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先下手為強

話了。“徐先生,我這樣跟你說吧,你母親昨天跟我提過,你從美林村取走了一樣東西。按常理來說,有那東西在手,這方圓十裏的邪物是斷不會靠近你家的。但是現在你可以看看,你家已經變成了一個豢養邪物的好居所。”顧戎微微揚唇:“你最好去看看,焚靈珠,是不是發生了什麽變故。照這裏的怨氣來看,不出半年,你徐家,必定家破人亡,雞犬不留。”徐政腿又是一軟:“他不是這樣跟我說的……”顧戎眼神一緊,徐政立刻改了口:“是這樣...第492章??先下手為強

歐朔這個時候也沒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還有替自己據理力爭。

“那不就是大家都喝多了,說的一句玩笑話嗎!”

可是這個時候錢菁不敢賭啊,所以她才趕緊來找顧戎。

這幾天歐琸進了醫院,把該檢查,能檢查的都查了,半點毛病沒有。

就是說他身體虛弱,營養不良,造成昏厥。

這不是鬧嗎!

“顧大師,像這種口頭上隨便說說的,那下麵的人也能給記本子上?”

錢菁問得有些小心翼翼。

顧戎想了想:“一般來說是不會的,但是不排除有一種可能。

你剛才說簡家落魄了,簡洪文家破人亡之後,可能是不想自己的女兒變成無主孤魂。”

其實之所以會有冥婚一說,就是因為有的人去世得比較早,連婚都還沒有結。

就會有半仙或者神婆給提出冥婚,為的就是不想黃泉路上太孤獨,給找個伴。

還有一種說法就是,死者太過年輕,如果不給他找個伴,怕他回家裏來鬧。

但是一般會選擇年紀差不多的,也是去世早的人結成親家。

簡洪文估計是聽了誰的話,怕女兒死後不得安生,又或者是太寂寞。

但是他又沒有能力去找個適合簡資的人,幹脆就直接寫上了歐琸的名字。

也算是給他女兒認了個婆家,讓她有個身份。

他應該也不是有心想要詛咒歐琸,更沒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個地步。

當然,這是把人往好的方麵想。

畢竟,剛才錢菁也說了,簡從文從小到大都喜歡跟歐朔攀比,現在他女兒沒了,想把歐琸拉下水也未必不可能。

顧戎掏出一張符,交給錢菁。

“你今天拿去,放在歐琸的枕頭底下,明天早上看看這上麵的硃砂顏色,然後再告訴我。”

錢菁有些急了:“顧大師,為什麽還要再多等一天?

現在歐琸的情況很不好,昨天還有點意識,今天就已經陷入昏迷,一直沒有醒過。”

“年輕人嘛,難免禁不住誘惑。

雖然我已經給歐琸提過醒,可是在夢裏遇到長得年輕好看的女人主動送上門,

還是沒能把持住。

陽氣過度透支,是這樣的。

你把這張符拿去,今天晚上保證他睡得踏踏實實的。

至於我今天為什麽不去,是因為到底這個女鬼是不是簡資,都是你們猜的,

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查這件事。”

錢菁如夢初醒:“對對對,可別弄錯了,再多招回來一個冤家。”

她小心的把符放進包裏,再三謝過後就走了。

“莫言潼,這件事就交給你去做啦。

我今天還有別的事情要去辦。”

“放心交給我,這件事不難,畢竟簡家以前在帝城也是有頭有臉的。”

莫言潼走了之後,顧戎看了一眼沈月依,趕緊賊兮兮的給秦局打了個電話。

她必須得確定一下,如果證實了石門村的案子真的是他們推測的那樣,

秦家的錢財會怎麽處理。

畢竟秦玉堂的第一桶金,是何湘琴把家裏能賣的東西都賣了,給他湊出來的。

而他真正的發家致富,是石門村267條人命換來的。

最殘忍的,就是他用自己的親生兒子,換來秦家這四十年的榮華富貴。

這口惡氣,如果不出,何湘琴絕對不會善罷幹休。

秦局說,如果得到了證實,根據我國《刑法》第六十四條規定,

用違法手段所得的一切財物,都會追繳,其名下所有的財物,一律上繳國庫!

同時,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

可是現在被害人已經全都死了,估計這錢也會一並上繳。

顧戎這下算是徹底的放心了。

秦局還說了,那邊的進度很快,應該就這兩天能出結果。

他們這邊也在對秦玉堂進行審訊,希望他能夠自首,坦白從寬。

就在顧戎要掛電話的時候,秦局突然說了一句:“顧大師,秦玉堂的審訊工作進展並不是很順利。

這三天他一個字都不說,今天突然問了審訊人員一句,他想知道,我們警方是怎麽知道這件事的。”

顧戎心裏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果然,秦局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顧大師,不知道你能不能……”

“秦局,這不太好吧?

這也不符合你們的規定不是?

他們說我是一個玄師,更多人認為我是一個神棍,我卻定位自己是個生意人……”

“三十萬,我可以馬上去申請。”

“秦局,我覺得做為一個公民,為人民服務,幫助警方破案,是我的義務。”

“……”秦局無聲的歎了口氣,“那我先去安排了。”

“得嘞,一個小時後見。”

顧戎高興的掛了電話。

沈月依一直盯著顧戎,顧戎眯眼一笑:“媽媽,我今天真的精神倍兒好,休息夠了,真的!”

“其實之前我一直以為是戎戎比較嗜睡,後來才知道原來你每次做事,身體都會受到大量消耗。

小宸讓你在家裏休息,隻是擔心你的身體。”

“我知道的,媽媽,我心裏有數。”

顧戎起身,一邊上樓去換衣服,一邊給司宸打電話。

司宸聽完,笑了笑:“能在家裏蹲三天,已經超出我的意料之外了。

去吧,路上小心。”

顧戎探頭看著沈月依:“媽媽,司宸答應了。”

“行,我幫你叫老王備車。”

“謝謝媽媽。”

顧戎笑著進了房間。

這就是家人,很囉嗦,管很多,一點也不自由。

可是,心裏很暖。

帝城市警察局。

秦玉堂不敢相信的看著對麵坐著的年輕女孩,看著也就二十出頭。

五官很美,臉上還有些嬰兒肥。

他在打量顧戎的同時,顧戎也在看著他,六十多歲的年紀,保養得很好。

看著也就五十出頭。

眼神透著精睿,被關在裏麵三天,都沒顯出任何的疲態。

“你是誰?”

“外麵的人稱我大師,但我還是覺得我是一個生意人。”

“玄師?”秦玉堂一愣,這一切似乎在他的意外之外。

可是細想,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果不是玄師,誰能破得了他家裏的陣法。

秦玉堂苦澀的揚了揚唇:“我跟你應該不認識吧?”

“不認識!不過,我剛才已經說了,我是一個生意人,何湘琴先來找到我的,

我就要給她把這筆生意做成了。”

秦玉堂猛一抬眼:“何……何湘琴?”

顧戎笑了笑:“先下手為強這樣的事情,秦先生怎麽這次就不好好運用一下?

我還準備你先來找我的話,我問你要十個億。”。”郭洋開心的跟上了。一上車,莫言潼就趕緊讓司機走。就像生怕顧戎被司宸給拖下車了。“表嫂,我剛才來的路上為了準備這些東西,耽誤了一些時間。”莫言潼把後麵的一塊白色餐布揭開,有很多的保溫箱。“我怕表嫂你在路上會餓,就去帝城酒店給你備了些吃的。各種口味的都有,就怕表嫂你有些不喜歡。還有,這裏有零食,有喝的。如果表嫂還有什麽想要的,盡管開口,我馬上去準備。”顧戎眯著眼睛靠著,其實有的時候想想,這個大侄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