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九世善人

的小孩兒,積下德,他的壽增加了三年。但是這對倒黴的牛頭馬麵急著趕回來參加城隍老爺嫁的喜宴,沒有等到他掉下山澗就把他的魂魄勾了來。等他們從酩酊大醉中醒來發現拘錯了人,鄭鵬在間的卻已被火化了,爲了逃避責任,他們隻好買通崔判將他送回間,讓他借還,把這三年壽用盡。誰料......一年之他竟然死回來八次,沒有一次超過兩個月的。說起來崔判對他算是蠻不錯的了,第一世送他投在一個剛剛被淹死的溫州富翁上。這個富翁開...餘額不足

狹窄幽長的奈何橋,橫在忘川河上,通向虛無縹緲的雲蹤深。足不沾塵的鬼魂們嗚咽著喝下一碗孟婆湯,踏上難以預料的來生路。

雲蹤深,有種無形的吸力,幽魂一旦踏上橋麵,就再也沒有回頭的可能,隻能飄飄向前掠去,就象撲火的飛蛾一般。

就在這時,居然有一個很囂張的聲音道:“我投訴!我一定要投訴!”

隨著聲音,一個很帥氣的小夥子從奈何橋的對麵走了過來,他的頭髮打著髮臘,顯得整齊而發亮,穿著綴著許多亮片的白西服,那模樣就象是剛剛走下舞臺的歌星。

“啪!”一碗香味濃鬱的孟婆湯應聲落地,,孟婆臉上堆積如壑的皺紋顯得更深了,喃喃地嘆了口氣:“第九次了,第九次了,這個禍害又回來了”。

那個歌星般的鬼魂,後邊跟著一對牛頭馬麵,牛頭的眼睛瞪得大到了牛眼的極限,馬麵的臉拉得卻比驢臉還長,隻因爲被他們定爲拒絕往來戶的鄭鵬又回來了。

他的九次死亡、八次轉世的傳奇就從他在去南滄山的纜車上掉下時開始,由於在掉下來前托住了一個三歲的小孩兒,積下德,他的壽增加了三年。但是這對倒黴的牛頭馬麵急著趕回來參加城隍老爺嫁的喜宴,沒有等到他掉下山澗就把他的魂魄勾了來。

等他們從酩酊大醉中醒來發現拘錯了人,鄭鵬在間的卻已被火化了,爲了逃避責任,他們隻好買通崔判將他送回間,讓他借還,把這三年壽用盡。

誰料......一年之他竟然死回來八次,沒有一次超過兩個月的。說起來崔判對他算是蠻不錯的了,第一世送他投在一個剛剛被淹死的溫州富翁上。這個富翁開了四家服裝公司,家資三億,今年68歲,老婆卻隻28歲,三個如花似玉的人年紀更小,最小的才18歲,夠對得起他了吧?

問題是......這位富翁不是在河裡淹死的,也不是在海裡淹死的,而是在浴盆裡淹死的,是在洗澡的時候被他那位千百的漂亮老婆給活活溺死的。

看得飄在空中等著附的鄭鵬骨悚然,於是在他哭天抹淚萬般不願地被牛頭馬麵推進那個剛剛淹死的億萬富豪後,他實在無法這種豔福。

利用兩個星期時間,他瞭解了整個公司的運作和況,然後將三分之一的財產劃給了這位富翁的糟糠之妻和被拋棄的兩個兒子,其餘的都想盡辦法捐了出去。

一個月後,明明看到他已死去卻又活過來,而且整天用一種古怪的眼神兒看著,直接把嚇瘋了的漂亮老婆,用一把水果刀在他上不斷地捅呀捅呀,等牛頭馬麵聞訊趕去的時候,也覺得那千創百孔的再讓他附上去復活有點兒噁心,於是隻得把他帶回了地府。

鄭鵬當然不會說破他是嫌那個老傢夥上該的地方已經了、該的地方卻全是的,所以才存心找死,於是乎判大人絞盡腦又把他送到了一個剛剛病死的副市長上。

這位副市長才48歲,算是年富力強了,他住在高等病房裡,渾滿了管子,而剛剛住院時車水馬龍的場麵,自從主治醫生告訴組織上準備給他開追悼會後就已變得門可羅雀。

鄭鵬可沒想過能當這麼大的兒,他倒是真想有一番作爲,可是他真的不能忍有一個快趕上他媽歲數大的人當老婆。

所以他整日賴在醫院泡病號,就是不肯回家,當他發現原來這個副市長居然是一夥貪腐份子中的一員時,這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他蒐羅了一堆證據送到了省紀委,於是在組織上對此案嚴厲查時,他榮地、主地被原來的同夥幹掉了。

人無完人吶,鄭鵬隻能如此慨嘆,爲什麼世上就沒有年多金、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翩翩佳公子呢?

呃......其實不是沒有,而是符合這些條件的年輕人倍兒棒、吃嘛嘛香,他想附還有得等。

好不容易讓他第八次附到一個英俊瀟灑、名冠港臺的紅歌星上,算是遂了他的心願了,總該好好地呆夠這兩年壽了吧。

想不到呀想不到......他居然又死回來了,不說可憐的崔判,連牛頭馬麵都快抓狂了。

鄭鵬卻是大大地鬆了口氣,當他滋滋地附在這因病剛剛去世的名歌星上不久,就驚恐地發現這位惹得無數爲之瘋狂的翩翩年居然是一個同,而且是扮演零號的那種。

爲他伴舞的那兩個材魁梧的小夥子經常擾他,而且被他拒絕接近時那滿眼幽怨的眼神兒讓他頭皮都炸了,這種殘花敗柳之......我是堂堂七尺男兒呀,死事小,失節事大!

鄭鵬悲憤地想,於是......公司安排他到大陸參加賑災義演時,這位‘大病初癒’的名星‘不小心’從臺上跌了下來,後腦勺磕在一粒米花大小的石子上,於是一縷香魂幽幽怨怨地又直奔地府而來。

幽冥大殿裡靜悄悄的,烏沉沉的八仙桌上摞著半人高的文書,可是卻不見崔判的人。牛頭馬麵詫*四下瞧了瞧,向八仙桌走了過去。

古古香的八仙桌上擺著一臺和人間的電腦相似的顯示,桌子下邊出半截子,似乎正有人鑽在桌子底下。

牛頭鬼差走上前小心地道:“判大人,您趴在桌子底下做什麼?”

崔判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他穿著紅的古代袍,烏紗帽上兩桃葉兒似的紗翅,有點兒象戲臺上的七品知縣,八字眉、小眼睛,皺的小臉好象包子摺似的,看起來比較稽。

老頭兒看見是他們,愁眉苦臉地嘆口氣道:“唉!還不是這個‘瘟到死---岔皮了’係統,自從用了它,地府的工作效率倒是提高了,可是用上幾個月就得重灌一回,本大人現在閉著眼都能練作每一個安裝步驟了。

更糟糕的是,係統真死、假死、自重啓,病不斷啊,聽說迴殿張洪判那裡,很多魂利用係統穿越時空跑到古代去當種馬,這些人啊,都說人往高走,他們前世也沒做什麼壞事,怎麼搶著要畜生道呢?當種馬,多辛苦呀,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牛頭鬼差咧了咧,想笑又忍住:“算啦,老頭兒年紀大了,不知種馬爲何有可原,自已可不好跟他說這個”,於是岔開話題問道:“係統有什麼問題,要不要小神幫您修理一下?”

崔判搖頭道:“這回病不大,就是啓之後盤燈狂閃了半個時辰才允許本大人作,等得本大人直打磕睡”。

馬麵嘟囔道:“咱們的諦聽國產作係統就不錯嘛,當初何必請個外國城隍來設計,聽說閻君陛下和西方的閻君路西法陛下正在涉,要他們派當初那個設計師畢兒蓋瓦儘快升級作係統。”

崔判搖頭道:“沒辦法,聽說那個城隍到人間休假去了,生死簿上沒有他的名字,假期沒休完,誰也找不到他,現在隻好這麼著,對了,你們不是申請休假了麼,跑來做什麼?”。

牛頭乾笑兩聲道:“大人,那個......那個不願意活著的傢夥又死回來了,三年壽他才過了一年,就死回來九次,您老可得想想辦法呀,走得路多終遇閻羅呀,萬一被閻君知道,可就慘了”。

崔判聽了臉皮子一陣,趕趴在電腦前劈哩叭啦一陣敲,然後睜大眼睛瞪著螢幕作默默不語狀,馬麵不由張起來,連忙把他的驢臉湊過來道:“怎麼了,有什麼況?”

崔判道:“沒有況,我的電腦又該重灌了,係統垃圾太多,這可是奔死理呀,執行超慢!”。

牛頭聽了了牛角沒有說話。

等了半晌,崔判臉突然變了,變得蒼白蒼白,要不是他還穿著那大紅的袍,牛頭馬麵一定以爲他是從牢裡逃跑出來的鬼囚,拘魂索一套,就得把他送回去。

牛頭不覺容道:“怎麼了大人,難道是係統垃圾多到不能奔死了?”

崔判渾發抖,指著螢幕慘然道:“完了完了,岔皮了,這下可真岔皮了,唉!早知如此當初不如直接上報閻君,說你們違規作,錯勾人魂,老夫爲了幫你堵上這個子一錯再錯,這下可慘了!”

馬麵噴了個響鼻兒,恨恨地道:“有什麼好慘的,不就是一年跑回來八次嗎?大不了剩下兩年再跑回來十六次,我豁出去了,看誰靠得過誰。”

崔判哭喪著臉道:“非也非也,你看看,加上你們錯拘的那一次,他已連死九次,每次都是因行善而歿,所以......所以......”,崔判長長吸了口氣,咬牙切齒地道:“他現在已經是九世善人了。”

“九世善人?那是什麼意思?”,牛頭不解地問,判大人的話太深奧,實在人有些不著頭腦。

崔判哆嗦著道:“若是現在送他還,又因行善事而死的話,那他就是十世善人,跳出生死迴了”。

牛頭不解地道:“十世善人?跳出生死迴?什麼意思?”

崔判一拍大道:“就是說......他佛了”。

牛頭馬麵一齊張大了,不敢置信地道:“不......是吧?佛哪有這麼容易的?”

崔判苦笑兩聲道:“有時候佛也講機緣的,觀音菩薩就是因爲佛祖講經傳道渡衆弟子佛之日,人間恰逢大難,菩薩言道:‘衆生不度盡,誓不佛!’,結果錯過了機緣,雖然神通廣大猶在諸佛之上,也不得稱佛。”

滿倉兒聽了不合掌道:“菩薩好心腸,難怪世人稱爲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說‘地獄不空,誓不佛!’,和觀世音菩薩一樣,雖未佛,在我心中,卻是真佛”。

崔判嘆道:“大慈大悲也救不了你我今日之難了,隻因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佛祖爲正人心,三百年前在靈山發下宏誓,若凡人能堅持十世行善,則立地佛。若是再讓他行善死上一次,那便要佛,佛祖神通廣大,必然可以窺其中奧,到那時豈不了陷”。

牛頭馬麵聽了也不呆住了,怔怔地道:“這......這可如何是好?這該死的無賴傢夥,我們不忍讓他摔個稀爛,一時好心提前收了他的魂魄,哪兒知道生死簿突然又改了?這可如何是好?”

忽然,牛頭狐疑地轉了轉眼珠道:“不對呀大人,讓他借還時,爲了償盡這三年壽,我們可買通了孟婆沒讓他喝湯啊,說起來他無論死上多次,也應該隻算一世呀,怎麼變九世了?”

崔判嘆氣道:“係統......”。

牛頭馬麵呆了半晌才一齊悲痛絕地道:“我恨畢爾蓋瓦!”

崔判在大殿裡團團轉,過了半晌忽然眉頭一皺,賊兮兮地四下看了看,招手將牛頭馬麵喚到麵前撚著鼠須笑道:“咳咳咳,既然迴殿張判那裡的電腦可以令鬼魂穿越時空,我倒是想出了一個辦法,要是想個辦法安排他到古代去借還,嘿嘿嘿......”。

牛頭眨了眨眼,奇怪地道:“那又如何?萬一那混蛋修個橋呀,補個路呀,一不小心磕在小石頭子上又死了,還不是滿了十世善人之約?”

“嘿嘿嘿......”崔判努力地發出一陣險的笑容:“佛祖發下十世善人可以佛的宏願是在三百年前,如果有人投胎到三百年前,就算他死掉一百次,也不會被列十世佛的條件,哈哈哈......”

牛頭馬麵聽了一齊掌大笑:“太好了,大人不愧是人老,呃......是老持重......”。是在海裡淹死的,而是在浴盆裡淹死的,是在洗澡的時候被他那位千百的漂亮老婆給活活溺死的。看得飄在空中等著附的鄭鵬骨悚然,於是在他哭天抹淚萬般不願地被牛頭馬麵推進那個剛剛淹死的億萬富豪後,他實在無法這種豔福。利用兩個星期時間,他瞭解了整個公司的運作和況,然後將三分之一的財產劃給了這位富翁的糟糠之妻和被拋棄的兩個兒子,其餘的都想盡辦法捐了出去。一個月後,明明看到他已死去卻又活過來,而且整天用一種古怪的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