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這蛇妖,看著有點變態

,許皓一直都在附近盯著我們。它就是想看著我們掙紮無助的樣子,他要讓我們生不如死。”楚依依用力的掐著溫蕾的兩側胳膊:“溫蕾,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楚依依雙眼通紅,冷冷的盯著溫蕾。“孫小冰的死不過就是因為她自己想不開,害怕造成的。跟許皓有什麽關係?而且,傅大師是玄門中很厲害的大師,他都已經說了,許皓他會解決的,你到底還在害怕什麽?”“都是假的!!”溫蕾忍不住大聲的吼了出來,“你們還記得李苗的死法...第494章??這蛇妖,看著有點變態

一個小時後。

顧戎將手裏的茶杯往桌上一放,蛇妖便直直的給顧戎跪下了。

“你這是幹嘛?”

“那隻鬼一說殺人的是妖,顧大師你就馬上把我給放出來了。

放出來又一句話不說,就我這顏值,也不能讓你看上這麽久吧?

你肯定是懷疑我!”

顧戎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說話就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麽娘兮兮的?”

“不能!人家修煉出來就是這樣的。”

“算了,我堂堂一個大師,就不跟你一條小蛇計較了。

你來幫我分析分析,什麽妖喜歡把人扯成幾塊?”

青蛇愣了一下:“會不會是那妖嫌棄他們太大塊了?”

顧戎一個白眼過去。

“顧大師,妖隻食人陽氣,把人撕了陽氣也不會多,還費力。

像我這麽聰明的蛇,就不會幹這種事,把衣服弄髒了多不好。”

“六界之中,妖界的人最少。

好多妖都已經改邪歸正,正式加入修煉行列,準備位列仙班。

剩下的,都不知道藏在哪個犄角旮旯裏,想等著趁著六界將亂出來鬧事。

這隻妖還挺有脾氣,鬧出這麽大的動靜。”

顧戎從神龕後麵取出一個水壺,給蛇妖倒了杯水。

蛇妖看了後,眼神微微一動,恭敬的接過喝了。

“多謝顧大師。”聲音哽咽,有些想哭。

其實他一直都知道,為了拉他回正途,顧大師強行封了他的妖氣,也不許他出去做惡。

但是他如果一直都不能吸食人的陽氣,會餓死的。

所以,顧大師經常隔一段時間,就會去取來朝露讓他喝。

雖然,顧大師取的朝露,就是邱外婆後院養的菜上的露水。

而且,顧大師貪睡,經常睡過頭,取來的朝露都沒有什麽味道。

但是他還是很感動。

畢竟顧大師是很厲害的大師。

“好了,那你快去做事吧!”

“啊?”

“啊什麽啊?不能無功受祿懂嗎?那可是你的同族,你趕緊去問一下,看看最近是誰跑到我的地盤來撒野了。”

他就知道,終究是他想多了。

“瞧你這樣子,這樣吧,找到之後,記你功德一件。”

“好,馬上去。”青蛇高興的站了起來。

在原地扭了兩下屁股,消失了。

顧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蛇妖,看著有點變態。

她已經開始有點後悔收了它了。

……

第二天一早,顧戎起床的時候正好碰到司宸從房間出來。

兩人一起下樓,一邊閑聊,有種老夫老妻的派頭。

司宸的腳步頓了頓:“莫言潼居然這麽早就來了?”

顧戎見莫言潼正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管家看到他們,趕緊放輕腳步走過來:“潼少爺天不亮就來了,

怕吵醒你們,也不去客房,說他就在沙發上湊和一下。”

司宸轉頭看著顧戎,笑了笑:“我倒是第一次見他對一件事情這麽上心。”

“隻要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再累也會做的。”

看著顧戎緊繃著的臉,司宸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顧戎這是怕他再關她禁閉。

“如果身體承受不了,不許硬扛。”

“好嘞,收到!”

顧戎跑過去叫醒莫言潼,莫言潼睡眼惺忪,坐起來愣了半天,這才轉頭看著餐桌旁已經開始吃早飯的小兩口。

他趕緊跑過來:“表嫂,還真是被你說中了。

不過我沒有驚動簡洪文,怕他不認賬。

簡資的骨灰就在村子裏的一個破廟裏麵放著……”

顧戎轉頭看著莫言潼,很認真的說道:“隻要是廟,就供著菩薩,不可以沒禮貌。”

“是。”莫言潼趕緊重新說了一遍。

司宸有些驚訝,但並沒有表現出來。

莫言潼從小就怕他,可是遇到他不喜歡聽話,還是會跟他頂兩句嘴。

沒想到,在顧戎麵前居然變得這麽聽話了。

“我問過那裏的村民,他們說那個叫長平村的一共有七個組,就這麽一座廟。

廟也沒有人看守,但是村民偶爾會去拜拜,給上點貢品什麽的。

後麵就有一間屋子,把那些沒錢存放墓地的骨灰放在那裏。

不過,我看過,裏麵也就隻有兩三個骨灰,除了簡資,另外兩個是孤寡老人的。”

莫言潼說他還去打聽了一下簡洪文的情況。

一個字,窮。

那些村民都說,簡洪文現在住的,還是他爺爺的老房子。

放在城裏,那就是妥妥的危房。

村裏人都知道簡家發大財了,這老房子空置在那裏已經幾十年了。

簡洪文回去之後,也不跟任何人多接觸,話也少。

別人問他什麽,他都不說。

他是在簡資去世之後纔回去的,村民說他回去的時候,就帶了一個骨灰盒,還有幾件衣服。

莫言潼把他拍回來的照片給顧戎看,一個骨灰盒的後麵,有一塊神主牌。

上麵的落款寫的是——夫,歐琸立。

顧戎把照片刪掉:“以後不要隨便拍這些東西,陰靈很有可能會跟著你回來的。”

“嗯嗯,我記住了。”

九點多,錢菁打電話來,跟顧戎說符紙上的硃砂淺了很多,不過歐琸醒了。

顧戎跟她說十點鍾她會過去。

約好時間後,顧戎和莫言潼坐了司宸的順風車去帝城醫院。

錢菁已經在樓下等他們了。

“顧大師,多虧了你啊。”錢菁說完這句話眼睛就紅了,“我應該早些聽你的,也免得讓小琸受這些苦。”

原來早上歐琸醒的時候,嚇得直喊。

後來錢菁問他,他說他剛纔看到一個女人,一絲不掛的躺在他的身邊。

一道金光閃過,那個女人就不見了。

歐琸說那個女人,肯定就是那女鬼。

錢菁已經知道歐琸之所以會這麽虛弱的原因,她沒敢跟他明說。

不過,不管怎麽樣都好,他總算是醒了。

……

司宸看著顧戎和莫言潼走進帝城醫院:“少夫人他們來醫院,是有什麽事?”

齊赫一怔:“宸少,既然你擔心,那你剛才怎麽不問少夫人?”

“我有什麽可擔心的?”司宸淡淡的皺了一下眉頭。

剛才莫言潼好像提到過一個叫簡洪文的人,怎麽聽著有點耳熟?

“宸少,我們走了?”

“嗯。”司宸隨口應了一聲,拿出手機開始查簡洪文的資料。

(好多小可愛都在問小鬼王的事,我沒忘呢,別著急,很快就會出來啦~~)!【空徹大師,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有可能碰到厲害的鬼啊!】當黑影朝著顧戎出手時,顧戎隻感覺胸腔一陣動蕩,五髒六腑好像都移了位。【臥槽,是個小姐姐啊,好漂亮的小姐姐。】【你就知道看小姐姐,雖然小姐姐真的好漂亮,但是盧主播呢?】直播不知道什麽時候恢複了,直播間的人都看到了顧戎的英姿。【盧主播躺在那邊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跟小姐姐過招的就是鬼吧?我隻能看到一個黑影。】【小姐姐肯定是玄師!】【她是大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