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抓緊我

?司機完全搞不懂狀況,少爺剛纔不是好好的,連少夫人那麽髒都不介意。現在怎麽又轉態了?司機為難地看了看一旁無人理會的慕初笛。“可是,少夫人一個人在外麵不安全!”“那就送她去最安全的地方!”有什麽比警察局更安全呢?所以,慕初笛被警察同誌送去了警察局。......慕初笛被附近的吵鬧聲吵醒,費力地睜開眼睛,大腦好像要炸開,痛得要命。入眼便是一個大大的警徽,嚇得慕初笛猛然坐直身子。剛睡醒的她,迷茫地看向四周...慕初笛心更慌,現在的她,就像垂死掙紮的獵物,等待死神的到來。

麵對黑暗,未知的境況,人的精神壓力特別大,一點點風聲,都會嚇到他們,更別說如此大的舉動。

慕初笛尖叫出聲,小手死死地揪著門框,動都不敢動。

狂風呼嘯,隱隱之中,她似乎聽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慕初笛,你是不是在裏麵?”

風聲一陣一陣的,在它吹弱之際,慕初笛終於聽清楚了。

她驚喜地大喊,“對,我就在裏麵。”

那聲音,如此的熟悉!

漸漸的,腳步聲也越發的清晰。

一個閃電,劃破黑暗與寂靜。

慕初笛抬眸,對上那雙黑如點漆的眸子,向來給她冰冷恐懼的冷漠眼神,現在,卻讓她很有安全感。

“抓緊我!”

遽然,眼前出現一雙骨節分明的手。

他就像披荊斬棘的勇士,衝破一切困難,走到她麵前。

低沉的嗓音,帶著神奇的魔力,慕初笛鬼使神差地把手放了進去。

他的手,出奇的暖。

慕初笛不禁握得更緊。

“可不可以走?”

慕初笛點點頭,想起現在一片漆黑,他應該看不到,便回了一句,“嗯,可以的。”

“拿著手機!”

“我們現在去駕駛室!”

在海上逗留多一分鍾,就有多一分鍾的危險。

霍驍決定開船回去。

“好。”

此時,她是相信他的,所以沒有多問,直接拿過手機,點進手電筒軟體。

黑暗的室內終於有一點光。

兩人慢慢地走向駕駛室,似乎習慣著這個節奏,慕初笛覺得,現在船隻搖晃,也沒那麽恐怖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已經把握好節奏,大海卻要告訴她,沒人能夠把控得了它。

一個海浪狠狠地拍過來,船隻搖晃更劇烈,慕初笛沒有站穩,整個人往一旁倒去。

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挽著她的腰肢,把她擁入懷裏。

耳朵貼在他的胸前,聽到他心髒的跳動。

男人熾熱的體溫,更是讓她有點無措。

“能站穩?”

“可以!”

霍驍把她扶好,兩人再繼續摸著前行。

很快,就找到駕駛室。

依靠微弱的燈光,慕初笛這纔看清楚遊艇的內髒。

這是她第一次進入遊艇的駕駛室。

駕駛室裏的方向盤在自動運轉。

“它,在動?”

霍驍盯著慕初笛的側臉,她驚嚇的表情,就像萌噠噠的考拉。

現在的她,卸去警惕,倔強,要強,難得露出純真。

霍驍輕笑出聲,“嗯,不然你也不會飄到海中央。”

聽到霍驍的笑聲,慕初笛知道自己說了蠢話。

她這不是第一次見,所以感到神奇而已。

以前,慕家的遊艇,她根本沒有機會坐。

每次,她想要坐的時候,都會發燒。

父親一直都搞不懂原因,她也從來沒有說。

其實,是慕姍姍不想讓她去,所以把冷氣調到最低,拿走遙控器,鎖住大門。

她被冷得感冒的。

從小到大,她都想體驗一把,坐遊艇是怎樣的。

因為沒有嚐試過,所以,更加的渴望。

可現在,並沒有給她好的感受。睡著了。月光輕輕撒進,照在她的臉上,那張清秀幹淨的臉,有著別樣的誘惑力,使他遲遲移不開眼睛。“為什麽?”為什麽會在意她的生死呢?就算她得抑鬱症又如何?至少在孩子生下來之前,醫生能夠控製下來。生完孩子後,他管她死活呢?為什麽用那麽大的專案,換她一個興趣?霍驍的手,從慕初笛的臉上,漸漸下滑,來到她脆弱的脖子。手按在她的脖子上,指腹全是她脈搏跳動的節奏。他不喜歡這種不受控製的感覺。如果,他稍微一個用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