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守衛如此森嚴,這個女人是怎麼進來的?

會不會和他斷了兄弟。“我帶你來這裡是塗脂抹的?”薄夜負手而立,姿拔。寒沉著一張冷峻的臉,周遭的氣都低了幾分。“那是防曬,不塗就曬黑了……”遊離看著扣在地上的防曬霜,小聲道。薄夜抬腳就要再踹,遊離趕抱頭一團,連聲說,“我錯了,薄爺,我錯了……”看著遊離那慫沒出息的樣子,薄夜的臉便又沉了幾分。他剛要上前,後就傳來彭飛的喊聲。“老大,反追蹤到了,睡你的人的是y。”薄夜眸一沉,竟真的是y。“還給老大留了一...白澤訓練基地

帝城人都想睡的男人,剛剛把給睡了。

遊離站在床邊,那雙肆意張揚的眼,冷冷的看著床上饜足而睡的男人——薄夜。

就是想趁薄夜喝醉了,溜進他房間,拿走被他沒收的手機,卻沒想到把自己送給他睡了。

不得不承認,薄夜即便是醉了,手也在之上。

遊離煩躁的抓了抓淺灰的短發,是真想閹了薄夜。

可這裡是他的地盤,但凡弄出點靜來。

扮男裝的就會被發現!

得在薄夜醒來前離開,不能讓他知道,他睡的人就是。

做完想做的事後,遊離作敏捷的翻窗而出。

翌日

薄夜醒來抬眼一看,他的手腕竟被領帶給綁在了床上。

而這結打的手法還頗為專業,普通人本就不會。

削薄的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痕,有意思!

昨晚他醉的不輕,但也記得自己房間裡溜進來一個人。

兩人打著打著就打到了床上……

他的地盤守衛如此森嚴,這個人是怎麼進來的?

能進到基地就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誰。

睡完就跑,是怕了?還是玩什麼擒故縱?

薄夜餘看到了煙盒下著的便簽條,出來一看,他冷峻的臉便沉的駭人。

龍飛舞筆鋒有力的幾個字,赫然在紙上。

「技太差」

這個人怕不是想死!

——

彭飛滑鼠,調監控。

“老大,你確定睡的是個人?咱們基地母蚊子有,可人是真沒有。”

薄夜站在窗前,側臉的下頜線清晰而冷峻。

夾著煙的手指,指骨如玉,分明而修長。

若仔細看,還能看到手腕被領帶勒過的痕跡。

給薄夜這一的氣質,添了幾分旖旎之。

“閉,做事。”

薄夜的話音剛落下,彭飛就大喊了一聲。

“老大,你房間門口和窗外的監控都被刪了。”

彭飛懵了,這裡可是白澤基地,有著全球最牛的安保係統。

白澤是什麼?那是上古神,有這麼一個名字鎮著,可謂是從無敗績。

可就這麼被人給黑了,這事要傳出去,他們以後還要不要混了?

薄夜深沉的眼眸微瞇,能有本事黑他基地安保係統的人,那就隻有代號是y的頂級黑客。

那是他一直想要收為己用的人。

y是個人?

有意思了!

薄夜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訓練場,冷沉的眸子瞬間就蘊了火氣。

別人都開始跑圈了,遊離那個廢竟還在那裡塗塗抹抹。

正在試圖反向追蹤的彭飛,被突來的關門聲,給驚了一下。

再一看老大已經不在房間裡了,這是誰又倒黴,要挨老大的收拾了?

訓練場這邊,遊離一邊塗著防曬,一邊看著一群穿著作訓短的帥哥們跑圈。

健碩的姿,實而有張力的。

尤其是那修長的,跑起來都帶著繃的力道。

如果讓他們班那些同學站在這裡看,估計嗓子都要喊破了。

遊離正想著這個可能,就被人在後一腳給踹趴在地。

遊離惱火的轉頭,就看到薄夜一臉盛怒的站在那裡。

瞬間斂去了眼裡的火氣,披上裝慫扮弱的外。

怯懦的了一聲,“三,三叔……”

小舅和薄夜是發小,小舅坐牢時,便把托付給了薄夜照顧。

這一照顧便是五年,有時會順他一聲三叔。

但多數時候,都隨大家一樣他薄爺。

就是不知日後小舅,要是知道薄夜把給睡了,會不會和他斷了兄弟。

“我帶你來這裡是塗脂抹的?”薄夜負手而立,姿拔。

寒沉著一張冷峻的臉,周遭的氣都低了幾分。

“那是防曬,不塗就曬黑了……”遊離看著扣在地上的防曬霜,小聲道。

薄夜抬腳就要再踹,遊離趕抱頭一團,連聲說,“我錯了,薄爺,我錯了……”

看著遊離那慫沒出息的樣子,薄夜的臉便又沉了幾分。

他剛要上前,後就傳來彭飛的喊聲。

“老大,反追蹤到了,睡你的人的是y。”

薄夜眸一沉,竟真的是y。

“還給老大留了一句話……”彭飛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

薄夜一個冷眼過去,他立馬大聲喊道,“y說老大你技太差,不……不太行。”跑起來都帶著繃的力道。如果讓他們班那些同學站在這裡看,估計嗓子都要喊破了。遊離正想著這個可能,就被人在後一腳給踹趴在地。遊離惱火的轉頭,就看到薄夜一臉盛怒的站在那裡。瞬間斂去了眼裡的火氣,披上裝慫扮弱的外。怯懦的了一聲,“三,三叔……”小舅和薄夜是發小,小舅坐牢時,便把托付給了薄夜照顧。這一照顧便是五年,有時會順他一聲三叔。但多數時候,都隨大家一樣他薄爺。就是不知日後小舅,要是知道薄夜把給睡了,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