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撿垃圾的贅婿

道一旦離婚,陸銘接下來的人生,隻有死路一條。陸銘想要好起來,希給自己一些希,於是他經常撿瓶子賣錢的方式去福利院看孤寡老人。希有一天老天開眼,讓他一覺醒來,自己這全的怪病,就突然好起來了。畢竟,周倩想他活,可是在這家裡,想讓他死的人,大有人在。丈母孃王雪梅,便是其中之一。“喂媽,怎麼了?”正在這時,王雪梅恰巧給周倩打來了電話。“倩倩,你現在馬上來公司,隨我去梁城出一趟差,見一個重要的投資人,公司資金...應城淮海公園。

一個年輕漂亮的熱,一邊低頭刷著手機,一邊將手裡的飲料瓶隨手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接著,跟在他後的一位男子,雙眼放,像是嗅到了獵一般,立刻走了過去,將那飲料瓶子,放進了右手提著的編織袋裡。

“今天收獲不錯,應該能賣不錢了。”

陸銘欣喜的看著編織袋中滿滿的瓶瓶罐罐,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微笑著走出公園。

“年紀輕輕,乾點什麼活不好,居然撿垃圾?”

“就是,看著帥的,也太沒出息了。”

公園,路過的大爺大媽指指點點,搖頭嘆息。

更有甚者,直接投來鄙夷的眼神。

陸銘角出一苦笑,對於這些言語,他似乎早已習慣了。

可每次聽到,他心中仍還是覺得不好。

電話鈴聲這時響了起來,陸銘掏出看了一眼上麵的備注,立刻是強裝出一副微笑的表,深吸口氣後道;“喂,老婆,怎麼了?”

“你還有臉問我怎麼了?都幾點了?還不回來做飯?”

“再不回來永遠也別回來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盛怒的聲。

“不是,老婆……我……”

陸銘還沒來得及解釋,電話便已被對方結束通話了。

“哎……”

他長嘆了口氣,當下也不敢耽擱,急忙風急火燎的往家裡趕去。

半個小時後……

應城江北富豪別墅區。

一棟豪華的歐式別墅前,陸銘氣籲籲、一臉蒼白的提著編織袋走進了別墅。

一進客廳,沙發上一名穿著居家服和拖鞋的,雙手抱,翹著二郎,正坐在那裡生著悶氣。

名為周倩,是這棟別墅的主人,也是應城一家有名的服裝設計公司老總的獨生。

同時,也是陸銘的妻子。

可陸銘贅周家兩年,自從生了那場怪病之後,連周倩的手都不曾過。

周倩睡臥室,他就隻能睡沙發,周倩睡沙發,他就隻能睡地板。

不僅如此,原本年輕有為的陸銘,生了怪病後,乾不了任何的力活,平常連跑幾步都十分費勁。

平時周倩忙著幫自己的丈母孃打理公司事務,而陸銘,則還需要照顧周倩的起居、什麼洗服做飯,打掃衛生,一點也不能。

“老婆,你看,我今天撿了不瓶子,待會兒賣了應該能給福利院的老人們購置一些生活必需品了。”

陸銘著氣,慘白著臉走向了周倩。

“給我停下!”

周倩像是躲避瘟神一般的躲開,怒目圓瞪的指著編織袋道:“我跟你說了多次了!這些垃圾,不要往家裡帶,這裡是別墅區,不是垃圾場!”

周倩快要發瘋了:“平時我沒給你零花錢嗎?還嫌不夠丟人?你是上天派來害我周倩一生的嗎?”

聞聽此言,陸銘有些紮心,委屈的道:“老婆,你給的那些零花錢,都被媽給扣下來一半了,而且,我現在的,也做不了任何工作,撿一些瓶子賣了,去問福利院的老人,積點德,為社會做點好事,說不定我的病就好轉了呢。”

“陸銘,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看看你自己,都啥樣了,還想著做好事?你不嫌丟人,我嫌,行了嗎?”周倩氣急敗壞的道。

“老婆,你了吧,我去做飯吧。”

陸銘說著,就往廚房走去。

“行了行了,先休息會吧,看你現在像是一副隻剩半條命的樣子。”

周倩擺了擺玉手,長舒一口氣後道。

“謝謝老婆。”

陸銘心中有些溫暖。

雖然這兩年來,周倩總是嫌棄他這,嫌棄他那,可他知道,心深,周倩還是關心自己的。

當初他生病時,周倩不顧丈母孃王雪梅的反對,花了無數的錢,遍尋名醫給自己治病,每日以淚洗麵,這些陸銘都記在心裡。

並且周倩從未提出過離婚,因為,知道一旦離婚,陸銘接下來的人生,隻有死路一條。

陸銘想要好起來,希給自己一些希,於是他經常撿瓶子賣錢的方式去福利院看孤寡老人。

希有一天老天開眼,讓他一覺醒來,自己這全的怪病,就突然好起來了。

畢竟,周倩想他活,可是在這家裡,想讓他死的人,大有人在。

丈母孃王雪梅,便是其中之一。

“喂媽,怎麼了?”

正在這時,王雪梅恰巧給周倩打來了電話。

“倩倩,你現在馬上來公司,隨我去梁城出一趟差,見一個重要的投資人,公司資金鏈出了嚴重的問題,現在隻有你能救公司了啊!”電話那頭,傳來王雪梅焦急的聲音。

陸銘走了過去,在一旁聽著。

“媽,什麼意思?我沒聽懂。”

“對方投資人是你的遠房表親,他兒子從小就對你有意思,這次指名道姓要我把你帶上,倩倩,對方一表人才,英俊瀟灑,這可是你的絕佳機會啊,媽不會害你的。”

聞聽此言,陸銘在一旁臉難看。

“媽,你胡說什麼呢,我已經結婚了。”周倩看了一眼一旁的陸銘,無奈的道。

“別提那個窩囊廢,提他我就來氣,我們周家真是倒了八輩子黴,才上這麼個掃把星,一的病死又不死,還整天撿垃圾丟人,真是個死垃圾!這次媽把話撂這兒了,你要是不去,我就把那廢趕出去,讓他滾!”

電話瞬間無的結束通話了。

“老婆,你真的要去嗎?”陸銘在一旁眼含希,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不去能行嗎?”

周倩不耐煩的吼了他一句,就開始回房收拾行李去了。

陸銘站在原地,委屈的雙拳,雙眼紅。

他心暗嘆著:“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有命中註定……”

這尷尬的人生哪……臉走向了周倩。“給我停下!”周倩像是躲避瘟神一般的躲開,怒目圓瞪的指著編織袋道:“我跟你說了多次了!這些垃圾,不要往家裡帶,這裡是別墅區,不是垃圾場!”周倩快要發瘋了:“平時我沒給你零花錢嗎?還嫌不夠丟人?你是上天派來害我周倩一生的嗎?”聞聽此言,陸銘有些紮心,委屈的道:“老婆,你給的那些零花錢,都被媽給扣下來一半了,而且,我現在的,也做不了任何工作,撿一些瓶子賣了,去問福利院的老人,積點德,為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