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7章 劣勢, 援手

,日後可能有用得的時候,既然對方知道了他能煉製高階丹藥的事,那麼,不對,看到羅屏兒眼一閃即逝的驚色,陸小天陡然反應過來,這羅屏兒是在詐他的話,好一個心機厲害的女子,好厲害的媚術。之前裝作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竟然大多隻是為了讓他放鬆警惕,陸小天暗自有些著惱,原本他不是這麼容易當之人,雖然沒有遭受任何損失,不過被眼前的羅屏兒擺了一道,陸小天心裡確實有些不爽,還真是小看了這女子,那驚人的媚術也著實少見,...www.52bqg.info,獨步成仙!

崆麟紫瞳獸的戰力不俗,若是讓其與崆戎老怪匯合怕是會憑添別的變數。

而且聽這老怪的語氣,已經不甘心再纏鬥下去了。

畢竟陸小天在崆影族這邊已經取得優勢,若是讓他調集這邊的力量增援過去,對崆戎老怪勢必會造成嚴重的威脅。

崆戎老怪若是不想任由形勢惡化下去,必然要有所改變。

“東方丹聖,現在該怎麼辦?”崆陽幾個元神之體強者緊張地看著陸小天投影。

崆戎老怪控製的紫瞳獸暫時是走了,可留下了的崆影族秘境卻是一片狼藉。族人死傷慘重,這世代居住的秘境也已經是四處漏風。

整個族群都如同怒海上的一葉扁舟,隨時可能傾覆。崆陽等人束手無策,隻能將希望寄托於陸小天身上。“我留一道子鼎虛影在此,你們幾個元神之體組織人手分批將力量注入至鼎內,引導這股力量暫時維持秘境,等我與崆戎老怪爭鬥決出勝負再作計較。”陸小 天投影皺眉後說道。

“多謝東方丹聖,不管此戰勝負如何,在下日後必然唯東方丹聖之命是從。”

崆陽等幾個元神之體強者相視一眼後俯身向陸小天行禮。

他們的實力別說跟陸小天和崆戎老怪相提並論,便是與聖磐法相都差了一截。可對於一些基本的形勢還是能看出來的,崆戎老怪的一部分分神控製紫瞳獸遠去的情況下,陸小天依舊留了一道子鼎虛影在此,助他們維持這殘破的崆影族 秘境,必然會有所消耗,會分攤掉陸小天的部分精力。

強者相爭差之毫厘,失之千裡。崆天寂,崆戎老怪這兩人一個是現任族長,一個是族中老祖。

關鍵時刻都將他們視為可以生殺予奪,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反倒是陸小天這個外人願意拉他們一把。

崆陽這些人心情激蕩下不難在兩者之間做出抉擇。

“再說吧。”陸小天沒有應承下來,也沒有拒絕,一切要等道擊敗了崆戎老怪之後纔有意義。對付這等老怪物,陸小天還真沒多少把握。

話音未落陸小天投影陡然間麵色一變,崆陽等元神之體強者亦是駭然失色,一股強橫無匹的氣息橫掃虛空而至,已經遠遠超過了以往任何一次。

“事態緊急,這裡得靠你們自己了。”話音未落,陸小天投影便完全消散,子鼎虛影倒是給他們留下來了。一陣讓人心神搖曳的嘶吼聲自黑洞洞的虛空傳來,原本還在圍攻陸小天,不知生死為何物的間虛獸群此時也不由停下了動作,驚叫著看著虛空中的那片黑暗 除了那道強橫無匹的氣息之外,另外還有一片詭異的氣息傳來,讓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獸群一時間也頓住了手腳。

“看樣子你這是不打算給自己留後路了。”陸小天靜立於滄瀾鬼空陣內,與崆戎老怪隔空相望。

此時對方已經與崆麟紫瞳獸匯合到一起,黑洞洞的虛空中依舊震顫不止。崆戎老怪的氣勢還在不斷拔升。

顯然這老怪已經不滿足於數處落子後添油一般戰法,而是打算直接在本尊這裡下重注,一舉決出勝負。“本帝留的後手夠多,隻是你這小了頗為難纏,一些後手沒來得及發揮出足夠的作用便被你破壞掉,現在隻能行險一搏了。能將本帝逼到這般境地,你雖死猶 榮。”崆戎老怪殺機的凜冽。

“現在說勝敗還太早,如果你隻有這些本事,這復蘇之日也是你的祭日。”陸小天淡笑一聲。

“大言不慚!”崆戎老怪暴喝之後身上紫光大作,直接將整個滄瀾鬼空陣都覆蓋進去。

對方身上的紫光如同一座棧橋,瞬間聯通了虛空中的黑暗,還有滄瀾鬼空陣。

一股莫大的吸扯力自虛空深處中傳來,整座大陣以及裡麵的間虛獸,還有陸小天都不可避免地被拖拽過去。

陸小天眉頭微皺,滄瀾鬼空陣都是對方創造出來的並且還留了些後門。

哪怕在他的控製之下,對方想要進入這陣法之內並不會太難。隻是將整座大陣都拖走,這等手段在陸小天眼裡也是神乎其技。

滄瀾鬼空陣的陣紋一陣劇烈湧動,一部分處於陸小天的控製之下,還有一部分則是與黑暗虛空中陣紋的波動遙相呼應。

陸小天想要切斷這種聯係,崆戎老怪的神識已經侵襲過來,與陸小天的神識一陣激烈交鋒。雙方相持不下,陸小天已經全然無法阻止滄瀾鬼空陣被拖拽走。

同時沒入虛空深處的還有大陣內幾十萬間虛獸。至於陣法外的獸群受到的影響力便相對小一些。雙方角逐的同時,陸小天也無力改變大陣的整體走向,原本他控製著大陣往崆影族的地盤轉移,已經走出了一段極長的距離,這會逐漸被打回原形,小片刻 的功夫,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除了一片虛無的黑暗之外,裡麵還出現了不少深灰色的石階,這些石階通往幽深的神秘之處,一眼看去沒有盡頭。

而崆戎老怪的氣息還在提升,單以氣息而論,已經超過了陸小天一截。不動手下便讓人有種心驚肉跳之感。

“本帝一時間雖然難以恢復全盛時期的戰力,不過哪怕隻有四成左右,收拾掉你這小輩也綽綽有餘。”

崆戎老怪嘿聲一笑,一具淡泊的水晶棺自石階盡頭緩緩飄浮而來,虛空中崆戎老怪的虛影沒入水晶棺消失不見。

四周還有四五十萬間虛獸,依舊對陸小天狂攻不止,這水晶棺也在間虛獸的攻擊之下。

不過隻有滄瀾鬼空陣內的間虛獸被再次帶至這片空間,其他獸群短時間內難以趕至,區區四五十萬間虛獸已經不足以對陸小天,崆戎老怪造成多大威脅。

其他兩處早就鬥得如火如荼,甚至崆影族秘境的勝負已分,可生死搏殺現在纔算是真正地拉開序幕。

水晶棺電光一閃間便穿過了間虛獸群的阻攔,直接殺奔到陸小天近前。

這一刻四周的空間都凝滯如水,陸小天也不得不接下對方這一擊。

一股幾乎無可匹敵的法則之力壓迫得陸小天節節後退,幾乎難以站住陣腳。

嗡!四週一片雷雨交加,一道太極圖案擋著水晶棺,人影閃爍下,陸小天這才擺脫了水晶棺,從另外一個方向踉蹌而出。

四周間虛獸趁機撲殺而至,陸小天身後青龍虛影一陣咆哮,頓時撲殺上來的獸群身體直接炸裂開來。

陸小天麵色平靜,心裡已經掀起狂濤駭浪,半步妖帝級別的強者,即便現在恢復的實力不到全時期的一半依然能輕易壓製住自己。

還好破壞了他在崆影族秘境那邊的佈局,否則真要等對方吸收到了足夠的血氣,再多恢復一部分實力,自己還真沒有翻身的餘的。

現在這傢夥雖然可怕,倒也不是沒有一鬥的可能。

“你的境界很奇怪,明明沒有達到仙君級層次,卻有著比肩仙君的戰力。不過在這一級也隻是剛踏入門坎,真要是放開手腳鬥,你應該是打不過崆天寂這個小輩,可現實竟能迫得他來與本帝融合,倒是著實讓人費解,不過沒關係 ,先收拾了你,等後麵徹底融合了崆天寂那小輩,一切也都不重要了。”

水晶棺一閃,沒等陸小天喘口氣便再次迎頭拍擊過來,看上去並未施展任何厲害的神通,卻迫得陸小天疲於招架。

砰砰砰,又是一陣急劇交手陸小天單憑一己之力已經有些跟不上對方的速度,勉力交手一陣後,陸小天已經被水晶棺撞了兩次。

以他強橫的體格也是被震得一陣氣血翻湧,再挨個幾下便不可避免地要被擊傷了。

“嘖嘖,之前你語氣不是挺硬的嗎,怎麼現在不成了?”水晶棺內一陣肆意的笑聲響起。說話的同時,水晶棺的攻擊沒有絲毫停頓。

嗡!四周空間一陣震動,隨後雷弧一閃,這原本十拿九穩的一擊竟然被陸小天避開了,原地隻留下了一道閃爍的雷弧。

“龍魂驚蟄?這不是雷蟄龍君那小輩的手段嗎,竟然被你得到了,就算是雷蟄龍君再世,在本帝手下也絕無生還的可能。”

陸小天冷哼一聲,雷蟄龍君也許打不過崆戎老怪,要說連逃跑的功夫都欠缺,對方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錯非這片空間是對方的地盤,否則自己就算打不過老怪也不至於如此不濟。

至於雷蟄龍君,就憑其生前打出的龍魂涅盤最後一擊,便已經淩駕於崆戎老怪之上。

“不用雷蟄龍君,今天我便在你的地盤,滅了你這老怪。”再次現身出來的陸小天身體迅速向後飄退。

方纔被對方一路壓製,除了確實對方實力更強之外,陸小天也在竭力控製法則之力向四周滲透。

這種滲透的程度無法瞞過崆戎老怪,隻是崆戎老怪並不在乎,實力相差太大,就憑這種滲透根本起不到任何影響。

崆戎老怪的看法並無絲毫過錯,甚至陸小天進行這種滲透還要消耗自身的實力,是取死之道。隻是這是建立在陸小天孤軍奮戰的情況下。

崆戎老怪初次與陸小天打交道,自然不知道陸小天體內還有一個青果結界。

因為雍澤魔君的關係,陸小天已經能通過空間裂縫轉移少部分實力精悍的強者。

憑一具水晶棺已經足以壓製住陸小天,崆戎老怪也沒有再動用其他手段的意思,繼續以棺壓人。

畢竟他也才剛蘇醒,沒有汲取到足夠血氣的情況下,這種鬥法消耗也是極大的。

隻有徹底鎮壓住陸小天他才能得到足夠的補充。此時過度的消耗對他後麵恢復也極其不利,勝算在握的情況下能省一點是一點。砰砰,一陣急劇地交手下,眼見水晶棺強硬地轟開了陸小天的防守,再次撞向其胸口,陡然間一陣炸響,水晶棺並未像預計中的撞到陸小天,反倒是撞到了 一道堅不可摧的屏障,被直接震了回來。

待其反應過來時,陸小天身前靈光閃動,出現的是一隻纖白玉手。正是艷姬!

“怎麼可能,你體內竟然有這等空間寶物!”水晶棺內驚叫出聲,饒是崆戎老怪見識無數,看到眼前這一幕也不免震撼非常。

似陸小天這等存在手裡有空間寶物不足為怪,隻是動用起來沒有一絲異常波動,便是崆戎老怪也是見所未見。

除非這件空間寶物已經與其身自融為一體,並且還是空天子鼎以外的東西。

崆戎震驚的同時,心裡更是一片灼熱,他必須要吞了眼前這修成龍身的傢夥。氣血如此旺盛,更是身負連他都垂涎三尺的異寶。

“陸小子,你這惹麻煩的本事可是一天賽過一天。遲早連我都要被你給坑死了。”

艷姬嘴上如此說,看著水晶棺的眼神卻是神采飛揚,衣襟無風而動,前所未有的戰意從其身上升騰而起。

“這崆影族老怪雖強,也不過才剛剛蘇醒,一身實力不及全盛時期半許,咱們聯手之下可斬此人。”

陸小天揮手間瀾雲竹僧,姬霆也隨之現身出來。至於青果結界內的其他元神之體強者,倒不是說無法插手到這種戰局,關鍵是這種鬥法過於兇險,稍有不慎便有隕落之憂,陸小天也來不及援救,崆戎老怪跟金蠱魔僧,項傾城等人比起來實力過於強大了一些。除了陸小天和艷姬兩個絕對主力,姬霆,瀾雲竹僧兩個也是極強,便是麵對崆戎老怪這等存在,從旁策應的情況下也不至於毫無抵抗之力。至於其他人就顯 得過於脆弱了。

“這老怪的氣息好強,對方是什麼境界?”姬霆一經出現,眼裡迸發的戰意不在艷姬之下。

“全盛時期是半步妖帝,主修空間法則,這裡是對方的沉睡之地。現在才剛剛蘇醒,已經跟我鬥了一陣。老怪在崆影族的幾處落子都被我破壞,現在狗急跳墻,打算拚死一搏了。咱們現在屬於越境而戰。”陸小天三言兩語將大致情況說個分明。舊明顯。便在此時,望月城中,一隻巨大的血色大鼓升騰而起,那血色大鼓現世,一股荒涼而熱血的氣息如水銀瀉地鋪徹望月城方圓數千裡的戰場。那大鼓方圓各有十餘丈,一個雙目已瞎的老者,看修為,竟然又是一名元嬰修士,隻是此人已經形同枯稿,身上的生機已經幾近於無,一隻腳邁進了鬼門關的人。一眼望去,如風中殘葉,隨時可能會凋零下來。緊隨著雙目已瞎的老者,另外又有十四五個氣息幾乎完全一樣的元嬰修士。“蒼陽血鼓!”鬼族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