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陰差陽錯

沒有,這不是316嘛?”不知道是自己找錯了房間,還是這個男人進錯了房間,察覺到此刻分外的危險,隻想趕逃出去。黑暗中不知道到哪裡,男人悶哼一聲。“這是319,你是誰?”男人手上的力道,讓顧淺茉更加慌,急切的喊道:“我還隻是個大學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讓我出去,放開我。”的反抗讓男人呼吸更加急促,炙熱的呼吸噴灑在頭頂,讓人臉紅心跳。顧淺茉覺酒勁兒上來,渾酸無力。男人確定顧淺茉是走錯了房間,並不是給他下...“茉茉你喝多了,別在這失態,上樓休息一下,等我們回去你。”

顧淺茉低頭,看見母親葛惠把一張房卡,悄悄放在手裡。

雖然葛惠語氣溫和,但是微微皺起的眉頭還是泄了的不悅。

被嫌棄了。

顧淺茉斂下眼底的失,接過房卡,起禮貌的跟桌上的人告退。

餐桌上的人談笑風生,聽說要離開規勸了一下,就任由去。

顧淺茉頭有些暈,腳步虛浮的往樓上走。

本是雲家千金,可小時候意外走丟,被鄉下一戶人家收養,直到半年前才被認回來。因為養母腎炎需要一大筆錢,親生父母表示這筆錢可以由他們出,才願意回來。

今天是作為雲家千金,第一次被親生父母帶出來聚餐。

餐桌上敬酒的人多,難免喝的多。

好不容易找到樓上的房間,眼前已經出現虛影。

拿出房卡正研究怎麼掃,沒想到輕輕一,門就開了。

房間裡一片黑暗。

剛邁進去,就聽到急促的呼吸聲。

後的門被用力推上。

一嚇,正要退出去,胳膊被一隻炙熱的大手抓住。

一陣天旋地轉,被在墻上,肩膀被死死按住。

“給我下藥,找死!”

低沉暴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顧淺茉瑟了一下。

鼓起勇氣說道:“我沒有,這不是316嘛?”

不知道是自己找錯了房間,還是這個男人進錯了房間,察覺到此刻分外的危險,隻想趕逃出去。

黑暗中不知道到哪裡,男人悶哼一聲。

“這是319,你是誰?”

男人手上的力道,讓顧淺茉更加慌,急切的喊道:“我還隻是個大學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讓我出去,放開我。”

的反抗讓男人呼吸更加急促,炙熱的呼吸噴灑在頭頂,讓人臉紅心跳。

顧淺茉覺酒勁兒上來,渾酸無力。

男人確定顧淺茉是走錯了房間,並不是給他下藥的人,瞬間就了幾分防備,將手移到的腰上,用力拉向自己。

“幫我。”

顧淺茉震驚的瞪大眼睛,抬起膝蓋用力朝男人脆弱頂去,剛一作,就被提前察覺,對方輕輕一,夾住的雙。

“幫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抑的聲音似乎忍到極致。

男人從手上擼下自己的限量版手錶,塞進兜裡。

半夜,顧淺茉是被痛醒的。

睜開眼,看見昨晚的男人背對著半趴在床上,搭了一層薄被。

匆忙翻,忍著疼穿好自己的服,拿著手機逃離酒店。

離開時還看了一眼,那房號是319,確實是自己走錯了。

昨晚母親說走的時候會給打電話,趕拿出手機檢視,發現手機上並沒有出現未接來電。

心中有疑,更多是覺得鬆了一口氣,還好沒人知道自己夜不歸宿,昨晚的事會永遠的被深埋在的記憶裡。

雲家別墅一片靜謐,顧淺茉沒敢驚任何人,回到家後就鉆進自己的房間。

洗手間的鏡子裡反著蒼白的臉,摘下笨重的眼鏡,出一張致的小臉。

因為昨晚出汗太多,臉上刻意畫上的雀斑妝有些花。

卸掉全部的妝容,一張清麗不失嫵的臉出現在鏡子裡。

換下臟的服,從兜裡翻出來一隻手錶。

表盤大氣,不失淩厲,顧淺茉猜測是昨晚那個男人的,不知道怎麼跑到自己兜裡。

把手錶塞進屜最裡麵,簡單洗漱一下躺在床上。

明明又困又累,心卻痠疼的厲害。

一閉眼就不由自主想到晚上發生的一切……覺像做了一場噩夢。

就這麼半睡半醒,很快到了天亮。

樓下傳來保姆的忙碌聲。

顧淺茉頭疼裂,習慣早起,用冷水洗了一下臉,簡單上了妝,戴著眼鏡下樓。

樓下雲擎川夫婦坐在沙發上。

“茉茉還沒回來?”

聽到父親雲擎川的聲音,顧淺茉腳下一頓。

葛惠的聲音隨後響起,“哪有那麼快,中午之前能回來就不錯了。”

顧淺茉心中的疑更甚,他們怎麼一副篤定的樣子覺得自己回不來?

雲擎川聲音疚,“這事是我著急了,和王氏集團的合作案遲遲沒下來,再努力幾天說不定事能有轉機。王總雖然喜歡,但畢竟比大十多歲……”

爸爸這話是什麼意思?

樓上顧淺茉的臉愈發蒼白,雲家也是這座城市的富戶,名下有好幾個公司,竟然想靠賣兒得到合作?

“爸爸,都是我不好!”雲千嫿的聲音也響了起來,是雲家的養。

當初雲家弄丟了孩子,葛惠傷心絕就從孤兒院抱養了一個嬰。

十年前,警方就查到了那個丟了的孩子在一個小縣城,葛慧去看過親生兒,才七歲的顧淺茉隻會在地上玩泥。

親生兒被養得像個鄉下土丫頭,而養卻琴棋書畫樣樣拿手,所以認回親生兒的事兒一拖再拖。

直到雲家的公司出現了危機,需要聯姻來解決,正好那個差點被雲氏夫妻忘的親生兒出落的亭亭玉立,纔有了這一出。

雲千嫿低低的啜泣聲響起,一副孝的姿態,“要是昨天吃飯的時候,我能讓王總對我刮目相看,不管用什麼方法,我也會讓爸爸拿下合作案。”

“千嫿你胡說什麼,你怎麼能去陪那個老男人。”葛惠急急喊道。

似乎察覺到自己有些激,又緩聲說道:“顧淺茉能被王總看上,是的福氣。長的普通,沒什麼才華,這樣的人,在豪門中找不到門當戶對的。”

“王家家大業大,王總又真心喜歡,願意娶回去,是高攀了。”

雲千嫿低著頭,角微微勾起,果然還是母親最喜歡的孩子,的親生兒也比不過自己呢。

樓上,顧淺茉臉白的不樣子。

昨天聚會的時候,隻有一個王總,那個高還沒高,重卻有兩個胖的人。

以為昨天喝多了隻是自己酒量不好,沒想到竟然是他們故意的,他們故意灌醉自己,就是想讓自己去陪王總。

怪不得昨天吃飯的時候,就察覺到那個王總一直盯著看,還頻頻給倒酒。

可是沒想到,父親竟然了心思。

而母親還親手送房卡!

顧淺茉搖晃,趕扶著墻避免自己摔倒。

“說的也是,嫁給王總,這輩子食無憂了……”

“爸爸想把我嫁給別人,是不是也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見?”

顧淺茉的聲音驀然響起。

樓下的三人一驚,抬頭就看到顧淺茉從樓上走下來,臉難看的看著他們。

“茉茉你怎麼在這裡?”雲擎川率先回過神來,有些驚訝的問。

“我不在這裡應該在哪裡?王總的邊?”

顧淺茉聲音涼薄。

“你怎麼跟你爸說話呢,你就是這個態度對待長輩?”

葛惠冷著臉看著。

顧淺茉看著,想到那張房卡,冰冷。

一旁的雲千嫿急忙上前拉住顧淺茉的胳膊,著急的解釋。

“姐姐你別怪爸媽,家裡公司出了問題,王總正好就喜歡你這種乾凈的大學生……他們這樣也是迫不得已。”

“既然迫不得已,怎麼不把你送過去,你比我更好看,豈不是更討王總歡心?”

顧淺茉甩開的胳膊。

雲千嫿一晃,被顧淺茉推到地上。

“啪!”

看到雲千嫿被顧淺茉推倒,葛惠抬手就給顧淺茉一掌。前察覺,對方輕輕一,夾住的雙。“幫我,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抑的聲音似乎忍到極致。男人從手上擼下自己的限量版手錶,塞進兜裡。半夜,顧淺茉是被痛醒的。睜開眼,看見昨晚的男人背對著半趴在床上,搭了一層薄被。匆忙翻,忍著疼穿好自己的服,拿著手機逃離酒店。離開時還看了一眼,那房號是319,確實是自己走錯了。昨晚母親說走的時候會給打電話,趕拿出手機檢視,發現手機上並沒有出現未接來電。心中有疑,更多是覺得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