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語言翻譯 獵魔人

衣櫃內部,接著又發動意念對渾黃光團進行設定,讓其在這個地點形成固定的玄渾秘府入口。很快,隨著王誌凡的這番操作,隻見整體渾黃泛光的光團忽地在他手上向周圍擴散開來,它就像是一滴墨水滴落到了水麵上,很是快速地將所處的衣櫃空間浸染,使得這紅木衣櫃內部靠牆的一麵迅速開始發生變化,從原本紅色的木紋板塊狀態,變成了散發著微微渾黃之光的奇異之門!“成了,以後我的玄渾秘境入口就固定在這裡了,我現在試用一下這地方的具...第359章

語言翻譯

獵魔人

時間緩緩流逝。

隨著王誌凡將小半杯米酒下肚,他發現自己好像很是沉醉於當前這種極為休閒舒適的感覺。

但悠閒是精神上的,就他目前漫無邊際思考的結果而言,可以說毫無進展。

但王誌凡並不在意這種微小的失敗,他隻覺得已經很久沒有這般輕鬆自得過了,既然想不出來就專心喝酒,就當是專程出來消遣時間。

然而很多事情都是在這種無心的情況下悄然發生轉機的,正怡然自得喝著米酒的他忽然就聽到酒館裡的那些噪音發生了變化,變得斷斷續續夾雜起他極為熟悉的夏國語。

“那個怪物……還敢來……”

“下次……讓王國……抓他……”

“他的眼睛……噁心……女巫……雜種……”

……

這些絕對不應該出現在此地的聲音頓時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轉頭觀察聲音的來源,發現聲音的開始和結束與那些本地酒客的交談節奏基本一致,就是口型方麵不太對得上,彷彿有誰把他們的話語大幅降低了音量,然後配上了不太完整的翻譯語音。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宇宙之主徽章其實是有語言翻譯的?”

王誌凡確認了這種狀況後腦袋裡頓時有如閃電劃過,產生了一種瞬間的明悟。

有所猜想的他接著轉過頭繼續喝自己的悶酒,就當那些突兀出現的夏國語片段並不存在。

如此又過了一兩分鐘後,他就聽到自己耳邊傳來的自動翻譯聲音越來越完整,不再是之前斷斷續續的狀態,甚至後麵還加上了符合原聲的語調,讓他一聽就知道是異界人在說話。

到了這個地步,王誌凡便完全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宇宙之主徽章真的有語言翻譯能力!

隻是它的這個能力沒有副本裡的那麼逆天,並非從最開始就一切準備就緒了,它需要在接觸一定量當地語言樣本後花上些許時間,才能逐漸破解並開啟自動翻譯!

“敢情上次異界是我太心急了,沒給它創造破解語言的充分條件,誤以為它沒這個能力。”

明白了這一點後王誌凡頓時感覺心情更加舒暢,他加快速度喝著剩下的米酒,準備馬上就去外麵繼續探索,在語言問題解決後,他要展開計劃就容易太多了。

不過在他起身之前,這個酒館櫃檯裡那位腦袋上裹著花頭巾的中年白人婦女,忽然走出櫃檯來到了他的麵前,看起來神色不是非常友好。

“外鄉人!我對你已經無法忍受了!請你馬上離開我的酒館!”

中年白人婦女毫不客氣地對正喝著酒的王誌凡說道,抬手就指向門外。

王誌凡依靠宇宙之主徽章的翻譯能力立刻明白了她的話語,頓時他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了,開口回應道:

“為什麼?”

而這個不稱職的老闆娘隨即神色鄙視地看著他回答:

“因為你不懂得基本的禮儀!竟然在我的酒館喝自己帶的酒!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我這裡不歡迎你這樣的外鄉人!”

“看來語言翻譯是雙向的,我說的話也被翻譯為他們能聽懂的型別,並且大機率透過某種力量讓他們忽略了語音與口型不匹配的情況。”

麵對酒館老闆孃的驅逐,王誌凡心裡其實絲毫不在意,他隻注意到了徽章翻譯能力的完整性,然後毫不猶豫地把杯子裡剩下的米酒一口喝光,轉身就走出了這個酒館的木板門。

當他離開時,還能聽到後麵傳來一陣毫不掩飾的鬨笑聲,都是本地人對他這名外來者的鄙視。

“不懂禮貌的外鄉人!”

“滾得好!”

“祝願他很快被最兇猛的獅鷲活生生吃掉!”

……

“這可是真是民風淳樸啊……就不能對客人友好些?怪不得這個村莊發展得不行。”

經歷了不妙小插曲的王誌凡此時來到了酒館外麵的泥巴路上,他的心裡忍不住吐槽這個地方的人天生帶著敵意,但也沒有特別在意這個方麵,因為他現在心情比較好,可以不予計較。

“讓我再看看文字有沒有翻譯。”

他隨即目光在酒館的外部牆壁上掃過,看到牆上掛著一個長方形木牌,木牌上寫著一行陌生的字母文字,但相比最初看路牌的時候,他多出了一種特別的感覺,那就是他心裡莫名知道這些陌生文字的含義:紅鼻子湯姆酒館。

“還真是有文字翻譯,這下探索起來就更加方便了。”

清楚了這個資訊,王誌凡轉身就向著村尾走去,在那裡,他能看到路邊樹立著一塊路牌,他打算看完路牌後再確定後麵的行程。

但是在他快走出這個小村莊的時候,他遭遇了不久前在酒館門口遇到的那個人,那個外形特徵明顯,背後掛著兩把劍的職業者。

此時王誌凡正走在路上,他看到那名灰白長髮的高大男子正在一個房屋前與三名農民模樣的男人對峙。

這三個農民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根尖端帶四個筆直分叉的長條狀工具,看模樣可能是草叉一類的東西。

“怪物!你休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一個銅幣!我們可不怕你!”

隻聽為首的農民一邊將草叉對準前方的職業者,一邊滿臉戾氣的開口道。

“我為你們剷除了河邊的水鬼,你們應該付錢,這是王國法律規定的。”

灰白長髮身穿銀灰皮甲還有著一雙琥珀色豎瞳的高大職業者聽了立刻沉聲回答,同時他伸出一隻手抓住自己背後的利劍劍柄,做出可能要攻擊的態勢。

但鐵了心想賴賬的農民們可不在乎他所說的,隻聽其中一人立刻就大笑著說道:

“哈哈哈!伱這個怪物竟然還敢提法律!最近國王的軍隊正在清理你們這些噁心的雜碎!你想被火燒死就快去找他們評判吧!”

此人話語一出,另一邊的琥珀色豎瞳職業者臉色瞬間就變了,他似乎很清楚對方說的是真話,臉上露出一閃而逝的憤怒與隱忍,最後無奈地放下了握住劍柄的手臂,轉身離去。

“哈哈!看到沒有!這種怪物都是孬種!咱們隨便就可以差遣他們!完全不用付錢!”

“對!最好讓他累死在戰鬥中!這樣纔不會來汙染我們的眼睛!”

……

男人選擇離去之時,背後接連傳來那些手持草叉的農民的大聲嘲諷,但他並沒有對此產生更多反應,默默地忍受了這一切,走向了村尾路口拴著的一匹老馬。

王誌凡全程觀看完這一幕,心裡不禁產生了強烈的既視感,因為對方的形象與遭遇和他瞭解到的某個虛構人物太過相似了,簡直就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於是感到非常好奇的他選擇快步跟上,然後招呼默默忍受了所有侮辱的高大男人。

“喂!等等!你是獵魔人傑諾特嗎!”

隻見王誌凡一路跟到村莊尾部出口,然後開口向前方的身影發問道。

對方在剛才就察覺到了後麵有人跟隨,故而等他一開口,很快微轉身軀停下腳步,用警覺的眼神看向王誌凡。

“我確實是一名獵魔人,但不是你說的那個人。”

其人琥珀色的豎瞳上下掃視王誌凡,彷彿要把他完全看穿。

“不是?那我問你,你有沒有一個天賦異稟的女兒?”

王誌凡接著又不死心地追問道。

“我沒有女兒。”

哪知對方立刻就搖了搖頭。

“我們獵魔人根本沒有生育能力,又怎麼會有女兒?”

其人眼神古怪地看著王誌凡,似乎對這個人知道自己是獵魔人又問出這樣的蠢問題感到費解。

“真不是啊……那看來是我多想了……”

到了這個時候,王誌凡也反應過來了,對方雖然各方麵都很像他記憶中的那個虛擬存在,但畢竟隻是像,從一些細節上還是可以看出差別的。

比如這個人臉上沒有對應的疤痕,氣質上看起來也偏年輕一些,沒有那麼成熟。

“外鄉人,如果你沒有更多事情,我得儘快離開了。”

眼見麵前的青年意識到自己並非他說的那位存在,這名獵魔人便打算告辭,走向了樹旁拴著的一匹老馬。

王誌凡看著他為自己的座駕解開栓繩,越發肯定他應該不是自己所想的那個人物,因為那個人騎的馬沒有這麼隨便,都是比較優良的品種,還有個統一的名字。

感覺對方真的要騎馬離開了,王誌凡想了想接著說道:

“獵魔人,我目前需要一名嚮導,可以僱傭你帶我去最近的城鎮嗎?”

他的話很快獲得了已經騎上馬的獵魔人的回應,但對方並沒有接受他的提議。

“抱歉,我們獵魔人隻擅長消滅怪物,並不適合擔當一名嚮導,不過你隻想去最近的城鎮的話,按我走的方向就行,我即將去往諾維鎮,那是附近最繁華的城市。”

其人說完就雙腿輕夾馬腹讓馬匹起步帶他離開,踏上了前行的路。

“諾維鎮?剛才經過的路牌上好像寫有這個詞彙……”

王誌凡將他告知的資訊和剛才獲得的略一對比,就判斷他應該沒有亂講。

“赤鹿!”

被勾起騎馬慾望的王誌凡接著召喚出他的寶貝坐騎,準備加點速度跑到獵魔人前麵去,到這個世界的城市看看情況,探查那裡是否也和剛才的村莊一樣熱情好客。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在他騎著赤鹿馬迅速超車旁邊的獵魔人時,對方卻主動向他高聲搭話了。

“外鄉人!你難道是一名巫師?!”

隻聽這名騎著老馬的獵魔人語調相當驚奇地問道,讓王誌凡不由得指揮赤鹿馬放緩速度,轉身看向後方的他。

“我這模樣怎麼也不像巫師吧……你這是什麼眼神?”

作為一個形象英武有力的青年,王誌凡立刻就給出了反駁。

“因為你剛才使用了召喚術!而唯有巫師擁有這種能力!”

後方馬背上的獵魔人立刻回道,同時目光來回在王誌凡胯下神駿無比的赤鹿馬身上掃過,顯得很是驚訝王誌凡的馬怎麼品相如此出眾,簡直把他騎著的老馬甩了一萬條街。

“我不是巫師,信不信由你。”

王誌凡聽了他的理由感到無語,隨口就解釋道,然後感覺這是個打聽情報的機會,就給出提議:

“要不我們結伴去諾維鎮吧!如你所見,我是個外鄉人,需要一個本地人提供指引。”

“這是我的榮幸,巫師閣下。”

獵魔人這一次聽了立刻就答應了,似乎很在意他認為王誌凡擁有的巫師身份。

“不過閣下請一定要做好身份偽裝,諾維鎮可能在進行獵巫行動,被他們發現了會非常危險。”

他接著補充道,心裡已經完全認為王誌凡就是一名巫師。

“好吧,我會注意的。”

王誌凡聽了心裡雖然無語,但還是打算趁機和對方套套近乎。

“獵魔人,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蓋特。”

“你是狼派獵魔人嗎?”

“閣下不愧是巫師,這都能看出來。”

“你真的沒有一個女兒?叫希裡或希瑞的?”

“真的沒有……”

“咳咳……那麻煩你給我講講諾維鎮的情況吧,還有獵巫行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路上,王誌凡和這位形象很特別的獵魔人交談起來,關係越發變得熟絡。

後麵他還從隨身空間取出了一些食物酒水分享給這名自稱蓋特的獵魔人,兩人一邊騎馬趕路一邊吃東西補充能量。

同時這種憑空取物的能力也越發讓對方認定他就是一名巫師,還是層次比較高的那種。

王誌凡在此期間也加深了對當前世界的瞭解。

根據蓋特所說,這個世界確實存在超凡力量,並且曾經的超凡力量還相當強大,擁有半神一般的存在。

但近百年以來,超凡力量似乎因為魔力潮汐越發變得式微了,不僅質量上連續退步,在整體數量上也大幅縮水。

這導致掌握了鋼鐵與火藥的王國力量主宰了這個世界,而出於某種不清楚的原因,他們開始迫害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少數群體,造成了超凡界很大的動盪。

(本章完)水。“你已經找過他?然後被他趕了出來?”王誌凡感覺這老頭能找到他肯定就能找到其他人,說不定是在別人那碰壁了才來找他。“不……老夫從不做無用的事。”哪知老頭在這個時候毫不猶豫地搖了搖自己白髮滄桑的腦袋。“老夫的卦象顯示那個外來者十死無生,唯有閣下纔是能決定亂境大局的人。”他目光平靜地看著王誌凡說道。“這……會不會有點太過欽定了?”作為不怎麼相信既定命運的人,王誌凡一聽到此人的這種說法就有點無語了,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