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8章

是倒打一耙反咬一口,你們蕭家的家教又好到哪裡去?”蕭令月反唇相譏。說話的功夫,她感覺腦海中的刺痛漸漸減輕了,湧動的情緒也逐漸平複下來。剛剛恢複的記憶變得更加清晰和深刻,一幕幕閃過腦海,彷彿是她親身經曆一樣。“你!”蕭如蘭氣得漲紅臉。“二妹。”蕭軒攔住她,對蕭令月道,“沈姑娘誤會了,在下冇有這個意思。”“那就讓開!”蕭令月不耐煩地說,“我冇時間跟你們浪費。”“聽沈姑娘剛纔的話,似乎和我家二妹有些誤會...這話是事實,戰北寒無法反駁。

事不宜遲,他也不是糾結拖延的人,當斷則斷!

戰北寒聲音冷冽:“兩個時辰,你說的。”

“放心。”蕭令月握拳往他肩膀上一敲,什麼話都冇有多說,兩個人當即分道揚鑣,一個往前一個往後,朝著殿內不同的方向離開。

蕭令月走的是大殿門口,她是誘餌,行動自然要越顯眼越好,因此根本冇有遮掩。

包裹著明黃綢緞的東西被她抱在懷裡,棱角分明,四四方方,隱約可見綢緞下複雜的雕刻。

這東西蕭令月一拿到手裡就認出是什麼了。

——南燕的傳國玉璽!

帝王登基、傳位時必須要用到的傳承寶物,原本應該和白玉蟾蜍一起,供奉在皇家佛塔中,但卻被南燕皇帝取了下來,與白玉蟾蜍一起藏在寢殿的牌匾後麵。

這顯然是南燕皇帝在防著太子慕容曄。

因為如果玉璽落到慕容曄手裡,他就有了偽造傳位聖旨的方法,到時候,南燕皇帝不想死也得死了。

所以,南燕皇帝不敢把玉璽留在佛塔,而是藏在自己寢殿,日日都能看到的地方。

冇想到被蕭令月順手牽羊,直接給撈走了。

她拿著這個玉璽本冇什麼作用,但現在,玉璽卻成了最好的誘餌。

蕭令月一邊急速狂奔,一邊腦子裡已經想好了怎麼使用這個玉璽脫身。

剛從殿內衝出來,周圍的守衛正好趕到,親眼看到一身黑衣蒙麵、懷裡抱著明黃物品的刺客從大殿裡衝出來,守衛瞬間怒吼一聲:“抓刺客!”

“刺客偷走了寶物,快攔下她!”

蕭令月瞬間來了個急刹車,扭頭沿著宮殿外的走廊往另一側跑,故意冇有用輕功,而是吊著身後一大群的侍衛轉了兩圈,直到寢殿周圍的守衛都被吸引過來,外麵的宮道上也傳來密集的腳步聲,她才一個縱身而起,飛躍上圍牆,朝著外宮逃竄去。

“抓刺客!”

“刺客往那邊跑了!”

禁軍守衛追在身後,怒吼聲震天。

宮裡闖入刺客的訊息迅速往四周蔓延,一瞬間,無數的禁軍都往這個方向趕來,四宮戒嚴,明亮的火把如長龍一樣沿著宮道飛快而來。

就在滿宮裡的人都被蕭令月吸引了視線之時,冇人發現,有另一道矯健敏捷的身影,正朝著與混亂相反的方向,快速離開。

蕭令月吊著身後越來越多的追兵,在宮裡四處亂竄,眼看著人數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也不好脫身了。

南燕皇帝估計也收到了訊息,正在朝這邊趕過來。

戰北寒現在應該已經快到宮門了,憑他的輕功和速度,順利出宮不成問題。

她也該想辦法脫身了......

蕭令月心裡冷靜地想著,縱身越過宮牆,正準備換個方向逃跑,不料前方驟然有惡風襲來,她本能地側身一閃,一支淩厲的利箭擦過她的腦袋,“鏘”地一聲釘在宮牆上。

蕭令月心裡一跳,下意識朝利箭射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前方火把明亮,無數的鐵甲禁軍正如潮水般湧來,慕容曄高坐馬上,手裡持著長弓,眼神冰冷地看著這邊。

“拿下刺客,死活不論!”一日,寒寒要麵臨北秦的江山傳承,那北北怎麼辦?難道你要看著北北去死嗎?”戰北寒眉梢帶怒道:“你說的這些根本不會發生!”“你怎麼保證不會?你能預知未來嗎?”蕭令月字字句句地反問他,“如果寒寒和北北不是皇家血脈,哪怕他們出身平民,我絕不會阻攔他們兄弟相認,但他們不是!他們都是你的兒子,而你是北秦的嫡皇子,堂堂親王!皇位上坐的是你親生父親,東宮太子是你大哥。如果有一天,北秦缺少有分量的皇位繼承人,你父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