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卻不是的模樣段,而是因為全村隻有葉家願意把兒嫁給他們家。他們的二兒子祁昀確實是沒幾年好活了,任誰都不像讓兒過來等著守寡。到了個願意沖喜的,祁家二老連看葉一眼的時間都沒有,就急忙忙的找了個日子,把人娶來了。既然是沖喜,就要辦的盛大,辦的喜慶。雖然祁家比不得城裡鎮裡的那些有錢人,可是在村裡也算得上是富戶,這會兒更是大宴賓客,請了不人來。誰知道,這個葉站在這兒半天了,居然一不!柳氏臉上的笑有些撐不下去,...葉是被一陣鞭炮聲吵醒的。

有些茫然的睜開眼睛,接著就看到自己眼前矇住了一片大紅。

下意識的手去抓,可還沒到臉,葉就突然僵住。

有手了?

這讓葉格外驚訝,還沒忘記自己不久之前還在為了化形而發愁。

的本是一株人參,修行千年,卻遲遲不能化形。

眼瞧著和一起修煉的小狐貍已經能去魅男人,老虎在林子裡稱王稱霸,就連最笨的小黑熊都能變人,偏偏就剩下了。

葉為此沒發愁,尤其是那個狐貍總是和自己炫耀人世間有多麼繁華,好吃好喝還有俊秀男子,比神仙還快活。

小人參不覺得男人有什麼好的,隻想要不在土裡埋,最好能好吃好喝,一把當人的癮。

可誰能想到,隻是睡了一覺,連渡劫都沒有,居然就這麼了人?

葉盯著自己的手發愣,翻來覆去的看,越看越覺得好看。

瞧瞧這雙手,多漂亮多好看,比小狐貍的那雙手也差不到哪裡去!

可是還沒等自我欣賞完,就瞧見有另一隻手過來,抓住了的手。

葉這才發現自己坐在轎子裡,這會兒窗子上的布簾被拉開,出了一張陌生的臉。

葉二嫂瞧著被紅蓋頭罩住臉麵的葉,臉上哭著,心裡卻笑開了花。

這葉是葉家的小兒,父母早亡,好在上麵還有兩個哥哥。

葉家大郎有出息,能文能武的,可著整個村子找也沒有大郎那麼英武的人。

偏偏五年前出門之後再也沒回來,除了頭兩年還會給家裡捎錢,後麵的時候一個銅板都沒有,不久前又有人帶了信來,說葉大郎參軍以後死在了戰場上,連屍骨都沒有。

對比葉大郎的本事,葉二郎就是實實在在的廢一個,種地不,做買賣也賠了個底掉,大郎走了以後,這葉二郎就像是往外撒錢似的,沒多久把葉家本就不厚的家底給折騰了個乾凈。

家裡沒了錢,葉二嫂又不是個過苦日子的人,就把主意打到了葉上。

葉生得漂亮,葉二嫂覺得論模樣,自己這個小姑子比起城裡那些大家小姐也不差什麼。

隻是葉膽子小,平時基本不出門,葉大郎也怕的模樣招事,就讓留在家裡幫著做做家事,農事是一點都不讓做的,明明是個農家,卻被葉大郎寵了個小姐了。

可在葉二嫂眼裡,這就是個白吃乾飯的累贅。

如今葉大郎回不來了,葉二郎又靠不住,偏巧另一個村裡的富戶祁家一直病怏怏的祁昀眼瞧著就要不好了,祁家在尋人沖喜,葉二嫂就花言巧語糊弄了葉二郎,又去騙了祁家說是葉樂意的,收了祁家的銀子,準備把自己這個累贅小姑子囫圇嫁了。

臉上哭,那是哭給街坊們看的。

可是懷裡揣著沉甸甸的銀餅子,葉二嫂要用手捂著才能掩飾住上翹的角。

就算別人都說是把小姑子賣給病秧子又如何?

隻怕他們心裡還在恨自己沒有一個如花似玉到能被祁家瞧上的兒呢!

的抓著葉的手,從轎子外麵看進來,裡低聲說著:“娘,不要怪哥哥嫂嫂,那祁家也算是有錢的人家,你去了隻管聽話便是,千萬不要哭鬧。”

潛臺詞就是,不管祁昀未來是死是活,葉都和葉家沒關繫了。

哪怕葉未來守寡也別想要再回來白吃飯!

葉沒說話,實在是葉二嫂說的話一句都沒聽懂……

可葉二嫂卻把葉的沉默當了預設,在心裡得意,想著這葉昨天悶在屋裡哭了一天又如何?還威脅自己要自盡,結果今天上了花轎,不照樣認命了嗎?33小說網

於是又著葉的手說了句:“今天上了花轎,你就是祁家的人了,以後就不要回來了,可知道?”

葉依然沒言語,微微用力準備把手收回來。

偏在這時候,葉的嫁袖子順著胳膊落下去,葉二嫂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腕子上帶著的金鐲。

這鐲子葉二嫂認得,是當初葉家老太太的。

本以為老太太死了以後這東西也了土,誰知道居然是在葉這裡!

葉二嫂自然不會讓葉帶走這家裡的任何一個銅板,更何況這金鐲子瞧著有些分量,也不知道葉是怎麼藏著的,居然能藏到現在!

眼瞧著花轎就要上路,葉二嫂手就去抓葉的胳膊,聲音急切:“娘,這是孃家的東西,你不能隨便往別人家帶,給我褪下來!”

已經換了芯子的葉有些嫌棄的看著這個臉發黃的人,想要把手回來,卻發現這人力氣大得很,掙了一下居然沒掙開。

這讓葉變了臉。

早就聽狐貍說過,人對於怪一直都帶有惡意,若是被發現了,多半是要被燒死的。

這個人的胡言語一句都沒聽懂,可是強大的求生卻讓葉更加用力的掙紮,甚至手狠狠抓了葉二嫂一把!

“啊!”葉二嫂尖一聲,猛地往後退了幾步。

剛才隻是裝模作樣的乾嚎現在就了真嚎,眼淚更是止都止不住。

隻是周圍的街坊都當葉二嫂又在做戲,畢竟這人連夫家的小姑子都能賣去給人沖喜,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葉二嫂氣不打一來,偏偏花轎已經抬起來,鞭炮齊鳴,鑼鼓聲聲,隻留下葉二嫂在後麵捂著手齜牙咧。

葉原本想要抓了之後就跑掉,可就在花轎起來的瞬間,的腦袋裡突然多了些屬於葉的記憶。

小人參花了一段時間才終於明白,自己不是化形了,而是進了別人的子……

現在,是要被打包嫁給一個要死的人?

換別人,多半是要哀嘆命運不公。

可是小人參卻很高興。

嫁人是什麼,不太懂,所以未來的便宜相公是死是活也不在乎。

隻知道,自己有了一個正當的份,終於能做人了!

不過很快,葉就知道,人不是這麼好做的。

為什麼要被人揹著進門?

為什麼要火盆?

為什麼……聽到了?

折騰了一番終於站到堂屋裡頭的葉有些茫然的看著邊的大公,看了看大公上係著的紅帶子,又看了看牽著紅帶子另一端的自己,突然覺得做人好難,七八糟的事這麼多。

不過這隻倒是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從沒吃過的小人參承認,饞了。

而祁家二老看著直站在那裡的葉,臉都不太好看。

這個葉是他們從葉家買來的,看中的卻不是的模樣段,而是因為全村隻有葉家願意把兒嫁給他們家。

他們的二兒子祁昀確實是沒幾年好活了,任誰都不像讓兒過來等著守寡。

到了個願意沖喜的,祁家二老連看葉一眼的時間都沒有,就急忙忙的找了個日子,把人娶來了。

既然是沖喜,就要辦的盛大,辦的喜慶。

雖然祁家比不得城裡鎮裡的那些有錢人,可是在村裡也算得上是富戶,這會兒更是大宴賓客,請了不人來。

誰知道,這個葉站在這兒半天了,居然一不!

柳氏臉上的笑有些撐不下去,自然知道一個好好的姑娘嫁過來守活寡,心裡氣不順是正常的,可是你要是不樂意早說啊,現在來都來了,甩臉子給誰看?

可是柳氏的眼睛挪到了那隻公上,火氣就有些發作不出。

的昀兒啊,怎麼就是活不長呢……

柳氏捂著想哭,又害怕攪合了這良辰吉日,隻能憋著,臉都憋紅了。

而村子裡常常張羅喜事的老婆子走到了葉邊,一把拽住的胳膊,低聲音:“新娘子,跪下,拜堂了。”

葉的眼睛還在盯著大公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偏巧這時,人群裡突然有了些嘈雜。

柳氏看著來人,猛地站起來,眼睛都瞪圓了。

葉很快就覺自己的另一隻手被人抓住了。

這個人的手有些冷,冰涼涼的,弄的葉下意識的收了手指。

而後,就聽耳邊響起了個低沉的聲音:“把抱走,我還沒死呢。”盯著自己的手發愣,翻來覆去的看,越看越覺得好看。瞧瞧這雙手,多漂亮多好看,比小狐貍的那雙手也差不到哪裡去!可是還沒等自我欣賞完,就瞧見有另一隻手過來,抓住了的手。葉這才發現自己坐在轎子裡,這會兒窗子上的布簾被拉開,出了一張陌生的臉。葉二嫂瞧著被紅蓋頭罩住臉麵的葉,臉上哭著,心裡卻笑開了花。這葉是葉家的小兒,父母早亡,好在上麵還有兩個哥哥。葉家大郎有出息,能文能武的,可著整個村子找也沒有大郎那麼英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