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想結婚

有些不耐煩:“喬伊,鬧脾氣可以,但要分時候!”喬伊看著越來越多的,嚇得哭出聲來:“陸聞舟,我真的沒騙你,我肚子好疼,而且,我還......”流了好多。沒等把話說完,電話裡就傳來男人冷漠無的聲音。“喬伊,清雅現在人命關天,你也好意思鬧!”喬伊被說得一愣。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蒼白無力地笑了一下。“你認為我在無理取鬧?”“難道不是麼?”男人厭煩的語氣中帶著一涼薄,刺得喬伊心口陣痛。使勁咬著,手指死死攥...一場激烈的纏綿過後,喬伊上著一層薄。

陸聞舟將抱在懷裡,骨節清的手指描繪著的五。

男人那雙深邃的桃花眼裡,漾著從未有過的深。

喬伊雖然被折騰的很慘。

但此刻卻有種被深的覺。

隻是,的還未來得及散去,陸聞舟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號碼,喬伊心頭一。

抱著陸聞舟的手臂又加了些,仰頭看著他,“不接可以嗎?”

電話是宋清雅打過來的,是陸聞舟的白月。

回國不到一個月,鬧了好幾次自殺。

喬伊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是宋清雅故意的。

隻是陸聞舟並沒在意的。

一把將推開,完全沒有做剛才那種事的溫存。

迫不及待按了接聽。

喬伊不知道電話裡麵說了什麼。

隻看到陸聞舟深沉的眸子蘊藏著湧,比窗外的夜還要深。

結束通話電話以後,他快速穿著服,“清雅又在鬧自殺,我過去看看。”

喬伊從床上坐起,白裡紅的上布滿了吻痕。

目灼灼看著男人,“可今天是我生日,你答應陪我一起過的,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

陸聞舟已經穿戴整齊,眉骨淩厲分明,目冷然看著。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懂事了,清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不等喬伊做出反應,房間的門已經被重重關上。

很快,樓下就傳來汽車的引擎聲。

喬伊從枕頭下麵出一個致小盒子。

低頭看著裡麵兩枚對戒,眼睛潤。

三年前被壞人堵在巷子口,陸聞舟為了救大傷。

主請纓留下來照顧。

一次酒後兩人發生關係。

陸聞舟當時問,要不要跟他往,但前提是他不能給婚姻。

喬伊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因為陸聞舟是暗四年的男人。

自那以後,白天是陸聞舟漂亮能乾的書,到了晚上,是他溫聽話的床伴。

天真的以為陸聞舟是的。

不跟結婚,是到原生家庭影響。

花費一天力佈置一個求婚現場,打算主向陸聞舟求婚,讓他走出心結。

可宋清雅的電話徹底讓清醒過來。

陸聞舟恐怕不是不想結婚,隻是結婚的物件從來不是而已。

喬伊苦地笑了一下,將戒指收起。

親手拆掉臺所有佈置。

獨自一個人開車出去。

隻是車子剛開出去不遠,小腹就傳來鉆心疼痛。

接著一暖流順著大往下淌著。

喬伊低頭一看,白真皮座椅已經被鮮染紅。

預不好。

立即撥通陸聞舟電話。

“陸聞舟,我肚子疼,你過來接我好不好?”

陸聞舟有些不耐煩:“喬伊,鬧脾氣可以,但要分時候!”

喬伊看著越來越多的,嚇得哭出聲來:“陸聞舟,我真的沒騙你,我肚子好疼,而且,我還......”流了好多。

沒等把話說完,電話裡就傳來男人冷漠無的聲音。

“喬伊,清雅現在人命關天,你也好意思鬧!”

喬伊被說得一愣。

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蒼白無力地笑了一下。

“你認為我在無理取鬧?”

“難道不是麼?”

男人厭煩的語氣中帶著一涼薄,刺得喬伊心口陣痛。

使勁咬著,手指死死攥著手機,用盡全力氣罵道,“陸聞舟,你混蛋!”

喬伊疼得出了一冷汗。

本想打個急救電話,可是手指虛弱無力。

最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的床上。

邊坐著閨韓知意。

看到醒了,韓知意立即起,心疼地看著:“伊伊,你怎麼樣?還疼不疼?”

喬伊木訥看著,“我怎麼了?”

韓知意猶豫一下說:“你懷孕了,醫生說你子宮壁本來就薄,再加上陸聞舟那個狗男人作兇猛,導致流產大出。”

喬伊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滿腦子都是‘懷孕了,但是孩子沒了’。

那是和陸聞舟的孩子。

雖然和陸聞舟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步,但那必定是第一個孩子。

喬伊不自蜷起手指,眼淚順著眼角落。

韓知意看到痛苦,忍不住將抱在懷裡,輕聲安。

“你剛做完手,不能哭的,聽話,等你好了,我給你介紹一群小狼狗,咬死那個狗男人!”

“陸聞舟那個死渣男,差點把你命折騰沒了也就算了,竟然還當著你的麵劈,他就不怕扯到蛋!”

喬伊的心臟比萬箭穿心還要痛。

冰涼的小手抱著韓知意,聲音哽咽得半天說不出話。

想著那個剛來就夭折的孩子,想著自己了七年的男人。

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許久過後,喬伊才開口說話。

“你看到他了。”

韓知意點頭:“他在四樓陪著宋清雅,你手的時候,我用你手機給他打電話,想讓他過來簽字,可是那個狗男人連線都不接。”

喬伊痛苦地閉了一下眼睛。

“知意,帶我過去看看。”

“你剛做完手,不能生氣。”

“有些事不讓我親眼看看,我做不了決定。”

韓知意拗不過,帶著去了四樓。

喬伊站在門外,看到陸聞舟正聲哄著宋清雅吃藥。

那個溫的眼神,那麼好聽的聲音,刺得喬伊心臟驟痛。

可等喬伊看清宋清雅那張臉跟自己有幾分相似的時候,好像瞬間明白了一切。

喬伊笑得有些悲涼。

回過頭跟韓知意說:“送我回去吧。”

——

喬伊再次見到陸聞舟的時候,已經是兩天以後。

躺在床上靜靜看著那個曾經深的男人。

真正到了要做決定的時候,的心依舊痛的要命。

陸聞舟或許看出來臉不好,沉聲問道:“已經兩天了,怎麼還疼?”

他以為是姨媽痛,以往都是疼一天就過去。

喬伊眼眶微燙,強忍著心底的緒。

一言不發。

陸聞舟坐在床邊,眉眼冷淡俊逸。

溫熱的手掌了一下額頭,聲音也低啞了幾分。

“你上次看上的那款包,我托人買到了,在外麵沙發上,起來看看。”

喬伊眼神無波無瀾看著陸聞舟。

“現在不喜歡了。”

“那給你換輛車,法拉利還是保時捷?”

看到喬伊半晌沒有回應,陸聞舟眉心微蹙。

“那你想要什麼?”

可能在他眼裡,就沒有用錢擺不平的事兒。

喬伊雙手攥著睡。

那雙清澈亮眸靜靜地看著陸聞舟。

有些發白的瓣微微張開。

“我想跟你結婚!”聲來:“陸聞舟,我真的沒騙你,我肚子好疼,而且,我還......”流了好多。沒等把話說完,電話裡就傳來男人冷漠無的聲音。“喬伊,清雅現在人命關天,你也好意思鬧!”喬伊被說得一愣。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蒼白無力地笑了一下。“你認為我在無理取鬧?”“難道不是麼?”男人厭煩的語氣中帶著一涼薄,刺得喬伊心口陣痛。使勁咬著,手指死死攥著手機,用盡全力氣罵道,“陸聞舟,你混蛋!”喬伊疼得出了一冷汗。本想打個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