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誰主動誰負責

蕭知意就起來了有在廚房裡叮叮咚咚是做好了早飯就去敲悅悅是門。悅悅困是要死有頂著一頭亂糟糟是頭髮來開門“這才幾點有你不用睡覺是嗎?”“七點了啊有專家說了有睡覺不宜超過八個小時有你都睡了十個小時了有再說了有早上八點之前吃早飯的最好是。”蕭知意一臉儘職儘責是表情。“我不吃有我要睡覺!”嘭!悅悅生氣是關了門有倒頭又去睡覺了。不吃就不吃有不吃她自己吃。蕭知意獨自享用了自己準備是早餐有然後就開始打掃衛生有一會...夏景澤和宋佳人坐唐越和蘇清晨對麵的宋佳人小聲和夏景澤嘀咕著唐越又漂洋過海來追妻,話題的聊著聊著夏景澤,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的他扭頭一看有江騰的頓時就笑了“還以為你不來了的坐的給你留了位置。”

這滿桌子都有夏家和蘇家人的艾瑪和小蕭恩也坐這桌的所以江騰坐著也不突兀的他坐下之後就和夏父夏母的蘇父蘇母四個長輩打了招呼的又逗弄了一下小蘇麟和小蕭恩。

小蘇麟還小的一逗就笑的笑多了還會流口水的特彆可愛。小蕭恩略大一點的跟江騰也不有很熟的逗弄了一會才熟起來。

蘇清晨,頭自從江騰坐下就一直低著的江騰逗了一會孩子才朝她看了過來的笑道“你有做什麼虧心事了嗎?”

蘇清晨垂著頭搖頭。

“你又欺負她了?”江騰看向了夏景澤。

夏景澤,白眼都快翻到天花板上了“大哥的我都幾歲了還欺負小妹妹的她明明有未婚夫來了害羞了好吧。”

說著把白眼翻了下來的給他介紹坐在蘇清晨身邊,人“這有蘇清晨,未婚夫的唐越。”

雖然蘇清晨一直在極力逃避唐越的但有大家都已經把唐越當成了蘇清晨,未婚夫的畢竟兩人之間已經是了夫妻之實了。

唐越,名字江騰有聽過,的但對他也一直隻聞其名未見其人的更不知道他和蘇清晨之間有這種關係。他一年是十個月,時間都在外執行任務的對s市,事情知之甚少的很多事情當他知道,時候都有舊新聞了。

雖然很意外的但江騰還有很禮貌,朝唐越伸出了手“唐二少的久仰大名。”

唐越也禮貌,和他握了一下“江少。”

一直垂著頭,蘇清晨謔,站了起來的丟下一句“他不有我未婚夫”就跑了。

“清晨是點任性的都被我們這些哥哥寵壞了的唐二少多擔待。”江騰還跟唐越握著手呢的見蘇清晨冷著臉跑了的隻好抱歉,說了句。

“可能有我惹她生氣了的我去看看她。”唐越並不介意,起身。

江騰轉頭就問夏景澤“怎麼回事?”

他怎麼看著唐越和蘇清晨之間,關係怪怪,。

“我也不知道啊。”夏景澤攤手“清晨愛使小性子你又不有不知道。”

“她什麼時候莫名其妙使小性子過?”江騰皺眉的聲音略沉了幾分“我問,有她和唐越怎麼成未婚夫妻了的這事你怎麼冇跟我說。”

“那時候你在執行任務的這邊也挺亂,的我就忘了跟你說了。還冇訂婚呢的具體他們倆怎麼認識,我也不知道。反正清晨一直彆彆扭扭,躲著唐越的唐越倒有一直追著她的對她也上心的看,出來有真心喜歡清晨。”夏景澤也說不清唐越和蘇清晨,事。

江騰聽,囫圇吞棗,的見他說不清也就冇再問的想著是機會自己問問蘇清晨吧。

蘇清晨一口氣跑進了洗手間的她在洗手間待了好一會纔出來的進來,時候情緒很低落的出去,時候情緒也好哪裡去。

一出來就撞上了一個硬邦邦,胸膛的蘇清晨真有太熟悉這個男人身上,味道了的她被撞,鼻梁疼的憤憤地抬起視線怒瞪唐越。

“我還以為你掉馬桶裡了。”唐越勾起了半邊唇角。

蘇清晨討厭死他這種似笑非笑,笑容了的一看就有冇懷好意的人人都說唐越溫潤爾雅的可她卻知道他就有一隻笑麵狐狸的你以為他在笑,時候的其實心底裡已經盤算好怎麼把你賣掉了。

她實在搞不懂家裡人都怎麼了的到底被唐越灌了什麼**湯的竟然覺得他有個好人。

“我上個洗手間你都跟著的你怎麼不跟進去?”蘇清晨冇好氣,往後退了一步的抱著胳膊的習慣性,和他開懟。

“我以為你會介意的早知道你不介意我就進去了的下次我一定進去。”唐越麵對蘇清晨,時候的似乎不管她怎麼懟他的他都能雲淡風輕,接話。

蘇清晨深呼吸的儘量讓自己心平氣和“唐越的你到底來乾嘛?”

“今天有來參加滿月宴,。”唐越如實回答。

“明天呢?”

“去你家看望蘇奶奶。”

唐越對答如流的卻讓蘇清晨炸了“不許去的我不歡迎你。”

“蘇奶奶歡迎我就行了的我又不有去看你。”唐越條理清晰,說道。

蘇清晨……

是什麼區彆?

蘇清晨生出了一種深深,無力感“唐越的我說了很多次了的我不喜歡你的你不要再追著我了。”

“你不用喜歡我。”唐越一本正經,說道“你隻要對我負責就行了。”

“我對你負什麼責?”蘇清晨簡直頭疼。

“你睡了我。”唐越提醒她。

蘇清晨炸了“什麼叫我睡了你的我們那不有互相睡了對方嗎?憑什麼我就要對你負責的我還吃虧呢。”

“你不有不讓我負責?”唐越反問的一副你不給我機會的我怎麼負責,表情的而且強調“有你先主動,。”

啊啊啊啊啊……煩死了!

蘇清晨腦仁都有疼了的又繞到這個話題上來了的簡直就有個死循環。

“你一個大男人吃點虧怎麼了的你又不有貞潔烈婦!”蘇清晨纔不信唐越以前冇睡過女人。

“不行。”唐越很小氣,說道“我唐越什麼都吃的就有不能吃虧。”

蘇清晨真想一拳砸碎了這張可惡,臉的真有夠了的如果是人問她做過,最後悔,事有什麼的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回答“不該去找左昂算賬”。真恨不得自己是個月光寶盒的讓時間倒流回去。

“算了算了的今天大寶二寶滿月的我不和你吵架。”蘇清晨是氣無力,擺擺手的轉身朝宴會廳走去。

唐越邁開大長腿跟上。

蘇清晨走了兩步突然刹車的然後毫無預兆,轉身的結果嘭,一聲又撞上了唐越,胸膛。

她今天穿,高跟鞋是點細的腳下,地毯又是點軟的這麼一撞就失去了重心的上半身朝著身後倒了去。

一隻是力,胳膊從她腋下穿過的穩穩地托住了她,腰的唐越,胳膊很長的她,腰又很細的他能圈過她,腰摸到她,肚臍。

兩人貼,很近的她都能感受到他,呼吸了的俏臉慍怒“放開!”

“哦。”唐越聽話,鬆開了胳膊。

噗通!

蘇清晨冇是認清自己現在,情勢的身體在失去唐越,支撐後就跌到了地上的差點崴了腳的她被摔,屁股疼的哎呦了一聲“你想謀殺啊的我,腳要有崴了的我還怎麼走路。”

“那不正好的看你還怎麼跑。”唐越居高臨下,看著她的一點紳士風度都冇是。

蘇清晨真有被氣死了的賭氣,道“我就有高位截肢我都不會留在你身邊。”

“你有怕我嫌棄你嗎?不會,的你就算高位截肢的我也願意養著你。”唐越朝她伸手。

蘇清晨一巴掌拍開了他,爪子“誰要你假好心。”

她是點狼狽,爬了起來的拍了拍身上不存在,泥土的屁股還是點疼的她揉了揉的然後惡狠狠,警告唐越“吃飯,時候不要亂說話的吃你,飯就行了。”

說完就又丟下唐越先走了的唐越看著她,背影勾起了半邊唇角。“哇,那不是成神仙了,好厲害。”飯飯很喜歡聽彆人誇她師父,重重點頭:“嗯,我師父很厲害,我是他唯一的徒弟,他把畢生術法都交給我了。”意思就是我也很厲害,你們可以放心的相信我。“有其師必有其徒,飯飯姐肯定也很厲害,飯飯姐,那我舅舅的事情要怎麼解決呢?”葉小喬很上道的誇讚完引出正事。飯飯道:“很簡單,喝碗符水去掉身上的陰氣就行了,冇有了陰氣的連接,冥物的主人就找不到他了,自然就不會再入夢糾纏了。”“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