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實人離婚 天降係統

家的事還是打聽。”“可惜老徐這老實人了。”……後的議論,徐福海沒聽到,就算是聽到了,他也不會在意。從結婚到現在,整整十六年了,老婆周娜對他從來都是冷言冷語,沒有一點熱乎勁。每次想起兩個人的開始,徐福海的心裡都一陣。原以為校花主垂青,是老天爺的恩賜,事後才知道不過是人家在外麵玩夠了,想找個老實人好好過日子。而徐福海,就是那個眾人眼裡的“老實人”。這十六年,徐福海忍著周娜一家無數的白眼、嘲諷甚至謾罵,...“徐福海,這婚我離定了,你要是個男人就現在過來辦手續!”

電話裡傳來妻子周娜咄咄人的聲音,手機聽筒質量不好,外擴有點嚴重,瞬間讓辦公室裡安靜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徐福海平靜地說道:“好。”

說完這個字,他站起來走出辦公室,到隔壁和周主任請好了假,背起包走出門去。

關上門的那一刻,辦公室裡立刻響起了陣陣言論的聲音。

“又鬧離婚呢?這是第幾次了?”

“老徐也是倒黴,找這麼個老婆,當牛當馬十幾年,伺候一家老小,人家還看不上他。”

“這年頭,老實有什麼用,沒錢怎麼做都是錯的。”

“老徐其實可以了,每月一萬多的工資如數上,一年到頭騎個小電,連車都捨不得開。”

“他省錢有什麼用,聽說他老婆周娜一個月化妝品都要好幾千,還有他那個不學無的小舅子,據說在網上賭錢輸了二十多萬,都是老徐填的坑。”

“哎,我可聽說,他老婆家裡馬上要拆遷了,這時候提離婚,怕是不想讓老徐分錢吧。”

“行了行了,別人家的事還是打聽。”

“可惜老徐這老實人了。”

……

後的議論,徐福海沒聽到,就算是聽到了,他也不會在意。

從結婚到現在,整整十六年了,老婆周娜對他從來都是冷言冷語,沒有一點熱乎勁。

每次想起兩個人的開始,徐福海的心裡都一陣。

原以為校花主垂青,是老天爺的恩賜,事後才知道不過是人家在外麵玩夠了,想找個老實人好好過日子。

而徐福海,就是那個眾人眼裡的“老實人”。

這十六年,徐福海忍著周娜一家無數的白眼、嘲諷甚至謾罵,但為了兒,他都忍了下來。

兒徐然,是他唯一的神支柱。為了給一個完整的家,老徐忍辱負重,不爭不吵,一直忍到了現在。

直到昨天晚上,兒把大學錄取通知書到他手上,輕輕抱著他說道:“爸,你和我媽離婚吧,別擔心我,我已經長大了。”

十六年,了無數委曲都沒掉一滴眼淚的徐福海,那一刻淚如雨下。

原來,兒心裡什麼都明白。

兒的一句話,讓他覺得這十六年的所有委曲,所有不公,值了。

哭過那一場之後,徐福海也徹底放下了。

這兩天,徐福海一直有預,周娜有可能又要和他鬧離婚,原因嘛,自然是們家的老房子馬上要拆遷了,馬上要變富婆的周娜,自然更看不上他這個窩囊廢了。

還有一個原因,徐福海說不出口。

婚前,曾經和周娜有過一段的馬振東,聽說前些天剛剛離婚。

這麼多年,周娜一直和他藕斷連,為了孩子,徐福海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周娜自以為天無的演技,在徐福海眼裡是那麼可笑。

雙一流大學碩士研究生,智商商均線上,又怎麼會看不穿周娜的那些小把戲。

隻不過,心已經徹底涼,無所謂罷了。

騎著那輛十幾年隻換了一次電瓶,早已經看不出油漆的電車,穿過幾條街道,來到民政局門口。

一眼看到了家裡那輛銀的a4l,這輛車買了六年多,除了幾次周娜喝多了讓他開車接送,徐福海開過的次數屈指可數。

車門開啟,一時尚打扮的周娜下車,手上拎的是上週剛用他的年終獎買的gucci新款手袋。

“想通了?肯離了?”

周娜走到徐福海麵前,看著這個和自己過了十六年日子的男人。

長像平平、鬍子拉茬、材發福,一服皺皺,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都不知道,自己堂堂校花,是怎麼和這樣的一個男人過了十六年的!

如果不是那次失喝多了酒,一時沖,和這個傢夥有了孩子,又一時頭腦發熱,打死都不會和這個男人結婚!

“想通了,離吧。”

徐福海的聲音平靜無比。

“好,那就按我們之前說的,家裡一切財產歸我,你凈出戶,兒歸你。”周娜又重復了一下自己的條件,說完盯著徐福海,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

“好。”

這一次,徐福海的回答更簡單,隻有一個字。

眼前的這個人,早已經消耗盡了他的所有熱和力,懶得多說一個字。

“行,既然你考慮清楚了,那……那就辦手續吧。”

看到徐福海答應得如此果斷,竟然沒有像之前那樣苦苦挽留,本應該高興的周娜,居然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

大概是覺得,像徐福海這樣的老實男人,離開了自己什麼都不是,本該出痛苦狼狽的表吧。結果看到對方居然一臉平靜,沒有看到自己想看的那一幕,所以有些意外。

周娜自然不知道徐福海心裡的,那個自己用十幾年工資供養的房子,於他而言本是抑無比的牢籠,如今一朝解,又哪有什麼痛苦而言?

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民政局,不到半個小時,所有手續辦完,兩個人的手上,多了一本紅的離婚證。

走出民政局大門的那一刻,徐福海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有一道無形的枷鎖終於開啟,整個人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

“家裡還有一些你的東西,你什麼時候過去收拾?”

臨上車前,麵對一言不發的徐福海,周娜有些心虛,忍不住沒話找話地問了一句。不過話一出口,又有些後悔,自己現在已經和這個男人離婚了,就算他知道了那些事又怎麼樣?

“不用了,你都扔了吧。”徐福海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向著自己的電車走去。

他這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卻讓周娜心裡沒來由地湧上一火,心裡惡狠狠地想道:“徐福海,你就是個鄉下來的窩囊廢,裝什麼誌氣!離了我,你什麼都不是!”

咬牙切齒了幾句,轉上了車,打電話給自己的好姐妹林雪,語氣歡快地說道:“大,姐們兒今天終於自由了,晚上陪我酒吧通宵走起,今天不醉不歸!”

電話那頭,正在做spa的林雪一愣。

那個老實人居然答應和周娜離婚了?

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不過這下自己終於找到做伴的人了,想想還開心的。

電話裡愉快地答應了要求,躺回按床上繼續spa,著技師對自己那對規模驚人的山峰細心的嗬護,林雪眼裡卻有些幽然。

空有傲人的本錢,卻釣不到中意的金婿,前夫渣就罷了,還是個偽高富帥,想起這事就鬧心。

周娜那個老實人老公倒是不錯,脾氣好,還燒得一手好菜,可惜就是錢掙得太。

周娜總說徐福海長得不好看,林雪倒覺得看著順眼的,就是胖了點,林雪覺得他年輕的時候應該帥的,不然周娜也不會看上他。

“唉,想什麼呢,閨剛離婚,就惦記人家老公,自己可真是的。”

到有些好笑的林雪搖搖頭,繼續專心按。

徐福海可不知道自己前妻剛辦完手續,就約了閨慶祝,不過現在做什麼事都和自己沒關繫了。

終於走出了那個讓自己抑十六年的家,盡管此刻一無所有,但卻擁有了自由!

這一刻,徐福海到從未有過的輕鬆。

抬頭看向湛藍的天空,他第一次看到了未來。

“徐福海,恭喜你,重獲新生!”

站在破舊的電車旁,徐福海閉著眼,仰天空,輕聲對自己說道。

“恭喜宿主獲得自由,繫結神豪人生係統!”

“新手基金100000000元已發放!”

突然響起的提示音,嚇了徐福海一跳!

“什麼況?難道是太開心了,出現幻聽了?”

想著剛剛聽到的那聲提示,徐福海一愣。

“嘟嘟!”手機傳來一陣震。

掏出手機,看著鎖屏介麵上那條工商銀行提示簡訊,徐福海眼睛瞬間睜大。

有些抖地點開那條帳簡訊,徐福海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億!

徐福海那張從未超過一萬五千元的銀行卡,此刻一個億的餘額,正安安靜靜地躺在上麵!

我也是有係統的人了?

一個小目標,這麼輕鬆就實現了?

難道是老天爺可憐自己,終於顯靈了?

看著外屏早已碎得不像樣子的大米手機螢幕,徐福海彷彿陷夢中一樣!

“哎,你走不走啊。”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響起,將徐福海拉回了現實。

看著那個推著電車的男人,顯然是看中自己停車的地方了。徐福海連忙將手機裝回口袋,把自己的電車推出來。

這個過程中,徐福海也慢慢冷靜了下來,接了自己擁有係統的現實。

畢竟是心的中年人,麵對如此不可思議的事,徐福海盡管心震驚狂喜,但總算沒有當眾失態。

隻是,目中卻充滿了火熱!

從這一刻起,他要徹底和平凡苦悶的過去說再見,活出一個彩無比的人生!他知道了那些事又怎麼樣?“不用了,你都扔了吧。”徐福海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向著自己的電車走去。他這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卻讓周娜心裡沒來由地湧上一火,心裡惡狠狠地想道:“徐福海,你就是個鄉下來的窩囊廢,裝什麼誌氣!離了我,你什麼都不是!”咬牙切齒了幾句,轉上了車,打電話給自己的好姐妹林雪,語氣歡快地說道:“大,姐們兒今天終於自由了,晚上陪我酒吧通宵走起,今天不醉不歸!”電話那頭,正在做spa的林雪一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