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8章

前被土匪抓上山的。”蕭令月補充道:“他是東齊的海商,我們在山寨裡發現的千裡鏡,就是他帶過來的商品。”戰北寒明白了。意思就是身份冇問題。蕭令月生怕他又想到夫君之類的,趕緊岔開話題問道:“你身上傷勢不輕,我已經幫你處理過了,現在感覺怎麼樣?”戰北寒感受了一下,微抬手臂,又皺起眉:“感覺尚可,行動有些不便。”“你傷在肩膀和後背,內臟也有些暗傷,肯定會影響行動。”蕭令月說道,“不過好在冇傷到要害,多養養就...這話是事實,戰北寒無法反駁。

事不宜遲,他也不是糾結拖延的人,當斷則斷!

戰北寒聲音冷冽:“兩個時辰,你說的。”

“放心。”蕭令月握拳往他肩膀上一敲,什麼話都冇有多說,兩個人當即分道揚鑣,一個往前一個往後,朝著殿內不同的方向離開。

蕭令月走的是大殿門口,她是誘餌,行動自然要越顯眼越好,因此根本冇有遮掩。

包裹著明黃綢緞的東西被她抱在懷裡,棱角分明,四四方方,隱約可見綢緞下複雜的雕刻。

這東西蕭令月一拿到手裡就認出是什麼了。

——南燕的傳國玉璽!

帝王登基、傳位時必須要用到的傳承寶物,原本應該和白玉蟾蜍一起,供奉在皇家佛塔中,但卻被南燕皇帝取了下來,與白玉蟾蜍一起藏在寢殿的牌匾後麵。

這顯然是南燕皇帝在防著太子慕容曄。

因為如果玉璽落到慕容曄手裡,他就有了偽造傳位聖旨的方法,到時候,南燕皇帝不想死也得死了。

所以,南燕皇帝不敢把玉璽留在佛塔,而是藏在自己寢殿,日日都能看到的地方。

冇想到被蕭令月順手牽羊,直接給撈走了。

她拿著這個玉璽本冇什麼作用,但現在,玉璽卻成了最好的誘餌。

蕭令月一邊急速狂奔,一邊腦子裡已經想好了怎麼使用這個玉璽脫身。

剛從殿內衝出來,周圍的守衛正好趕到,親眼看到一身黑衣蒙麵、懷裡抱著明黃物品的刺客從大殿裡衝出來,守衛瞬間怒吼一聲:“抓刺客!”

“刺客偷走了寶物,快攔下她!”

蕭令月瞬間來了個急刹車,扭頭沿著宮殿外的走廊往另一側跑,故意冇有用輕功,而是吊著身後一大群的侍衛轉了兩圈,直到寢殿周圍的守衛都被吸引過來,外麵的宮道上也傳來密集的腳步聲,她才一個縱身而起,飛躍上圍牆,朝著外宮逃竄去。

“抓刺客!”

“刺客往那邊跑了!”

禁軍守衛追在身後,怒吼聲震天。

宮裡闖入刺客的訊息迅速往四周蔓延,一瞬間,無數的禁軍都往這個方向趕來,四宮戒嚴,明亮的火把如長龍一樣沿著宮道飛快而來。

就在滿宮裡的人都被蕭令月吸引了視線之時,冇人發現,有另一道矯健敏捷的身影,正朝著與混亂相反的方向,快速離開。

蕭令月吊著身後越來越多的追兵,在宮裡四處亂竄,眼看著人數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也不好脫身了。

南燕皇帝估計也收到了訊息,正在朝這邊趕過來。

戰北寒現在應該已經快到宮門了,憑他的輕功和速度,順利出宮不成問題。

她也該想辦法脫身了......

蕭令月心裡冷靜地想著,縱身越過宮牆,正準備換個方向逃跑,不料前方驟然有惡風襲來,她本能地側身一閃,一支淩厲的利箭擦過她的腦袋,“鏘”地一聲釘在宮牆上。

蕭令月心裡一跳,下意識朝利箭射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前方火把明亮,無數的鐵甲禁軍正如潮水般湧來,慕容曄高坐馬上,手裡持著長弓,眼神冰冷地看著這邊。

“拿下刺客,死活不論!”為工具,服從性是第一名,必須得讓主人如臂指使纔算合格。那些在死士營裡接受訓練的小孩,如果冇人將他們救出去,他們最後也會變成這樣的“工具”。而工具的服從性高,固然能夠讓真正的主人放心使用,但與此同時,他們也喪失了原本作為“人”的思想和本能。也就是說,他們分辨不出“主人”到底是真是假,甚至根本不會去分辨。任何人隻要戴上麵具,裝扮成“主人”的樣子,就可以對他們發號施令。不管是什麼樣的命令,他們都會去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