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執棋者的身份,與天道對立!

回靈山,到時候,她必定會更進一步,突破當下的境界。捏了一個法決,龍女飄然離去,在獅駝嶺仔仔細細的搜尋起來。轉世的佛陀一定不想讓人家發現,所以氣息都會收斂起來,她可得仔細了。半晌之後。龍女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宏大的佛法氣息,絕美柔和的臉上泛起驚喜之色。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被她找到了!好像有些容易呀!龍女快速的向著這股氣息飛去。近處。她按下祥雲,徒步前往,飛去見一個佛陀是不禮貌的。就在這時,又一股大乘佛法...術業有專攻,修行者亦是如此。溫人語單在醫道方麵的天賦,連蘇玄都感到微微有些詫異。而這樣的天才,當真算的上是萬年難得一見。必是亂世將起,才會天降奇異。總有一些人,會平定亂世,而這些引領時代的人物,也總是從一開始,就顯得那與眾不同。他們有著獨特的魅力。亦是這份魅力,讓他們能夠改變世界。“小家夥。”蘇玄笑道:“你覺得憑你的醫道,能改變如今的三界嗎?”溫人語想了想說道:“不能。但我知道該如何行將行之事,我也願意做你手中的棋子,為你獻上我全部的力量。”這是兩人間的惺惺相惜。他們都知道彼此想做什,又都知道自己能做什。那些引領整個時代的人物,也總是有這般默契。唯有熊貓,在一旁聽的雲霧,頂著一雙熊貓眼說道:“主人,你們在聊什啊,怎突然搞的格局好像很大的樣子,我都聽不懂!話說,主人,你不先看看眼前的問題嗎?”“剛才那個小妖兵說,有怪物在攻打邊陲城呢?”聞言。中年蘇玄也微微皺眉。一般情況下,即便他不用內景推演,也會對周遭的一些大事,本能的生出強烈的感應,這才方為《太初本源經》的全知全能。但這一次。怪物攻城。而蘇玄,卻一點事先的預感都沒有!這很詭異,非常的詭異!像是那怪物的命數,在他這被完全的掩蓋掉了一樣。而這卻是連天道鴻鈞,也無法做到的事!“師爺。”溫人語輕聲問道:“您好像有些苦惱?”蘇玄沒有回答,隻是靜默的想了想。隨後,他的周身忽的散發出一種淡黃色的光芒。溫人語見著那股光芒,眼中頓時一驚,因為他明顯的感覺到,那黃光中,蘊含著無比霸道的力量!難以想象的力量!隻見。蘇玄又張開右手,全身的黃光,便朝著掌心匯聚。光流旋轉,糅合。最終形成一顆,淡黃色的小小丹丸。溫人語也在此時看出,這位‘師爺’好像突然變得更加虛弱?他的力量好像都轉移到了,這枚丹丸之上?蘇玄有些氣虛的道:“小家夥,拿著這枚丹丸去讓狼赫服下,或許便能解邊陲之危。”“是,師爺!”溫人語沒有猶豫,恭敬的接過丹丸,離了牢門而去。“熊貓。”亦是這時。蘇玄淡淡說道:“走吧,我們該回道玄宗了。”“啊?這就回去啦?”熊貓忽而還有些不捨,更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眨眼之間,二者已來到牢房之外,眼前的廣袤天空,亦充斥著自由的味道。熊貓疑惑的道:“主人?我們真走啊?不再多等一日嗎?萬一他們解決不了那攻城的怪物怎辦?我們不用出手幫忙嗎?”蘇玄忽而露出了一股悲傷的神色。冥冥中,他好像已經知道,整座邊陲妖城的結局。他道:“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是他們的命數,是這座城的命數。”“這是他們自己的,最終之戰。”熊貓倒是沒想太多,又轉口問道:“主人,我知道了!您的妖化分身出世之後,我們一直都沒有走,還要繼續做半個月的大牢,是不是就是在等溫人語啊?要不怎著,他一出現,主人你就說我們可以回家了!”蘇玄亦道:“其實,先前我也不知道,但見到溫人語的那一刻,我便明白了。”熊貓趕忙追問:“明白什了?”蘇玄望向道。“天道創大道,鴻蒙紫氣生,可司命,九位天定聖人。”“而如今,我與天道鴻鈞皆為執棋者,以這三界為棋盤對弈,那冥冥之中,我也就成了另一方的天道,而我亦該擁有欽定新生天聖的資格。”“所以啊,我們初到妖族邊境時,就巧遇了狼赫。”“所以妖化分身出世,我仍有一種預感,要留在邊陲,直到溫人語的出現。”“這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而狼赫與溫人語,便該是我欽定的天聖!”熊貓聞言,笑道:“那感情好啊!主人,咱們這一趟妖族之行,不僅幫助了妖化主人出世,還找到了您的兩位欽定聖人?豈不是賺的盆滿缽滿?”盆滿缽滿?蘇玄卻笑不出來,熊貓還並不知道,這座萬年不倒的邊陲妖城,未來會怎樣。如此,一人坐獸踩雲在這天地之間。他們看似速度不快,卻不消幾息,就已然遠離了邊陲妖城的範圍。而蘇玄所言,邊陲城的最終之戰。亦已然展開。……“咚!咚!咚!”城門外,地動山搖,一聲聲悶響震蕩驚天。彷彿有一隻巨大的妖獸,正在撞擊著厚厚的城牆。狼赫火速召集七旗的三千妖民,朝著城門的方向趕去。而此時,街道上。狼赫隻見周遭的無數妖民,都在驚恐的朝他們跑來。準確的說,是朝他們身後的方向逃跑,他們想要逃出邊陲城!“怎回事?!”狼赫趕緊抓來一個路人:“何故這般慌張?就算是有妖獸攻城,有我們西境三族在,你們怕什?”西境三族,出了三位妖聖。為首的鷹義,更是混元大羅三重天的境界。再加上,邊陲有九十九旗妖軍,總共三十萬強兵悍將!這樣一方城池的守備力量,又豈是一兩隻妖怪就能夠攻陷的?西境邊城萬年不倒,哼,又有幾次,吃過敗仗?無論是本土的兵將,亦或普通妖民,世世代代,心中也生出了這份自豪。他們是長勝之軍!他們是不倒之城!但是。卻見那妖民慌張無比,好像有一股莫大的恐懼,壓抑在他的心頭。他哆哆嗦嗦的說道:“這、這次不一樣!狼將軍,草民勸你也快逃吧!不然,你帶著這些戰士去迎戰,簡直就是羊入虎口,都會被那怪物吃掉!那怪物……那怪物……”說著。那妖民已經渾身顫抖,甚至褲管之下,還濕噠噠一片。他已經被嚇的小便失禁!屬於不倒邊城的子民,心中那時代傳承的‘自豪’,也已在他這,被丟棄的,一乾二淨!徒都給拉過來。觀世音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並對一旁李斯說道,“李丞相,麻煩帶我去找我佛門的駐地吧。”李斯點了點頭,帶著觀世音又走了一段時間,來到一處犄角旮旯的地方,指著一間破爛不堪的小木屋說道:“不好意思啊大師,最近土地緊張,就先將就一下吧!”說來也巧,這個小木屋正好在道玄宗和藥神宗的中間地方,不偏不倚。鬼知道在如此繁華的地方,為何會有一間如此格格不入的小房子。“這…”觀世音僵住了,這跟他想象的差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