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 章 周歡酒懟趙鈺

……”“回去。”太醫來了之後,趙鈺撞到了腦子,倒是不嚴重,隻是要靜養幾天。反倒是趙鈐這裏,太醫拱手:“臣實在是無能為力,太後或許可找院正一試。”太後又傳了沈太醫,這才保下了趙鈐的耳朵。“幸好治療早,小郎君還能恢複,但至少要三個月才行。”長公主第一次拋下趙鈺,守在趙鈐身邊,激動愧疚的淚水流下:“能恢複就好,能恢複就好。”但是趙鈐的反應卻平淡得不正常,像是不在乎自己的耳朵還能不能聽見一樣。貝婧初一眼就...宮女:你這話讓我怎麽接?

父親爵位被削的事情,周歡酒一直沒有什麽感覺,周圍人對她的態度都一樣。

進宮後第一次感受到惡意的小姑娘頓時就紅了眼眶。

“弟弟,說話怎能如此無禮,還不給周小娘子道歉。”

趙鈺雙手抱胸,趾高氣揚的:“就你也敢說我?信不信我告訴阿孃,讓她打你手心?”

趙鈐知道,趙鈺根本不怕他。

隻能自己給周歡酒賠禮:“抱歉,周小娘子,我代弟弟向你道歉。”

周歡酒卻不是能糊弄過去的軟包子,“明明是他說話無禮,為什麽要你道歉?”

她伸出小手指著趙鈺,“你,給本姑娘道歉!”

剛開始的時候,周歡酒在宮裏還是謹言慎行,但是現在住習慣了。

再加上每日天不亮就爬起來上學,弘文館的壓力又大,沒時間去思考小心謹慎的問題。

她逐漸放飛自我,讀書哪兒有不瘋的。

而趙鈺本來就是個小霸王,衝過去懟到周歡酒麵前。

“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啊,你阿耶就是賤民,你就是賤民生的。”

周歡酒想罵回去。

但是趙鈺使用重複**:“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民賤……”

周歡酒:啊啊啊啊啊好氣!

趙鈐站在旁邊,想要勸勸左邊的,插不進去嘴。

想要勸右邊的,被周歡酒一把薅開。

走開,擋著老孃發揮了。

機靈的宮人已經去正殿匯報了。

貝婧初昏昏欲睡,不怪她,這倆真能嘮啊。

便宜爹沒待多久就走了,不知道他今天還剩多少斤摺子。

茶水換了一盞又一盞,太後和長公主都如廁好幾次,還能繼續嘮。

隻要不提那些子糟心事,還是能看出太後和廣德長公主的感情很好的。

這時一個小宮女帶著擔憂的神情走進來,在蕙姑姑耳邊說了什麽。

蕙姑姑聽後麵也帶憂色,俯下身,在太後耳邊悄聲道:“太後,偏殿的鈺小郎君和周小娘子吵起來了。”

雖然她說的聲音很小,但是貝婧初就在太後懷裏,再加上新耳朵就是好用。

所以貝婧初也聽到了。

她瞌睡蟲瞬間就跑了:【吵起來了?】

【吵架也太沒意思了,打起來打起來!】

幸災樂禍得不行。

太後有些好笑,打起來是不可能的。

仁壽殿都是她的人,兩個小孩子吵架到無事,但是打起來,他們會阻止的。

太後含笑對著長公主道:“鈺兒在那邊和另一個小家夥吵起來了,咱們也去看看熱鬧。”

太後覺得是一件有趣的事,和長公主分享。

沒想到長公主反應很大。

她噌的一下就從支踵上站起來,因為動作太大了,還眩暈著站不穩。

旁邊的宮女立馬扶住她。

“吵起來了?”

“是哪個膽大包天的小孩,竟敢在仁壽殿撒野!”

“鈺兒自幼乖巧膽小,一定要吃虧的。”

“母親,我們趕緊去看看吧。”

貝婧初被逗笑了:【吃虧哈哈哈哈,乖巧膽小。這濾鏡厚得都看不清臉了吧。】

太後無奈地被長公主拉著一起去偏殿。

不巧,此時周歡酒正占上風:“你說你娘是長公主,看不起我父親是庶民。”

“但你一來就歧視我的出身,一點兒都看不出是公主之子,長公主也太慘了,怎麽有你這個豬一樣的孩子。”

“你也就一個娘能拿得出手了,你又算個什麽玩意兒有資格歧視別人。”

“何不以溺自照!”

最後一句話罵人有點高階,沒點歹毒的智商還真聽不懂。

‘你怎麽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呢?’

貝婧初有一種詭異的欣慰,周歡酒這段時間忙著進學沒時間和她玩,還是學了點東西的呀。

長公主都顧不上必須走在太後身後的規矩了,直接大步衝過去。

太後抱著貝婧初,怕摔著她,也不敢走快了。

其他宮人更是不敢超過太後一步。

就這麽沒人攔著,直接就讓她衝了進去,把周歡酒一把推開,然後把她自己的親親小兒子抱起來。

趙鈺一見到母親,立刻換了一張嘴臉,委屈的皺著臉,小聲的喊:“阿孃~”

那聲音,啊——

這就是男版幼年白蓮花嗎?

要不是貝婧初看了係統剛才生成的八卦,可能都以為真的是趙鈺受了委屈。

這演技,放在古代簡直埋沒了呀兄弟。

“不怕,不怕,阿孃在呢。”

安慰完趙鈺之後,長公主轉過來。

“母親,鈺兒進宮第一天就被人辱罵,兒怎麽放心,怎麽敢讓他繼續住在仁壽殿裏。”

她是想朝太後討要一個保證。

不想太後卻挑了挑眉,“你是在威脅哀家?”

從最低階的選侍一路爬到皇後之位、囚禁四妃、殺太子、搶皇位,領著立政殿禁軍和兒子一起屠龍的女人,怎麽可能隻是個普通婦人。

越朝的皇後是有兵權的,雖然不多,隻有立政殿的侍衛禁軍是直屬於皇後的。

而且掌管皇宮一部分的武器庫。

不過掌管武器庫這一條被現在的皇帝廢除了。

因為他上位的時候,太後開了武器庫助他“父慈子孝”的事情讓他意識到,皇後權力太大,皇帝屁股地下的椅子不太穩固。

太後平時的和藹隻是因為你不是她的敵人,就像一隻吃飽喝足的猛虎,饜足的臥在陽光充足的草地上。

有人不小心路過她的領地,她也隻是懶懶的掀起眼皮,看一下沒兩口肉,懶得去捕獵,任你在她的地盤過路。

但這不代表你可以扯她的鬍子。

隻好在,這個扯她鬍子的,是她已經長大了的虎仔子。

所以她隻是呲了一下牙,但足夠震懾並不健壯的虎仔子。

太後甚至還給了她麵子,沒有明說趙鈺並不是她求著要來仁壽殿的,而是廣德長公主上趕著送來的。

趙鈺過得好不好,和她有什麽關係,她隻是看著邱貴妃的麵子上,保廣德長公主富貴一生。

太後這裏一個貝婧初,一個周歡酒,時不時皇帝再來湊熱鬧,已經夠鬧騰了。

還以為她是那個從前寂寞的、想要人陪伴的老太太嗎。

廣德長公主終於清醒了一下,太後是縱容她,但還是有限度。

太後不是軟柿子,她搜尋了一下,找到了一個好捏的軟柿子。

“弟弟被欺負了你就在一邊看著?”

“有你這麽當哥哥的嗎?”

趙鈐小聲但堅定的解釋:“阿孃,是弟弟先欺負周小娘子……”

長公主根本不給他把話說完的機會,“你這個吃裏扒外的東西,現在就學會胳膊肘往外拐了。”

“老孃白養你六年了,辛辛苦苦把你生下來養到這麽大,就是為了讓你胳膊肘往外拐,幫著外人欺負你弟弟的嗎?”公主捏了一把男孩的包子臉,“什麽姨母,叫阿孃。”趙鈐對於新身份的轉換還不太適應,但是他下定決心要迎來新生,這點難關算什麽。“阿孃。”叫出來之後發現,並沒他想象的難。反而是一種壓抑釋放後的輕鬆。鹹寧長公主眼睛一亮,丹鳳眼都睜成圓杏眼了。“唉~~~~”答應的聲音九曲十八彎,那叫一個神采飛揚,趙鈐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廣德長公主被自己的兒子叫別人孃的情景刺激到了,又想高聲斥責。但是趙鈐卻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