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8章 四戰一

隻是覺得這種情形下對付這隻潮獸終歸是有點不公平。良久之後,陸小天又搖了搖頭,修仙界寶物爭奪的過程中最忌婦人之仁。如果自己實力不濟,與這潮獸對上,對方也不會心軟選擇留自己一命。轟轟...石天幾個的攻擊緊湊一陣緊過一陣,快如閃電。隨著時間推移,哪怕是以潮獸的實力,在這五個合體中期,還有陣法的圍攻之下,也開始手忙腳亂。一道痛嚎中,化為土黃基鷹的箭矢直接撲在潮獸背脊,其背脊上一陣炸響,兩隻地肺之火形成的玄...“越境而戰?我喜歡這種有挑戰性的戰鬥。”姬霆麵色冷峻,伸手一招,一桿雷槍出現。

艷姬詫異地看了姬霆一眼,自己這個最為得力的部下這段時間實力精進得比預計中還要快,對方身上爆發出來的雷力讓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那小子倒是捨得,竟然將七色源雷龍晶也給了姬霆,什麼時候這兩傢夥關係這麼好了,可看上去又不太像關係很好的樣子。

“又來兩個小輩,也好,本帝今天便送你們一起上路。”崆戎老怪此時是驚怒交加。

原本以為必勝的殺局,沒想到竟然又橫生變故,對方不僅多了三個援手,尤其是艷姬,實力已經超出尋常仙君級一截。以他現在的狀態對付起來頗為棘手,隻是現在他已經動用了諸多底蘊,現在不能有所收獲,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新的獵物了,此戰不成功便成仁,他 也沒有其他的退路。

“想要收拾掉我們幾個,以你現在的戰力還差了不少。

超越了仙君的戰力,雖然是被削弱了大半的半步妖帝,隻要能滅了你,便足夠我們更進一步了。”

陸小天左手一抬,四週一道道五行法則之力交織成的五色柱憑空而起。同時更多的五行法則之力向外灌注出去。

崆戎老怪眼神一緊,之前陸小天孤家寡人之下,這些分散出去的五行法則之力對他沒有任何威脅。

雙方鬥法時,陸小天連自己都顧不了,想要再控製分散出去的法則之力並且對崆戎老怪造成足夠的威脅無異於癡人說夢,甚至說自尋死路。

原本崆戎老怪也不清楚陸小天為何會有這般不智的舉動,可隨著艷姬,姬霆,瀾雲竹僧幾人出現,這看似沒用的舉動便成了極為棘手的問題。

對方的五行法則之力滲透到各處,崆戎老怪的一些禁製受其影響已經無法使用不說,甚至這些法則之力隨時還能組成一道新的陣法。

崆戎老怪跟陸小天也算是鬥了一陣了,單是從對方控製滄瀾鬼空陣的手段來看,對方在陣法上的造詣即便不如自己,也絕非尋常之輩。

尤其是其五行法則之力運用得出神入化,冰風雷三奇法則穿插其中,一旦成陣便非同小可。

不是說誰的陣法造詣高便一定能壓著對方,哪怕陸小天水平不如他,一旦陣法成了就是大麻煩。

“賃的話多,先聯手滅了這老怪,免得後麵生出變故。”

艷姬一掌擋下了對方的攻擊之後,清斥一聲,身後一隻巨大的魔蝠虛影自身後升騰起來。

魔蝠大嘴一張,一輪黑日從中飆射出來在,便在陸小天以為要結束時,後麵又是十輪黑日魚貫而出。每一輪黑日都帶著恐怖的雷霆氣息。

不需要陸小天過多的語言,艷姬一經出手便主動接掌了局麵,第一時間針鋒相對地站到了崆戎老怪對立麵。…。。

十輪黑日懸空,一股浩然妖魔氣息沖天,黑色雷光聚整合一道彎刀虛影,如刀出黑日,電光一閃間便向崆戎老怪斬去。

陸小天驚疑看去,他見過的仙君,魔君,妖君這種層次的強者已經不少,其中實力最強的當屬雨化仙君,其次便是沉藏不漏的九轉龍印法王。

而此時艷姬氣息之強竟有直追雨化仙君趨勢,七色源雷龍晶對艷姬起到的作用委實超出預計。

便是麵對崆戎老怪這等強者,艷姬亦是毫不示弱地展現出作為一代妖君的霸氣。

蝠刀斬向崆戎老怪的同時,十輪黑日接連打向水晶棺。

轟轟轟,水晶棺反應奇快,但也無法完全避開這一番急驟的攻擊。

不過水晶棺往往能避重就輕,接連避開了艷姬的幾次殺局。單是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哪怕艷姬實力大進,也依舊不是這崆戎老怪的對手。

陸小天自然不會在一邊乾看著,如果沒人插手,艷姬也很快會落入下風。現在有艷姬承擔主要壓力,陸小天也能放手施為了,之前倒是跟崆戎老怪鬥了一陣,除了在崆影族秘境,方纔一直都被對方所壓製,一些手段根本無法施展 出來。

現在則是有了足夠的機會,艷姬承擔了主要的壓力不假,陸小天也不至於真的就讓艷姬事事頂在前麵。

陸小天的實力暫時比不上艷姬,論及身體的強橫程度卻是當仁不讓,也要為艷姬遮蔽掉相當的傷害。

龍魂驚蟄!破法天龍勁!陸小天身形閃爍,再次出現時,身體便超過了艷姬,一拳對著水晶棺擊去。

水晶棺剛將艷姬的攻擊迫退,轉眼間拳影便至,便是空間法則之力碰上這道拳影也一定程度上被瓦解。

陸小天挺身在前,除了能極大的緩解艷姬的壓力之外,另一方麵也是降低姬霆與瀾雲竹僧麵臨的威脅。

陸小天也不是一定就要用自己的身體一直頂在前麵,崆戎老怪真拚起命來不是他能擋得住的。隻要稍作阻擋便能解決很多事情了。

原本這次禍事便是因陸小天而起,陸小天這個主力也是責無旁待。

轟!水晶棺捱了陸小天一拳,上麵空間之力一陣湧動,並沒有花費多大力氣便化解了這道攻擊。

陸小天臉上毫無意外之色,以崆戎老怪的實力若是此時便被擊敗才叫有鬼了。

不過陸小天有足夠的認知,姬霆和瀾雲竹僧兩個可就覺得不那麼正常了。

方纔陸小天這一拳動用的是天龍戰技,以陸小天現在的修為還遠未達到天龍層次,但也超過了他們兩人不少。

施展這破法天龍勁之下,姬霆和瀾雲竹僧都有種無法匹敵之感。似乎連自己打出的法則之力在這一拳之下都會土崩瓦解。

也許破壞力不如預料中的那麼強,這一拳的意境便是如此,其中強大的意境甚至能一定程度上瓦解掉他們抵擋的信心。…。。

這種層次的鬥法一旦信心受損,後果不言而喻。

隻是陸小天如此強大的一擊打在水晶棺上麵如同占入海,竟然沒有引起一絲波瀾。

水晶棺強大的防禦不免讓姬霆,瀾雲竹僧有種狗咬刺蝟無處下嘴之感。

連陸小天如此強橫的攻擊都未能動得了水晶棺分毫,他們兩個怕也無法發揮了網大的作用。看著水晶棺時心裡不免會有一絲失敗感。

“這水晶棺材質非同尋常,裡麵還蘊含極其厲害的陣法,對方本尊以前更是半步妖帝這種老怪,真要是好對付我也不至於要請援兵了。

正因為其防禦難以攻破才更有挑戰性,咱們修煉到現在的境界,甚至還要向更高層次沖鋒,本身就是在走絕大多數人沒有走過的路。

做別人做不到的事,將不可能變成可能,豈不是更有意思。”陸小天清嘯一聲,一拳未能奏功很快又接連打出數拳。

“哈哈,不錯,真要是容易做的事我還不樂意了,正因為難,擊破這老怪的防禦才更有成就感。”

姬霆暢笑出聲,他本就是極其豁達,遇強則強之人。

方纔隻是被水晶棺的驚人防禦震到,這會經陸小天三言兩語很快便驚醒過來。

這普天之下除了給他第二次生命,教他修煉,並將最為精銳的金線蝠王衛交給他的艷姬之外,姬霆何曾服過誰。

哪怕是陸小天這個實力晉入仙君層次的傢夥,也不過是讓他看起來稍微順眼一些罷了。

話音未落,姬霆一槍破空,麵對崆戎老怪這等強者,雙方實力相差極大的情況下,姬霆已經拋棄了任何無用的試探,每一槍隻是追求極致的速度和攻擊力。

水晶棺的防禦力太強,以他的修為任何試探性的攻擊都是多餘的。

唯有每一槍都打出自己的巔峰水準。且不管有用無用,先力求攻擊到對方便成。

哪怕水晶棺的王八殼子再硬,承受了接二連三的強大攻擊之下,多少會露出些許端睨。就算他們發現不了,艷姬和陸小天多半能發現。他們的境界低一些,隻是能參與到這種盛事中來便是千載難逢,不,應該說活到現在也是生平第一次麵對這 等強敵。

這樣的機遇可一不可再。不管結果如何,至少鬥法過程中的每一瞬都是彌足珍貴的。

對於自己出手擊敗崆戎老怪這種事,姬霆和瀾雲竹僧都沒有抱太大的幻想。隻要能參與其中,便是生平一大幸事。“無量壽佛,是貧僧著相了。”瀾雲竹僧訟了一聲佛號,眼神平靜,雙掌合什期間,亦是如同姬霆一般,沒有任何多餘的試探,僅僅是凝聚出了一道巨大劍影 攻擊水晶石棺。

四大強者圍攻水晶石棺,看上去使用的手段不多,可交手起來卻是電光火石交擊聲不絕於耳。

轟!攻擊最為急驟的自然是艷姬,十輪雷光閃爍的黑日將這片虛空都完全鎮住,黑日如同十顆靈活無比的珠子,攻擊淩厲,綿密無比。…。。

“陸小子,可能看出這水晶棺上的陣法來歷?”別提姬霆與瀾雲竹僧,便是艷姬一陣猛攻也是收獲不大。

甚至都沒能看出水晶棺內蘊含提何陣法,同這等強者動手她也是第一次。

艷姬不修空間法則,一陣猛攻之後也是感覺後繼乏力。

若是不能找到對付水晶棺陣法的方法,隻是單純地用蠻力攻擊水晶棺,艷姬同樣力有未逮。

“看不出來,水晶棺乃是崆戎老怪保命的手段之一,裡麵蘊含的空間陣法除了其自身之外,哪怕是與其同階的強者怕也無法輕易破解。”

陸小天搖頭,崆影一族上出過天帝層次的老怪,不過年代太過久遠。

真正讓人印象相對深刻一些,並且對族中留下了足夠傳承的還是崆戎老怪。

隻是作為保命的手段,估計崆戎老怪也不會傳給後人。這種事問崆峒意義也不大。

自從艷姬幾人相繼出現,崆戎老怪除了動手已經陷入一片沉寂,也無法從這老怪嘴裡套話。

“你這小子的空間陣法修煉也太落後了一些,竟然連眼皮子底下的陣法都看不出名堂。”艷姬毫不客氣地鄙視了陸小天一把。

“隻能先攻擊一陣,久守必失,承受如此多攻擊的情況下,便是對方控製的厲害陣法也無法一直防禦下去。”對於艷姬的奚落陸小天也是沒辦法。“笨得要死,對方用的是空間係陣法,你在空間法則上確實拍馬也趕不上這個老怪物,現在唯一可以利用的便是空天子鼎,用這件空間聖物去嘗試感應水晶棺 上麵的禁製。”

整個青果結界,也就艷姬能用這種語氣和陸小天說話。

便是更加神秘莫測的雍澤魔君也隻是一個活得比較久的老怪物,生死都掌控在陸小天手裡,可不敢這麼直接了當地指出陸小天的不足之處。

“說得也是。”陸小天頓時反應過來,水晶棺的防禦強得出奇,看上去沒有絲毫波動,不過陸小天和艷姬這等境界自然清楚這些隻是表象。

如此強大的攻擊下,對方這個半步妖帝現在也是個注水貨,接連承受這般攻擊下不可能真的就一點波瀾都沒有。

應該是被對方用了某些手段化解,或是掩蓋住了。

這些被掩蓋住的抓住了便可能是致勝的關鍵,抓不住就會讓他們陷入無盡的消耗之中。

除了空天鼎這個變數之外,陸小天一時間還真沒太好的辦法。

崆戎老怪這個傢夥哪怕是實力減半也依舊領先他們,而且領先的也不僅僅是實力,還有老怪這麼多年下來的佈置。

嗖嗖,巨大的槍影,飛劍次遞而來,接連打在水晶棺上,依舊如同之前一般被反震開來。姬霆,瀾雲竹僧倒也沒有太過在意,原以為隻是像之前一般,誰知,槍影劍影倒飛回來的同時,裡麵一陣空間之力湧動,瞬間形成一道外殼將兩者完全包裹 起來。

隻是這兩道反擊也還罷了,那水晶棺陡然間一陣閃動,一化為三,兩道棺影驟然間出現在姬霆,瀾雲竹僧的頭頂上拍下。水晶棺本體則反擊艷姬,讓其無暇抽身回援,至於陸小天離水晶棺本體最近,此時想要援救姬霆與瀾雲竹僧也未必來得及。

請:m2.ddyueshu尚且不知本尊,亦或是蓮花分身那邊情形如何,也不知項狂,杜瘋虎,豬七那些故舊情況。斷臂一時間也難以應允明惡。“看來陸丹王也有所疑慮,罷了,罷了,萬物終有生滅,貧僧去矣。”語畢,明惡腦袋一垂,維係的那一縷生機就此泯滅。“確實無法承諾你什麼,我看情況吧。”斷臂悵然一嘆,當下化作一道流光破空而去。正如明惡所言,混亂妖域與殫珠佛宗鬥到現在與對錯已經沒有多大關係,事已至此,必然要會個勝負出來。倘若是自己敗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