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妖化分身,五蟲妖祖!

老婆的神魂被壓在棺材底下。“快放了她!我們的父神乃是冥河教主,我勸你們不要多管閒事。”阿修羅一族第三位魔王名叫濕婆,長的不男不女的,擁有眾生相,男男女女,溫柔,暴怒非常的複雜。此時他是暴怒的,甚至比自在天波旬還要憤怒。這過激的反應讓自在天波旬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還沒容的他多想,青銅棺就飄了起來。“!”又掉了下來,一陣毀滅的波動轉瞬即逝,天妃烏摩的神魂徹底被磨滅了,世界清靜了。見到此景,嬴政帶著大秦的...……紫霄宮。鴻鈞猛的睜眼,那如星辰一般,漫天的天道種子,亦是都在微微顫抖。“老師,發生什事了?”太清老子就正在一旁,見此番天道異樣,自然是要詢問。然而。鴻鈞微微搖頭,說道:“本祖不知,隻是突然生出了一種,非常不安的強烈預感!”既是天道化身,便不可能沒由來的產生預感。這種不安的預感,必定與他自身牽連。但即便是天道鴻鈞,卻一時間也推演不出這份預感的緣由!“老師,不好了!”這時,元始天尊遠遠趕來。他自從被斬斷一臂,便對如今的這位鴻鈞,對這座紫霄宮,都生出了極大的心理陰影,等閒不會涉足此地。而此時,他這般匆忙趕來,怕也是被逼無奈,定是發生了某種,連他也不能解決的大事。“老師,北極之地,那位炎魔太祖掙脫法陣了!”“什?!”元始天尊講明緣由,太清老子也很是吃驚。明明是兩位天定聖人,他們的眼中卻同時產生了恐懼!可想而知,那位突然提及的‘炎魔太祖’,恐怕並非善類!太清老子又想起了什,說道:“老師,莫非您剛才的不安?正是因為那位炎魔太祖?”天道鴻鈞也不能完全確定,隻是幽幽的道:“或許是吧。”畢竟,若真是炎魔太祖這等級別,那他推演不出來,也算正常。元始天尊不知二者間的啞語,但心中急切,趕忙說道:“老師,北極的炎魔,掙脫了三晶玄冰法陣,若放任不管,後果非同小可啊!但單憑弟子,卻奈何不得他,故而,特地來請示老師!”說白了,元始天尊就是想求鴻鈞親自出手,好再次鎮壓炎魔。然後,鴻鈞先是想了想,隨後,幽幽笑道:“不急,就算本祖不出手,現在的人間,也有人做主。”太清老子疑惑的道:“莫非,老師是想逼那位先出手?屆時,他與炎魔,鷸蚌相爭,老師便可漁翁得利?”鴻鈞不答,已平靜的神情,看不出深淺。他隻管繼續撥弄,他最新種下的三顆星辰。……“弄錯了吧?!”熊貓看著眼前的妖化蘇玄,非常吃驚。因為這道分身,實在是太小了!他長著一張人族的臉龐,劍眉星目,挺鼻如峰,單論長相是人族中特別剛毅的那種,有‘元帥之相’。而同時,他妖獸的特征也很明顯,一頭蓬鬆的紅發,像獅王一般顯得特別的霸氣,頭部兩邊,還生有兩根似牛的黑角。妖化蘇玄的背上,還長著六根翅膀,附滿黑紅相間的羽毛。細看之下,還能發現,妖化蘇玄的麵板上,其實也覆蓋著一層,透明的鱗片。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是海遊的。反正但凡是生靈,好像都能從妖化蘇玄的身上,找出一部分,相應的特征。當真是萬千妖道,何為一體!不過……還是太小了!妖化蘇玄,和中年蘇玄,其實也就一般大小。熊貓吃驚的道:“主人!明明其他獸蛋都小很多,但誕生出的妖祖,一個比一個巨大!而妖化主人的獸蛋,明明是最大的,怎誕生出來,卻反而跟人一樣渺小?這也太反常了吧!”兩道分身都不解釋,他們一同笑了笑。而後,中年蘇玄道:“因為你的出世,這新破開了二十一顆妖祖之蛋,而且冥冥中,連埋在北極的那頭怪物,也掙脫了鎖鏈。接下來的事,我無能為力,都要麻煩你了。”妖化蘇玄笑道:“無妨,是我出世造成的‘因’,自當由我來了結這份‘果’。”說起來。妖化分身出世的條件,還真是非常的苛刻。第一,是要從這條九幽深淵,這條妖祖巢穴中誕生。第二,還需要獻祭二十一位妖祖的妖氣精華,才能讓妖化分身順利的破殼而出。第三,誕生之後,宿命牽引,三界也會對應,生出強大的厄難,這就是代價,也需要妖化蘇玄,自己去著手解決。“再見,蘇玄。”“再見,蘇玄!”末了,二者又古怪的道別。頗有一種,跟鏡子的自己,說再見的奇妙之感。中年蘇玄騎熊貓飛走,離開了九幽深淵。而妖化蘇玄,則來到了深淵的另一頭。九幽深淵是真的很大,那似一直在呼吸一般的廣闊肉地,正如沙漠,一望無際!半炷香之後,妖化蘇玄才找到了三族妖民。當然,由於中年蘇玄的那道九星界拳,他們還都處於被震暈的狀態,若是無人搭救,必是會死在這深淵之中,亦會化為這恐怖肉地的一部分。“真是麻煩啊!”妖化蘇玄稍稍抱怨了一句,隨後抬起右手。無形的妖力,亦像一隻無形的大手,將剩下的一萬多妖民,全部給馱浮到了半空之上。這章沒有結束,請點選下一頁繼續!“走你!”妖化蘇玄笑道,右手往頭頂高高舉起。與此同時,那些妖民,也像被拋空的小石子一般,紛紛朝著崖頂,高高飛去。……崖頂。陸壓和太一還在默默的等待。他們表麵看起來很平靜,但心其實都很焦急。儘管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等待的結果究竟是什。但獻祭兩位多的妖民,九幽深淵總該會給點回應吧?那道太一預感中的妖祖,應該能夠順利誕生吧?“來了!”陸壓忽而一驚,望著深淵下方說道:“皇叔,終於有動靜了!”下一秒。隻見是已經昏厥的狼赫為首,還有其他密密麻麻的三族妖民,他們紛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上了懸崖!太一蒙了,詫異道:“這啥意思?退貨嗎?”而另有聲音,從深淵中響起。“照顧好你的妖民,不要再讓他們進入九幽深淵,那樣隻是在白白送命!”陸壓趕忙一扶手,將妖民們都收進自己的須彌世界中。轉而,陸壓和太一,都看向著深淵,問道:“敢問,您是新誕生的妖祖嗎?”兩人心中都壓抑著興奮,莫非,真的成功了?!而昏暗中,妖化蘇玄踏空而來。他道:“我?妖祖?或許算吧!”陸壓又恭敬的問道:“那晚輩鬥膽,敢問妖祖是何名號?”這份恭敬,源於實力的差距。從妖化蘇玄出現的那一刻起,陸壓就明顯的感覺到,就算他和皇叔一起上,也絕對不是這位妖祖的對手!“名號?”妖化蘇玄想了想,笑道:“便叫我,五蟲妖祖吧!”的問道,冥冥之中,他感覺到深淵冰窟下麵,好像有什東西在勾引他。不對,是召喚他。“不該問的別問,去了你就知道。”兩條龍很傲然,這是來自對自身實力的自負。他們已經是大羅金仙圓滿的修為。這三個看起來奇形怪狀的東西,一隻手都能乾翻。也不知道族長為什要見這三個家夥。“你們一直這吊,還是隻對我們如此?”敖烈麵色微沉,淡淡的說道。“什?”兩條龍懷疑自己聽錯了一般,伸著頭問道。敖烈目光一淩,抬手抓去,與那間將其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