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送涼茶

從王小兵手裏接過與菜,說道。“哦,還沒有!這就去撮。”正在數鈔票的王叢樂打了個,神立時變得凝重起來,將錢塞進袋裏,自到後屋藥房去翻藥箱撮涼茶。王家上幾代都是江湖郎中,懂得中藥,傳到王叢樂這一代,因他不務這行,便不甚在行,但撮幾劑涼茶還是有能力完的。王叢樂撮藥,許娟燒火做飯,王小樂回房裏看了一會《龍虎榜》,那是比《花花公子》更吸引人的月刊雜誌,是他從舊書店裏租來的,租金一天一角。大半個鍾之後,王誌文...七月酷暑,池塘邊柳樹上,知了在唱歌。

剛考完中考的王小兵已知沒考上縣重點高中,這是意料中的事,他心沒有到任何影響,大熱天渾汗油油的,他了服,穿條衩跳進自家小魚塘裏涼快涼快。

這口小魚塘是東和村村集的,王家租來養魚。

王小兵浸在微溫的塘水裏,涼撥涼撥的,舒服了許多,神也清醒,瞧著水中嬉戲追逐的魚兒,他心裏也踏實,畢竟這口魚塘是家裏的重要經濟收來源。

他遊到柳蔭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站在齊腰的水裏,甩了甩發,頗為愜意。忽然覺有魚兒鑽了進來,邊手進去驅趕邊笑罵道:“不用來跟我小弟弟打招呼。”

往岸邊走上幾步,下了衩,丟到草地上。俯首欣賞了一回自己油亮的、結實的,很滿意。

這時,一聲噗哧的人笑聲傳過來。

王小兵循聲看去,見是村支書的妻子白秋群戴一頂寬簷白布帽正站在不遠的小路邊,饒有興趣地瞧著自己,忽然意識到自己**暴在麵前,暗道一聲遭糕,連忙轉撲進水裏,尷尬微笑道:“白姐,我捉尾鯉魚給您。”

“唉喲,這怎麽行。”晃著前的兩座山峰,扭著腰枝,居然走近了兩步。

“這算是我孝敬您的。”魚塘租賃期快到了,要重新簽合同,還得倚靠村支書暗中相助。

“唉喲,真的不用。你有那個心就行了。”雖是這麽說,卻不見離開。一來,白秋群見了王小兵那條雄赳赳的家夥,心的,呼吸都急促了;二則又是想賺一條鯉魚。

“您稍等。”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鑽進水裏,尋找合適的魚兒。

在水中空手捉魚,非常講究技巧,如果不是十分老手,從小開始練起的,想捉一條魚,基本沒可能。

一會,王小兵捉到了一條三斤來重的鯉魚,渾金黃金黃的,煞為好看。

“白姐,這尾還不錯。”王小兵遊到塘邊,折了一蘆葦,將魚串了,遞給白秋群。

“能吃兩餐。”白秋群也不客氣,站在塘邊,手來接。

“小心!”王小兵話音未了,隻聽撲通一聲,白秋群失足落進魚塘裏。

白秋群不水,是個旱鴨子,岸邊水雖不深,隻一米半左右,但也慌了神,四肢劃,拍打得水花飛濺,浮浮沉沉,衫全。

雖是著子,但救人要,王小兵也顧不了那麽多,將鯉魚擲到岸上,雙手向水中一撈,到兩團頗有彈的東西,心中打了個激靈,摟著白秋群脯一拖一抱,便將拽出了水麵。

“白姐,您沒事吧?”王小兵關切地問道。

“咳,咳,咳。沒,事。”白秋群嘔出幾口塘水,的確涼襯衫了,出兩顆黃黑的圓點,背著王小兵,半彎著子,殿正好撞在王小兵雄赳赳的家夥上。

“沒事就好。我扶你上去。”被磨了幾下,王小兵也有了覺,不雄起了,急忙半抱半推,將白秋群往岸上推。

“今天是冒犯了龍王爺,回去要燒炷香。”白秋群手腳並用,往岸上爬上。後麵是王小兵雙手在部用力推。

上了岸,白秋群跺了跺腳,了一地,了帽子,用袖拭臉龐的水珠,也打了個激靈,在水中也到了王小兵那支寶刀的鋒利。

見白秋群微怔出神,王小兵低聲喚道:“白姐,不舒服嗎?”

聞言,白秋群才收回想非非的神思,笑道:“沒事。回去換套服。這條鯉魚,我拿了啊。”

白秋群的大紅底`若若現,彎腰撿鯉魚時,翹著殿,更是顯無,王小兵咽一口唾沫,心忖道:“好b都讓支書日了。”咂咂,笑道:“您什麽時候想吃魚,來這裏拿。”

“那我可記著了。”白秋群眉花眼笑,拎著一尾鯉魚,若有所思地走了兩步,忽然回頭道:“大鍾說你爸撮一劑解熱氣的涼茶,撮好了嗎?”

“撮好了。待會我給您送過去。”本不知有沒有弄好,但王小兵不假思索,口而出。

“晚些吧,六點鍾之後。”想了想,白秋群滿臉期待的神,環視一圈,笑道。

“好嘞!”王小兵爽快道。

柳大鍾經常陪鎮領導喝酒,肝火上升,而王叢樂略懂中醫,經常免費撮中藥給柳大鍾解熱。魚塘又是村集的,舊合同就要到期,要簽新合同,還得柳大鍾這個支書幫忙,不然,會被別人租去,因此輕易不敢得罪他。

王小兵回到家,弟弟王誌文不在家,隻有媽媽許娟在編織竹簍,問道:“媽,爸有沒有幫柳大鍾撮好涼茶?”

“沒有吧。聽說柳支書是昨晚跟他說的。他今天忙著賣魚,都還來不及弄。”許娟編織竹簍很有一手,拿到集市去賣,也是搶手貨。

“我到柳大鍾老婆,問我撮好沒有,我說撮好了。我晚上拿過去。”王小兵揭開餐桌上的鍋蓋,從鋁鍋拿了一條蕃薯吃。

“這怎麽辦好呢?”許娟停下了手中的活計,“你爸又還沒回來。可不能得罪。我們的魚塘簽合同還得靠支書說話。”

“撮涼茶很簡單的,爸回來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王小兵開了電視,看《西遊記》,腦子想著如果自己是孫悟空,就將柳大鍾變豬八戒。

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下,九十年代初期的王小兵一家雖遠沒達小康,但也解決了溫飽問題,還買了一臺金星牌彩電視,至晚上不用到別人家裏著看電視,隻是沒有錄影機,看不了碟室裏出租的錄影帶港產影片。

家裏的收,除了許娟編織竹類製品出售,賺些鈔票幫補家裏開銷,最重要的還是賣魚的收,占了比重百分之七十以上。

傍晚五點左右,理著平頭,一臉忠厚老實的王叢樂賣完魚騎著二十八寸凰牌自行車從集市回來了。車尾架上的魚簍裝著一桿黑木秤與一個金字塔形的秤砣,還有約一斤五花,一把大白菜,一束芹菜,老遠能聞到芹菜的特別氣味。芹菜炒五花,是王家的主要菜譜。

賣魚的很吃魚,一般買些豬吃。

平時,王叢樂隻買半斤左右五花,現在買了大約一斤,王小兵由此可以推測出老爸賣魚生意還可以。

“爸,賣了多錢?”王小兵從魚簍裏取出五花、芹菜與大白菜。

“三十幾塊。”王叢樂從袋裏取出裝鈔票的塑料袋,還有魚腥味散發出來,右手到邊粘些唾沫手指,然後愉快地數著票子。五角,一塊麵值的占多,其它一角、二角與二元的也有,還有一張五元的。

“支書問你撮好涼茶沒?”許娟從王小兵手裏接過與菜,說道。

“哦,還沒有!這就去撮。”正在數鈔票的王叢樂打了個,神立時變得凝重起來,將錢塞進袋裏,自到後屋藥房去翻藥箱撮涼茶。

王家上幾代都是江湖郎中,懂得中藥,傳到王叢樂這一代,因他不務這行,便不甚在行,但撮幾劑涼茶還是有能力完的。

王叢樂撮藥,許娟燒火做飯,王小樂回房裏看了一會《龍虎榜》,那是比《花花公子》更吸引人的月刊雜誌,是他從舊書店裏租來的,租金一天一角。

大半個鍾之後,王誌文回來,也正是開飯的時候。

王小兵將飯鍋與炒好的菜端出,王誌文負責盛飯給其他人,分工合作。王叢樂則洗淨了手,坐在飯桌上首,等許娟炒完最後一道大白菜來座開飯。

夏天日長,傍晚五六點鍾時分,天還很明亮,不用開燈。

芹菜炒五花的香氣彌漫飯廳,引人流口水。米飯雪也似的,冒著熱氣。菜肴不多,卻很實在。對於王家這種普通家庭,一一菜或二一菜就是最常見的菜譜。

家中三個男,飯量都大,鋁鍋裏煮了大半鍋飯,才堪堪夠一家四口食用。

王叢樂心裏惦記著柳大鍾的涼茶,邊嚼飯邊道:“小兵,你吃完飯就把涼茶送到支書家裏。”

“嗯。”王小兵點頭應承。

“魚塘合同期快到了。聽說王傳興也想租這口小魚塘,經常到支書家裏去,可能是送禮。唉,不知我們下半年還能不能養魚。”王叢樂是個不太明的人,遇事多半是愁眉苦臉。

“你就不會送點禮給支書?”許娟心思還比較活絡。

“話是這樣說,但又不知送什麽禮好,禮薄了人家可能還看不上,禮重了我們又不了。我們是石頭麵上討生活,一分一厘都是汗水換來的,不似人家那些做生意的,當做宦的,家裏積蓄很多,就容易辦事。”

王叢樂也想過送禮,但想來想去,終究是捨不得花幾張鈔票。畢竟是經曆過萬分艱苦時期的人,更注重節儉。

王小兵聽著父母的談話,默默嚼著甘甜的米飯,暗下決心,忖道:“我王小兵要改變這種貧窮的狀況!”

吃過晚飯,許娟收拾碗碟去清洗,王誌文坐在電視前看畫片《貓和老鼠》,王叢樂則拿把扇走出家門,與一樣吃了晚飯的鄰居海侃海侃,吹吹牛皮,舒解一天的疲勞。

王小兵則拎著一捆五包涼茶,給柳大鍾送去。》,腦子想著如果自己是孫悟空,就將柳大鍾變豬八戒。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下,九十年代初期的王小兵一家雖遠沒達小康,但也解決了溫飽問題,還買了一臺金星牌彩電視,至晚上不用到別人家裏著看電視,隻是沒有錄影機,看不了碟室裏出租的錄影帶港產影片。家裏的收,除了許娟編織竹類製品出售,賺些鈔票幫補家裏開銷,最重要的還是賣魚的收,占了比重百分之七十以上。傍晚五點左右,理著平頭,一臉忠厚老實的王叢樂賣完魚騎著二十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