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揭穿底細 震驚佩服

之輩的不斷努力,真是讓人心潮澎湃。”融合完了無極金身功,王誌凡頓時就有一種衝動去修煉這門防禦能力強悍至極的煉體功法,但他知道這種衝動是不理性的,他的修煉計劃終究還是得一步步來,所以立刻又將其壓製了下去,繼續清點其他的副本收穫。其中卓越級的玄渾秘府從隨身空間取出後外在表現為一團渾黃的光,隻不過這團光王誌凡並不能將其融合,因為它屬於一種實體象徵,需要他選擇一個地點將它固定並解放為一千立方大小的實物,他...第356章

揭穿底細

震驚佩服

隻見王誌凡手中的長刀眨眼間抵到了“霍歡年”的胸口,看起來下一瞬就會把這個雜役捅穿心臟。

但長刀尖端忽然又遭遇到一種不可忽視的阻礙力,與此同時就見到原本看起來老實沉默的雜役身體輕盈地倒飛跳起,先是落到了廳堂上方的橫樑上,接著就以驚人的速度朝廳堂外側視窗飛射出去,並且一邊逃遁還一邊發出與他的形象極為不符的女子笑聲。

“咯咯咯……王掌門……果然聞名不如見麵!妾身後會有期!”

這個明顯不是霍歡年本尊的人輕功極為高明,當眾人聽到她的聲音時,她的身影已經穿過了塔樓的視窗,顯然是想要逃之夭夭不與在場這麼多人爭鬥。

“妖女!別想逃!”

嫉惡如仇的無極宗宗主見狀瞬間全身綻放金光從椅子上猛然跳起,身影如同金色炮彈一般飛射向廳堂視窗。

但不等他追上已經逃竄出去的妖女,就聽到外麵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慘叫,然後就看到兩個不知從哪裡出現的蒙麵黑衣人腳踏虛空施展非常高明的輕功,把“霍歡年”一人抓住一根胳膊從視窗處又扔了回來。

噗通~

隻見上一秒還瀟灑無比飛身離開的“霍歡年”,此刻像死狗一樣摔倒在廳堂視窗內側,並且背部還多出了幾道血淋淋的猙獰傷口,看起來相當悽慘。

“熊宗主,外麵的是自己人,我早已為此獠佈下了天羅地網。”

全身金光大放表情略微有點錯愕的熊天立,接著就聽到後方傳來王誌凡平淡的聲音,讓在場所有人明白剛纔不是王誌凡沒有出手攔截,而是他早有準備人手,知道奸細無法逃走。

“老天爺!剛才發生了什麼!”

“霍歡年真的是妖人?!”

……

隨後,整個廳堂內上百人纔算真正反應過來,接連發出了驚聲議論,畢竟剛才的一幕發生得太快了,以他們的修為根本反應不過來。

“哼!就讓本座來給你驗明真身!”

已經走到“霍歡年”身旁的熊天立接著蹲下身一把抓起了這個疑似妖女偽裝的存在,他保持著全身繚繞金光的狀態,這樣一來就算此人忽然偷襲他也無濟於事,他修煉的無極金身功可是以防禦出名,就算是成名的高手也難以破防。

隻見熊天立先是用左手把地上的“霍歡年”一把拎起脖子,他發現自己手上傳來一陣冰冷的寒意,並且此人的身體也彷彿冰塊一樣非常僵硬,沒有尋常肢體的那種正常晃動,可能是中了剛才外麵兩位黑衣人的特殊手段。

“果然有魔門功法的氣息!”

仔細看了被自己單手提起的某人幾眼,熊天立接著給出了判斷,他作為與魔門戰鬥多年的存在,很清楚魔門的功法五花八門,但那種共有的邪惡氣息是不容易掩蓋的,特別是在此人身受重傷無法自持後,他終於察覺到了一些魔功外溢的跡象。

啪!啪!啪!

熊天立接著運轉功力右手連拍三掌在手中人身體的丹田等關鍵部位,他這麼做不是想擊殺對方,而是要以正道功力強行破除其人魔功的效果,使之暴露出更多的本來麵目。

這一方法立刻就被證實非常有效,廳堂內目光集聚此處的一百多人集體看到,他手中原本是個平凡青年男子形象的人臉型開始出現變化,變為了一個高鼻樑尖下巴的女人,並且胸口也出現了隆起,身形有所縮小,從剛才的普通男子變為了一名有幾分姿色的三十多歲女人,就是她的表情非常僵硬加上有著傷勢,看起來可憐兮兮。

“果然是妖女偽裝!”

“掌門真是好眼力,這怎麼能發現得出來……”

“魔門太可怕了,簡直無孔不入!”

……

鐵證麵前,整個廳堂裡的人不得不相信王誌凡剛才說的話千真萬確,他們眼中非常平凡的一名雜役竟然是魔門妖女偽裝,這讓他們頓時感覺脊背有些發涼。

正站在王誌凡身邊不遠的老何頭更是滿臉驚愕與懊惱,所有人都清楚這個妖女偽裝的雜役是他招收進來的,很難說以後別人會怎麼看他這個老幹部。

離得更遠些的吳洵和楊青青則眼中閃出驚訝與欽佩之色,他們對王誌凡召開這場大會的意圖再也沒有半分懷疑,已經確定了其人是早有準備,甚至還神不知鬼不覺地安置了神秘的幫手,不禁對王誌凡的辦事能力極為佩服。

“王掌門,這個魔門妖女該如何處置?可要本座一掌劈死她!”

熊天立接著當著眾人的麵詢問王誌凡的意見,別看魔門妖女現在掌握在他手上,並且還是他打出了其原型,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王誌凡纔是破除這個重大奸細的首功,其他人加起來都趕不上他一根毫毛。

“先把她扔在一邊,後麵用來拷問情報,不過現在繼續我們的大會。”

王誌凡隨口就決定了魔門妖女的生死,他絲毫不擔心這個在天命卦書中被描述為實力不俗的存在會找到機會逃跑,因為他施加了不小的冰之源力在她身上,加上她現在所受的各種傷勢,可以說已經半死不活。

“孫向,此次大會我第二個要問話的人就是你,你現在可願主動招來?”

廳堂裡所有人的目光中,王誌凡轉頭又看向剛才當了一會兒吃瓜群眾的聚義門孫執事,讓這個三十來歲身穿統一灰白服飾的男人麵色頓時一驚。

一時間,廳堂裡其他的人也被王誌凡的這番話驚訝到了,他們如何不明白王誌凡的意思,這表明瞭孫向也是個魔門奸細!

“孫執事也是魔門中人偽裝?!這不可能吧!”

“應該不是,我認識他好多年了,如果他被人調包我不可能察覺不到!”

“太可怖了,我已經不敢想其他被叫出來的人是怎麼回事……”

眾人的議論紛紛中,作為臨時主角的孫向孫執事感到壓力山大,他感覺到了來自麵前王誌凡如山似海的恐怖壓力,也就是他在這個年輕人麵前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但他並不打算就這麼直接屈服,因為他懷疑這個掌門隻是有點懷疑他,當前是在裝模作樣詐他。

“王掌門!我孫向為聚義門忠心耿耿效力十多年!加入風雪樓更是從未有過二心!掌門若是懷疑我!我隻能以死自證清白!”

這個男子說著就拔出了自己手中的長劍作勢自刎,看起來非常的忠烈無畏,但和他預料的一樣,王誌凡在最後關頭伸手抓住了他握劍的手臂,這讓他內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感覺自己是賭對了。

但讓這個孫執事沒有料到的是,王誌凡雖然配合了他以死明誌的表演,卻並沒有選擇放過他,隻聽他接著就提高聲音說道:

“孫向,既然你不願主動承認,那我就拿出證據,讓你心服口服……來人!把東西拿過來!”

便見王誌凡話音剛落,就有一個神秘的黑衣蒙麪人從廳堂後門處快步而來,其人手中拿著一張不小的黃紙,黃紙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那是……”

孫向在最開始幾眼並沒有看出來人帶來的是什麼,但等黑衣人走得更靠近些,他頓時明白了過來,臉色唰得就變得一片慘白,手中的長劍瞬間失去抓握力落向地麵,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

但王誌凡並沒有管此人的驚懼反應,也不擔心他會發起什麼偷襲,轉身就對廳堂內其他人說道:

“諸位,這張紙是我暗中發現孫向圖謀不軌後,派人從他的衣櫃底板夾層找到的,老何,你來代大家讀一讀上麵的文字。”

“是,掌門。”

原本因為剛才妖女的事情而魂不守舍的何老頭聽了趕緊接過黑夜人手上的黃紙,向眾人朗讀起來。

“稟聖宗大人,樓中近日傳言會有一正道強人來接替掌門之位,待我探明其底細,可佈局圍剿之,以報血煉尊者慘死之恨……”

何老頭念著念著就有些念不下去了,因為這紙張裡的文字太過露骨,擺明瞭是魔門奸細所留,所謂的血煉尊者顯然是前些時日王誌凡等正派掌門圍剿的那個血功魔頭,聖宗就是魔門,是奸細串通魔門對付自己人的證據。

如果隻有這些文字其實都還好說,畢竟寫字誰不會寫,可以推脫是別人栽贓陷害,但問題是何老頭從孫向剛加入聚義門就認識他,一眼就看出這些文字是孫向的親筆字跡!

“孫向……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老何可是看著你從雜役提拔為執事的!伱怎麼可以串通魔門對付自己人!”

何老頭說著扔掉了手上的紙張失去了穩定的情緒,一把衝到臉色變得慘白的孫向麵前指著他鼻子就罵,沒幾秒就想運功一巴掌打死這個叛徒。

但旁邊的王誌凡很快發動氣勢讓何老頭冷靜下來,同時對已經百口莫辯的孫向做出了判決,那就是讓人把他押下去和妖女一樣等待後續拷問。

在這期間,廳堂裡的眾人更是炸開了鍋,畢竟孫向可是嚴格意義上的內部人員,還是資格比很多人都老的那種,他們難以接受連這種人都投靠了魔門,一個個不可置信地爭相傳閱王誌凡帶來的文字證據,有的則和何老頭一樣對孫向破口大罵,對此人的背叛極為憤恨。

已經回到自己座位上的無極宗宗主熊天立麵對這一幕則陷入了深思,一方麵他對聚義門的人員墮落感到觸目驚心,另一方麵則是驚歎王誌凡無與倫比的探查能力,把隱藏得這麼深的魔門奸細都一把挖了出來。

原本他以為自己有資格傳授王誌凡在這方麵的經驗,現在看來他根本不懂王誌凡的本領和底蘊,這個年輕人絕對不隻有實力強大那麼簡單,他背後絕對有非常強大神秘的隱藏力量,誰都無法小看。

而他的兩位徒弟,被他安排來幫忙的吳洵和楊青青同樣對王誌凡的能力感到震驚和佩服,在其人揭穿妖女偽裝的時候他們就有這種感受了,現在內部老人的背叛也能被發現他們更加五體投地。

“王客卿不愧是超級天才,我這種師弟師妹們眼裡的所謂天才和他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不論是實力方麵還是其他方麵,以後在風雪樓我一定要好好向他討教……”

“王掌門實在太神秘了,他的那些手下現身前我完全察覺不到他們的蹤跡……他肯定是出身某個強大的隱世宗門,出世隻是為了磨鍊自己,能在這種人手下效力我肯定能學到很多!”

隨著第二個被揭發的孫向被王誌凡安排人捆綁了下去,他又招呼所有人恢復冷靜繼續這場大會。

不過就在眾人以為他點名的第三人,也就是那個名叫曲蛾的燒水女僕也是個魔門奸細時,他卻表示此女根據調查並沒有投靠魔門的跡象,反而被魔門所害身體裡種下了蠱蟲。

然後王誌凡就當著所有人的麵運轉功力,一掌把曲蛾身體裡的蠱蟲打得嘔吐出來,讓所有人親眼見證了他所言非虛,進一步加強了這些手下對他的信服程度。

至於王誌凡如何能這麼順利幫助此女驅除蠱蟲,實際上和他裝模作樣運轉功力打出的那一掌關係不大,他修煉的兩門功法根本就不擅長此道,他真正依靠的還是細緻入微的冰之源力,直接鎖定了該女體內的蠱蟲將其精準冰凍殺死,然後依靠控製冰塊的能力把它直接移了出來,可謂是外科手術般精準的操作。

如此,王誌凡在後續的大會中把其他被點名的人都揭穿了底細,並且每一次都會拿出關鍵的證據,讓所有人明白他是實事求是不冤枉人的型別,使得所有人對他的能力以及信任度快速提升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

而在這場大會的末尾,他並沒有直接讓大家分散歸位,而是提供了關於虎頭鎮魔門窩點的精確情報,讓幾位得力手下即刻帶隊去解決隱患。

(本章完)他就經常這麼幹,在這種任務中就更不用說了。這樣過了大概半個小時,444路公交來到了一個立著生鏽站牌的路口,緩緩停了下來。“地獄學院到了,請需要上下車的乘客有序上下車,下一站是:回魂路。”隨著公交內悅耳的女聲播報和車門緩緩開啟,王誌凡等人很快透過車窗向外看到,三名身穿兜帽黑袍的人從附近的一個巷子裡快步走了出來,朝他們所在的公交而來。這三人由於頭上的黑色兜帽和身上的黑色袍子都很寬大,幾乎完全遮蔽了他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