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完蛋了摸錯了

口響起,唐賓趕緊放開嫂子,隨手在台板上拿了個物件假裝幫忙,剛剛回頭,就看見周晚濃出現在了門口。她往兩人身上看了一眼,發現沒什麽異常,可是看到唐賓手裏拿著的東西,就氣不打一處來,原來唐賓剛才情急之下看也不看隨手拿起的東西,居然就是早上用剩下的一條豬舌頭。一看到他手裏捏著條豬舌頭,周晚濃就想起這廝自已嘴巴裏麵的那條,還有昨晚坐在馬桶上聞自己小內內的變態神情,於是一臉厭煩的說道:“唐賓,你手裏拿著什麽呀...這個想法一出現,唐賓心裏就像長了草似的,再也安定不下來。

“要不要試探一下呢?”

“秦海燕,應該不會……這麽做吧?”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唐賓被自己的一些想法給鬧的腦子暈乎乎的,最後咬了咬牙,決定試一試,就算真不是她應該也沒關係,到時候她會以為自己是不小心……

如此一想,他就輕輕的探出腳,一點點的往前挪了過去。

往前一點,再往前一點……

桌上幾個人在說什麽,他已經全然不放在心上,注意力就集在自己的那隻腳上。

終於,碰到了一點,可以用腳尖感覺到那是一隻拖鞋的邊緣,**的沒什麽溫度,他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然後又抬眼看了看對麵,發現秦海燕正笑眯眯的和周晚晴說話,而李晶晶則是在聽肖萍萍說著什麽。

繼續,繼續!

唐賓的腳尖爬上了秦海燕的鞋尖,因為她的兩隻玉足是從拖鞋裏抽出來放在鞋麵上的,腳尖微微翹起,他再往前一伸,終於碰到了一個柔軟溫暖的存在,觸感非常美好,那是她的前腳掌心。

秦海燕腳掌被輕輕一碰,頓時身體僵硬了一下,一雙美眸朝對麵看了兩眼,馬上鎖定在唐賓身上,因為他此刻也正在有意無意的看著她。

一瞬間,她就臉se羞紅了起來。

“他怎麽……怎麽會把腳伸到自己這裏來,他這是……什麽意思嘛?”

“是不小心嗎?”

唐賓的腳趾碰了碰她的肌膚之後,馬上就縮了回來,不過看到她一臉羞怯的嬌憨表情,似乎並沒有生氣,於是膽氣壯了一點,更加確定剛才就是秦海燕了,忍不住腳掌又往前一伸,再次觸控到了前麵的柔嫩,這次沒有馬上退開,而是讓自己的腳趾輕輕貼在她的腳掌肌膚上麵。

“又來?!”

秦海燕俏眼流波,臉上浮起一抹粉層,輕輕咬了咬紅潤誘人的薄唇,這次她能肯定唐賓絕對就是故意的,可是她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麽意思,明明女朋友就在旁邊,幹嘛還要來招惹自己?

她腳上用了點力,想要縮回來,可是剛剛要把腳抬起的時候,心裏又忍不住猶豫了一下,似乎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說不要動,不要動……

也不知道怎麽想了一想,她又把那股力道撤了回來。

反應在唐賓觸感上就是先鬆動了一下,然後又慢慢壓迫下來——

“果然,剛才真的是她!”

唐賓心確定,有一些驚詫,但更多的是驚喜,以秦海燕的瓊姿花貌,迷人豐姿,估計沒有一個男人能真正做到對她視而不見,唐賓是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審美觀也不是特別奇特,自然也不會例外,說實在話,當初在學校裏還跟何巧英在一起的時候,就對她有些意動,隻是那會兒已經有了何巧英,而且追秦海燕的男生如過江之鯽,且沒有一個成功,唐賓自知也沒那種王霸之氣散發,美女瞬間臣服的能力,也就不作他想,到了後來家巨變,更是沒了那種想法。

可是,現在被她在桌子下麵這麽一撩撥,唐賓頓時又有些想法了。

他的腳開始不安分起來,先是貼著她柔柔嫩嫩的腳掌開始輕輕的律動起來,細細的在她肌膚上麵摩挲,感受那種激動人心的觸控……

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的小腿上又有一隻光溜溜的小腳伸了過來,輕柔的沿著他的腿部肌膚慢慢往上,致命誘惑的觸感讓他不由心都抽動了一下。

“我靠,這麽直接,這麽凶猛?”唐賓暗自詫異,抬眼看著秦海燕,發現她連白膩細滑的脖子上都浮起了一片羞紅,心說你的腳都這麽直接撩上來了,怎麽表情卻如此害羞,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不過他心裏想是這麽想,腳下卻不消停,既然你直接,那我也不能落後啊,於是腳下一動,自己的腳掌也攀上了她的腳背,滑過腳踝,再輕輕沿著小腿肌膚緩緩而上,就跟她剛才撩撥自己的時候一樣,秦海燕的小腿麵板光滑,有些清涼舒適的感覺,撫摸上去細膩柔酥,如高檔的nai油一般。

秦海燕羞怯的全身都在輕輕顫抖,極力忍耐著那酥麻撓癢的觸覺,還有心裏麵止不住的矛盾掙紮。

“這家夥怎麽可以這樣亂來?”

“怎麽辦,怎麽辦?”

“再摸上來就到大腿了,這也太過分了吧?”

她又忍耐了一會,等到那隻腳掌真的一路滑過腿彎,攀上了自己的膝蓋,終於無法再淡定下去,眼神複雜的瞪了他一眼,豁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我去上個洗手間!”

隨著她站起來後,唐賓的腳掌掉了下來,猛然收回,眼睜睜的看著秦海燕跑進衛生間,可是,可是——

自己大腿上麵的那隻腳怎麽還在?

“完了,完了,摸錯了!!”

唐賓悄然伸出一隻手到桌子底下,捏住了那隻作怪的小腳丫隨手在腳底板上抓撓了兩下,一邊抬眼看向李晶晶。果然,小妮子緊緊咬著嘴唇,滿臉的糾結難耐,似乎在強力忍受那種瘙癢的觸覺,一隻腳用力往回抽,卻不敢鬧出大的動靜來,看向唐賓的眼神滿是哀求。

唐賓無語了,果然是這小妮子搞的鬼,害的自己剛剛對秦海燕……

一想到自己剛剛居然誤會她主動伸出腳來撩撥自己,而自己卻反過來撫摸了上去,還差點觸控到了大腿……如此一想,頓時心裏又是懊惱又是激動,懊惱的是誤會唐突了佳人,事後還不知道該怎麽解釋,激動是自己居然用腳褻瀆了秦海燕美腿,而她居然忍耐了這麽久都沒有躲開。

他用手指甲故意在李晶晶的腳底心上撓了一陣,撓的她差不多忍不住要叫出聲來了,這才放過了她,一邊不動聲se的繼續喝nai吃菜。

秦海燕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臉se稍稍平靜了一點,不過看唐賓的眼神還是蘊含著某種幽怨、嗔惱、責怪等等複雜的情緒,讓他心裏不自禁有些發毛,再不敢正眼瞄她。

一席飯吃到下午一點半,幾個人無所事事,肖萍萍提議道:“不如我們一起打牌吧?雙扣?”

楊衝讚成:“好啊,我沒問題!”

秦海燕yu言又止的看了兩眼唐賓,然後歉然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晚班,現在要去睡一會。”

“啊?那真是太遺憾了!”楊衝苦著臉說道。

“你們慢慢玩,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吧!”秦海燕說著就跟眾人揮揮手。

唐賓覺得剛才自己太過分,可能惹她生氣了,於是拄著柺杖將她送到門口,期期艾艾的輕聲說道:“海……海燕,剛才,剛才……對不起!”

秦海燕咬了咬嘴唇,眼眶不知道為什麽有些發熱,幽幽地看著他的眼睛說道:“說對不起有用嗎?”

“那……那……”唐賓滿臉糾結,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道歉都沒點誠意,哼!我走了!”

秦海燕說完就甩了甩頭發,邁著兩條修長渾圓的美腿,咯噔咯噔走下樓了!

“道歉沒有誠意?”

“啥意思?難道還要送上道歉的禮物不成?”

唐賓皺著眉頭返回屋裏,這時幾個人已經拿了兩幅撲克出來在桌子上摸牌,嬉笑打鬧甚是熱鬧,唐賓把剛才的尷尬拋到腦後,一起加入戰團,一直打到下午三點半才散場。

離開的時候李晶晶看著唐賓一臉的依依不捨,其實就算剛纔在打牌的時候兩個人也是小動作不斷,礙於周晚晴在場不好做的太明顯。

“嫂子,我去送送他們,就在樓下!”

趁著楊衝和劉誌安小兩口下樓,唐賓和李晶晶落在最後,在一個樓梯拐角的地方,兩個人迫不及待的吻在一起,唇舌交纏,緊密貼合,直到喘不過氣來才勉強分開。

樓下楊衝已經在喊:“晶晶,怎麽還不下來?”

李晶晶滿臉氣惱的朝樓下叫了一聲:“來了!”

唐賓安慰道:“好了,去吧,過兩天我去你家找你,乖!”

李晶晶嘟著紅唇沒有辦法,最後又在他唇上胡亂啃了兩下,這纔不情不願的下了樓去。

之後的兩天,唐賓依舊在家裏修養,而李晶晶家卻迎來了一位她不怎麽願意見到的客人。

盡管已經對東方白的到來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真正見到他出現在家門口的時候,李晶晶還是覺得很突兀,她甚至還沒有把自己已經拜東方白為師的事情告訴爸媽知曉。

東方白還是一身的山裝,不過這次換成了白se,配上他的白發白須,倒是相得益彰,顯得很有高人風犯,隻是見到李晶晶後的表情卻多少有些讓人忍俊不禁,笑眯眯的彷彿看到了什麽稀世珍寶。

“乖徒兒,想為師了沒有啊?”老頭子的老眼都眯成了一條縫。

“哼!”

李晶晶不給好臉se,白老頭說話就不靠譜,要不是因為兩人年齡擺在那裏,別人一聽還以為兩人有什麽呢?

裏屋的胡愛英依稀聽到有老年人的聲音,還以為自己的父親上門來了,穿了件睡衣匆匆從裏麵跑出來,結果看到門口進來一位白發白須笑容可掬的老年人,自己女兒似乎還挺不樂意的表情,頓時愣了一愣,走上去看了兩眼,輕聲問道:“女兒,這位老人家是……”

李晶晶表情扭捏,期期艾艾地說道:“媽,他是……一個醫生,我……師傅。”

這後麵師傅兩個字就說的很是輕微,甚至連她自己都有些聽不清楚了。

ps:想說預祝大家國慶節快樂,居家旅行注意安全。地方就是在自己的臀部和臀/縫之間,特別被別人一碰就會起自然反應,更何況是一個異xing男子。另外,一路上被唐賓背在身上,ru/峰時不時的摩擦一下,大腿內側又有一雙火熱的大手抓著,自己的私密/處也會隨著他走路的節奏一次一次的貼上他的腰際,身體早已經有了些異樣,隻是在盡量忍住發自靈魂深處的悸動,又哪裏能承受更加強烈的刺激。於是在更敏感的後/庭花心被摸到的時候,瞬間一股酸意上湧,雙腿間那一處花瓣,急促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