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 章 他就像陰溝裏的老鼠

保。眼看著淑妃還想繼續,皇帝沉下臉。淑妃一見他的表情,就知道皇帝要發火了。當下也不敢再獻媚邀寵了,灰溜溜的回了寢宮。【美女都這麽勾引你了你還拒絕,你是戒過毒嗎?又不造人又想要孩子,美得你呢!】暴君22歲了,她都是長女。古人在這個年紀,孩子都該會打醬油了。不怪他著急。皇帝:......也不看看是誰壞的他好事。今天的禦書房依舊熱鬧,淑妃剛走,雷將軍又來求見。“陛下。”雷將軍進門就撲通跪下,粗獷的聲音卻...她把不聽話駙馬趕回去,自己在公主府納了十幾個麵首,每天逍遙快活美滋滋。

不爭氣的眼淚從貝婧初的嘴角流了下來,簡直就是她的理想生活。

鹹寧長公主的願望就是如何跳過男人,擁有一個孩子。

她不想生,她怕疼。

但又不想養和自己沒有血緣的孩子。

再者,沒有皇室血脈的孩子,皇家是不會承認的,她到時候想給孩子請個爵位都不行。

但是宗親家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父母,她又不是皇帝,想抱一個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現在收到了太後傳召,鹹寧長公主從男寵的胸肌上爬起來,收拾收拾就進了宮。

“哀家要是不召你來,你早就樂不思蜀連自己姓什麽都忘了吧。”

鹹寧長公主過來,挽住太後的胳膊:“瞧您說的,兒就是忘了自己姓什麽,也不能忘記母親啊。”

不過她卻是好久沒來了,新的麵首練了一身結實的肌肉,讓她迷戀了好一陣,確實沒想起來給太後請安的事。

鹹寧長公主迅速轉移話題:“上次見咱們大公主還是滿月的時候,一轉眼又長大了一圈。”

“瞧這小模樣,兒真是羨慕阿兄。”

貝婧初已經被誇習慣的,沒感覺了。

哼哼,她就是無敵的小可愛。

鹹寧長公主生得一副熱烈的性子,也是受太後喜歡的。

不同於廣德長公主因為邱貴妃的姐妹情受太後照拂,她是全靠自己去討得太後的歡心。

太後覷了她一眼:“饞孩子了?你自己又不肯生。”

鹹寧長公主還是一個理由:“母親,生孩子多疼啊。”

“您也知道,兒的生母就是難產去世的。”

“這婦人生產,可不看你身份尊不尊貴,是公主還是皇後。”

“該死的都得死。”

“而且宗室的子嗣已經泛濫了,您就別催了。”

“有這功夫,您還是去催阿兄吧。他一個皇帝,卻還隻有一個孩子。”

“催了他就不能催我了喲~”

【就是就是,大母當時生完我阿耶之後不是也開始用息肌丸了嘛。】

【要不是為了皇位必須生一個,你估計也是不想生的啊。】

【話說息肌丸這種好東西,用了以後就生不了孩子,而且可以保容光煥發、青春美貌。】

【這種仙品怎麽就失傳了捏?還好這裏有哈哈哈哈。】

太後:顯著你了是吧。

“不催你,這次召你就是給你送孩子的。”

鹹寧長公主:?還有這等好事?

“您莫不是拿兒打趣呢。”

太後輕哼一聲:“愛要不要。”

鹹寧長公主:“兒總得知道是誰吧,不然總覺得您沒憋好屁。”

太後:“哀家在你心裏就是這個形象?”

鹹寧長公主肯定點頭。

太後:……

貝婧初:【哈哈哈哈哈哈。】

太後給鹹寧長公主說了趙鈐的事。

鹹寧長公主的反應也是不理解,“不過兒也沒生養過,不知道有雙子的母親是什麽心態。”

“但鈐兒來兒這裏的話,隻會是獨子。”

想到白撿一個孩子,鹹寧長公主笑得十分璀璨,“多謝母親,頭一個就想到了兒。”

貝婧初:【並沒有,你想多了。】

太後戰術性喝水。

“去見見鈐兒吧,那孩子現在剛經曆變故,心裏肯定不安。”

……

此時趙鈐正安安靜靜的看書。

坐了許久,身上酸軟,他準備出去活動一下。

當時安排寢宮的時候,想著他們是一家人,就把他和趙鈺安排在了相鄰的兩間。

以至於他隻是出去走走,路過時,趙鈺未關門的寢宮裏,那些景象和聲音都能大喇喇的闖入他的眼睛和沒受傷的右耳裏。

“阿孃,藥好苦啊,鈺兒可不可以不喝?”

“良藥苦口,喝了藥你的傷纔好得快,鈺兒也不想變成一個小傻子吧。”

趙鈺自然而然的撒嬌:“鈺兒不想變成小傻子,有沒有甜甜的藥啊?”

“怎麽可能有甜的藥,我們鈺兒是小男子漢,最勇敢了。一定可以克服這一點小小的困難的對嗎?”

她說話溫柔又耐心,此刻纔像是一個母親。

一直都是這樣,趙鈐就像一個陰溝裏的老鼠,偷看著他們的母子親情。

隻是以前是帶著羨慕嫉妒,期盼這些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心情去看。

而現在隻是麻木的瞥了一眼,自己走了。

等身上的睏乏感散去,趙鈐纔回去。

廣德長公主哄了好半天,終於讓趙鈺喝下藥。

她這時纔想起趙鈐。

趙鈐又回去看書了。

太醫說他要靜養,對這些書籍,雖不能理解其意,但他現在也隻能看書來打發時光,快速度過這一段忐忑不安的時間。

因為正殿太後正在決定他的去處。

廣德長公主總說他無能、懦弱、陰鬱、不討大人喜歡。

趙鈐懷疑,像他這樣的小孩,真的會有人願意收養他,做他的母親嗎?

其實廣德長公主那一句:親娘都不喜歡你,誰又會喜歡你。

這句話一直回蕩在他的腦海裏。

如果沒有人願意收留他,他是要再次回到廣德長公主府嗎?

但是已經撕破臉了再回去,他的日子隻會比以前更不好過。

此時的趙鈐已經不再渴望來自廣德長公主的母愛了,一旦期待落空,抽身出來,他才旁觀者清的看清自己的處境。

一個稚童被迫長大。

“如果你現在反悔了,我還能原諒你。”

最不想聽的聲音出現了,趙鈐抬頭,看見一襲紫衫的女人走進來。

反悔?

他隻後悔為什麽投生到這個女人的肚子裏。

她不喜歡他這個兒子,趙鈐也不想要她這個母親。

但如果真的沒有人願意收養他,此刻是最好的反悔機會。

趙鈐開始思考,雖然他的內心,是極不願意,極不願意回去的。

一道豔紅的身影款款走了進來,“還挺熱鬧,阿姊也在這兒啊。”

廣德長公主回頭,臉上掛起笑意,“阿莞來了,你今日是來給母親請安的麽?”

阿莞正是鹹寧長公主的閨名。話,更像是因為罵得太髒被消音了。雷念兒見到貝婧初趴著小小的身軀幫她罵人,不由心裏一軟。然後耳朵裏傳來一陣稚嫩的小奶音:【你這嘴醃了幾年啊這麽入味?人類進化的時候你是躲起來了嗎?說話都不過腦子,長這麽醜還來我麵前辣我眼睛,乍一看挺醜,仔細一看更醜。長個腦袋是為了顯高嗎......】一連串不停歇的罵人聲朝著雷念兒砸來,她忍不住捂住了耳朵,發現沒用。而且除了正在激情罵人的小公主,沒有人說話。雷念兒仔細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