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骨身是鎧甲,肉翼是披風!

陀連佛祖都沒有發現,一定是他不想表露。原本引度一尊的,現在變成了兩尊,功勞也變成了兩份,回去之後佛祖他老人家一定很高興吧。買一送一。嘻嘻。龍女腳步加快,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意,恨不得立刻飛到他們身邊。就在這時,又一道精深的佛法氣息升起,跟剛才的兩道又不一樣。這…?龍女傻眼了,笑容僵硬在臉上。什…什情況?又來一尊?難道前世這群佛陀一起涅盤轉世的?不…不會吧?龍女漂亮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著,隻有驚疑不...尤骨知道在哪,能夠找到窮奇。所以他回到了這片林中溫泉,不遠處的山峰上,他族人的屍體,以及他阿爸的屍體,都早已被野獸啃噬,成了滿山的裂骨。當然,這些不重要。隻要能讓尤骨擁有力量!“蛋殼?”連窮奇都顯得有些錯愕:“你居然能咬的碎,獸蛋的蛋殼?!”尤骨回道:“咬不碎,我是用牙齒一點點的磨,才能將那些蛋殼磨成能夠吞服的粉末。”半個月。沒有人知道,這半個月尤骨是怎過的。在那深不見底的九幽深淵,他隻能孤獨一人忍受著無邊的昏暗。那些還剩下的獸蛋,亦會發出微微紅光。但那光芒,亦是透著濃厚的恐怖意味!畢竟,還剩下幾百枚獸蛋,孕育著幾百位妖祖!鬼知道它們什時候會誕生?而之前的例子,很明顯,隨便一隻妖祖誕生,窮奇都絕無生路,隻能成為人家口中的食糧!並且,這整個深淵,也恐怖異常!誰特知道,周遭會不會跑出別的怪物?但無論如何,有一點可以確定。尤骨還很弱小。弱小到,隨便發生一點意外都能讓他輕易喪命!於是乎,尤骨便隻能一邊興奮的蠶食著獸蛋中殘存的妖祖之力;一邊恐慌的,提防著那些可能會出現的意外。這種詭異的心境,就好像靈魂都被分裂了一般。不過還好,半個月以來沒有人打攪他,而且隨著妖祖之力的吸收,尤骨也變得越來越強,吞噬剩餘獸蛋碎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連妖化蘇玄誕生的那枚獸蛋,亦被他吞噬!力量!尤骨的體內,湧現出源源不斷的力量!而這方九幽深淵,九幽結界,對他好像沒了限製,尤骨竟然直接憑著蠻力,將結界撕開了一道小小的裂縫!而這一次,鎮守在外的三大妖祖,也在第一時間就發現尤骨!隻是九相三妖搞不清楚,這小子到底是人是妖?他身上混雜的氣息很是古怪。一番大戰,九相三大妖祖,竟拿尤骨沒有辦法,被尤骨逃竄而去。“你居然,還能打贏那三個家夥?!”聽聞整個過程,窮奇越發的吃驚,這次尤骨的成長甚至都超出了,他這位師父的預料。“打不贏。”尤骨道:“那三大妖祖太強了,若一對一單挑,我或許能有勝算,但他們三個一起出手,我就隻能逃了。而且師父你不是說過嗎,他們三個不會離開那條山脈,所以他們並沒有追出來。”“若是真的被他們追上……”尤骨沒有說下去,但他知道,若三大妖祖不是因為這份限製,那他很可能會在今晚就被殺!說著,尤骨還惡狠狠的啐了一口,心有些不滿。他起初甚至還貪婪的妄想過,若是能將三大一起吞噬就好了!這世間,果然還是有很多出格的強者啊!“你已經很強了!”窮奇笑道:“好徒兒你是還不知道,那三個家夥究竟是怎樣的存在!能從他們手中逃生,就算放眼整個三界,能做到的也沒多少人!”“快!好徒兒,釋放你的妖祖之力,讓為師好生看看,你現在究竟變得有多強!”窮奇此時,很是興奮!因為他隱隱感覺到,他親手滋養的怪物,真的快要成形了!“好!師父!”尤骨一臉的邪惡笑容。下一秒,妖氣沸騰!一股龐雜的,融合著多種屬性的妖氣,在尤骨的周遭顯現!尤骨的肉身頓時發生了異變!他在迅速的變大,最後竟有九丈身高!他的背上亦有一雙肉翅,像一件王者的披風。他全身的骨骼,更是從肉身中凸刺出現,那一根根粗壯的骨骼,形成著了一副盔甲,包裹著尤骨的全身!“噗!”隻見尤骨將大手,直直的插進了自己的嘴!然後,混雜著的唾液和鮮血,他活生生從嘴,拔出了一把鋸齒形狀的骨劍。手握骨劍!肉翼是披風!骨身是鎧甲!這哪還是原來的尤骨?他甚至超出了人族和妖族的範疇,他的渾身透著一股魔氣……魔。妖之極致,便是魔!而尤骨,已然有了骨魔的影子!窮奇無比興奮,眼中的凶光綻放,欣賞著自己創造的傑作!沒錯!正是這樣的骨魔,才能真正的禍害三界,造就一副生靈塗炭的煉獄美景!“師父!”邪惡的聲音從天上蓋下。尤骨低頭,看著自己的師父,他第一次覺得凶獸窮奇,竟也這般渺小?尤骨邪笑的道:“如今徒兒的實力,能夠殺了你嗎?”“這……”窮奇猛的愣住,不知為何,他心中竟生出了一絲恐懼。窮奇,也會害怕!是啊,這個徒弟,可從來都不知道,什是忠心,他從師的目的之一,正是殺了他這位師父!“還不夠!”但窮奇也沒有徹底的慌張,他甚至為此更加興奮。隻見窮奇張開右手,對準了龐大的尤骨,一絲絲紅黑的無形煙瘴,從他的掌心溢位,最後又浸透進了尤骨的體內。窮奇道:“這是為師之前,從你身上抽取的力量,現在還給你。”尤骨立即感覺到,自身變得更加強大。骨身鎧甲包裹下的心臟,亦在越發激烈的跳動。當然,尤骨並不知道,他的那顆心臟,其實是窮奇的。這份額外的力量,正是來自於的那顆心臟。窮奇並不是‘還給他’,而是‘賜予他’。而此刻的窮奇,好似變得更加虛弱。他靠著一顆大樹坐下,笑道:“好徒兒,為師現在很虛弱,你若真想殺了為師,替尤氏部落,替你父親報仇,現在就是最佳時機!”然而,尤骨卻久久沒有動手。他眼神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彷彿是在擔心這會不會是窮奇的陷阱。畢竟他這位師父,正是以邪惡狡詐流傳於世。末了。窮奇笑道:“你既不敢殺了為師,便去屠殺其他生靈吧!隻當是,不妄為師栽培你一場,你也該給為師,獻上一份謝師禮!”力將會驟減。天上的神仙都看麻了。阿修羅公主可是女阿修羅中的極品,這家夥眉頭都不皺的就給殺光了。你是不是跟美人有仇啊?是不是不舉啊?…“轟!”正如金蟬子所料,阿修羅公主一死,血河大陣的威勢瞬間就降了一大截。無數的阿修羅戰士像是炒豆子一般的被秩序之輪壓爆。失去血河大陣的鎮壓之力,嬴政的戰力暴增,身上宛如蛻了一層枷鎖,劍氣衝宵。一株草斬儘日月星辰。他神武無比,滿頭的發絲飛舞,一雙神目璀璨耀世,射穿虛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