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4章 身負枷鎖

主生出了一種恐懼與畏懼。這家夥還是人嗎?這算不算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就這樣一個從來都毫不起眼的家夥,竟然會是這種狠人牛人!“太恐怖了,這家夥不是人啊!”人群中,有學生駭然。“偶......偶像啊......這特麽比電影上的畫麵可精彩多了!”“這......尼瑪,這家夥的拳頭是鋼筋鑄的嗎?比車門還硬?要知道那可不是國產塑料車,那可是全進口保時捷啊,我的天......容我膜拜三秒鍾,我淩亂了。”...陳**走後,黃百萬把煙頭丟在地下,用腳尖狠狠碾了幾下,身體忽然一個哆嗦,因為腦子裏又浮現出了今晚的那個如夢似幻的血腥畫麵!

一把蝴蝶刀的驚豔印象最為深刻!比起那一個個滿身刀傷躺下的屍體,在他腦子裏留下的衝擊裏要大了太多太多!

真說起來,今晚的經曆,震驚大過於恐懼!

為了安全起見,陳**沒讓秦墨濃回去,當然,秦墨濃霸占了陳**的房間,並且用穿著高跟鞋的大長腿一腳把他無情的踹出了房門,葬送了他想要死皮賴臉和秦墨濃大被同眠的奢望,隻能屁顛顛的跑到黃百萬房間擠一晚......

翌日,吃過早飯,沈清舞和秦墨濃兩人一起去了學校,陳**沒送他們!

黃百萬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會所上班,陳**則是獨自一人離開的,帶著沈清舞給他的資訊,他沒帶一寸一鐵,隻帶著滿腔的殺心,清晨便要雙手染血!

聖殿這次一共派遣了四支聖靈小隊來到杭城,這個手筆不可謂不大,要知道當初想要在華夏製造恐怖事件的時候,也纔派了一支過來!

可見他們這次為了殺陳**,是下了血本的,也足以證明,在聖殿那些核心高層的心裏,比起製造一起恐怖事件來說,明顯是殺陳**的難度要大了太多!

不過說實話,聖殿這次展露出來的實力,也讓陳**有些微微的吃驚,他早就知道聖殿的死士級聖靈小隊並非唯一,有很多支存在,活躍在世屆各地!

但他沒想到聖殿的底蘊會有這麽深厚,一次效能派出四支這樣的精銳小隊!這的確是實力的象征,聖殿還是有著狂傲的資本!

在市郊一座快要荒廢的村莊,陳**找到了聖靈小隊,兩支小隊的成員全部棲身在這,一共十二人,一個不少!

陳**沒有遮遮掩掩,他心中的殺意已經不容許他跟這些人浪費時間!

同時麵對兩支聖靈小隊這樣經驗十足、軍事素質極強的小隊,陳**竟然無比囂張的選擇了強殺!

他隻身一人,堂堂正正的走入村莊,暴露在聖靈小隊的監視下!展開了異常驚心動魄的生死鬥!

槍聲四起、風聲鶴唳!鮮血迸發在陽光下,更加的妖異與鮮豔!

半個小時後,槍聲平息了,慘叫停止了,村莊安靜了!隻剩下了一片死氣沉沉和點點血腥與硝煙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漫。

一道挺拔的身影從村莊內走了出來,披著豔陽迎著秋風!

他身上彷彿環繞著一股懾人心扉的殺氣,讓人退避三尺望而生畏!

他的後背上有一片血印,染紅了他身上的T恤,但那是舊傷不是新傷,是他前天晚上留下的槍傷傷口撕裂。

在村莊裏留下了十二具屍體,無一倖免,他卻寸縷未傷!

這就是他,陳**!一個如同戰神般的男人!一個走入地下世界就能讓無數人顫栗的男人!

.......

杭城的老城區,在一座明顯有些年頭的小區內,擺著一座臨時搭建的靈堂,奏著哀樂,有人哭嚎,有人抽泣,彷彿空氣中都滿意著親人離去的悲意。

坐在車內的陳**透著車窗遠遠的望著,臉色很是沉悶,他看到了華姨的黑白相片擺在了靈堂內,似乎還在衝著他笑。

他輕聲喃喃:“華姨,該送下去為你陪葬的人我都送了,一共三十一人,夠了嗎?不夠的話,還有!最遲在明晚之前,我讓大洋彼岸的幾條大魚下去陪你,讓他們在你麵前懺悔!”

說罷,陳**吐出了一口悶氣,人是殺了不少,但死了的,還是死了!永遠也活不過來了!這就是殘酷的現實!生命總是這麽脆弱!

“**,不下去看看嗎?送華姨最後一程,她明天就要出殯火化了!”坐在駕駛位上的秦若涵輕聲說道。

“不去了,該做的事情我都做到了,就不送她了,免得她看到我鬧心!”陳**搖搖頭說道。

“你放心吧,墓地我已經給華姨弄好了,是一塊采光很不錯的風水寶地,錢也是我幫她出的,沒讓她的後人有什麽負擔,等華姨的後事辦完了,我會打一百萬到她兒子的賬戶,足夠讓他衣食無憂!”秦若涵說道。

陳**點點頭,沒說什麽,隻是默默的點了一顆煙,秦若涵握了握他的手掌,說道:“那你在這等會兒,我進去給華姨上柱香,也幫你給她磕個頭!”

看著秦若涵走進了小區內,陳**怔怔出神!

聖殿的事情解決了,卻沒能讓陳**變得輕鬆下來!人死的再多,也不能抹平他心中的沉甸甸!這種沉重不光是來源於華姨的身死!

更多的,是來自他背負在身上的枷鎖!

自從來到杭城後,說實話,他得到了很多東西,但隨之而來的,也是肩膀上的責任感一重再重,他再也不是那個可以肆意妄為孜然一身的人了!

從這次的事件中,竟讓他感覺到了自身的不足與弱勢,他的確足夠強大,強大到能讓任何對手都戰栗,可以說在某個領域,他能站在這個世屆的最巔峰!

但那又如何?他有了弱點,像他這種人一旦付出了情感,無疑會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想著這些,陳**的嘴角不自覺勾出了一抹淩厲的弧度,喃喃道:“如果這些能讓你們認為是我致命的缺陷,那你們大可以來觸碰觸碰!動了我,你們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但妄想挑戰我的逆鱗跟底線,上帝都無法挽救你們脆弱的生命!”

第二天,華姨出殯了,火化後的骨灰葬在了杭城最大的墓陵當中,位置的確很好,朝南向北,地方也夠大,有將近十個平方!

光是這一個後事,就花了秦若涵三十多萬,並且全程跟隨,做了很多本不應該是她做的事情,算是盡心盡力盡責!

陳**依舊沒去送華姨最後一程,他坐在辦公室中,手裏拿著一份國際晨報,看著上麵最轟動性的國際新聞,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走出衛生間,陳**發現秦若涵正睜著一雙朦朧的睡眼看著他,陳**微微一笑:“怎麽醒了?我吵著你了嗎?”秦若涵搖搖頭:“你沒在身邊,我睡不著。”陳**憐惜一笑,坐在床邊,握著秦若涵的手掌:“好了,現在可以乖乖睡覺了。”“我知道你在辦一件大事,可能會死很多人,但你答應我,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可以嗎?不能有事!”秦若涵悄聲說道。“放心吧,誰有事我都不可能有事!”陳**安慰道,秦若涵點點頭,拍了拍自己空出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