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他很孱弱!

道人激動而欣慰的說道,此人正是無家可歸的妖族帝子,最後的金烏——陸壓。前些日子,如來和玉鼎真人大戰,餘波將整個太陽星打碎,他的太陽宮自然也沒了,雖然太陽被天道之手複原,但是他的太陽宮卻沒有。就算有他也不太敢住了。想到此處。陸壓邁開步子,踏入獅駝嶺大山。正好他家沒了,這個是個不錯的地方,可以考慮在這安頓下來。陸壓遊蕩在獅駝嶺中,猶如巡視領地一般。越看越是驚訝。這的小妖有些不得了啊,修為高深的同時,氣...五蟲妖祖?!一聽見這個名號,陸壓和太一都有些不快,覺得這位新生妖祖,有些過於囂張了。妖,本質上來講,就是動物。即便是天生異能的妖祖,經過世世代代的繁衍後嗣,血脈也會被無限的稀薄下去,所以再強的妖祖,最後留存的血脈,還是會變成普通的動物。當然,動物修行,從而得道的妖怪,自然就更不用多說。而眾所皆知,在西遊世界,動物被定義為五類:蠃鱗毛羽昆。蠃,是指無毛覆蓋的意思,也就是代表像人族,蚯蚓這類光禿禿的動物。鱗,是長有鱗片的動物。毛,既是長有毛發的走獸。羽,既是飛禽。昆,便是指節狀的昆蟲。而這五類,俗稱為‘五蟲’。但這位新誕生的妖祖,卻說自己是‘五蟲妖祖’?!他要做所有生靈的妖祖?!這名號下的隱喻,就很有些過分了!不過陸壓和東皇太一也不好挑明言說,畢竟這個五蟲妖祖,確實有點東西,光是他周身的氣場,就已然將兩人震住!陸壓還額冒冷汗,恭敬的說道:“五蟲妖祖出世,必是我妖族之福!將來,望五蟲妖祖,能率領我等,重塑妖族昔日榮光,統領三界!”妖化蘇玄幽幽歎了口氣:“哎,做人不能太貪心,做妖其實也一樣!”這天聊的,一下就把話給堵死了!陸壓和太一兩人,都不知道該怎往下聊了!妖化蘇玄又是笑道:“開個玩笑,你們也別當真。我身為妖族的一員,該幫忙的地方,肯定也會幫,不過,陸壓你也別拿話來試探我,我沒有統領妖族的意願,你大可安心做你的妖皇之位。”聞言,陸壓在心偷偷鬆了口氣。妖族的法則,向來是弱肉強食!而這妖皇之位,也是能者居之!憑這位大妖祖的實力,他若想統領妖族,陸壓也隻能遵從法則,當場讓位!妖化蘇玄繼續說道:“對了,最近呢,我還有一場架要打,等打完了再回來找你們。”說罷。妖化蘇玄化作一道紅雲,竄天而去!“妖祖、妖祖……”兩人楞在原地,稍微有些不知所措。“走吧!”許久之後,東皇太一苦笑說道:“我們不必等了,那位五蟲妖祖,怕是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了。”陸壓問道:“皇叔,你知道他去哪兒了嗎?”“不知。”太一道:“但我知道,天地間,亦有自己的法則,但凡有強者誕生,那必有另一位強者問世,二者會相互牽製。正如當初的道祖鴻鈞,與魔祖羅。隻是那種,能引動天地法則的大能……上萬年都沒有出過了。”陸壓吃驚的道:“皇叔,連你和父王都不是?”太一笑道:“,引動天地法則?那種級別,我們這些妖祖,可還遠遠不夠資格。不過他或許夠。”太一望向妖化蘇玄消失的方向,沉聲說道:“而他,也或許,正是去找那位,與他相互牽製的大能去了。”這也是陸壓和太一的區別。陸壓雖實力強悍,足以威震妖族。但在很多方麵的經驗,他也確實不及太一。如今的妖祖,正需要一名真正的智囊。太一即是。末了,兩人也一同離開了九幽深淵。結界大門逐漸關閉。陸壓忽而意識到什,錯愕道:“對了皇叔!我想起來了,那位五蟲妖祖,並非是走的結界之門!”“不必大驚小怪。”太一道:“那種級別的大能,九幽結界已經困不住他了。”而這時。鎮守界門的三大妖祖,也走了上來。九相妖祖道:“妖皇,東皇,我們有一事稟告,剛才窮奇來過。”“窮奇?”陸壓心中一驚。他當然也知道,窮奇在西極大陸禍亂一方的大事,便是皺眉說道:“這孽畜,竟敢出現在我妖族的地界?”此時的陸壓,其實並不知道,窮奇也是九幽深淵中誕生的妖祖。準確的說,上古四凶,都是。九相繼續說道:“妖皇,方纔窮奇莫名前來滋事,但隻是與魔山鬥了半個時辰,便抽身離去了。”陸壓眉頭緊皺:“這隻孽畜,究竟有何目的?莫非,也打起了我妖族的注意?”“若他隻是想毀滅妖祖,那反而是件好事……”九相另有所思,幽幽冒出了一句。陸壓朝他看去一眼。九相才趕忙說道:“吾皇不要誤會,我身為妖族一員,自然是不希望,如今的妖祖再受到半點損傷,隻是我深知窮奇的秉性,唯惡至極,陰險狡詐。”“若窮奇講明瞭要攻打妖族,我們反而會安心,憑借妖皇你如今的實力,自然也不會讓窮奇得逞。”“但他今日未說緣由,來的輕巧,走的更加輕巧,沒有半分要強取豪奪的意思,就好像、就好像真的隻是來找我們切磋比試的一樣。但他越是這般行事,便越是想隱藏真正的意圖。”但至於這‘意圖’是什,在場也無妖知曉。夜冥在一旁說道:“吾皇,還有一件重要的事,窮奇的心臟,丟了。”“皇叔,關於此事,你怎看?”太一搖了搖頭:“不知緣由的猜想,根本不會有準確的結果,先等等看吧,看窮奇接下來會如何出招,我們纔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結界的大門關閉,人都走空。“呃……”“呃……”九幽深淵內,隻有那片廣袤的肉土,還在孤獨的發著幽長的哀嚎。不過,卻還有一個野人少年,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還留在深淵之中。“殺!你們居然都沒有發現我!”“我要殺了你們!”獸蛋巢穴的近旁,尤骨就站在岩壁下的昏暗中。此刻他因為至極的憤怒,而渾身顫抖,緊握著雙拳!明明,他一直就站在這。他見到了中年蘇玄和熊貓,見到了那二十一位剛誕生就被毀滅的妖祖,也見到了妖化蘇玄。尤骨明明目睹了整個過程。卻偏偏,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因為,他很孱弱!,提如此要求,怕是說不過去吧?”沒等嫦娥說話,昊天冷笑一聲開口了。嫦娥畢竟是天庭的神,陸壓如此行徑,簡直沒有把他放在眼。“昊天,你怕了,怕本皇用大陣將你等擊潰?”陸壓嗤笑著說道,光明正大的用起了激將法。“笑話,就憑你?”昊天搖頭冷笑,他太自負了,對於陸壓的陣法,從始到終都沒有放在眼。就算幫他結陣,又能如何?昊天正要命令嫦娥答應,但沒想到嫦娥先開口了,根本沒有詢問他的意見。“沒問題,給你用便是。”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