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高塔本地化工程

他便將這老闆房的大門緊閉,正式開啟了自己的宅男生活。“基本的生存物資,安全、視野開闊、隱蔽且方便逃離的房間,這些東西我竟然在一個小時內全部搞定了,很難相信這是在被很多玩家所恐懼的大災變副本裡。”由於一切過於順利,完全沒有什麼身處生存副本裡的危急感覺,王誌凡此刻站在這老闆房的玻璃幕牆前觀察著外麵寬闊的街道,看著那些在大廈門口聚集的喪屍,以及更遠處街道上零星遊蕩的喪屍,心裡頗有一種不真實感。明明他現在...第357章

高塔本地化工程

“老何!你帶上二十來人去城西劉家客棧處理一個魔門窩點!他們就隱藏在客棧的地下!”

“遵命!掌門!”

“吳洵!你帶人去城外南邊找一個叫黑竹山的地方,那裡麵有一個煉屍的魔徒出沒!務必將他徹底消滅!”

“是!掌門!”

“楊青青!鎮裡百花樓裡有一夥修煉邪功的妖女隱藏,她們是墨姬的外應,你帶人將她們全部捉拿!”

“是!掌門!”

隻見隨著王誌凡一道道命令下達,風雪樓的幾個精英人物都快速帶領各批人手奔了出去,各自都有著非常明確的目的,一個個都是迫不及待準備建功立業的狀態。

原本非常熱鬧的廳堂中頓時冷清起來,除了幾個負責看護的手下和僕役,就隻剩王誌凡和熊天立。

“王老弟,你的這些情報都是哪裡來的?可否透露給老哥一二?”

熊天立此時笑著向王誌凡問道,他是真的很好奇這個年輕人哪裡來這麼多詳細又真實的魔門情報,簡直比魔門自己人知道的都多。

“熊宗主,我有特殊的渠道獲取這些資訊,但請原諒我必須在這方麵保密。”

王誌凡立刻糊弄了過去,他是不可能說所有的情報都是他利用史詩級道具算出來的,恐怕說了別人也不見得會信。

“哎……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隱藏著訊息如此靈通的地方,我熊天立相比之下就像是個孤陋寡聞的鄉野之輩……王老弟,這風雪樓我們就放心交給你了,咱們改日再聚!”

熊天立明白王誌凡不想多說,便沒有過多糾纏,很快離開了風雪樓。

王誌凡也清楚他作為一宗之主肯定事情很多,現在這麼快離開其實是放下心來,打算去忙活別的事情了,就沒有進行挽留送行到塔樓門外。

如此,整個風雪樓就隻剩下他和一些普通門人,再也沒有搭得上話的存在。

“該進行下一步了。”

王誌凡在這個階段絲毫沒有清閒下來,轉身就走向了當前仍舊處於捆縛看押中的幾位魔門奸細,準備對他們進行最後的處理。

“把他們押進地牢,我要親自拷問他們。”

他對看管這些奸細的門人隨即吩咐道,讓十來個處於絕對控製的倒黴蛋全部被帶往了後山的地下入口,那裡是風雪樓關押惡徒的恐怖之地。

但王誌凡這麼說真的是要去拷問這些人嗎?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他之所以留這些人活到現在,還有著別的目的,那就是將廢物充分利用。

於是,幾分鐘後,在風雪樓的地下牢獄裡,王誌凡開始了他的操作。

他讓那些暗衛守護好牢獄的進出口,自己則進入到一個相對密閉的審問室輪流“審訊”一個個魔門奸細。

審訊室外的人能聽到時不時有慘叫聲從裡麵傳出,聽得他們這些鐵石心腸的人都心裡發顫,直覺認為王誌凡在裡麵搞什麼酷刑對付魔門中人。

但要是有人恰好進去檢視,就會發現王誌凡並沒有對這些沒了活命理由的人動用酷刑,他隻不過是在和這些人一對一單挑罷了,或者說單方麵用武力碾壓他們,讓他們在絕望中敗北死去。

“該你了!拿出你的全部實力!你應該不會讓我失望!”

此時,王誌凡帶入審問室裡的是之前那個被天命卦書描述為實力不俗的魔門墨姬。

其人在他審問其他人時極力想掙脫自身的束縛逃離此地,但遺憾的是沒有成功,那種冰封她全身的力量始終如影隨形,直到王誌凡再次開啟審問室的房門走向她,這個魔門妖女眼中不禁露出了絕望。

她像僵硬的木頭一樣被王誌凡拉了進去,看到裡麵已經有一些堆積起來的冰凍殘渣,殘渣裡能發現之前進去的人殘留的衣物痕跡,毫無疑問是那些人被麵前這個恐怖的年輕人處理完剩下的渣滓。

在這種可怕的環境下,被王誌凡寄予厚望的墨姬表現得並不好,她像一個普通女人那樣跪倒在地痛哭起來,祈求王誌凡饒她一命。

“王掌門!饒了奴家一命!奴家也是個苦命人!並非自願墮入魔門!”

王誌凡聽了不為所動,他伸手將厚實的鐵門關上,揚起手中的長刀指向地上的魔門妖女,語氣平淡地道:

“想活命機會就在眼前,幹掉我或者逃出去就行了,哭有什麼用?伱沒發現自己已經能自由行動了嗎!”

王誌凡說著就身影閃動,以相當快的速度一刀砍向墨姬的頭頂,看起來是真的打算置她於死地。

生死危機下,墨姬毫無徵兆地爆發了,她的身體一瞬間變得柔弱無骨,像彎曲的柳條一樣以常人做不到的動作避開了王誌凡的刀鋒,在閃躲的同時她的一隻手臂還瞬間變長了一倍多,尖銳的指甲從一個刁鑽的角度直插王誌凡的喉嚨,看起來彷彿她一瞬間化為了某種敏捷又詭異的妖怪,擁有不可思議的攻擊方式。

“對!就是這樣!你能行的!”

可是承受了這種攻擊的王誌凡不驚反喜,他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墨姬的這次突襲,沒有快刀斬亂麻趁機幹掉對方,反而暫停了自己的攻擊節奏,放任墨姬來對付他。

如此行徑,墨姬雖然無法完全理解,但很快以為他是某種受虐狂或喜歡找刺激的人,就全力發動魔功創造機會跑路。

繼續攻擊王誌凡在她看來隻是下策,因為她非常清楚這個人擁有一種冰封她的詭異手段,她拖下去實際上沒有絲毫的勝算。

“鬼氣森森!”

隻見她忽地口吐陰晦之氣,像噴吐煙霧一樣快速把這個房間給籠罩住,使得從狹窄天窗漏下的光芒完全被遮蔽。

“鬼影重重!”

接著她將身法催動到極致,一瞬間整個人在黑暗中一分為三,其一衝向鐵門處,另一飛射向天窗,最後一個直襲王誌凡所在方位。

王誌凡如果隻攻擊衝向他的那一個,那另外兩個就可以趁機逃之夭夭,甚至攔下全部三個也不見得有用,因為這是她的獨門身法,曾經多次幫助她逃過正道中人的圍剿。

但王誌凡的反應卻讓這個魔門妖女絕望,那便是其人根本沒有理會所有的三個身影,徑直就衝向了這屋子靠近牆壁的一個不起眼方位,將剛準備穿牆逃跑的墨姬本尊一把逼迫了出來,也就是他一瞬間就看破了墨姬的招數!

“很好!就是這樣!你差一點就可以逃脫了!再加把勁!”

破解了此招後,王誌凡還出言鼓勵墨姬,又一次中止了對她的攻擊,搞得墨姬其人內心有一種老鼠被貓戲弄的羞辱感,這讓實力地位不低的她產生了真正的怒火。

“大幻魔陰爪!”

這個妖女頓時放棄了所有逃跑的想法,使出了自己的壓箱底招式,化身多隻厲鬼一樣的兇厲身影從各個方向伸出了恐怖手爪直取王誌凡身上的要害。

這一招看似不甚奇特,似乎就是一種速度與力量兼備的高強度攻擊方式,實際上卻很難進行防禦,因為這一式墨姬進入了非比尋常的狀態之中,尋常的武器很難打中她,而她的攻擊卻難以閃避還具有穿透物理的特性,簡而言之她幾乎變成了鬼魅!

但王誌凡對此給出的反饋卻依舊和剛才一樣,他透過墨姬完全無法理解的方式以毫釐之差避開了所有的攻擊,並且還不忘在後麵繼續出言嘲諷,或者說算是某種特別的鼓勵。

“繼續!就是這樣!你果真沒有讓我失望!”

一時間,墨姬看著這個變態又強大的男人,精神都要被整崩潰了,她無法理解對方到底是有多強,也無法理解他的惡趣味為何這麼強烈,但她知道,今日她已經沒有了逃脫的希望了,繼續掙紮下去也不過是供人玩樂。

“與其這般受辱!本尊寧願自盡!”

墨姬抬手就把尖利的指甲對準自己的胸口插了下去,似乎是要挖出自己的心臟,以最慘烈的方式宣告所有的終結,這是身為魔門高手的尊嚴。

但她極為敏銳地察覺到了某人似乎不願她就這樣死,於是在某個青年以驚人的速度靠近她想要進行乾擾時,她的嘴角忽然翹起,發出了興奮與瘋狂的笑聲:

“咯咯咯……和我一起死吧!”

剎那間,墨姬的全身高度膨脹了起來,先是臉色變得墨黑如同鍋底,接著大量陰晦之氣從她周身四溢,整個人即將爆炸產生威力恐怖的自爆!

王誌凡親眼看著這個魔門妖女想和她同歸於盡,卻沒有提前進行阻止,而是選擇在這個女人即將爆炸的瞬間發動冰之源力封鎖了她的身軀,隻留下她的半邊胸口處任由膨脹,產生了畫麵非常詭異的區域性自爆畫麵。

嘭!

想著同歸於盡的墨姬頓時又沒有得逞,她的自爆威力被削減了太多,不僅連這個特製的堅固審訊室炸不開,甚至連自己都沒炸死,隻是炸壞了半個胸口,看起來非常的不雅。

而造成了這種結果的王誌凡還不感覺他的行為有多麼惡劣,張口又向她問道:

“還有別的招數嗎?我感覺你離逃出昇天已經不遠了。”

他的這番話一落,本就氣得要死的墨姬徹底怒火攻心昏迷了過去,身形悽慘地癱倒在地上,再也不復之前的威勢。

“這就頂不住了?明明還有潛力可挖……”

王誌凡看著已經完全敗北任由宰割的魔門妖女心裡有些失望,眉頭也緊皺了起來,現在他麵臨一個選擇,是繼續逼迫妖女站起來戰鬥,還是就這麼結束這個環節。

這裡就有必要解釋一下他剛纔到底是在幹什麼了,實際上他並非什麼受虐狂或者有特別的愛好,他這般戲耍這個妖女,讓她發揮各種功法戰技,其實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收集她的戰鬥資訊,為在漆黑高塔中復現她做準備工作!

這項工程王誌凡命名為漆黑高塔的本地化工程,為的就是在高塔中安插入更多種類的敵人,以適應不同人群的戰鬥訓練需求。

試想一下,一個無極宗世界的本地人如果進了漆黑高塔,他在預設情況下會遇到什麼型別的敵人?答案肯定是地精、綠皮獸人、魔物乃至龍族,那麼與這種敵人戰鬥對這個本地人而言能獲得多少訓練價值?其實是非常微小!

因為該本地人在無極宗世界裡根本不會遭遇這類來自其他世界觀的敵人,他獲得的戰鬥經驗幾乎可以說是白費,永遠不會有在現實中獲得利用的機會,反而有可能對這個本地人造成誤導,讓他麵對本世界的敵人時出現不適應,造成負麵影響。

故而王誌凡如果想利用漆黑高塔高效率地訓練這個世界的親信人員,他就必須力求他們的戰鬥目標存在實際價值,也就是選擇他們在往後有可能遇到的敵人。

恰好漆黑高塔在這方麵存在改進方式,那就是可以將王誌凡這個主子戰鬥過的目標設定進高塔裡作為挑戰者的對手,由此他才開始了剛纔有些複雜奇怪的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隻要和王誌凡戰鬥過的目標就可以設定進高塔裡當怪物,但怪物的擬真程度是受到獲取資訊的豐富程度高度影響的。

簡單點說,如果一個怪物王誌凡見麵就把它秒殺了,根本就沒見過它出手,那麼他將這個怪物弄進高塔後它基本就是個木樁,和其原型的戰鬥方式可能產生巨大的差異。

反過來,若是王誌凡和它有過激烈且長時間的大戰,對其戰鬥能力與風格非常瞭解,那他將其設定進高塔裡時就會獲得一個非常接近本尊原型的個體,讓挑戰者獲得非常優質的體驗。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王誌凡剛才纔不斷挑釁墨姬,力求把她擁有的所有本事全逼出來,好讓他能夠非常精準地復刻這個敵人進入高塔,將高塔敵人本地化工程做到最好。

“羊毛也不能一直薅一個,這個個體的資訊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我得尋找更多本地型別……”

心裡思索著,王誌凡就一刀砍掉了墨姬的腦袋,讓她能夠得到真正的休息。

(本章完)那些低等級玩家沒有槍,估計是他們搞不到手罷了。隨即,以皮衣中年男人的一灰熊一金雕兩個召喚物開路,後麵跟著拾階而上的四名玩家,陸續踏入了向著山頂的階梯山道。四名玩家雖然隻有一個是真正的槍手職業,但每個人手裡都有槍,甚至於看起來有點財力的馴獸師職業中年男人手裡拿的還是步槍。幾人跟隨最上方的大灰熊還有天上飛的金雕走了沒一百米,忽的,走在四人最前麵的馴獸師中年男人停下腳步轉過了頭,向後麵的三人說道:“我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