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仙師,您是我師爺!

微一笑,直接搶重頭戲。隻見他反手一抓,一道鴻蒙紫氣便出現在手中,準提也緊隨其後,拿出道祖賜下的鴻蒙紫氣。如來和彌勒當場愣住,看著鴻蒙紫氣的眼神非常複雜,震驚,不解,一時間不知道二聖要做什。“難道…?”他們突然想到一個令人激動的發抖的可能。這太過夢幻,高不可攀,觸不可及,乃至於光是想一想,就激動的頭皮發麻,神魂顫栗。接引,準提看著兩人的反應,很是滿意。“這兩道鴻蒙紫氣,乃是道祖親賜,吸收以後便能正道...豬妖聞言,偷偷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難怪狼赫將軍是一個人前來,沒有攜帶隨從,原來是和他一樣的目的,這下就不怕被罰了!不過。蘇玄卻是笑道:“逃?我為何要逃?我都說了,我真的是你們妖皇的師父。”豬妖驚道:“上仙,怎都這個時候了,您還在說胡話?”狼赫心中很有些猶豫。這位的預言全中,那句‘我是二哈,我會拆家’,更是深意非凡。狼赫甚至都懷疑過,恐怕當時在九幽深淵,就是這位親自登場,才解決了那隻足以吞吃這個西境的怪物!這樣強大的存在,說他是妖皇的師父,也有道理。但在傳聞之中,那位獅駝嶺仙師,可從來都沒有出山的先例!唯有這點存疑!“狼赫,別你特的胡思亂想了,這尊大神就是獅駝嶺仙師!對咯,他現在還有另一個身份,道玄宗宗主!”牢房的另一邊,黑暗中走出一個人影。藥神宗少年,溫人語。“溫神醫,您、您怎在這兒?”狼赫錯愕的道:“您不是在牛帥的府休息?”溫人語撐了個懶腰,笑道:“你個傻叉,睡飽了當然要起來啊,難道真的要睡成四肢癱瘓不成?”說著。一個閃身,溫人語進入牢房之中。竟也跪拜在蘇玄的麵前:“徒孫溫人語,拜見師爺!”“師爺?”蘇玄笑道:“小家夥,可別亂叫啊,你師父藥老可不是我的徒弟。”“的確。”溫人語道:“雖沒有師徒之名,但我師父卻一直將您視作老師。他不止一次的在我麵前說過,若沒有您就不會有他的今日!他也曾說過,若尋得何時的機會,定是要拜您為師的!”“所以,小輩便鬥膽提前稱您一聲,師爺!”蘇玄笑道:“倒是一個有趣的小子!你也確實有本事……本來我以為,藥老會親自前來,不然我還真想不出,有幾人能逼的出那股強悍拳勁,但藥老卻隻派了你來,而你還真就做到了!”這小家夥,有點意思!“師爺過獎!”溫人語笑道:“在您麵前,我這點本事還上不得排麵。”蘇玄又道:“但你是怎確定,我就是道玄宗宗主,另外還是獅駝嶺仙師的?”溫人語這才娓娓道來:“師爺,您還記得那場血雷嗎?”原來。道玄宗遭受血雷一戰,香狐王透支使用三玄鏡度過難關,但自身也陷入了極度虛弱之中,後來還是揚眉請來藥師父替香狐王醫治。而那時,藥師父身邊跟著一個不起眼的小童,正是剛入門的溫人語。再後來,藥師父發現溫人語天生異血,便有意著重培養,經常會讓他,去道玄宗的樹海道場修行突破。也是這個契機,溫人語曾遠遠的見過蘇玄一麵,故而知道蘇玄,道玄宗宗主的身份,隻不過,他這樣的小徒,起初不能引起道玄宗更多的關注而已。至於猜透獅駝嶺仙師的身份。就相對更簡單一些。蘇玄來到妖族地界,並不想過多隱瞞,已經自報過家門,說自己是陸壓的師父。在溫人語看來,這樣的人物,沒有冒充他人身份的理由。那,真相就隻剩一個!“大意了啊!”蘇玄笑道:“沒想到半路冒出來個你小子!這事兒可別往外說啊,我這兩重身份,還想多瞞一陣子。”溫人語卻笑道:“其實師爺,您並不是真的想隱瞞吧?您是故意的,您就是想處處留下痕跡,留下這些細微末節,好讓三界眾生,來猜出您真正的身份?即便是徒孫我,也都在您的推演之中吧?”“獅駝嶺仙師之名,在三界生靈的心中,本身就是超過,道祖鴻鈞的存在!而當真相公之於眾的那一刻,大家都會感歎,沒錯啊,原來您就是仙師!”“也唯有此,才能更加的,順理成章的鞏固人心!”“師爺,這就是您佈下的棋局吧!”蘇玄不言,隻是含笑。但心想著,怎這小家夥,才見第一麵就開始迪化了!至於一旁的狼赫和豬妖,整個就聽傻眼了!連溫神醫都這說,難道這位還真是仙師?!一時間,狼赫和豬妖都覺得頭皮發麻!他們居然把仙師和他的坐騎抓來,足足關了半個月!“不必緊張,你們沒有犯什錯,我在這過的還挺舒服。”蘇玄笑道:“另外,狼赫,溫人語,我覺得你們兩都還不錯,之後願意隨我回道玄宗嗎?”溫人語笑道:“師爺,我當然願意!”狼赫心中也是莫大的榮幸,但卻微微有些猶豫,說道:“仙師,我畢竟是七旗首將,也是三族血脈,我得先問問牛帥和族中長老的意見。”“狼赫將軍,原來你在這兒啊!”而就在這時,幾個妖兵突然找到了牢房中。他們顯得很慌張,急切的說道:“將軍!牛副帥命你集合七旗妖軍,有一隻強大的怪物,在攻打我們邊陲妖城!”“什?!”狼赫一驚,正欲抬腳,但還是先望向了蘇玄。蘇玄一邊品著美酒,一邊笑道:“去吧,守衛邊境安危,仍是你的職責。”“那仙師,小輩先走一步!”說罷,狼赫便帶著豬妖,以及那幾個前來通報的妖兵,離了地牢而去。亦是這時。蘇玄看向溫人語,笑道:“外麵的熱鬨,你不去看看?”溫人語恭敬的道:“師爺在此,徒孫怎好離去?另外……師爺您的身體,好像有一點虛弱。”話雖出口,但溫人語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位無所不能的獅駝嶺仙師,居然也有虛弱的時候?而這,也正是蘇玄,使用過九星界拳的後遺症。巨大的威力,也伴隨著巨大的代價。九幽深淵中的那一拳,幾乎抽去了蘇玄近九成的法力,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恢複,而這一個月內,蘇玄也無法重複使用這招。這也就是,溫人語看出的虛弱之相的原因。蘇玄笑道:“就算是藥老親至,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卻被你個小家夥看出來了?你的醫道之術,還真是造詣頗深呢!”道。在遠古時期,那時的人族存在的唯一用處,就是成為其他生靈的血食,隻有任由宰割的份。雖然數量不少,也依舊是洪荒最底層的勢力,然而時至今日,人族竟然比妖族還要強大。簡直匪夷所思。隻能說是世事無常。“人族誕生出很多天驕,尤其是人皇嬴政,比我還要強一些,很多次交鋒,我妖族都敗在人族手。”陸壓一臉悲憤的說道,想起嬴政就來氣,關鍵還沒有辦法。“那好!第一個目標就拿人族開刀!”太一略微思索,當即就氣勢如虹的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