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19)

沒有跟你說清楚,其實你的房間在隔壁。”謝寧說完這句話,肉眼可見青黛的臉變得更紅。也是,因為他這句話,她應該也意識到了這是誰的房間吧……青黛抬起一張緋紅的小臉,雙手在後麵抓的更緊了。剛準備開口說些什麽。房門突然又被人敲響。青黛下意識往旁邊縮了縮。謝寧眼尖注意到她這個小動作。下一刻,自己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往前站了一步,用挺拔的身軀擋住了女孩嬌小的身影。門鎖哢嚓一聲,房門就被人推開了。從門板...洛科揮了一揮手,站在青然身後的人,直接攥著她的頭發一扯,暴露出整張臉,用的勁兒彷彿要把他的頭皮扯下來。

慕言看清了那張臉。

也正是因為看見的那張臉,所以才感到內心震動。

這個人他認識。

在跟青黛發生關係的那天晚上,他就已經讓國防安全域性封鎖了一切關於青黛的訊息,而在她的親屬關係中有一個妹妹就是他們的隊員。

當時他鬆了一口氣,因為特殊隊員的身份訊息是被保密的,任何人都查不出來。

慕言並沒有使用這部分特權去窺探到底是誰,做他們這一行的,即便知道有同伴,但是少知道一個真實身份同伴就少一分危險。

但是既然已經知道了有這麽一個人存在,慕言隻要留心就能辨認出到底哪一個是她的妹妹。

可以說在這一刻慕言心中千回百轉,幾乎把即將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都思考了一遍。

殺手對危機的敏銳感都是一等一的,更何況他是一個披著殺手皮的警察。

幾乎是在話音一落,慕言就感覺到一道淩厲的視線。

這種肆無忌憚的打量,是來自洛科的。

教父或者說洛科一旦對某個人產生懷疑,對方在他心中就一直會打上問題標簽,幾乎不可能洗去。

所以他三番四次試探,每一次慕言都應對的很好,但是他仍然不能完全放下心來。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曾經幫助過他安全度過許多次生死存亡。

所以他心中始終留著一線。

慕言內心的震動隻留存在那一秒鍾,在那之後,他完美的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麵無表情的抬頭。

“這次的生意刻不容緩,如果再不恢複經濟鏈,恐怕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黑幫的處境都很困難,你擅自打草驚蛇,還要浪費時間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多久?”

這應該是慕言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流露出一種厭煩的情緒。

即便是共事了這麽長時間的黑幫兄弟,都沒見過他一口氣說這麽長話的。

兩個城府深厚的男人對視,良久,洛科才緩緩一笑,眼中冒頭的尖銳,暫時被收回去。

“你說的對,先把她帶下去,等生意做完了再行處置。”

在沒有摸清臥底和警方之間的聯絡方式的時候,如果殺人滅口無疑是打草驚蛇,又會讓他們這一次計劃周密的交易再次滯後。

但是看守一個經驗豐富的刑警也同樣不容易。

言外之意,他還需要慕言。

有的時候,交鋒就在這一瞬間。

很顯然,西爾維亞並沒有聽出來他們話中的鋒機,隻是狠狠的看著被拖下去的青然。

解決了一個,心情舒暢,就是不能讓她立馬就死在手下……

包廂裏恢複了往日的熱鬧,就在慕言提起來的心稍微放下的同時,洛科撫了撫拇指,話風一轉。

“這段時間黑幫出的事太多了,那群刑警馬上以為黑幫是個任人隨意宰割的地方!”

慕言以多年的直覺感覺到這話並非空穴來風,他後背浮現出一層冷汗,突然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教父標誌性的三角眼中浮現出一抹陰霾和一絲凶狠。

“一個孕婦,一個臥底,總要解決一個殺雞儆猴吧。”

洛科勾了勾唇,像一條嗜血的毒蛇。

“二首領,這個選擇就交給你。”

********

今天奮鬥了一天,太困了,隻有一更,家人們晚安(︶︿︶)

ps:倒計時隻有兩天啦,衝衝衝!小禮物刷起來!!堅持就是勝利!感!!!期待期待期待!!!』〖太太這次畫的女鵝也好美呀!(扭曲爬行)(發瘋尖叫)〗這條評論下麵還掛了一張圖,是漫畫男女主的合影。那個眉眼彎彎的小姑娘,跟青黛有著六分的相似。……謝寧回過神來,一抬頭就看見鏡子裏反射出自己毫無知覺揚唇的模樣。等他反應過來自己這種極為不正常的狀態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想到這裏,謝寧低下頭看著手機上的那條簡訊,很快就回複一個好過去。然後過了一分鍾,他又編輯了一條簡訊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