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 章 太後安慰趙鈐

孩一出生就不同了。看那小鼻子大眼睛的,胖乎乎的又白又可愛,還吐了一個小泡泡。小男孩出生以來看到的都是大人,猛然看到另一個小朋友,好奇的探著腦袋,露出一個甜甜的笑。直接萌化了貝婧初。貝婧初心裏呐喊:【啊~好可愛的小孩,好想捏好想rua,寶寶讓姨姨親親~】皇帝懷裏的小奶娃努力的探著身子想要親另一個小奶娃,伴隨著心聲,怎麽聽怎麽不和諧。皇帝:別太荒謬。他把貝婧初摁回去,繈褓一裹,強製關機。【啊啊啊啊暴君...趙鈐現在還沒有練就以後幫貝婧初舌戰朝臣,以一敵百的一張好嘴,麵對母親的責罵隻能啞口無言。

貝婧初想要罵人了,雖然她隻能用嬰語。

但是還沒罵出來,她的嘴替就出現了。

周歡酒被小宮女扶起來,拍了拍裙子上的灰。

噠噠噠的跑過去,擋在了趙鈐麵前,橫插入一大一小的凝滯氛圍裏。

“他沒有做的事情你為什麽要冤枉他呀?”

“你真的是他的親生阿孃嗎?我阿孃說,沒有做母親的不疼自己孩子的,你一點兒都不疼他,他是你撿的嗎?”

“我每次問我阿孃我是哪裏來的時候,我阿孃都會說我是她在垃圾堆裏撿的。”

“但是我不信嘿嘿,嬤嬤說了,我就是阿孃生的。”

長公主的臉色隨著她的話越變越難看,難怪能和鈺兒吵起來,一個不懂尊卑、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頭。

“母親,這是哪家的孩子?”

她還知道先問問太後,看這小孩的身份,再考慮怎麽弄她。

“是哀家的侄女兒。”

信國公被貶一事,在京城裏很多人都知道。

正常的爵位都是一封就能守一輩子,子孫還能繼承。

這才封幾年就被奪爵的很少,在京中掀起了一陣討論。

長公主對周歡酒也沒了顧忌。

“既然如此,罪臣之女也敢和鈺兒叫囂,母親,您怎麽能忍受仁壽殿中如此不成規矩。”

貝婧初:【不愧是能帶出趙鈺這種熊孩子的,我早就該明白的,熊孩子身後必定有一個熊家長。】

【要不然熊孩子第一次作妖的時候就被教育了。】

太後不知道熊孩子是什麽意思,但很容易理解。

她第一次具象的見識了什麽叫為母則剛。

廣德以前說話都是細聲細氣的,沒想到有了個喜歡的兒子,就跟瘋了似的。

還是說她真的欺軟怕硬,看酒兒是個孩子就覺得好欺負?

太後突然覺得自己的教育是不是真的有點兒問題。

“酒兒是哀家的侄女,按輩分來說,是你的表妹,是趙鈺的表姨。”

“你要說規矩,趙鈺不敬長輩,豈不是錯處更大?”

周歡酒驚奇的瞧了瞧趙鈺,又轉過頭去看趙鈐。

“我是你們的表姨?”

她小小的腦袋裏大大的疑惑。

長公主不幹了,“母親!”

“再鬧,就把你的寶貝疙瘩領回去,弘文館就別想進了,哀家的仁壽殿不是你們撒潑的地方。”

長公主不敢再鬧了,狠狠的瞪了周歡酒一眼。

周歡酒回了她一個鬼臉,長公主的臉色更難看了。

貝婧初拍拍自己的小手,精彩,太精彩。

鬧了一頓,娘三終於在仁壽殿安置下來。

第二天,長公主去拜訪芳妃,她在後宮裏住一段時間,還是要拜訪一下現在的管事人。

趙鈺湊在太後身邊賣乖,他長得像廣德長公主,所以也像邱貴妃。

麵對他這張和好姐妹七分相似的臉,即使知道他品行不怎麽樣,太後也沒有太掃臉色,甚至算得上慈祥。

但更讓她心疼的,是另一個隻會靜靜坐在一邊不敢動的孩子。

“鈐兒,你過來。”

趙鈺不高興的撅起嘴:“外祖母,鈺兒想挨著您坐。”

太後身邊的另一個位置是周歡酒坐著,隻有這一個位置了。

周歡酒專心致誌的啃著手裏的餅。

哢嚓哢嚓哢嚓。

太後輕輕推開他,“鈺兒乖,把早膳放到你房裏吃如何?”

小孩子麵對在自己房裏吃飯的誘惑不太能抵擋,輕易就被支走了。

趙鈐走過來,到了太後邊上,也不敢坐下,規規矩矩的站著,微微顫動的睫毛顯示出他的不安。

貝婧初看得不忍心:【這是受了多少氣呀,好可憐的娃。】

太後摸了摸他的頭,“剛剛看你也是想過來的,為什麽不說呢?”

“阿孃說過,弟弟小,做兄長的要讓著弟弟,不能和弟弟搶。”

太後都想歎氣了,廣德這是造了什麽孽。

要是她有兩個孩子,寧願兩個孩子打鬧爭搶鬧得她頭疼,也不願意其中一個委屈忍讓。

“弟弟是小,但你也就比他大了三歲,也是個小孩子呢,有什麽讓不讓的,想要什麽就大聲說出來。”

“能不能滿足,是大人的事,小孩子隻需要說出來。”

周歡酒啃著手裏的餅。

哢嚓哢嚓哢嚓。

她不是不想一起說話,但是她上學要遲到啦,要遲到啦!

哢嚓哢嚓哢嚓。

仁壽殿離弘文館挺遠的,太後為了讓她多休息,都是讓宮人掐著點兒叫她起床的。

周歡酒是一點兒時間都不敢耽擱,一穿好衣服就開始猛炫早餐。

張開深淵巨口狼吞虎嚥的樣子,跟餓了三天的難民似的。

哢嚓哢嚓哢嚓。

貝婧初聽著太後的開明發言,已經預見了以後的好日子:【嘿嘿嘿,想要什麽就說的話,我是不是想要大母庫房裏的好東西也會給我的呢?】

【哈哈哈,金子們。都到我碗裏來,大母一定會給我的對吧?】

【先定一個小目標,搬空大母的庫房!】

太後:……有你我是我的福氣?

不,有你我是真服氣。

趙鈐:“可是,阿孃看見了,一定會罵我的。”

太後方下貝婧初這個黑心棉做的小棉襖,兩隻手握著趙鈐的手,“沒事,外祖母是你阿孃的阿孃。”

“以後你放心大膽的說,她要是罵你,外祖母把她趕出去。”

周歡酒:哢嚓哢嚓哢嚓。壽了。”魯王許諾:“待本王登上皇位,定許你做皇後。”貴妃被皇後之位哄得有瞬間的嚮往,但她很快冷靜了下來。“如果我做了皇後,那魯王妃如何自處?”“她?”魯王毫不在意的說道:“給她封個貴妃就是了。”這句話沒起到安撫貴妃的作用,反倒讓她冷靜了下來。這個男人風流多情,很會哄女人開心,拿來做個情人排遣深宮寂寞倒很好。但現在就看出來了,他不是個能依靠的物件。連發妻都說貶就貶,固然她靠著現在的愛情得到了皇後之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