應該是沒啥事,接活了都,先埋了再說吧。”旁邊吹嗩吶的老頭嘆了口氣說道。這丞相府大小姐,怕也是個可憐的。“砰!”棺材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待大家反應過來後才發現棺材板已經被裡麵的人…或者說被已經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楚如霜踢爛。“啊!詐屍了快跑!”其他人看見棺材被踢碎嚇得都跑沒影了,隻有丫鬟央兒還在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激的撲了上來。“小姐您…您...楚如霜是在迷迷糊糊中被搖晃醒的。

外麵的嗩吶聲陡然拔高,差點將耳震裂,猛地睜開眼,到自己躺在一個狹窄封閉的空間裡,手不見五指,下意識的覺得呼吸一窒。

記得做完實驗下班回家的路上被競爭對手派來的殺手一槍崩死了,現在是在間嗎,還給吹嗩吶送上路?

“嗚嗚嗚,小姐,你就這麼去了讓央兒以後怎麼辦啊。”

莫名的覺得這個聲音悉,

撕裂般的頭痛襲來,一段不屬於的記憶瘋了似的湧進了的腦海中。

丞相府的嫡長大小姐楚如霜,一直備欺淩,就連自己那個爹也因胖醜陋而對不聞不問,甚至看到就皺著眉一臉厭惡。

的母親本來是沛國公千金,因識人不清嫁給了父親楚任吏,可楚任吏竟在娶了母親後發現沛國公並不給他什麼好就開始冷落的母親,直到死都沒去看一眼。

那楚任吏後來把自己娶的妾納為了正妻,楚如霜的日子本來就不好過,在那之後竟然連吃穿用度都了問題。

就在前幾天,那個庶妹楚秋使喚倒水,結果這楚如霜手太笨,一壺熱茶都倒在了楚秋那白皙的玉手上。

便直接被帶去了柴房裡施刑,拿熱的鐵塊往口燙,竟活生生的把人燙死了。

爹回來後那母子兩人也隻說是楚如霜弱發疾而亡,畢竟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便將好生安葬這事便過去了。

理了理思緒又聽著外頭子的哭喊聲,這才意識到自己這不是上路了,這是重生了啊!

敢說現在是躺在棺材裡呢,再不彈待會不得被活埋了。

想到這便趕用力敲著棺材板。

“我還沒死呢,讓我出去!”

外頭似乎是意識到了棺材裡的靜,嚇得都鬆了手,棺材沉沉的落到了地上,楚如霜的頭直接撞到了棺材板上。

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又開始用力敲棺材,“我沒死,放我出去!”

“詐屍了,詐屍了!”

抬棺材的人驚恐的喊著,大家都躲得遠遠的,生怕一個不小心裡麵的東西傷到自己。

“小姐,小姐,你沒死對不對,我就知道你不會扔下央兒一個人的。”著素的丫鬟哭著撲了上去,急切的對其他人嚷著:“你們快開啟棺材啊,小姐沒死!”

“真晦氣,瘋子吧這是,早知道就不接這活了。”

“這丞相府大小姐怕是含了怨吶,死了都不肯離開。”

眾人紛紛攘攘的議論著卻沒有一個人幫開啟棺材。

裡麵也沒了靜。

“應該是沒啥事,接活了都,先埋了再說吧。”旁邊吹嗩吶的老頭嘆了口氣說道。

這丞相府大小姐,怕也是個可憐的。

“砰!”

棺材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待大家反應過來後才發現棺材板已經被裡麵的人…或者說被已經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楚如霜踢爛。

“啊!詐屍了快跑!”

其他人看見棺材被踢碎嚇得都跑沒影了,隻有丫鬟央兒還在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激的撲了上來。

“小姐您…您真的沒死嗎,真是太好了。”

楚如霜一臉嫌棄的看著央兒蹭在服…不,是壽上的鼻涕。

要不是剛剛將可以腐蝕品的藥塗在了棺材上,估計就出不來了。

沒想到還可以通過意識拿到現代的藥!

想到剛剛腦海裡出現的記憶,心底便燃起了揮之不去的怒火!

楚如霜,既然我借著你的活了下來,你所的罪我一定會統統幫你從那些人上討回來!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一個都不會放過!

“央兒,回府!”

冷沉著一張臉,眸子裡迸出一道寒,角勾出一道危險的嗜的弧度。

這一次,楚如霜不會任由別人欺負。

丞相府

一個臉上染著淡淡紅暈的子坐在小凳上,一淡的大袖衫繡了些許綠的綠蘿,烏黑如綢般的長發輕輕挽起,斜簪一支櫻步搖,真是實足的大家閨秀那般模樣。

“娘,那個楚如霜可算死了,以後也不會礙著我們的眼了。”看上去單純無害的子此刻眼裡卻布滿狠,輕笑了一聲道。

“秋,這府裡的一切可都是我們母子二人的,以後再你爹給你許配個王權貴族家的公子,這一生啊可都得榮華富貴的過著。”

一個看上去約莫中年的人坐在對麵道,雖然已為人母,但依舊可以看出那副楚楚可憐的態。

楚秋又又惱的拿帕子遮住臉,“娘…您就會打趣人。”

“大夫人…大夫人不好了!那些下葬的人回來稟說,大小姐…詐屍了!”外麵一個小廝跌跌撞撞的跑進來道。

大夫人臉微變,詐屍這檔子事可不信,隻怕是沒死,在棺材裡悶活了!

楚秋站了起來,給了母親一個眼,然後淡淡的對著那小廝道:“你先下去吧。”

待小廝退出去後,楚秋麵才微微有些慌張,“娘,詐屍…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發生。”

大夫人輕哼了一聲,“一個小賤胚子,能作出什麼大風大浪,就算沒死,等回來,也得再死一回。”

楚秋聽見母親這話才略略寬了寬心,也是,那麼多年楚如霜都得唯自己的話是從,就算沒死,也進不了的眼。

不過…明明看到楚如霜嚥了氣的。

上次騙去藏有狼群的樹林裡,沒想到居然也平安的回來了,真是個命大的賤人!

“是嗎?”

一個悉的聲音傳了進來,隨後房門被一腳踹開,門外的灰塵毫不客氣的彈在了正在說話的母二人上。

後跟著一群丫鬟,卻都不敢靠近。

剛剛看門的下人想要攔著,卻被一腳踢飛了兩米遠,並且隻是輕輕揚了揚袖子,那些靠近的人便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剛剛聽到了什麼,再死一回?”楚如霜輕挑著眉,闊步走到了楚秋二人麵前,眼裡滿是嘲諷的將剛剛從下人手裡搶來的劍橫著架在了楚秋白皙的長頸上。來稟說,大小姐…詐屍了!”外麵一個小廝跌跌撞撞的跑進來道。大夫人臉微變,詐屍這檔子事可不信,隻怕是沒死,在棺材裡悶活了!楚秋站了起來,給了母親一個眼,然後淡淡的對著那小廝道:“你先下去吧。”待小廝退出去後,楚秋麵才微微有些慌張,“娘,詐屍…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發生。”大夫人輕哼了一聲,“一個小賤胚子,能作出什麼大風大浪,就算沒死,等回來,也得再死一回。”楚秋聽見母親這話才略略寬了寬心,也是,那麼多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