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5章 會見

亡命徒一丘之貉,可就太悲哀了。“爺爺,您孫子給您來電話了......”銷魂的電話鈴音再次傳蕩出來,惹得秦若涵惡狠狠的瞪了陳**一眼。陳**訕笑的掏出手機,一個陌生號碼。電話接通,陳**沒有說話,靜靜等待,而電話中也是沉默了三秒鍾,才傳出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還能接電話,看來我那五十萬丟到水裏了。”這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略有磁性,成熟沉穩。“搞來搞去轉這麽大一個彎,原來是你。”陳**冰冷的臉上...放下報紙,陳**臉上的笑容很濃鬱,大洋彼岸那位被無數黨眾奉為神明的黑手黨教父還是很有效率和魄力的!

聖殿的一個分部基地被搗毀,死了一個頭目核心的高層!這速度要比陳**預想中的還要快了一些!看來康納那個老頭是真怕自己把赤焰拐跑啊,因為他很清楚,隻要自己出現,都無需說什麽,那個娘們一定會來華夏找自己!

今天的會所很冷清,隻留下了十幾個人值班,大部分人,都自行組織起來去送華姨最後一程了。

陳**所無事實晃蕩在會所內,發現黃百萬竟然也留守了,他走過去打了個招呼,笑著說道:“你怎麽也沒去?若涵沒喊你去嗎?好歹也是個保安隊隊長,總歸是個領導,這個時候不做做樣子?”

“我就算了吧,又不是什麽好事,徒增傷感,心中送過就可以了。”黃百萬咧嘴笑道,看起來無動於衷,但陳**卻是知道,黃百萬包了一個六千零一的白包給華姨。

這相當於他一個月的工資了!這樣的手筆出現在黃百萬這樣平常省吃儉用扣扣索索的家夥身上,不可謂不大氣!

兩人抽著煙,聊著天,說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家長裏短,陳**問著他老家的事情和他妹妹讀書的事情,黃百萬就老老實實的回答著。

兩人都心照不宣,誰也沒去提前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

傍晚,秦若涵特意跑來喊陳**一起吃飯,按常理本該屁顛顛蹭飯的陳**這次卻很抱歉的攤攤手,道:“很遺憾,你的預約來晚了那麽一點點,今晚有約。”

秦若涵怔了怔,旋即才點頭,並沒有問陳**和誰有約,隻不過眼中的一抹失落,還是被陳**的細心撲捉到了。

失笑搖頭,陳**走到她身邊彈了彈她那光潔的額頭,說道:“想什麽呢?今晚是去和一個大佬會麵,上次哥們光芒萬丈英勇鬥敵,救杭城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光輝事跡也是時候該發光發熱了!”

“一天到晚就知道自吹自擂,厚臉皮!”秦若涵打趣了一聲。

陳**翻了翻白眼:“不信啊?要不哥們帶你一起去長長見識?”

“好啊,去就去,誰怕誰?!”秦若涵撇撇嘴說道,挽住了陳**的胳膊。

“那走吧,不過我聽說對方可是在整個江浙都能排進前三的大佬,你要是不會感到拘禁的話,我也無所謂。”陳**笑吟吟的說道。

聽到這話,秦若涵很沒骨氣的鬆開陳**,跳到了一邊:“那還是算了吧,跟那種人在一起吃飯別說壓力會有多大了,光是無趣程度我就受不了!”

說罷,秦若涵小心翼翼的問道:“**,你真的是去見那種大佬?”

陳**輕笑說道:“這還能騙你嗎?這都是第二次邀請了,再不去,就說不過去了!在杭城搞出了這麽大的風波,總得去拜拜大佬的山頭嘛!”

“沁茶陵”是一座茶莊,整體都是仿古華夏風風格,這裏不但供應品茶,而且也是個百年老飯店的品牌。

傳聞這裏的老闆祖上在清代的時候就是皇宮內的禦廚,手藝世代傳承了下來,很是有些名聲遠揚!

秦若涵送他來的這裏,一下車,就有一個中年男子在門外迎接陳**,看上去四十多歲,西裝革履領帶整齊,臉上有著一股子沉穩與內斂,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混在體製內如魚得水的人!

“陳**,你好!我是李省長的秘書,裏麵請,省長等你一會了。”中年男子和陳**握著手。

在他的帶領下,陳**來到了一個雅間,這裏放著柔美的輕音樂,很宜人,有種能讓人心脾清淨下來的氛圍。

雅間內,陳**看到了一個滿頭黑發的魁梧老者,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帶著副黑框眼鏡,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沉如山嶽般的厚重感!

李書厚,江浙地界上真正的重量級人物,金字塔頂尖的九人團之一,同時也是這個省份能排進前三的大佬,確確的說,是第三號人物!副省級書記!

“李書記,還勞煩您這個日理萬機的大忙人等我,真是罪過罪過了!”一進門,陳**就打著哈哈笑道,一點也沒有拘禁和壓力感,光是這一點氣度,就不得不讓人高看一眼!

有多少人坐在這個老者麵前都不敢大喘氣?又有多少像陳**這樣的年輕人在他麵前,連說話都不能利索?

“嗬嗬,你這個小滑頭,真有負罪感就不會這麽晚來了!”李書厚輕笑的罵了他一聲,他和陳**雖然算得上是第一次坐在一起,但他們卻也見過。

上次喬天商業廣場的恐怖事件,就是他親臨現場,他親眼目睹了那一切,也是他當時拍著陳**的肩膀說,回頭再謝。

陳**輕笑了一聲,打量著周圍的陳設說道:“這個地方挺好,我本來還以為李老會把我邀請到你們那個神聖的大院去坐坐呢,倒是想看看三號樓是什麽樣子。”

李書厚指了指陳**,笑罵道:“我看你是嘴不對心吧?真讓你去那裏,你啊,不見得會去!”

陳**笑吟吟的說道:“怎麽說?”

“你少跟我來裝瘋賣傻這一套!你陳**混世魔王的大名,我可是早聽說過了!在京城都敢長袖善舞的你,心思恐怕一點都不比那些老狐狸淺多少吧?”

李書厚沒有拐彎抹角,直言不諱道:“真正大光明去我的三號樓,倒是可以捲起一陣風聲鶴唳,讓某些人人心惶惶!但你願意在腦門上貼上我的標簽?”

陳**失笑的搖搖頭:“李老,您這話讓我沒法接啊!跟你們這樣的人聊天,就是沒勁!”

李書厚說道:“少油腔滑調!在我麵前也不必說那些彎來繞去的話!今天我請你來,就隻是純粹的想表達一下對你的謝意!”

頓了頓,他語重心長道:“陳**啊,這次我們都要感謝你!你為杭城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啊!不管你在這裏做了什麽,這一點功勳,是沒人可以抹殺的!”

“沈老養了個好孫子!你也沒辜負了國之重器這個狂稱!”李書厚說道。,短窄的裙子把她那風韻挺翹的美臀包裹得渾圓至極,一雙裹著超薄肉色絲襪的美腿長驅直下,精緻小巧的玉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職業尖頭高跟鞋。身軀曼妙、玲瓏有致,令人心顫的身條曲線優美撩人,無形中讓人心猿意馬,血脈噴張!一頭柔順的青絲精美的盤在腦後,一張本就群芳難逐的臉蛋略施了粉黛,更加顯得精美絕倫,簡直美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特別是配上她那種天生嫵媚的特質,整個人看上去太過耀眼,美得讓人禁不住的會心生自卑,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