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開大會 點名

,並且每月可使用三日我宗的鍛體寒潭……”無極宗宗主似乎很想招攬王誌凡這位在剛才的戰鬥中展現了強大實力的高手,說了不少關於成為客卿後的好處的話,但他不知道的是,王誌凡此刻麵前已經出現了一行讓他有些意外的文字提示:【檢測到副本世界人物熊天立邀請你成為無極宗客卿,若是同意對方的請求,你將獲得每天三次進出該副本世界的許可權。】“這種副本世界還能進進出出的?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並不是短暫存在的?”王誌凡對這種情...第355章

開大會

點名

“孫向,男,二十九歲,表麵為聚義門門人,實際是投靠魔門多年的奸細,他每日都會記錄所見的要事製成情報文書,外出時交給魔門線人,情報文書平日隱藏在他衣櫃底板的夾層……”

“霍歡年,男,二十歲,老何近日從虎頭鎮本地招收的一名雜役,看似老實寡言,實際本人早已死在城外破廟多日,當前為魔門妖女墨姬偽裝成他潛伏風雪樓中,此女修煉特殊化形魔功,偽裝他人能以假亂真,並且實力不俗……”

“曲蛾,女,十八歲,老何近日從虎頭鎮招收的僕役,本為良家女,但被墨姬暗中種下了蠱蟲,蠱蟲長成後她將成為墨姬的傀儡……”

“黃高全,男,四十五歲,聚義門管事,現統領風雪樓暗衛,近期與虎頭鎮魔門之人有勾結,很大可能選擇投靠魔門……”

……

看著天命卦書上很快浮現的一條條文字資訊,原本有些心理準備的王誌凡都感覺到了什麼叫觸目驚心。

“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風雪樓如今是全新人馬掌控,理應不會有太多魔門奸細,結果這一看之下不僅小魚數量不少,連大魚都有好幾條,簡直可以直接轉型魔門窩點了……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感覺卦算結果很是糟糕的王誌凡此時心裡雖然大受震撼,但麵上卻沒有露出半分異常表情,他快速將天命卦書給他提供的關鍵資訊都記下,便將其收好,準備向僕役要點筆紙來寫傳喚名單,好交給老何給他喊人過來集中處理。

但下一瞬他又感覺這種做法太容易打草驚蛇,畢竟這些人有的互相有勾連,他們一發現同夥都被叫來肯定會產生警覺,有的則明麵上身份特別低下,他特意傳喚別人就顯得非常異常。

所以他決定採取更穩妥的方案,那就是以新上任為由,直接把風雪樓裡所有的人都叫過來集會。

隻見心裡已經琢磨好的王誌凡此時就向剛跟進廳堂跨過門口的何老頭說道:

“老何,快去把咱風雪樓所有的人都叫過來!我有重要事情要宣佈!記住,是除了暗衛的所有人!包括為我們做事的全部僕役!”

“遵命!掌門!”

剛帶領王誌凡逛完風雪樓的何老頭聽了立刻回答,轉身又離開去辦事。

他雖然對王誌凡這個年輕頭領內心深處有點不太認同,但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活到這把年紀的他很懂得什麼叫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輕易表露自己的情緒,不然惹惱了那些上位者被隨手宰了可沒有誰能給他伸冤。

何老頭剛離開,又有一道長髮中年猛男的身影恰好從後門處腳步頗快地走了進來,正是剛才王誌凡不在的時候離開廳堂又返回的熊天立,看他眉頭微皺的樣子可能對風雪樓的情況也有所察覺。

“熊宗主,你剛纔是去了哪裡?怎麼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

王誌凡趁著沒事就向他隨口問道,同時目光穿過廳堂後門,觀察何老頭的人員召集效率。

“王老弟,剛才你應該去地下密室裡檢查一次!你是不知道,那些被我們囚禁的魔門惡徒竟然想從地下挖地道逃出來!幸好被我當麵撞見,把他們全部打斷了手腳!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隻見熊天立目光看著前方的王誌凡,語氣頗為嚴肅地開口道,隱含一種小老弟你工作沒做好的責備意味。

“竟然有這事?剛才我隻在密道口看了看,裡麵的情況多虧老哥幫忙了!”

王誌凡聽了也是有些無語,他剛才確實沒有下心思去理會那些用來壓榨情報的魔門中人,因為他這個人幹什麼都是講究目標效率的,一些身陷囚籠註定要被處死的人對他而言毫無意義,他才懶得去搭理,沒成想這麼一疏忽就差點出了亂子。

“老哥我幫得了你這回,但下次就沒這麼好運氣了!王老弟,風雪樓可是掌管著虎頭鎮近六萬人的生死,你可千萬別有第二次疏忽大意!”

熊天立聽了就語重心長地說道,他現在幾乎很肯定麵前這個年輕人缺乏治理一個門派地盤的態度和能力,但他卻不可能換掉對方,這讓他隻能耐心等待其人在實踐中逐步成長。

“老弟受教了!不過熊老哥還請先坐下歇息,我等會有個大會要開,可能對老哥而言有些趣味!”

王誌凡說著就把熊天立拉到了上位椅子上坐下,自己則招呼來一名門人,讓這人去把到外麵的熊天立兩位大弟子趕緊叫回來,人齊了纔好開大會。

心情不是很舒暢的熊宗主見他這般忙活,一時間有些不以為然,隻以為他是要幹什麼浪費時間的事情,但考慮到他剛接手風雪樓成為頭領,想認識認識自己的所有手下也情有可原,就沒有多說什麼,繼續拿起何老頭提供的情報文書翻讀起來。

王誌凡在此期間同樣沒有浪費時間精力,他在熊天立不注意的時候又把天命卦書取了出來,推算了其他相關的內容,為他的後續計劃打好資訊基礎。

這樣一來本日他使用天命卦書的次數就接近上限了,即便他擁有霸主稱號帶來的免疫所有負麵狀態效果,也不想繼續透支自己,使用天命卦書這種道具對自身的隱性消耗可不算小。

時間隨即緩緩流逝,風雪樓三層的這處大廳堂中,逐漸匯聚了越來越多的人,都是老何頭派人從各處叫來,等待人員匯齊讓王誌凡這個新頭領開大會。

熊宗主的兩位高徒在此期間也和帶領他們出去的人一同趕了回來,他們實際上還沒有逛完整個虎頭鎮,但王誌凡這個頭領招他們回去他們隻能聽從,好歹他們的師尊就在此地,根本不敢有任何任性。

等王誌凡和熊天立各自喝完了兩杯茶,老何頭便親自點完了人數,告知王誌凡該來的人都齊了,可以開會了。

此時麵積還算開闊的廳堂裡一共站了一百多人,其中一大半是身穿統一灰白服飾的聚義門門人,現如今也是風雪樓的成員,他們大都是實力還算不錯的執事和普通打手,以青中年男性為主,也有一些沒什麼實力的專職人員,比如廚子、賬房之類。

而那些身穿純灰色雜役服的則是風雪樓最近招收的一批下人,基本上都是從虎頭鎮招收進來的,用來幹一些普通門人不願意乾的事,例如掃地、洗衣服之類。

王誌凡見老何頭表示人員都齊了,就從椅子上站起身,踱步到眾人跟前,然後看著這些目光或好奇或敬畏匯聚在他身上的手下,開始了他下一步的事項。

“各位,本人是風雪樓新一任的樓主,你們可以叫我王樓主,也可以叫我王掌門。

今天我把大家都叫過來,為的是一件要事,而這件要事和你們中的部分人關係很大。

現在我念出一些名字,聽到名字的就請走上前來,我會詳細給伱們說明是什麼事情。

霍歡年,孫向,曲蛾……”

隻見在廳堂裡所有人的視線焦點下,王誌凡神態從容不迫地先後念出了十幾個名字,每唸到一個名字,就讓旁邊候著的老何精準定位把人叫出來,讓這些人一個個來到前方,走到王誌凡和其他大部隊的中間等候。

這些人中第一個上來的是一名長得非常平凡看著就很沉默寡言的二十來歲雜役,他穿著一身下人的灰衣,聽到王誌凡念名沒什麼遲疑就默然走上前去。

第二人是個看著三十來歲的聚義門執事,執事這個職位在門派裡算是基層的小頭領,名望不算大但多少有人認識,故而這個叫孫向的男子見王誌凡喊他出來頓時神色露出些許疑惑,但在老何頭投來目光後還是立馬打起精神走出了人群。

第三人是個年輕的燒水女僕,容貌看起來有中上的水平,但雙眼給人一種沒睡醒的無神感覺,走出人群時腳步也略顯虛浮無力。

總之,這一個個被王誌凡叫出來的人除了都是風雪樓裡的人,表麵上看不出任何特別的聯絡,不禁讓其他沒被叫出去的風雪樓人員開始竊竊私語。

“這不是那個負責掃地的嗎?掌門喊他出來幹什麼?”

“誰知道,或許是他掃的地不入掌門的眼。”

“孫執事也被叫出去了,他最近難道犯了什麼事?”

“怎麼可能?我們都才來這地方沒幾天,能犯什麼事情出來?”

“說不定是他貪汙了庫房的銀子什麼的,被新掌門發現了……”

“扯,我覺得是掌門要重用孫哥了。”

“曲小妹竟然也被叫出去了,看不懂……”

“掌門這到底是要幹什麼?”

……

一聲聲刻意壓低了聲音的討論中,不光普通風雪樓門人不理解王誌凡憑白喊這些人出來是為了什麼,連此刻位於王誌凡後方的唯一一人,也就是坐在牆邊背靠椅上的熊天立都皺緊了眉頭。

這名無極宗的宗主原本以為王誌凡喊所有風雪樓的門人聚在一起是為了說幾句沒意義的場麵話,哪知道看其人的架勢很有一種真有事情的趨向,就是一時間看不出來他喊這些人出來到底有何用意。

而站立於人群一側的無極宗兩位大弟子和他們的師尊想法非常相似,他們此刻目光不斷在王誌凡和那些被叫出的人身上來回移動,想推測出王誌凡此番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這位王客卿好生奇怪……初來乍到卻擺出這種大陣仗,不知後麵準備如何收場。”

吳洵,也就是無極宗的大師兄,此時心裡暗自琢磨著。

他其實對王誌凡的觀感一直都挺好,畢竟他很早就接觸到對方,親眼見過王誌凡為無極宗消滅了數千魔門狂徒,尤其是還幹掉了多個魔門高手,這樣年輕又天才的人物他不可能不敬仰。

但管理一個門派的能力和個人實力強弱並沒有絕對的關係,一個人實力可以很強,但這個人治理的門派也可能會一團糟,完全是依靠個人碾壓般的力量勉強維持在一起。

吳洵現在就感覺王誌凡這個和他年齡差不多的超級天纔有這種傾向,很可能把風雪樓和虎頭鎮治理得越發混亂,到頭來需要他們的師尊來擦屁股。

站在他旁邊的師妹楊青青也是類似的看法,她雖然和王誌凡都沒說過話,但感覺這個被自己師父唸叨了不知多少回的天縱之才今日可能要出醜了。

從利益方麵考慮她希望自己師門支援的風雪樓能夠順利發展下去,但人性中喜歡看好戲的那一部分又讓她想看點樂子。

如此,在幾乎所有人的不解和疑惑中,在風雪樓許多門人的低聲議論中,王誌凡等所有他叫完名字的人都出列站好,便直接開始了上強度。

首先,他走到自己第一個叫出來的年輕雜役身前。

“霍歡年,男,二十歲,虎頭鎮本地人,兩天前才加入我們風雪樓。”

隨著王誌凡清晰的話語傳出,這位看起來沉默而老實的雜役頓時向他露出疑惑不解的眼神,但還是保持沉默不語的狀態。

但某人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神情立刻發生了變化。

“霍歡年,你可聽說過一個魔門妖女……她的名字叫墨姬……非常擅長偽裝成正道中人,尤其是偽裝成男人……我現在越看你就越覺得你和她非常像……”

王誌凡一邊說的時候目光還穩穩籠罩在麵前的“男子”身上,廳堂內幾乎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這位新掌門釋放出了自身作為高手的強大氣勢,封鎖住了這名貌不驚人的雜役。

“掌門…你說他是妖女偽裝?!這如何可能!”

旁邊離得不遠的老何頭聽了頓時忍不住驚聲說道,因為他就是那個招募霍歡年進來的人,如果王誌凡所說為真,那他真的就有些無地自容了。

“是真是假,一驗便知!”

王誌凡聽到老何的驚愕毫不在意,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銳利長刀,毫不遲疑地就朝麵前“男子”的心口捅去!

(本章完)槍之後是在裝死,他透過生物力場偏折了射線傷害,實際上並沒有受一點傷,之所以主動倒地是為了看後麵會怎麼發展,結果還真讓他發現了不小的秘密,引出了疑似目標的存在,而現在這個邪惡的小東西已經被他用冰寒之力鎮壓住了。“看你這尖銳的嘴部構造和剛才表現出來的移動速度,物理攻擊能力應該不俗,而你竟然還能鑽入人體控製屍體……這就非常神奇了,是擁有某種神經連線能力嗎?甚至於……我懷疑你擁有更深層次的威脅……”此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