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是有職業道德的

砰!外麵的房門響著急.促。厲禹風關掉淋浴,聽到聲音,裹著浴巾走出去開門。他休息時間不喜外人打擾,這個時間是誰過來了?房門開啟,一道.小的影摔進厲禹風懷裡,人白皙的臉頰浮著兩朵醉人地紅暈,杏眸彎彎地仰頭跟他打招呼,憨態十足:“我來了……”人長相可,說話時飄出淡淡的酒氣讓厲禹風皺眉。“這裡不需要特殊服務。”厲禹風嫌棄地將人扔開,手關門,手臂被一雙藕臂抱住,.的子在他結實的膛,“我不是來服務你的,我是來...低調奢華的復古式總統套房,客廳挑高的水晶燈淺淡地燈流轉。

客廳正中央的玻璃淋浴房中霧氣氤氳,水流自男人壁壘分明地肩膀落向後背一路向下落。

砰砰砰!

外麵的房門響著急.促。

厲禹風關掉淋浴,聽到聲音,裹著浴巾走出去開門。

他休息時間不喜外人打擾,這個時間是誰過來了?

房門開啟,一道.小的影摔進厲禹風懷裡,人白皙的臉頰浮著兩朵醉人地紅暈,杏眸彎彎地仰頭跟他打招呼,憨態十足:“我來了……”

人長相可,說話時飄出淡淡的酒氣讓厲禹風皺眉。

“這裡不需要特殊服務。”

厲禹風嫌棄地將人扔開,手關門,手臂被一雙藕臂抱住,.的子在他結實的膛,“我不是來服務你的,我是來強你的。”

人明的小臉兒醉眼迷離地著他,說著話猛地撲倒他。

哪來的瘋人!

“滾!”厲禹風嗬斥一聲,攥著人手腕打算扯開,人抱著他的腰嗚咽地哭出聲,“你幹嘛總是對我這麼兇,我又不髒。”

“……”

厲禹風向來對人敬而遠之,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個耍酒瘋的人糾.纏上。

他甩開懷裡的人,轉走進屋,直接酒店服務來人把這人趕走。

慕晴今晚和準婆婆見麵,被一頓數落,說連個男人的心都抓不住。

如果抓住項皓宸的心他早死了,挖心還犯法呢。

反正跟項皓宸已經訂婚了,今晚就睡了他!

酒壯慫人膽,慕晴眼看著男人又要向從前一樣對不聞不問的離開,手拽住他。

指尖勾到男人手腕被甩開,摔倒前下意識拽著一樣東西——

厲禹風裹著浴巾的腰上一涼,接著腳下一絆,被後砸下來的人了個正著,兩人一上一下摔倒在地上。

“你個瘋…唔…人!”

一道.的脣.瓣落在他薄涼的脣上,遞到脣邊的聲音被胡闖的小舌打斷。

厲禹風活了三十年,這是第一次跟一個人如此親的接,最該死的竟然還是被迫的一方。

一向無往不勝喜好主出擊的厲總怒了,一個翻,慕晴覺到天旋地轉,整個人從上到下,被麵前的男人下。

“人,招惹我要付出代價!”

慕晴醉眼朦朧倒映著男人棱塑的俊臉,英俊貴氣,一瞬間的晃神似乎有哪裡不對勁,男人鋪天蓋地的熱吻已然席捲而來。

霸道,強勢,不容抵抗的熱烈與強悍。

沒有任何的前奏與準備,男人躋衝破腦海最後的混沌,慕晴清醒片刻的意識繼而被猛烈的雲.雨顛覆,頃刻間飄彌散。

臨昏迷之前,慕晴腦海中閃過一串京罵,疼死了,是誰說項皓宸什麼慾係男神,都特麼騙人的!

清晨,躍進落地窗。

慕晴渾上下像是拆裝重組似得,每一個細胞都在疲倦地著困。

嚨乾上下吞嚥一下撕拉的疼,像是昨晚經歷了一場聲嘶力竭地打鬥……

慕晴猛地醒坐起,扭頭看向四周。

豪華裝飾的歐式復古風格裝修,無一不填滿特風.。

寬大的歐式皮包大牀,男人撐著手臂,深眸慵懶地看著,一睜一闔之間睥睨淩絕之氣渾然天。

明明是慕晴坐著高出許多,但卻有種被人俯視心生朝奉的覺。

等看清他的一張臉,整個人徹底淩了。

“厲禹風?”怎麼會是他!

京都第一總裁,商界閻羅笑麵狐貍的風行集團總裁,一擡頭能夠頂到天尖兒的人,竟然跟躺在同一張牀上。更多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準婆婆說好的安排房間全和項皓宸,的準未婚夫怎麼會變眼前這個惹不起的男人!

要死了啊!

“認識就更好辦了。”

厲禹風脣角勾著淺淡的弧度,睞了一眼麵前的小人,“你打算怎麼負責?”

負責?第一次都給了他,不找他負責不錯了。

慕晴可不敢得罪據聞喜怒不行於的商界閻羅,“厲您聽我解釋,昨晚是個誤會……”

“一句誤會就能把責任一推二淨?”男人明顯不打算善了。

“這種事一個掌拍不響,沒有你,我一個人怎麼的起來。”

“一個人能不能,你要不試試?”男人攥著的下頜惡意的調侃。

慕晴心中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又不敢明目張膽與他嗆聲。

慕晴黑白分明的瞳仁波流轉,原本就白皙漂亮的臉蛋兒更加的然玉。

下心中不忿,靈機一,擺了擺手,“算了,我隻晚上接單,白天不幹活。”

厲禹風心裡對人這張清純的臉蛋兒僅存的好瞬間因爲一句話碎。

看著麵前的人一陣反胃,“滾!”

慕晴見功膈應到他,撿起地上的服套上,忙不迭地轉就跑。

剛到牀邊腳腕被後有力的手攥住。更多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慕晴心裡咯噔一下,僵著脖子回頭。

男人將一遝紅爺爺丟在前,“拿著錢閉你的,否則……”

“厲總您放心,做我們這行的保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慕晴說話臉上掬著笑意不能更狗。

開玩笑,不得離這個閻羅爺遠遠地,怎麼可能再沒事找事招惹他!

更何況馬上要跟項皓宸結婚,最需要保這件事的反而是!

慕晴手忙腳套上服跑出去。

砰!

關門聲寂靜寬敞的豪華總統套房裡顯得格外清晰。

男人沒有多大興趣地起下牀打算去洗澡,低頭看見邊的大牀上,白的牀單上綻放著一抹鮮豔的紅。

剛纔那個人騙他!

慕晴最快速度跑進電梯按下一樓,電梯門關上運作向下,靠在牆壁上雙.不停的打,還沒有從方纔房間裡的張過氣來。

嗡嗡地手機鈴響了起來,是養母龐淑蓮的電話。

“你個賤丫頭昨晚竟敢夜不歸宿,你姐姐的未婚夫要來家裡坐客,趕給我滾回來!”

慕芷薇的未婚夫要來,憑什麼要讓隨隨到?!

那邊電話說完便直接結束通話,慕晴攥著電話隻好到路邊等公車。上接單,白天不幹活。”厲禹風心裡對人這張清純的臉蛋兒僅存的好瞬間因爲一句話碎。看著麵前的人一陣反胃,“滾!”慕晴見功膈應到他,撿起地上的服套上,忙不迭地轉就跑。剛到牀邊腳腕被後有力的手攥住。更多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慕晴心裡咯噔一下,僵著脖子回頭。男人將一遝紅爺爺丟在前,“拿著錢閉你的,否則……”“厲總您放心,做我們這行的保是最起碼的職業道德。”慕晴說話臉上掬著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