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沖動救美

那細細的擺,L地將底風展現在王林麵前。兩條圓規般筆直的大長又細又白,在Y映S下,潔白P上的汗mao都看清。微微叉開站立的雙,收攏在部的時候,被一條Se略深的小勒住,包裹住那裡的厚和盈。王林故意裝作整理P箱,蹲下子悄悄斜視,一下子就看見在那大部,那條微微凹陷的細!“咕”地一聲,王林吞了一大口口水,隻覺口G舌燥,下麵的小兄弟起立敬禮,剎那間就脹得發疼。可憐的王林,已經二十三歲了還是男,平日的寂寞都靠五...王林是三流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好單位本看不上他那張野J大學的文憑。無奈之下,王林隻好找了一家名恒通的貿易公司做業務經理。

說是業務經理,其實就是推銷員。每天早上都是到公司領一大箱化妝品,沿街尋找路人、小店推銷,俗稱“掃街”。

可這個保底隻有500元的工作,王林也快G不下去了。

因為他連續三個月的銷售業績在公司墊底,頂頭上司吳大頭早就發話:王林這個月再完不銷售任務,立刻滾蛋!

東江路上,王林左手拉著一個大P箱,裡麵是整箱的“麗姿”化妝品,右手拿著試用品和宣傳單,正在等綠燈過馬路。

在他麵前J步遠的地方,一個材苗條的F也正在等綠燈。看著麵前那苗條的背影,王林的眼睛瞪得像銅鈴,口水都快流出來。

因為F穿著一套輕薄的細紗,十月的大太Y從正麵照S過來,輕易穿了那細細的擺,L地將底風展現在王林麵前。

兩條圓規般筆直的大長又細又白,在Y映S下,潔白P上的汗mao都看清。微微叉開站立的雙,收攏在部的時候,被一條Se略深的小勒住,包裹住那裡的厚和盈。

王林故意裝作整理P箱,蹲下子悄悄斜視,一下子就看見在那大部,那條微微凹陷的細!

“咕”地一聲,王林吞了一大口口水,隻覺口G舌燥,下麵的小兄弟起立敬禮,剎那間就脹得發疼。

可憐的王林,已經二十三歲了還是男,平日的寂寞都靠五指山解決。也難怪他被這麼一點點H,就刺激得差點鼻狂飆,變狼人。

正在這時,突然一陣地山搖般的“隆隆”聲響起。那F還以為是天上在打雷,吃驚地抬起手遮住太Y,往天空左右張。

隻有蹲在地上的王林因為視線的關係,赫然看見在那F前的地麵上,突然出現一條條裂,整條街道的柏油路麵,轟然向地下塌陷!

“啊——”

那F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子就向傾斜的路麵倒去,眼看著就會被掩埋進正在塌陷的巨大地坑。

“危險!”

王林也不知是怎麼想的,也許是T窺了F的部位,覺得和這F有了說不清的親關係,不捨得丟掉X命。也許是小兄弟充,讓他的腦子也糊塗了。

王林大吼一聲,猛然向前一沖,兩隻手就抱住了大聲尖的F。

一手一個,王林雙手J叉,住了兩隻高高聳立,巍巍的大白兔。

“好,好舒F!”

王林腦子裡剎那間總結了手上傳來的覺,腰部使勁一擰,雙手順勢一甩,將那F扔回安全的街沿上。

王林自己卻一個踉蹌,被反作用力推下了大坑。王林雙手揮舞,拚命掙紮,腦袋卻“咚”地一聲,砸在一塊石頭上,昏了過去。

塌陷的地坑底部是一個巨大地下溶,昏迷的王林被塌陷的沙石幸運地到了兩塊鐘ru石間卡住,沒有被埋在沙石底下,否則,他就是有九條命也要去見閻王。

昏迷的王林沒有看見,從他後腦勺流出的鮮,浸一塊格外晶瑩發亮,在黑暗中也閃閃發的鐘ru之上。

那隻有圍棋子大小的小塊鐘ru石竟然在鮮中漸漸化,變了一團晶瑩的YT,順著鮮流出的印跡,鑽進後腦勺的傷口,進了王林T。

因禍得福的王林不知道,這隻有圍棋子大的一小塊鐘ru石,是J十億年天地巨變,時浸蝕,形的一小塊天地靈晶。匯集著天地間最純的生命能量,將帶給他無窮無盡的好……

雲海市二醫院,外科單人病房裡,王林眼珠轉一下,睜開了眼睛。

屋頂是雪白的天花板,吊燈,鼻尖聞到淡淡的消毒水味,王林有些想起來了:哦,我救人差點自己掛了,哥這是躺在醫院了。

轉過腦袋,王林差一點又昏過去——幸福地昏過去。

一個長眉丹眼,鼻子小巧筆,兩頰胖胖的有點嬰兒,櫻潤鮮豔,既有nv的清純模樣,又有F風的大nv,近在咫尺,就在眼前J寸遠的地方,一臉驚喜地觀察著他。

微微張開的X雙,因為激吐出來的一GG香甜氣息,直打在王林臉上,吸進他鼻中,讓他迷醉地瞇起眼,發出舒爽至極的鼻音:“哦嗯——”

迷迷糊糊間,王林竟開口問出一個傻問題:“你是誰?”

那F一怔,驚喜的臉上出一不安:“你不認得我了嗎?我就是你在東江路救的那個人啊!我楊慧……”

“哦,想起來了。我記得用力把你甩出去的時候,差點把你N……那裡抓破,你……咳,咳咳……沒,沒事吧?”

開始王林還在迷糊中,說出的話完全不經大腦,越到最後,他越清醒,頓時尷尬得再也說不下去。

楊慧一張臉頓時也變了一張大紅布,下意識地起躲開一些王林。可那X前高高聳立的兩座山巒,隨著猛烈的作上下晃悠,又牢牢地吸引了王林的目,讓他連尷尬也忘了。

楊慧畢竟是職業nvX,應付這種場麵頗有心得的,略一尷尬就說道:“王林,我給你到杯水吧,你睡了有十個小時,肯定了。”

拿起床頭的杯子,轉到牆角的飲水機前倒水,用背部擋住了王林貪婪的目。傾斜的路麵倒去,眼看著就會被掩埋進正在塌陷的巨大地坑。“危險!”王林也不知是怎麼想的,也許是T窺了F的部位,覺得和這F有了說不清的親關係,不捨得丟掉X命。也許是小兄弟充,讓他的腦子也糊塗了。王林大吼一聲,猛然向前一沖,兩隻手就抱住了大聲尖的F。一手一個,王林雙手J叉,住了兩隻高高聳立,巍巍的大白兔。“好,好舒F!”王林腦子裡剎那間總結了手上傳來的覺,腰部使勁一擰,雙手順勢一甩,將那F扔回安全的街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