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極善與極惡!

太子。“太子殿下,今晚是你的大婚之日,該去準備了。”一頭龜精慢吞吞的說道。“知道了,我馬上就去。”敖烈頭都沒抬的擺了擺手。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太爽了,這種現實的女人真是活該被打臉。消炎牛逼!”不知不覺已經看了大半,龜精再一次的來催了,敖烈隻好戀戀不捨的放下。今晚是他的大喜日子,不能馬虎。轉眼間。已經到了晚上,敖烈應酬完之後,回到新房,正想抱著娘子進入夢想,沒想到房間有另外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正是九...好一會兒。狼赫才從自家院子出來,牛帥還等在外麵。狼赫疑惑的道:“牛哥,為什會這樣?為什我婆娘會沒事?我明明記得,九幽深淵下,突然擴散開了一股強悍的妖力,當時我們所有倖存的族人,都無一例外,全部被擊中?”而大羅金妖的他,當時都瞬間昏厥,心脈儘斷。那其他更低修為的妖民,怎可能會沒事?“還有!牛哥,為什我婆娘對這兩天的記憶,一點兒印象都沒有了?她甚至不記得拜見過妖皇!”這纔是狼赫最疑惑的地方。牛帥道:“不是這兩天,是半個月前。讓三族妖民,獻祭到九幽深淵,是半個月前發生的事。”狼赫楞到:“我昏迷了,半個月?!”“是啊。”牛帥繼續說道:“半月前,三族妖民被吾皇帶回來了一萬多倖存者,而當時你們身上的傷勢,吾皇確實是束手無策,所以請來了那位叫溫人語的神醫。他真的是一位,至善之人。”“其實我知道你怎想的,以為,像那樣擁有強大手段的神醫,各大勢力趨之若鶩,他也必然不會理會你婆娘這種小人物。而事實上,連吾皇,也確實不好過於勞煩他,隻是讓他儘量將你們這些軍中的將領救活。”“但他半月以來沒有休息過片刻,不僅救活了你們,甚至救活了那些普通的妖民,即便是那些本就垂死的妖族老人,他也為其費儘心血。我親眼目睹過,他救你們的過程,並不容易。”“那位溫神醫,好像天生擁有某種神血,他的血液纔是將你們救活的根本原因。一萬多的妖民,你說說,他要耗費多少自己的血?”“半個月,他自己便因為勞累,失血,而昏迷過,二十七次了。”“但不管多少次,他剛一蘇醒第一時間想的,永遠都是你們這些‘病人’,他還要強撐著,繼續給你們滴血治傷,生怕多耽誤一刻,你們的傷勢會加重,會有人提前喪命,所以他不敢停歇,也從來沒有顧忌過自己的身體。”“整整半個月,他終於救活了你們所有妖民!”“而且,他知道些此事的大概,知道那些普通妖民的記憶,還存在著諸多,有關九幽深淵的,無比恐怖的回憶,於是溫神醫便日夜不休的煉製忘情丹,他精心改良過,隻會消除服用者一部分的短暫記憶。”“也正是因為這種丹藥,你的婆娘,以及那些平凡的三族妖民,才得以忘記那份恐懼與痛苦,才得以安安穩穩的睡好每一個覺。”“狼赫,你傷的最重,所以醒的最晚,你現在明白了我所說的嗎?”“你可能初見他時,覺得他脾氣很糟,動不動就口吐芬芳,像個街頭的混混?其實我也有點習慣他這點了,但他確實是一個至善之人,真正做到了醫者仁心,懸壺濟世!”若窮奇真是滅世的種子。那溫人語,很有可能,便是那救世的種子。牛帥最近會經常這覺得。“那我能再見見那位神醫嗎?我很想當麵謝謝他!”狼赫自然是知恩圖報,而且溫人語這份大恩,他甚至不知道該怎去回報。“隨我來吧,正巧,吾皇將他安置在了我的府中。”兩妖回到了牛帥府。在一處客房間,他們推門而進,卻沒能攪醒,在床上熟睡的溫人語。“別說話!”牛帥很高興的笑了,他輕聲說道:“我給溫神醫安排了這間房間,可我還是頭一會見他,能在這床上休息!你瞧瞧,他睡的多香啊!”“也唯有你們都好了,他才能睡的這香!”牛帥笑著說著,偷摸的擦掉眼角的牛淚。狼赫看著這道單薄的,人類少年的身影,心中也無比的動容。是啊!最近聽到的傳聞,都太讓人神經緊繃了。天道不公,天劫不斷!西有窮奇,滅世之災!最近兩年,也必會有一場伐天之戰,人族妖族都在緊張的練兵,為將來的戰爭做準備,當然對於普通士兵而言,也極有可能是在做赴死的準備!天下,皆被攪得惶惶不安!狼赫有時都會絕望的以為,這天下,難道就不會有好事發生了?這三界,莫非就沒有好人存在了?不過,還好今日他看到了希望,他看到了至善的種子。那個愛爆粗口的少年,正在床上睡的很香。……是夜。妖族地界,與西極大陸的交界處。那片森林中的血池溫泉。窮奇正在麵泡澡,不過這血池的作用,更多的是給他治療傷勢。“下手可真狠啊!”窮奇低頭,看了看胸口的一道黑黑的拳頭印。那是魔山妖祖,留在他身上的拳力。半個月過去了,都沒曾消散。“到底還是沒了心臟,實力削減了太多啊!要是我的全盛之姿,那一戰我應該能輕鬆些。”窮奇有些無奈的歎息。隨後,他旋即有露出玩味的邪笑:“不過,把心臟給了那個苗子,說不定會更值得些!”“誰!!”突然,窮奇猛的一驚,他神識探知到有人在靠近。而昏暗的樹林中,也確實走出一個人來。尤骨渾身都是一層汙垢泥土,唯獨一雙招子,在夜像野獸般精亮,甚至微微透著紅光。他臉上是一種扭曲的笑容,極致興奮的說到:“咦……師父,你能發現我了?那是不是說明,我已經不是弱者了?”“不錯!很不錯!”窮奇看著自己唯一的弟子,從頭看到腳,越發覺得滿意,邪笑道:“看來你這趟,吸收了不少獸蛋的蛋液!”尤骨卻笑道:“師父,並沒有,我吃的是蛋殼。”……九幽深淵。崖底。二十一枚獸蛋的碎皮,已經全部消失。甚至連那枚,孵化妖化蘇玄的最大獸蛋,也不見了。蛋殼都進了,尤骨的嘴,給他化作了,妖祖之力!而正是憑借著這股力量,尤骨硬生生從內部打穿了九幽結界,還在三大妖祖的聯手下,劫後餘生逃回了邊境!,他環視一週朗聲說道。“諸位,此事暫且不議。現在最重要的是壯大我大秦國力,完成我父皇遺誌,一統天下。”金蟬子麵色肅然,氣勢如虹。其實他不想當新皇還有一個原因,他總覺得父皇沒那容易死,也許有一天會再度歸來。金蟬子怎說也是佛祖的弟子,眼界開闊。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選下一頁繼續,後麵更精彩!他更能體會到父皇的師父,那個神秘師祖的神通手段。也許有辦法複活父皇也說不定。“不錯!壯大國力,總有一天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