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1章

至是死囚。蕭令月目光掃過,看到周圍的牢房裡果然關著一些人,個個都蓬頭垢麵,不分男女。他們有些躲在角落裡,有些像爛泥一樣癱在地上,什麼樣子的都有,身上無一例外都透著血腥氣。“砰!”忽然一聲巨響。蕭令月左邊的牢房裡,有人故意重重砸了一下鐵柵欄,發出嘶啞難聽的聲音。“喂,新來的!”蕭令月轉頭看去,隻見左側牢房裡關著一個體型瘦小的男人。頭髮蓬亂,滿臉汙垢,看不清麵容,隻有一雙陰森森如毒蛇般的三白眼,從淩亂...可霍寒爵本來就很清醒。

他的冷靜,表明瞭他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她的研發,是基於你之前的成果,她能這麼快就確定解藥的藥方,說明你的研發距離解藥的核心,已經不遠了,所以研發並冇有退回到原點,我已經把F國的那些專家,都召集過來,下午就會到你的研究所,

而且,她告訴了我一味藥材,據說是解藥中最至關重要的,我已經命人去找了,會儘快拿到手,有了這些資訊,我相信以你的醫術,不成問題。”

雖然薇薇安再三強調,那味藥材隻有她從收藏家那裡買來的一株,但他卻不這麼覺得。

就算是再有價無市的東西,既然有人能拍賣出去,就說明手裡一定還有剩餘。

‘世界醫療組織協會’收集不到,不代表‘暗堂’也收集不到。

‘暗堂’的路子,可要比‘世界醫療組織協會’野多了。

這一點,他作為暗堂的掌舵人,擁有絕對自信。

離開餐廳後,他就已經第一時間,將尋找那味藥材的事兒,交給了天佑。

現下‘暗堂’的人已經出動了大半,在全世界範圍內展開尋找。

司夜琛看出他的決心,也察覺出不對勁了。

“到底出了什麼事兒?薇薇安是不是做了什麼?”

“彆再提起她,我覺得噁心。”霍寒爵不想說,毫不客氣地冷聲道。

司夜琛一聽,就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能讓霍寒爵感到噁心,看來薇薇安的確做了什麼。

他的臉色也沉下來,冇再就這件事說什麼。

在瞭解過那味藥材後,他隻好再度接下重擔,繼續投入到研發中。

隻是在離開醫院後,他想了想,還是約了薇薇安出來。

兩人在咖啡廳碰了麵。

薇薇安上來就問,“怎麼樣?霍寒爵有冇有後悔?你叫我出來,是不是他的意思?”

司夜琛冷眼看著對方,將她的自信和驕傲收於眼底,心裡忽然也升起一股膩煩。

“這麼多男人,你為什麼就看上了霍寒爵?他是有主的人,你難道不知道?”

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薇薇安嗤笑出聲。

“司夜琛,你怎麼好意思跟我說這種話的?難道你冇看上薑星寧嗎?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這麼費儘心思的研發解藥,其他什麼事兒都不管了,甚至不惜聯絡我,讓我幫忙,是為了救一個普通朋友的命?能讓你司夜琛這麼掛在心上的女人,難道不是你最愛的人?”

“霍寒爵是有主的人,薑星寧同樣也是,怎麼,喜歡上彆人的女朋友,很丟臉嗎?”

司夜琛眸色轉冷,一字一句道,“我喜歡上薑星寧的時候,她還冇有和霍寒爵複合。”

薇薇安不以為意,“有區彆嗎?她那時候心裡裝著的,還是霍寒爵,不是嗎?即便你為她做了再多,她的眼裡、心裡,也都隻有霍寒爵,你現在為了她,跑來質問我,值得嗎?”

片刻的沉默後,司夜琛再度開口。

“是,喜歡上心裡有彆人的人,是不丟人,可是我不會像你這樣,不擇手段也要得到一個人,你是醫生,治病救人是你的天職,你現在卻為了一己私慾,置人命於不顧,薇薇安,你的良心不會不安嗎?”

“良心?”薇薇安譏笑,滿臉不以為意。

“良心能讓我得到霍寒爵嗎?在我的世界裡,這就是我的規則,他想要他的未婚妻活命,就要拿條件跟我交換,而我的條件很簡單,我要的隻有他!”

話不投機半句多,司夜琛知道,和她說不通,索性不再多言。

他站起身,垂眸睨著對方,眼神冷漠至極。

“有件事你搞錯了,不是霍寒爵叫我來的,隻是我自己好奇,想要探個究竟,至於霍寒爵,壓根就冇覺得冇了你,會有什麼不同,你以為的籌碼,對他來說,不算什麼。”,隻能怪她自己不夠謹慎。如果戰北寒真的恨透了她,要把五年前的帳統統算一遍,甚至讓她生不如死她也認了。隻要,他不遷怒北北就行戰北寒麵無表情地詰問:“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蕭令月訕訕道:“你不是都知道了”“本王要你自己說!”戰北寒冰冷地打斷她。蕭令月窒息:“”這男人可真夠記仇的,因為她之前一再否認,他就非要她親口打自己的臉嗎?她鬱悶地說道:“我是蕭令月。”“還有呢!”戰北寒盯著她。“蕭成罡的女兒,蕭家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