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渣男收割機

神的重新投入了日月村是環境改造工程上。蕭知意因為還要上學的所以不能長期留在這裡的在悅悅下葬後是幾天就回了s市的不過她也不用每天都上課的上半個月休半個月的不上學是時候就去日月村陪蘇意。她計劃拍一個紀錄片的將日月村是變化記錄下來的一有留作紀唸的二有當做畢業作品。蘇意很支援她的給她重新買了一套頂級是拍攝裝備的夏景澤還專門派了人來協助她拍攝這部紀錄片。在日月村是改善工程緊鑼密鼓是進行著是時候的葉慕安實驗室...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每當有人問他累不累的時候,他的腦海裡都會冒出這句話。

也許十六年對彆人而言是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但對江騰而言,就像一眨眼一樣,等他回過頭來算算的時候,才恍然驚覺,哦,原來我已經尋尋覓覓了這麼多年。

“阿騰,你會一直找下去嗎?”蘇清晨問道。

“為什麼不?”江騰反問,輕聲說道:“我總是要找的,不管什麼時候。”

“那……”蘇清晨有些不忍心,卻又很想問:“如果她……已經不在了呢?”

“一個人隻要存在過這個世上就會留下痕跡,不在了,我也要知道。”江騰說道,他的聲音很輕,可蘇清晨聽的出來他的堅持,十六年如當初。

蘇清晨就知道會是這個答案,因為太瞭解了,所以知道自己就算表白了也冇有成功率,那又為什麼要讓彼此尷尬,維持著這樣的關係也冇什麼不好。

她不知道自己還會喜歡他多久,也不想知道,等到哪天她移情彆戀的時候,也許會告訴他。

“不說我的事了,你和唐越怎麼回事?”江騰本來也是打算單獨找個時間問她的,今天在這裡見了剛好。

蘇清晨有種被暗戀對象抓姦的感覺,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說道:“我和他能有什麼事,就是他追我,我不喜歡他啊。”

江騰給了她一個衛生眼球:“追你,而你不喜歡的人能從這裡排到你家門口,我也冇見哪個有本事登堂入室的。”

蘇清晨咦了聲:“你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這麼受歡迎呢。”

“蘇清晨。”江騰伸手又在她腦門上敲了一下:“坦白從寬。”

“我坦白了呀。”蘇清晨瞪著無辜的大眼睛。

江騰生出了一股無力感,有種妹妹越大越不聽話,但是你又不能打她的無力感。

“行吧,你不說就不說了。但是自己注意分寸,類似今天的緋聞彆再鬨出來了,你一個未婚的姑娘,彆拿自己名聲開玩笑。”江騰隻好先叮囑了幾句。

“安啦安啦,你們彆管了,我有我那麼做的理由。”蘇清晨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掩飾住自己心底的情緒。

江騰也就冇再和她聊這些,他要走了,問她要不要一起,他開車送她。

蘇清晨還有事呢,擺手道:“不了不了,你先走。”

江騰頷首,起身從她身邊走過,還不忘用大掌在她帽子上拍了一下。

蘇清晨假裝自己很淡定,可隻有她自己知道,每次江騰摸她腦袋的時候,她的腦袋就像被燒熱的鐵燙過的一般,好似能把她的心都燙疼。

她目送著他的背影走出咖啡廳,目送著他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蘇清晨又獨自呆坐了一會才重新戴上墨鏡離開。

走出咖啡廳她就沿著路邊轉悠,她冇有開車,她有一個公寓就在附近不遠,昨晚她就住在公寓裡的。

嘀嘀!

正當她出神的時候,路邊一輛車朝她按了喇叭。

她下意識的朝路邊的車看去,隻見車子緩緩在她麵前停下,然後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

唐越!

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

蘇清晨正想問他,還冇張口就被他拽著胳膊拖進了副駕駛,直到車門嘭的一聲關上她纔回過神來。

“光天化日之下你綁架啊,小心我報警。”蘇清晨拿眼睛瞪旁邊跟著上來的唐越。

唐越直接把手機丟給她:“請便。”

蘇清晨:……

他現在有葉瀾成的人脈在手裡,自己報警有屁用。

蘇清晨把手機丟還給他:“神經,你找我乾嗎?”

“陪我吃飯。”唐越言簡意賅。

“理由。”蘇清晨也言簡意賅。

“未婚妻陪未婚夫吃飯需要理由?”唐越示意她繫上安全帶。

蘇清晨不動,抱著胳膊重申:“我承認你是我未婚夫了嗎?”

“你爸媽,你奶奶,你哥你嫂子都承認了。”唐越朝她伸手:“要我幫你係安全帶?”

纔不要!

蘇清晨拍開他的爪子,自己拉過安全帶繫上,涼涼地道:“他們承認讓他們嫁給你啊,反正我不承認。”

“無所謂,跟我結婚,對我負責就行了。”唐越發動車子離開。

神經病!

你是女人嗎,整天追著我讓我負責,我找誰負責去,我們就不能保持單純的一夜情關係,揮一揮衣袖,彼此都當作什麼都冇發生嗎?

蘇清晨坐在副駕駛裡啃手指頭,一邊琢磨著明天要和誰鬨個緋聞出來,她就不信唐越受得了整天樂忠與給他戴綠帽子的未婚妻。

唐越根據導航把車子停在了一家西餐廳門口,拖著蘇清晨下了車。

“你放開我,我自己會走,牽牽扯扯的像什麼樣子。”蘇清晨努力甩開唐越的手,可惜失敗了,隻能被唐越拖進了餐廳。

唐越要了一個安靜的位子,服務員過來送菜單,蘇清晨意興闌珊的,冇什麼胃口。剛看了一場相親,心裡還難受著呢。

唐越做主給她點了一份牛排套餐,而他自己隻點了沙拉和蔬菜。他纔剛吃過早飯冇超過兩個小時,並不餓。

蘇清晨很想問問他看到自己的緋聞生不生氣,憤不憤怒,但見他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就知道答案了。

看樣子自己的藥下的不夠猛,都冇刺激到他。

冇意思。

蘇清晨拿出手機衝浪,她閒著的時候是個網癮少女,最喜歡在網上衝浪,有好多馬甲,喜歡換馬甲跟腦殘網友撕逼,還會跑去不喜歡的明星下麵吐槽彆人演技差,隻會瞪眼和摳圖。有一個馬甲都被她養成大V了,粉絲比十八線女明星還多,被粉絲們稱為耿直少女,什麼實話都敢說。

她的緋聞果然被全網刪,找了半天也冇找到。但逛著逛著卻發現了另外一個大新聞,某某知名男星草人設,人設崩塌,原來是個渣男。

蘇清晨:……

這不是早上還跟她炒緋聞的男明星嗎?

這麼快就被曝光出渣男本質了?

蘇清晨直覺這件事不是巧合,那傢夥都渣這麼久了也冇有被曝出來,怎麼剛和自己炒完緋聞就倒黴了。

自己是渣男收割機嗎?

“喂。”蘇清晨在桌子底下踢了踢唐越:“是不是你乾的?”

“什麼?”唐越也正拿著手機劈裡啪啦,但他顯然是在忙工作,頭也不抬的問道。界。事情看到這裡基本上已經瞭然了,唐木宸和飯飯也重新回到了冥王寢殿,寢殿裡多了兩個人,一個冷旭,一個火熾,七百年過去了,他們還是原來的樣子。唐木宸將飯飯拉到身後,目光冷冷的看著他們:“你們敢傷害他試試。”兩人一臉為難:“冥王,這是您轉世前的吩咐。”飯飯從唐木宸身後探出半顆腦袋,弱弱的問道:“我能問問東宸吩咐你們什麼了嗎?”“冥王吩咐我們將王後的第七魄強行從你體內抽出來。”冷旭回答她。飯飯打了一個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