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絕愛魔尊×純真神女19

…”賢妃被捆在椅子上,卻還是十分高傲地惡狠狠地說:“聖上怎麽可能會在這裏,他大概就是在處理你那無辜的爹吧。”南宮煊陰沉沉的聲音從賢妃背後傳入她耳中,“賢妃!”頓時,賢妃眼睛就瞪得像快要掉出來一樣,低著頭自言自語,“聖上怎麽可能來我宮中。”突然抬起頭陰狠地盯著蘇意綿,“是你對不對,你故意把聖上喊到這裏來,故意激怒本宮,讓本宮說出這些話。”賢妃使勁地搖晃著身體,想要掙脫出來,這架勢估計是很想打蘇意綿。...魔族大軍經過一年的休整,已經完全恢複,正磨刀霍霍向人間。

雖然蘇意綿已經做到了使魔界草木煥生,但魔界百姓依舊生活在黑暗之中。

寢宮。

蘇意綿一隻手拉著扶餘清的衣袖,一隻手摸著自己的肚子。

“夫君,我們的孩子已經八個月了,你可不可以再等等,能不能等孩子出生再出發?”

扶餘清知道她是在拖延時間,但是再等兩個月又何妨。

扶餘清坐在她身邊,用手覆蓋著蘇意綿摸著肚子的小手。

“好。”

蘇意綿雙眸微張,有些不敢相信他這麽輕易就答應了。

她知道魔族大軍的七大將領早就開始催他下令,出發攻占人間界。

一次又一次的會議,一本又一本的奏摺,越來越高漲的士氣,彷彿下一秒他們就要啟程。

扶餘清回望她的雙眸,“你就安心養胎,其他事都不必憂愁,一切有我呢。”

一年時間已到,他不是沒有發現小神女在騙他。

明明他已經徹徹底底愛上小神女,小神女也隻是能夠讓草木煥生,並不能使魔界日夜更替。

但小神女懷上了他的子嗣,他很高興,魔宮上下很高興,城內百姓同樣高興。

魔族和人族一樣重視子嗣,之前那麽多的魔族女子向他投懷送抱,其實也有他屬下的授意,隻不過他全部拒絕了。

現在小神女再過兩月就到預產的日子,他當然不會離開她去打仗。

想必其他人也會讚同他的決定。

扶餘清到達議政廳。

七大將領和其他小將領討論十分熱烈,看到尊上出現,齊齊行禮。

扶餘清早早和古昊做好計劃,打算一唱一和。

古昊喊著:“尊上,不如等魔後生產完再讓大軍啟程吧,尊上要以子嗣為重啊。”

扶餘清擺擺手,“我與大軍約定好,休戰就是一年,哪裏可以出爾反爾,說話不算數。”

古昊跪地大喊:“可是,若尊上帶領大軍去人界,就不知多久才會回來,留魔後一個外族人在魔宮,恐怕、”

有時候話未說盡,反而比話完完全全說出來效果要好,因為大家自己會腦補。

烏將軍說:“嘿呀,古昊侍衛說得有道理,像我家娘們有孕時,都要我陪著,離開一步都不行,最後生了一個健康的小子。”

烏將軍這話既有讚同古昊的意思,又有自我炫耀的意思。

烏將軍繼續說:“魔後已經八個月了吧,再過兩個月就生了,不如就等生完再啟程吧,這麽多年都等了,也不在乎這兩個月了。”

烏將軍在這件事上還是比較能共情魔尊的,畢竟他也是有妻有子之人,他是過來人。

其他將領也是左顧右看,大家也都是猶豫不決,發兵佔領人界很重要,但是魔尊的子嗣同樣重要。

扶餘清看這個情況繼續加一把火,“你們不必再議,就這麽決定了,即刻啟程,說不定一兩年我們就成功了。”

古昊繼續喊:“尊上,我知道您胸懷大義,舍小家顧大家,幾千年來做出的貢獻,大家都曆曆在目。”

“但屬下還是希望您為您的子嗣考慮,畢竟也就延遲兩個月而已,想來大家也都讚同,大家說對不對。”

古昊這段話其實包含了兩層意思。

一是把尊上幾千年來的貢獻點出來。

他上位前,魔界弱肉強食,殺魔無罪,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他上位後,魔界除了無草木無日月,其他都和人間相似,人間有的活動,他都學過來,安在魔界,百姓也算安居樂業。

二是,也就延遲兩個月換魔尊子嗣平安降生,大家不讚同的話,就是不希望魔尊子嗣平安降生。

古昊這話一出,還有剛才烏將軍的言語,堵得其他人想說什麽,也都不說了,就沉默著同意了。

扶餘清才假意沉重地開口:“既然如此,那就依眾位所言,等吾孩子降生後,再啟程。”

——

兩個月後。

生產當天。

魔族穩婆為魔後加油鼓勁,“魔後,加把勁,孩子很快就出來了。”

蘇意綿感覺肚子墜墜的,沒有其他的感覺,今早感覺自己要生了的時候,她就立刻服用了藥丸。

這個藥丸可以幫助她生產順利,不用經曆生子的疼痛。

她也是見過其他神女生子的,哭喊得驚天動地的,把她嚇得根本不敢再去看神女生子。

好在她有個神器,神器裏有很多藥丸。

在懷胎的十個月裏,一有孕期反應,她就找到對應的藥丸吞下,十個月她輕鬆度過。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孩子順利出生,一聲響亮的啼哭聲響徹產房。

穩婆抱起孩子給蘇意綿看,“魔後,小殿下是個男孩子,長得可俊了。”

蘇意綿抬眸看了一眼,確實好看,就像她見過的其他神女的孩子一樣白白胖胖。

孩子有她神力的滋養,不像人族孩子那樣剛出生時紅紅皺皺的。

啼哭聲也傳到產房外,等候的扶餘清等人的耳朵裏。

剛聽到孩子的啼哭聲,大家唇角還沒勾起,就感覺到天空上有一束陽光射進。

所有看到這束陽光的人,我們的表情全部是雙眼瞪大,嘴巴張大,下巴好像快要掉到地上的那種。

沈阿梨拉著古昊的胳膊,“我我我沒瘋吧,我竟然看到了陽光。”

古昊看看光束,看看有光輝灑著的沈阿梨的臉,愣神不語。

沈阿梨喊他,“古昊,你快說啊,你有沒有看到,你沒看到,那就是我瘋了。”

古昊回神,“看到了。”

沈阿梨道:“那你必須履行你的承諾,你說的隻要魔界出現陽光,你就和我在一起。”

古昊點頭,抱住沈阿梨,兩人都是喜極而泣。

其實他不是不喜歡沈阿梨,隻是魔界要攻打人間。

他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因為意外死去,不敢回應她。

但是現在魔界有陽光了,有陽光,也許也會有月光。

那麽,他們完全不用再打仗了,他可以和阿梨好好在一起了。

扶餘清傻站在原地,看看天,也看看產房。

他明白了,小神女根本沒騙他,小神女說能讓日月更替,就能讓日月更替。

她並沒有在說謊拖延時間,隻是這日月更替的條件,或許是生下他的子嗣。證自身存在。蘇意綿和係統,從繫結開始,兩者的生命就緊緊聯係在一起了。蘇意綿恢複意識,同時也恢複了現代世界的記憶。身為農女的那個世界的記憶,被好好儲存起來了,如果蘇意綿之後想要重新去看看那個世界的記憶也是可以的。這時,所有的穩婆都已經到達,開始快速而有秩序地為貴妃平安生產,做各種準備。“娘娘,您終於醒過來。”綠檸一直在喊著貴妃,希望把她喚醒,現在她終於蘇醒了。穩婆道:“娘娘,您使勁,孩子很快就會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