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蜂毒

嗡嗡,登時驚起蜂無數。“這是怎麼說的?”掌燈時分,魏父清泰急急從外回來,不及褪下服,便急急奔進宅。清泰妻、婉兮母楊氏迎上來,也是一臉的憂之外,又掛滿了歉意:“老爺趕回來了?老爺在宮裡的差事可還順當?”清泰職“包大”,漢稱“管領”,主管蜂田採供奉廷;除此,還要每兩個月進務府中值,負責宮灑掃、採買等事。這個月正是清泰應差,他剛離開莊田進宮沒幾天,沒想到就出了這麼檔子事兒。“我能不回來麼?!宮裡的差事自...【楔子】

1928年,乾隆帝裕陵。

隨著一聲轟隆巨響,沉睡百年的地宮被打破了寧靜,東陵大盜孫殿英帶兵炸開裕陵地宮大門!他們渾然不管這裡安葬著一帝二後三皇貴妃,隻顧劫掠,將幾人的骸翻扯在地。突地,有人驚聲尖:“……這個人,竟竟然沒有腐爛!”

“胡說八道!都死了150多年了,怎麼能沒爛!”

那人又哆哆嗦嗦說:“是,是真,真的!……”

衆人執著火把聚攏過去——歷經153年,那個冠的子,含笑可掬,眉目如生。

不管那些強盜如何猜測,都靜靜睡著,彷彿153年的時從未曾遠去。依稀在的夢裡,依舊是紫城的紅牆碧瓦,六宮黛環佩叮噹、裾婆娑,齊聲道:“恭請皇上聖安……”

【正文】

公元1740年,即乾隆五年。

京北,皇室莊田。

正是盛夏,湛藍湛藍的天兒底下,漫山遍野開滿了花兒,大羣的蜂穿梭花間採。

這是一蜂田,由務府管領下正黃旗包人耕種和管理。所得蜂供奉宮,供膳房做餑餑、藥房和藥所用。

時年十四歲的魏婉兮高高坐在一個崗子上,兩手託著香腮,兒懸在半空,遙遙著這一片青空花田。可是那樣明的天和花卻都無法趕走眼底迷茫的惆悵。

已經獨自一個人在這兒坐了兩個時辰。

再坐久了,娘會派人來找。此時萬般雜念都得摁下,須下狠心了。

深吸口氣,從手邊的陶罐子裡掏出蜂塗了自己滿臉滿,然後一咬牙,照直了衝進了花田裡去。

嚶嚶,嗡嗡,登時驚起蜂無數。

“這是怎麼說的?”

掌燈時分,魏父清泰急急從外回來,不及褪下服,便急急奔進宅。

清泰妻、婉兮母楊氏迎上來,也是一臉的憂之外,又掛滿了歉意:“老爺趕回來了?老爺在宮裡的差事可還順當?”

清泰職“包大”,漢稱“管領”,主管蜂田採供奉廷;除此,還要每兩個月進務府中值,負責宮灑掃、採買等事。這個月正是清泰應差,他剛離開莊田進宮沒幾天,沒想到就出了這麼檔子事兒。

“我能不回來麼?!宮裡的差事自然要,可是眼前這事兒豈不更是要腦袋的!下月就是三旗的秀引見之期,去歲咱們九兒便以病請免,累參領大人、佐領大人數度親自垂問,唯恐咱們有包藏之嫌。太爺也從宮裡發過數封家書,反覆諄囑定不可在此事上出了岔頭,恐累及全家。今年若再不能應選,你讓我怎麼向太爺和上頭待?”

作爲三旗包子,年滿十三,就要應務府每年一回的秀引見。務府選秀有別於八旗子選秀,選中者並非爲嬪妃,而隻爲子,服侍帝後與各宮主子的起居。若有在籍子未經引見便自行婚嫁,或者有瞞、謊報者,會連累家族與上頭主管員獲罪。

楊氏也是滿麵愁容:“引見子的規矩咱們自然是不敢違的,可是咱們九兒偏兩回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了邪風。九兒的質老爺豈有不知的,實在並非故意爲之,真真兒怪不得咱們九兒,也怪不到咱們家啊。”

說著話,已是走到兒房門前。

清泰嘆了口氣:“也隻好先看看形,再做定奪吧。”

房,魏婉兮聽得門外靜,便連忙起了。

回首後妝奩鏡子裡,那清麗靈的眉眼間印著片片的紅,像是沒搽勻的胭脂。雖則礙眼,卻竟然毫無損姿容,忍不住幽幽嘆息一聲。

清泰和楊氏前後走,魏婉兮忙上前蹲:“請爹爹大安。”

清泰的目朝魏婉兮兜過來,能知到那目裡蘊含的不快。幸好母親先迎上來扶起,笑叮囑:“該阿瑪。雖則咱們是旗鼓佐領下的漢姓人,可也是在旗,一切禮俗皆應按旗俗辦理,再不是旗外漢人。更何況你將來指不定要進宮伺候,這般小事便皆不可再有半點行差踏錯。”

魏婉兮忙俯首聽訓:“是,兒記下了。”

清泰沉著臉走上前來,左右細看,見兒麵上隻有片片紅斑,卻沒有去年那般瘮人的疙瘩,這才鬆了口氣:“還好,不似去歲那般嚇人。還有一個月,還來得及調理。”

魏婉兮心底一梗,仰首向父親,目中瀲灩一閃,卻被楊氏忙拉了一把。楊氏向清泰賠笑:“老爺說的是。”

魏清泰這才點點頭,轉便朝外去。

楊氏在兒手腕上一掐,以示警告,回頭便連忙跟上清泰:“老爺這是哪裡去?今晚上不在家歇一宿麼?”

清泰腳步未停,一路又走出家門去:“宮裡的差事哪裡敢有半點怠慢!所幸沒有大礙,我這便連夜趕回去了。你在家中好生找個大夫替九兒看著,務必不可再出差池。否則咱們一家的命,就敗在這丫頭手裡了!”

楊氏迭聲稱是,目送清泰上馬遠去,這才立在家門口深深嘆了口氣。

夫君的擔心,懂;可是爲母親,兒的心思又豈有不疼惜的?

見爹孃都離去,魏婉兮懊惱坐回妝奩前,已是紅了眼睛。

“去年好歹還起了一臉的疙瘩,大夫也囑咐不能見風,更不便見人,這才避過了了引見。可是今年隻紅了這麼幾塊而已,這又怎麼說?”

立在一邊的丫頭二妞也替魏婉兮著急:“姑娘,我也都去打聽了。老蜂農都說這蜂咬啊,起初是最厲害的,別說起一臉的疙瘩,有的還會送掉命呢!可是興許是蜂子咬過之後,裡就存了老的蜂毒,於是其後再遇蜂子咬,倒沒那麼嚴重了。頂多也就如姑娘這般,臉上起幾片紅就罷了。”

婉兮懊惱不已:“早知這樣不頂事,又何苦還連累了旁人。”

二妞也點頭:“倒不知那兩位公子……”話未說完,魏婉兮給一把攔住。宛兮指指門外,悉悉索索傳來挲的聲響。

“還知道這回不頂事了?”簾子一挑,楊氏嘆著氣走進來,“虧你今年白白又冒這樣的險!”

魏婉兮黯然起,奔過來抱住楊氏的手臂:“孃親……”

楊氏拍了手背一記:“又忘了!額娘。”

“額娘,”婉兮鼻尖發酸:“兒不願進宮。”

“額娘何嘗捨得你?”楊氏也抱住兒,噙住滿眼的淚:“那宮裡又哪裡是兒家的好去?更何況咱們是包人,進宮也是當奴才的。即便千萬裡選一偶有獲皇上垂青的,將來的位分上也總有限製,又如何與正旗人家的閨秀格格們相比呢?”

【深宮多怨,難得未惋惜。】兒上了邪風。九兒的質老爺豈有不知的,實在並非故意爲之,真真兒怪不得咱們九兒,也怪不到咱們家啊。”說著話,已是走到兒房門前。清泰嘆了口氣:“也隻好先看看形,再做定奪吧。”房,魏婉兮聽得門外靜,便連忙起了。回首後妝奩鏡子裡,那清麗靈的眉眼間印著片片的紅,像是沒搽勻的胭脂。雖則礙眼,卻竟然毫無損姿容,忍不住幽幽嘆息一聲。清泰和楊氏前後走,魏婉兮忙上前蹲:“請爹爹大安。”清泰的目朝魏婉兮兜過來,能知到那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