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重犯監獄

鬧事談不上,隻不過你們這裏讓我很不爽了,說說吧,怎麽補償我?如果讓我高興了,或許今天的事情可以息事寧人。”陳**說道。王金龍氣笑了起來:“你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死啊,在喬家的場子裏這樣鬧,你有幾條命夠死的?是想被打斷手腳丟出去,還是想被套進麻袋沉到西湖底?”“喬不喬家我不知道,隻要讓小爺不爽了,就算是天王老子的場子,我也掀的翻,不信你們可以試試看。”陳**說道。喬家?他貌似有點耳聞,但並不在乎。看秦...縝雲監獄坐落在華夏國西南邊境,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麽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

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钜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

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著幾條人命,要麽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

總之一句話,能住進這裏的,沒有一個不是窮凶惡極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

就是這麽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且充滿了煞氣的監獄,今天來了幾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人。

一輛掛著軍區牌照的軍用越野車急停在監獄正門之外,下來兩個人,分別是一男一女。

他們這個組合,別說是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丟在熱鬧繁華的大都市,也極其吸人眼球。

隻見那男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軍裝,肩膀上扛著一顆閃閃發亮的將星,看他的年紀,約莫才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竟已是少將軍銜。

而那女的,美麗無雙、明媚動人,在一襲職業套裝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萬千,絕對屬於那種能讓這座監獄內的牲口引起動亂的禍水級別。

他們一下車,就跟著早就候在監獄門口等候多時的監獄長走進了這座令人聞風喪膽的重鎮監獄。

他們行色衝衝,臉上都掛著焦急與不安,特別是那妙美女子,一雙好看的柳葉眉始終緊緊皺著,有很重的心事。

“監獄長,人在哪裏?”少將神情嚴肅的問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會兒就來到了監獄長的辦公室。

“我已經差人去請了,很快就到。”監獄長說道。

“請?監獄長,你確定是去請,而不是去提審?”貌美女子眉頭一挑。

聽到這略帶譏諷的話,監獄長也是笑笑,獨自坐在視窗抽煙,也不願意去多做解釋,他們今天要見的這個人,沒有人比他這個監獄長還瞭解,那個人曾經的輝煌與經曆,足以稱之為一聲傳奇。

他也從來沒把那個人當做是一個重刑犯。

“婉玥,見到那個人後,務必收起你的輕視。”少將軍銜的中年男子皺眉提醒一聲。

“劉叔叔,那個人真的能夠救出我父親?”蘇婉玥有些質疑的問道,連南都軍區的一支王牌精銳特總小隊都铩羽而歸,她不相信憑借一個人的力量就能扭轉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這個人還是縝雲監獄被判了終身監禁的重刑犯。

若不是對那位身為南都軍區參謀長的趙爺爺有所信任,她都想掉頭離開。

“在整個西南地區,如果連陳**都做不到,那麽我們就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了。”少將說道。

聞言,蘇婉玥肩膀一顫,道:“劉叔叔,這關乎到我父親的生死存亡,不能兒戲。”

少將想了想,看著蘇婉玥,神情無比肅穆的說道:“婉玥,以你們家綠源集團的地位,我相信你也應該知道一些被封鎖的資訊,一年前,那次轟動國際性的巨大外交事件,你聽說過吧?”

“我知道,某國皇室神社一夜之間血流成河,死傷三十八人。”蘇婉玥說完,神情一震,瞪著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少將點頭:“你猜的沒錯,這件事情就是陳**做的,要不是因為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太大,陳**這個被上麵多次稱為國之重器的人也不會落到鋃鐺入獄的下場。”

“你知道當初有多少人聯名保他沒保下來嗎?陳**是誰?軍中的驕傲,真正的國之重器,一個在和平年代立下過赫赫戰功的人,時至如今,軍中都有著不少屬於他的傳說,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這次事情他都不能擺平,那麽在眼前的形勢下,就真的沒人能夠擺平了。”

少將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他怎麽會在這裏服刑?我一直以為這個人應該會在秦城。”蘇婉玥訝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聽途說過,那是轟動性的大事件。

“秦城?”少將輕笑了一聲,意味深長道:“京城有多少人不敢讓他去秦城啊......”

沒等蘇婉玥去琢磨這句資訊量無比龐大的話,辦公室的大門忽然被推開,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個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

青年穿著囚服,留著一頭短寸,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並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卻是異常硬朗。

“你就是陳**?”看著青年,蘇婉玥問道,說實話,看到陳**本人,蘇婉玥有些失望,因為從陳**的身上她沒感受到任何軍人該有的錚錚鐵血,反倒有一股子生無可戀隨遇而安的懶散氣,她很難把這麽一個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麽偉岸。

“嗬,稀客啊,還來了位少將?”陳**隨意的掃視了一眼,眼神都沒在蘇婉玥這個足以讓他打九十分以上的驚豔美女身上過多停留,便很自來熟的繞到監獄長的辦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煙就點了一根,開始吞雲吐霧。

按理說,嚴明規定,這裏的服刑犯都必須要帶著手銬腳銬,然而陳**卻是個異類,他從來不需要帶那些東西,因為很多人也知道,那玩意對他來說壓根沒用,隻是個擺設。

若是他當真有異心,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監獄能攔得住他!

“長話短說,陳**,這次我們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緊急事件,想要請你出山。”少將站起身,開門見山的說道。

陳**吐出一個煙圈,眼神在蘇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來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經心的說道:“你一個少將請我幫忙?我沒聽錯吧?不知道我現在是服刑犯嗎?如果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那麽你們可以回去了,我沒興趣也沒時間。”

少將並不氣餒,他盯著陳**道:“這件事情事關重大,隻有你出山,才能完成這項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頓了頓,少將雙手撐著桌子,上身前傾,一字一頓道:“有國外傭兵入侵我國領土,完成了恐怖活動後還想離開,你也曾經身為一個軍人,最優秀的軍人,難道這短短的一年監獄生活,把你身上的軍人血性都磨滅了嗎?”

“外敵入侵?”陳**抬了抬眼皮,道:“這好辦,直接調動強勁火力,亂炮轟死不就完了?”

“如果有這麽簡單我們就不會來找你了。”少將歎口氣,指了指蘇婉玥道:“這位是綠源集團董事長蘇偉業的獨女蘇婉玥,這次那些傭兵來華夏就是為了挾持蘇偉業,而蘇偉業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業機密與技術,我們堅決不能讓蘇偉業被劫持出境,讓國外勢力得逞。”

“現在,蘇偉業已經在那隻傭兵小隊的手中,他們此刻正在西南邊境,隨時可能出境,到時候損失的可不是僅僅具有巨大商業價值的機密,更是我華夏國的顏麵!”少將擲地有聲。

聞言,陳**才恍然的點點頭:“原來是在殺人的同時還要救人,這個難度係數不小啊,難怪你們會找上我。”

“對方來頭不簡單吧?”陳**問道。

少將凝重的點點頭,從公文包裏拿出幾張相片,陳**一掃,頓時樂了起來,再次打量了一眼蘇婉玥,才道:“嗬,看來你們家惹上的仇人來頭不小啊,連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傭兵團都請動了,沒有一千萬美金都不可能讓血狼這幾個家夥踏足華夏大地,嘖嘖,真是下了血本。”

蘇婉玥眉頭深凝,有些厭惡陳**那幸災樂禍的調侃,她冷聲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話不要耽誤我們寶貴時間!”

陳**沒有搭理她,而是說道:“談談條件吧。”

“完成這次任務,我們讓你重獲自由。”少將沉聲說道。

陳**神情一怔,旋即對監獄長笑道:“老唐,把我進監獄時上交的東西還給我吧,哥們該自由了。”

“好。”監獄長咧嘴一笑,馬上令人去拿,從始至終沒有多說一句話。

陳**的行頭很少,就是一套普通的單衣,還有一把如月牙一般形狀怪異的利刃。

“你什麽也不問,就不怕我騙你?”少將有些好奇。

陳**淡淡一笑:“你們不敢,除非你們南都軍區的那幾個老頭兒不怕我去把他們最稀罕的飛機大炮給拆了。”

“需要什麽支援什麽武器?能滿足的我們無條件滿足。”少將說道。

陳**擺擺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月牙刀,笑著:“不用了,血狼這幾個小崽子罷了,等他們知道是我去了,如果能夠不嚇得尿褲子,就算他們長了本事。”

看著吊兒郎當的陳**驅車消失在了視線當中,蘇婉玥不放心的問道:“他.....他真的能行?”

“婉玥,國之重器可不是隨便喊喊的,相信他吧。”少將說道,心中亦是沒底。

“劉叔叔,我很好奇,他當初為什麽要去血洗那皇室神社?釀下如此彌天大禍。”蘇婉玥有些好奇。

少將似乎知道一些,他歎了口氣:“為了一個女人,一個在他出事後對他棄之不顧、不聞不問,選擇明哲保身的女人......”

自古紅顏多禍水,可恨、可氣、又可悲啊!的做派,雙手叉腰,睥睨全場,道:“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裏,身後這個人,我慕青烈保定了,你們都知道我是啥脾氣,別惹急我,不然我一個個的收拾過去,誰也別想跑!”慕青烈這句話還真有些威力,嚇的那些人都不由自主的縮縮頭,隻有喬雲峰的臉色還是無比難看。陳**都失笑的看了這個小美妞一眼,倒是來了點興趣,沒想到這個小美妞不但人美脾氣大,而且還挺講義氣,往往都是這種辣妹,很討喜。不過陳**覺得,躲在一個娘們身後不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