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不是暴露狂

沒等到秦宇,就被他一把給抓住了。速度快的,連甄溫都沒有看清他是怎麼出手的。“我不打人的,你要是再手,別說我還手了?”秦宇很不爽,把甄溫的手扔開,翻站了起來。這一刻,他才覺有些不太對勁,上怎麼涼颼颼的?低頭一看,他當即就傻眼了,他的上竟然溜溜的,連個布都沒有。我,怎麼個況?我服呢?“喂,你是不是看我長得太帥,就了我的服?說,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可還是-男呢。”秦宇雙手捂住下,很惱火。自己儲存了十九...江城郊外,一條廢棄公路的壕裡,一輛車燒的隻剩下一個框架,青煙繚繞,路旁的地麵上,躺著一個渾溜溜的青年。

“秦宇,秦宇你醒醒,你可別嚇我呀……”

秦宇了眼睛,就見眼前大呼小的,竟然是一個漂亮得沒話說的。穿著一件黑的運背心,高高聳起的口,一抹刺眼的白皙壑,分外惹眼。下是一條牛仔短,裹住翹,曲線人。

我,這誰家丫頭,怎麼穿這樣就出門了?簡直就是傷風敗俗。不過,倒是迷人的,這大長,真白呀。

秦宇還打量呢,孩終於發現他醒過來了,驚喜道:“秦宇,你沒事啊?”

“咦?你認識我?”秦宇很好奇的坐起來,左右看了看,問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又是誰?”

“我靠!”那孩一掌拍在了他後腦勺上,罵道:“你腦袋摔傻了?連我都不認識了?我是溫,甄溫,你最鐵的哥們,你忘了?”

秦宇茫然地撓撓頭,有些不太明白,眼前明明是個人,你要是我老婆或許我還能相信,又怎麼可能是我的鐵哥們呢?

“,我看你丫就是欠揍。”甄溫揚手又是一掌,可這次,手掌還沒等到秦宇,就被他一把給抓住了。速度快的,連甄溫都沒有看清他是怎麼出手的。

“我不打人的,你要是再手,別說我還手了?”

秦宇很不爽,把甄溫的手扔開,翻站了起來。這一刻,他才覺有些不太對勁,上怎麼涼颼颼的?低頭一看,他當即就傻眼了,他的上竟然溜溜的,連個布都沒有。

我,怎麼個況?我服呢?

“喂,你是不是看我長得太帥,就了我的服?說,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可還是-男呢。”

秦宇雙手捂住下,很惱火。自己儲存了十九年的純潔,竟然就這麼沒了,可偏偏他什麼覺都沒有,太特麼虧了。好在甄溫長得還不錯,這讓秦宇的心裡好了些,就又大度擺手道:“算了,既然你看了我的,那我就委屈點,娶你當老婆吧。”

“什麼?”甄溫火了,怒道:“秦宇,你再跟我開這樣的玩笑,我可真生氣了?”

“誰跟你開玩笑了?你敢不當我老婆,我就你的服,叉叉你八十遍。”秦宇惡狠狠道。

“你……”甄溫氣得說不出話來,要不是眼前這張臉,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看了十幾年,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人了。

“嗬嗬,老婆,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既然是自己老婆了,秦宇也就沒有那麼多避諱了,把手了過去,笑道:“我秦宇,秦皇漢武的秦,宇宙的宇,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滾!你別玩了,這次沒死算你命大,趕上車。”甄溫沒好氣的拍掉秦宇的手,臉蛋也有些泛紅,這傢夥還有料的,那一……跟龐然大一樣。

“車?車是什麼東西?”秦宇滿臉的迷。

甄溫強忍住沒揍他,氣呼呼的走到自己的悍馬車旁,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秦宇生怕把自己扔下,趕忙也追過去,可車門卻怎麼也打不開。

秦宇有些氣惱,明明甄溫一下子就把車門拽開了,為什麼自己就不能呢?難道說,的修為比自己還更要深?他氣不過,一拳頭砸在了車窗上,嘭!車窗玻璃轟然碎,秦宇就這麼爬了進去。

甄溫傻眼了,難以置信地跳下車,看著破碎的車窗,再看看地上的玻璃碎片,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秦宇……不會是撞壞了腦袋失憶,什麼都不記得了吧?要真是這樣,麻煩可就大了。可是,他又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咕嚕!甄溫艱難的嚥下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問道:“秦宇,你老爸什麼名字?”

“不知道。”

“你未婚妻是誰?”

“未婚妻?”秦宇的眼睛一亮,興道:“我還有未婚妻?有你漂亮嗎?”

甄溫的一顆心瞬間沉到了穀底,可還是不死心的繼續試探,問道:“你之前和夏友諒飆車,總還記得吧?”

秦宇再次茫然的搖搖頭。

完了,真失憶了,這下怎麼辦?不管怎麼說,秦宇也是自己的鐵哥們兒。而這次,他是替自己跟夏友諒飆車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怎麼都是自己的責任。至於秦宇輸了比賽,把自己輸給了夏友諒的事,反倒不太在意了。

“老婆,我們去哪兒?”秦宇好像毫不在意,問道。

“我不是你老婆。”甄溫忍不住怒吼一聲,可一想到他現在的淒慘,又泄氣了,苦笑道:“回家!”

以現在的況,把秦宇送回秦家是不太可能了,甄溫把他帶到了自己的租住房。差不多二十分鐘後,秦宇的腰間圍著一件式外,跟著甄溫來到了六樓的房間中。兩室一廳的小戶型,不是很大,卻整潔的。

“老婆,這就是我們的家?”秦宇跟個好奇寶寶似的,東瞅西看,一切都覺得很新鮮。

“不許再我老婆……”甄溫都快要暴走了,強忍著怒火,解釋道:“以前,你都是我溫的,我都習慣了,你還是我溫吧。”

秦宇連連點頭:“溫,我……”

“你想說什麼?”

“我了。”秦宇有些的低下頭,可馬上就看見自己的上臟兮兮的,就跟剛從煙囪裡爬出來一般,皺眉道:“溫,我還是先洗澡吧,這樣也沒法跟你睡呀?”

混蛋,誰要跟你睡了?

甄溫狠狠剜了他一眼,推開衛生間門,冷聲道:“進去洗吧,我去給你泡碗麪。”

“溫,你不跟我一起洗嗎?”

“滾!”

甄溫一陣惱火,把秦宇狠狠的推了進去,趕忙把門帶上。

這混蛋,腦子摔壞了,怎麼沒摔太監呢?簡直就是頭牲口。

甄溫轉剛要走,衛生間的門忽然又開了,秦宇溜溜的站在門裡,苦惱道:“溫,你讓我洗澡,可哪兒有水呀?”

暴狂!

甄溫的臉又紅了,趕忙抓了條浴巾給他圍上,然後鉆進衛生間,告訴他冷熱水怎麼調,又告訴他哪個是沐浴,哪個是洗發水,又給了他一塊澡巾,這樣解釋了兩分鐘,才麵紅耳赤的跑了出去。

這個混蛋,簡直就不知道害臊,都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不過,他那玩意兒怎麼會那麼大?想想都夠讓人心跳的。

泡麪很快就泡好了,甄溫等的不耐煩,在衛生間門口道:“喂,還沒洗好呢?再不出來,泡麪可就了。”

話音剛落,衛生間門就打來了,秦宇頭發漉漉的站在門口,角掛著一抹邪魅的微笑,深邃的眼神,讓甄溫忍不住心跳加速,看得有些癡了。這……這真的是秦宇嗎?以前怎麼沒發現,他竟然還有點小帥,特別是這個壞壞的微笑,殺傷力太大了。

“溫,我們房吧?”秦宇不知何時站到了甄溫的麵前,手輕的臉蛋,慢慢下,就想鉆進的襟口。

甄溫激靈靈的打個冷,趕忙拍掉他的手,怒道:“滾蛋,你給我老實點,再敢對我手腳的,我踢死你。”

“唉,死過一次的人了,生死對我來說就是浮雲。”秦宇像是想到了什麼,神黯然,走到沙發上坐下,抓過一碗泡麪就大口的吃了起來。

還跟老子裝深沉呢。

甄溫剜了他一眼,走過去抓過另一碗泡麪,在一旁坐下,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問道:“喂,你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不記得……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跟我說說。”

“呃……”

甄溫遲疑了一下,說道:“夏友諒跟我打賭賽車,我要是輸了,就得跟你劃清界限,離你遠遠的。而你,是我最好的哥們,賽車技比我強,就自告勇的幫我飆車。結果,你的車子出了問題,翻裡去了,把我也給輸了。”

“什麼?把你給輸了?”秦宇很惱火,罵道:“夏友諒在什麼地方,我這就去弄死他。”

“算了吧,你哪是他的對手?這次沒死都算你命大。”

一想起秦宇失憶,甄溫就頭疼,本來夏友諒就看不慣秦宇跟自己走得近,現在又跟他住一起,這不是火上澆油嗎?唉,希他睡一覺醒來,記憶就能恢復。

“你睡北側的房間,我先去睡了。”甄溫也沒了食,扔下吃了兩口的泡麪,轉回房間了。

秦宇狼吞虎嚥的把泡麪吃,了子,狠狠道:“夏友諒,我記住你了……”不出話來,要不是眼前這張臉,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看了十幾年,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人了。“嗬嗬,老婆,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既然是自己老婆了,秦宇也就沒有那麼多避諱了,把手了過去,笑道:“我秦宇,秦皇漢武的秦,宇宙的宇,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滾!你別玩了,這次沒死算你命大,趕上車。”甄溫沒好氣的拍掉秦宇的手,臉蛋也有些泛紅,這傢夥還有料的,那一……跟龐然大一樣。“車?車是什麼東西?”秦宇滿臉的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