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被逼迫

兩年一直依靠挖野菜,賣點草藥艱難度日,大伯母朱氏還明目張膽的搬走了家所有值錢的件。更讓絕的是的婚姻大事也落到了爺爺和大伯母頭上,的爺爺一直都不待見一家人,就算爹孃去世,爺爺都冇來看一眼。最近一段時間朱氏更是與山外的那些婆走頻繁。一直以為,隻要自己乖巧一點,等到年紀合適能找一戶人家嫁了也算是解了,可冇想到朱氏最終還是把如意算盤打在了的頭上,居然要把賣給那臭名昭著的李員外。低矮殘破的院子外麵,站著很多...永寧村地秦魯大山深,是一個差不多與世隔絕的小村莊,若是村子裡麵的人想要去離得最近的鎮上,走山路也得來回一天的時間。

坐落在山穀中的二十幾戶人家過著半獵戶半種地的生活,饒是如此,很多人家依舊不夠溫飽,所以在為兒挑選婚事這件事上,家家戶戶都比較慎重,很多人家都盼著養一個兒嫁一戶好人家,這樣他們就有機會離開這十萬大山。

寒風瑟瑟,低矮破舊的茅草棚前,郭香荷被兩位約莫十五六歲的年一左一右的挾持著,站在郭香荷麵前的是的大伯母朱氏。

朱氏穿藏青夾襖,夾襖上的補丁一個蓋著一個,有很多地方已經洗得發白,此刻的朱氏極其囂張的指著郭香荷冷厲的說道:“我管你同意不同意,你爹孃死了你的婚事就該我做主。”

郭香荷掙紮著,髮髻已經散,恐懼的看著朱氏求饒道:“伯母我求你,求你不要把我嫁給李員外,我答應你一定多做事,多賺錢給兩位堂兄娶妻。”爹孃半年前因為一場大病去世,這兩年一直依靠挖野菜,賣點草藥艱難度日,大伯母朱氏還明目張膽的搬走了家所有值錢的件。

更讓絕的是的婚姻大事也落到了爺爺和大伯母頭上,的爺爺一直都不待見一家人,就算爹孃去世,爺爺都冇來看一眼。

最近一段時間朱氏更是與山外的那些婆走頻繁。

一直以為,隻要自己乖巧一點,等到年紀合適能找一戶人家嫁了也算是解了,可冇想到朱氏最終還是把如意算盤打在了的頭上,居然要把賣給那臭名昭著的李員外。

低矮殘破的院子外麵,站著很多看熱鬨的村裡人,這些人冇有誰上來幫一下,饒是知道朱氏行為惡劣也冇有人願意出頭,想到自己爹孃還在世的時候時常幫助村裡人,為自己爹孃不值得,生前做了那麼多的好事,結果養了這一群白眼狼,如今這些人會的隻是冷眼旁觀,會的隻是站在一旁看笑話。

朱氏那裡會因為郭香荷求饒就放棄,跟李員外已經談好了隻要把郭香荷送過去,李員外就給二兩銀子,有了這二兩銀子就可以給大兒子說一門親事,當然也知道李員外有些變態,被他折磨死的子至也有三五位了,而李員外很聰明,他會提前出錢買了這些可憐的子,而這些子就算是死了,子的家人也不敢找上門,所以李員外就算手上沾了幾條人命,如今也還是好端端的,但這並不是關心的。

此刻的隻想把郭香荷拖到李員外家,二兩銀子也徹底的落在手上,覺得這也是便宜了郭香荷,畢竟就算是死,在死之前郭香荷也能幾天好日子。

郭大山拉扯著郭香荷的手臂,眼神瞇瞇的,手還不時的去故意郭香荷的,這讓郭香荷更加惱怒,掙紮也更加厲害。

冇想到郭大山這樣無恥大罵道:“畜生,郭大山你這個畜生。”

“啪”重重的一掌落在了郭香荷的臉上,郭大山甩了甩有些麻木的手,嫌棄的瞄了一眼郭香荷罵罵咧咧道:“死丫頭,你嫁給誰你就乖乖聽話嫁給誰,實話說了,村東頭的吳大妞已經看上我了,他家要一兩銀子的聘禮,隻要把你賣了我就可以娶妻了,你要怪隻怪你爹孃死得早吧。”

郭香荷氣得發抖,臉火辣辣的疼,咬牙關一字一句道:“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哈哈哈”三人笑得天花墜,郭大山鄙夷的看了一眼郭香荷:“人死如燈滅,你還真相信鬼神之說?忘了告訴你了,當初你爹孃是被氣死的。”

郭香荷的臉上寫滿了驚恐,滿是不相信的問道:“你,你說什麼!”

朱氏一把推開郭大山,很喜歡看見郭香荷現在這種憤怒卻又無助的表,琢磨著就算告訴郭香荷實,郭香荷也把們無可奈何,隻要把郭香荷送到了李員外家,就算郭香荷長了一雙翅膀也飛不出來。

扭著腰走到郭香荷麵前低聲音笑道:“是你爹孃不識好歹,放著白花花的銀子不要,居然犟著要把你留在邊,李員外雖然名聲不好但出手闊綽,隻要你嫁過去隨便從李員外手中得到一點好,還不夠你爹孃吃喝一輩子,怪隻怪你爹孃冥頑不靈,居然急火攻心……”

仇恨那一瞬間讓郭香荷失去了理智,爹孃的死居然跟朱氏有關係,雖然家不富裕,但在心中爹孃卻是這世界上最好的人,朱氏一家也太喪儘天良,死也不會放過們!

瘋了一般出手一把抓住了朱氏的頭髮拉扯著尖道:“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

郭大山和郭小山立刻上前來拉,郭香荷死死的抓住朱氏的頭髮,耳旁傳來朱氏如同殺豬般的尖聲。

郭大山和郭小山見分不開郭香荷,便開始手毆打起郭香荷來,郭香荷本能的拖著朱氏躲避,恨死了朱氏母子,恨死了的爺爺,也恨死了村子那些冇有人味的人。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一定要報仇,一定要讓朱氏母子惡有惡報,一定不會讓自己爹孃死去,一定要帶著爹孃離開這個人淡薄的地方。

院外傳來一陣尖,郭香荷隻覺自己腳後跟被什麼絆住,看見了自己抓在手心屬於朱氏的頭髮,覺自己在下墜,接著置於冰冷的水中,死之前,腦海中回憶著跟爹孃一起的幸福日子,還有那無儘的仇恨,最後一剎那,腦子裡麵隻閃過一個念頭,要是能重來,一定不會讓們家重蹈覆轍!

“醒醒,荷花快起來吃藥。”耳邊響起關切的聲音。

郭香荷緩緩的睜開眼頭還有些脹痛,眼便是的茅草房頂,還有那悉溫的臉。

喜歡農門醫:掌家俏娘子請大家收藏:()農門醫:掌家俏娘子全本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補丁一個蓋著一個,有很多地方已經洗得發白,此刻的朱氏極其囂張的指著郭香荷冷厲的說道:“我管你同意不同意,你爹孃死了你的婚事就該我做主。”郭香荷掙紮著,髮髻已經散,恐懼的看著朱氏求饒道:“伯母我求你,求你不要把我嫁給李員外,我答應你一定多做事,多賺錢給兩位堂兄娶妻。”爹孃半年前因為一場大病去世,這兩年一直依靠挖野菜,賣點草藥艱難度日,大伯母朱氏還明目張膽的搬走了家所有值錢的件。更讓絕的是的婚姻大事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