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到陸家

承遠打陸細辛,陸父陸母冷眼旁觀,一聲不吭,默許縱容。這會,陸爺爺隻是說了陸承遠一句,陸父陸母就張維護。此刻坐在樓梯臺階上的陸細辛,著眼前的母慈子孝,竟不知是疼多一下,還是心痛多一些。陸老爺子深深看了陸母一眼,沒繼續追究陸承遠打人的事,而是轉過話題,提起陸雅晴。“陸雅晴找人強、暴細辛的事,你們知道了麼?”“爸。”陸父怕陸老爺子嚇到陸雅晴,搶先一步開口,“不是沒麼,細辛也沒事,既然都沒事,大家都是一家...陸細辛是被樓下的嘈雜聲吵醒的,一直淺眠,稍有聲音就被會驚醒。

睜開眼睛,看了一圈周圍陌生的環境,才意識到自己現在不是在校外買的那棟小房子裡,而是在陸家。

陸家?

想到這個詞匯,陸細辛心跳加速了片刻,眼中閃過溫、的,這裡是的家,不再是孤兒,也是有父有母的人了。

想到這,穿好服,推門下樓。

旋轉樓梯上鋪著的地毯,陸細辛腳步輕,踩在上麵,沒有一點聲音。

慢慢下樓,離樓下越來越近,樓下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陸細辛看到,寬大的客廳裡,一對保養得宜的中年男,還有一個高大的年,正圍繞著中間哭泣的輕哄。

“晴晴別哭,多大的事啊,別把眼睛哭腫了,腫了就不好看了。”

“不是大事,都是一家人,不會把你怎麼樣的,而且你也不是有意的。”

“就是,姐姐別哭,陸細辛不是沒事麼,又沒死!”

聽到這,陸細辛算是徹底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眼中細碎的期待漸漸消散,隻剩下一片冰涼。

回到陸家之前,曾經遭遇過一次意外。

因為科研工作忙,陸細辛經常加班熬夜,晚上從實驗室回家都是半夜了,本沒時間做飯,所以,經常點外賣。

習慣吃附近一家夫妻店的米,孤寂的深夜,吃上一碗熱氣騰騰的米,對而言,是最溫暖的事了。

那日,照例點上一碗米,像往常一樣去開門。

但是這次,過來送米的,不是悉的老闆夫婦,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陸細辛皺了皺眉,剛要接過米,就被陌生男人一把推、進室,他接著跟了進來。

男子把門反鎖,將米扔到一邊,了服就向陸細辛撲來。

竟是要強、暴!

幸好陸細辛手敏捷,練過功夫,轉躲過,隨後拿起門口的棒球棒,朝男人後頸敲去。

把男人敲暈綁起來,然後點了一截放鬆人警惕的線香,審問起來。

得到的結果令驚訝,居然是陸家大小姐陸婉晴派他過來的,不僅要強、暴,還要拍下的果照。

那會,陸細辛本不認識這個陸婉晴,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但是隨後,陸爺爺就找到了。

原來,是陸家走丟18年的兒,纔是真正的陸家大小姐,那個陸婉晴不過是養而已。

回到陸家,陸細辛把男人按了手印的口供摔在陸婉晴臉上。

當時陸父陸母都不在家,陸爺爺就說事先放下,等陸父陸母回來再解決。

現在他們回來了,解決的方式竟然是這樣!

在陸細辛沉浸在自己的思緒時,一杯冰涼的水劈頭蓋臉朝潑來。

雖然在走神,但陸細辛本能反應還在,下意識閃,往旁邊躲去。

水沒有潑到臉上,隻是沾、了肩膀。

見這下沒潑中,陸承遠心頭怒起,揚起玻璃杯直直朝扔去。

這一下本沒有省力氣,而且是直直朝眼睛扔去,完全是想砸瞎!

這麼近的距離,又是一個年男子含恨一擊,若是被砸中,陸細辛的眼睛就別想要了,眼球破碎都是輕的。

眼見著就要被砸中,陸細辛趕往後退,險險躲過,但後就是樓梯,臺階磕到腳腕,痛得一哆嗦,下意識俯。

見此,陸承遠終於滿意了,雖然沒砸到,但是讓磕了一下也不錯。

陸承遠雙手抱,居高臨下地打量著陸細辛,眼中的蔑視毫不掩飾。

“你就是陸細辛?”

陸細辛抬眸,向眼前高大健壯的年,認識這個人,陸家眾人的照片都看過,這是陸家的小兒子,陸承遠。

同時也是的親弟弟!

陸細辛眼眶一酸,趕眨了下眼睛,將眼中的意下,同時也湮滅心對親人、對陸家所有的期待。

“怎麼不說話,啞啦!”陸承遠對陸細辛的沉默非常不滿,上前一步,抬手想要抓住的頭發,強迫抬頭。

手剛過去,還沒有接到人,就被樓上一道嚴厲的聲音阻止:“住手!”

是爺爺!

陸承遠心中一慌,趕住手,往後退了幾步,雙手垂在兩側,像一個乖寶寶。

“你怎麼能對你姐姐手!”陸老爺子氣得直柺杖。

見老爺子生氣,陸父陸母趕開口給陸承遠開。

“爸,承遠還小呢,他不是有意的。”這是陸父。

隨後,陸母張地走到陸承遠邊,開口解釋:“承遠就是心疼雅晴,他脾氣急了一點,但是沒有壞心的。”

方纔,陸承遠打陸細辛,陸父陸母冷眼旁觀,一聲不吭,默許縱容。

這會,陸爺爺隻是說了陸承遠一句,陸父陸母就張維護。

此刻坐在樓梯臺階上的陸細辛,著眼前的母慈子孝,竟不知是疼多一下,還是心痛多一些。

陸老爺子深深看了陸母一眼,沒繼續追究陸承遠打人的事,而是轉過話題,提起陸雅晴。

“陸雅晴找人強、暴細辛的事,你們知道了麼?”

“爸。”陸父怕陸老爺子嚇到陸雅晴,搶先一步開口,“不是沒麼,細辛也沒事,既然都沒事,大家都是一家人,這事就揭過去吧。”

“是啊。”陸母也道,“雅晴都嚇哭了,其實沒想傷害陸細辛,隻是找人嚇唬一下而已,是那個惡人自作主張。”

“嚇唬!”陸老爺子冷笑,他語氣嚴厲,一點也不容麵,“即便是殺人未遂,也要判刑的。”

這話的意思,是一定要懲罰陸雅晴。

聽到這句,陸母心疼壞了,不敢跟陸老爺子爭辯,隻好把目轉向陸細辛。

這是跟陸細辛說的第一句話:“細辛,反正你也沒事,何必得理不饒人,雅晴都嚇壞了。”

陸細辛抬眸,認真看了一眼,隨後低頭。

想,原來,這就是有媽媽、的覺啊。

可是,這種覺怎麼一點都不舒服呢。

陸父也道:“細辛,以後你就是陸家的人了,想必,你也不想鬧得大家都不愉快,你要是懂事,就原諒雅晴。”

這話是什麼意思,威脅麼?

如果不原諒陸雅晴,就是得理不饒人,不懂事咯?

陸細辛抬頭,突然站起,走到陸雅晴邊。

“姐姐。”陸雅晴看了一眼,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又可,“對不起,你原諒我吧。”

原諒啊!

陸細辛扯了扯角,出一抹淡笑,隨後猛然抬手,集中全力氣,對著陸雅晴,狠狠給了一掌。

“好啊,我原諒你了!”是陸家的小兒子,陸承遠。同時也是的親弟弟!陸細辛眼眶一酸,趕眨了下眼睛,將眼中的意下,同時也湮滅心對親人、對陸家所有的期待。“怎麼不說話,啞啦!”陸承遠對陸細辛的沉默非常不滿,上前一步,抬手想要抓住的頭發,強迫抬頭。手剛過去,還沒有接到人,就被樓上一道嚴厲的聲音阻止:“住手!”是爺爺!陸承遠心中一慌,趕住手,往後退了幾步,雙手垂在兩側,像一個乖寶寶。“你怎麼能對你姐姐手!”陸老爺子氣得直柺杖。見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